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3 03:02:28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精靈紀元少年維克

更新于:2018-03-18 07:35:16 字數:2144

字體: 字號:
  :

  暴風雨從來不讓人開心。北方的暴風雨尤甚。

  然而當今夜的暴風雨肆虐叢林的時候,一個騎手卻隱隱出現在樹林里。

  他無聲無息,小心翼翼。坐下一匹白馬被雨打的瑟瑟發抖。這騎手仿佛是一個影子,全身裹在烏黑的斗篷里,即便是如此大的風雨也吹不開他的兜帽。他輕輕的安撫著胯下的坐騎,驅動向前,每一個轉彎都走進樹林最深的陰影里。不只是因為狂風還是因為寒冷,抑或是警覺,他全身繃緊。哪怕在這風雨下有一絲不合常理的躁動,他都會勒緊韁繩,靜靜的佇立幾分鐘,仿佛在警覺的觀察著四周。

  這片森林乃是亞特蘭大陸北端的最后一片巨大的老林,當地人稱之為黑森林。再往前就是幾百公里的丘陵,然后是高聳的圣丹布朗山,山后就是無人可知的北方之海。黑森林的古老同許多其他森林一樣,在這個世界最初就已經存在。它的最深處,就連最富有經驗的獵人也不會輕易踏入。

  森林的年齡很難估計,最老的叢林可能在這片大陸最開始的時候就已經存在了,這樣古老的一片叢林,沒人能說清里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底藏著什么秘密。關于這些叢林的傳聞也是源源不絕。輕易踏入這些叢林的人很可能這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亞特蘭大陸北端這些偏僻鄉村的老頭們雖然頗喜歡講故事,關于這一點到是一點也沒有講錯。

  這個風雨中奇怪的騎手好像并不知道這一點,他走的甚至不能叫做路,都是些野獸經常經過而留下的踩倒的草。

  突然,周圍的空氣仿佛一顫,不像是風,若有若無。騎手猛的勒緊韁繩。馬兒早已疲憊至極,又被風雨吹的渾身發抖,又冷又餓,早已受不了,恢兒的一聲就要嘶鳴出來。說時遲那時快,騎手猛地從斗篷中拔出一拔銀光閃閃的長劍,劍鋒一落,碩大的馬頭被整個砍斷,騎手,翻身按住馬背,一個倒懸輕盈的翻下馬,轉身用背托住倒下的馬身,沉重的馬身一砸,騎手忍不住輕哼一聲,但還是接住了。他將死馬輕輕放倒,轉身按住佩劍,一聲不響的蹲在草叢中,屏住氣息觀察周圍的動靜。

  整個過程悄然無息,全被暴風雨的呼嘯聲淹沒。

  他聆聽著,暴雨撕開濃密的樹蔭,大樹的頂端微微顫動,不時露出電閃雷鳴的夜空,大雨從空隙間瓢潑而下,擊打著樹干草葉。

  可能是精神緊張的錯覺。騎手輕吁了一口氣,緩緩地站起身,還好剩下的路途并不遙遠,走路也能在天明前到達。他頓了頓身,又清又快的身影閃現在樹林中。

  才過五步,霎那之間,四處都是破空之聲,仿佛有東西急速撕開了周圍的空氣。騎手大驚失色,飛速矮下身形。十幾只黑羽箭在騎手頭上凌空而過。四處喧囂驟起,一下子風雨聲似乎也不過如此了。

  幾十個骷髏身披簡陋的盔甲,手拿刀劍戰斧躥出叢林,森森白骨在閃電的照耀下,發出可怕的亮光。

  “別讓他跑了!”領頭的骷髏士兵一聲嘶啞的大吼。其余的一擁而上。

  騎手握劍在手,翻身要轉到樹后,卻發現一支黑羽箭將他的斗篷定在了樹上。一個骷髏已經沖到近前,揮斧就朝騎手的腦袋砍去。說時遲那時快,騎手猛一發力,拉斷了斗篷,一個滑步閃開。戰斧的鋒刃“咚”一聲悶響帶著斗篷沒入樹干里,一時難以拔出來。騎手起身反手一劍將骷髏的頭骨砍飛。

  他向后一躍,渾身暗銀色柳葉甲,上面紋著高高躍起的獨角獸和飛散的噴泉,他消瘦卻肌肉虬結,蒼白的面龐,金色長發披肩而下,蓋住一對尖尖的耳朵,翡翠色的眼睛閃著絕望而憤怒的光。

  一個精靈。

  第一個骷髏被斬了首,余下的甚至都沒愣一下,估計他們也不會有情感吧。一窩蜂的沖上來揮刀就砍。

  精靈劍鋒一劃擋住一柄斜砍而來的長刀,刀是骨頭做的。他隨即將劍尖一斜,骨刀用力過猛,直接劃到了一邊,將身旁另一個骷髏攔腰砍斷。精靈一個轉身,一劍掀飛了這個骷髏的頭蓋骨。

  大雨磅礴而下,草地泥濘不堪。要想一個人從這樣一群骷髏中間脫身,可是有些天方夜譚了。他們是已死之人,不再有恐懼。他們可能是古代的勇士,也可能來自不知名的荒冢。死后被格瑪瑞的死靈法師復活,將靈魂獻給惡魔,成為他的骷髏大軍。對他們而言,看見活人就是一種痛苦,他們發瘋似的仇恨,發了瘋的嫉妒,嫉妒這些活人的生命,仇恨一切鮮活的生靈。這批軍隊源源不斷,早已在外面混亂的世界惡名昭著。

  精靈且戰且退,堪堪擋下一刀,側面又是一斧。本來泥濘的草地就是濕滑無比,即便是精靈也難以在進攻與防守中保持平衡。不知什么時候從側面包上來一個骷髏,攔腰就是一斧,精靈匆忙回身,劍雖已觸及斧刃,步伐卻已經難以調整了。這一斧子力道極大,精靈腳下一劃,竟然被斧頭的力道帶離了地面,狠狠地摔在地上。

  他翻身想爬起來,卻再也沒有機會了。

  沖在最前面的骷髏兵一刀從上至下,砍在精靈的右臂上,那一條手臂帶著銀劍崩飛出去,一聲慘叫,夾雜著鮮血濺了一地。

  其他的骷髏聞見血腥味更加瘋狂,瞬間包圍上來,刀劍相加,只是幾秒鐘精靈的慘叫就停止了。

  夜空中一聲炸雷,一顆巨大的喬木被劈中著火。暴雨毫不顧忌,滂沱而下,地上鮮血匯成了一條小溪。

  骷髏頭領上前喵了一眼,空曠的眼窩里閃爍著兩個紅點,這就是骷髏的眼睛,格瑪瑞死靈法師的杰作。

  無需確認是否死亡了,假如肉醬還能站起來,那真是奇跡了。

  骷髏頭領對自己的杰作很滿意,他咔咔的干笑幾聲,頜骨一開一合,帶著手下揚長而去。

  十里外一個偏僻的小村莊里,小木屋中,維克猛地驚醒。他瞪大了眼睛望著屋頂,聆聽著屋外的暴風雨,再也沒有睡著。

  這一天,維克16歲。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