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39:38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血鴉爵
  4. 二 溪畔死尸

二 溪畔死尸

更新于:2018-03-16 08:13:27 字數:3258

  血流很細,就像一根在水里蜿蜒的發絲,如果不是齊牧現在有著非同一般的眼睛,即便是在平靜的水里也不見得能夠看到。

  血絲慢慢地變得粗大,齊牧飛起來在一人一獸的目光中向上游飛了一段,然后飛了回來,停在和艾琳目光相平的位置,用黑色的眼看著艾琳,艾琳有些奇怪地歪歪頭,完全沒有搞清楚發生了什么,齊牧只恨自己現在沒法做出表情,否則肯定給艾琳一個嚴肅的臉。

  齊牧與艾琳對視著,面包卻察覺出了什么,拱了拱鼻子,發出一陣低吼,俯下身子,把艾琳擋在身后,注視著河道上游方向。

  所以我為什么沒有穿越成一只貓科動物!齊牧遺憾地想,然后停到了面包頭上,用翅膀輕輕拍打了一下這只大貓的腦袋,想告訴對方,不用太過擔心,只是只尸體而已。

  一個人的尸體!

  一只精靈或者其他類似的什么東西,齊牧看著慢慢飄下來的尸體,他不知道這個世界里這種長耳朵的家伙叫作什么,這一個月的時間內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個可憐蟲穿著一身褐色的短衫短褲,露著粗壯的胳膊與大腿,在這初春的季節里顯得很不尋常,因為長時間泡水的原因,渾身發白,胸口的位置插著一把粗糙的匕首,血就是從那里流出進入小溪之中。

  齊牧往后看了一眼,艾琳身子在抖,不過她已經拿出了背上的短劍,剛剛脫離蘿莉年齡層的少女已經宰過3只兔子和一頭鹿了,對尸體的恐懼遠沒有同齡人那么大,只是人類形狀的尸體帶來的恐懼感即便是那些士兵也無法避免,齊牧甚至懷疑對這具尸體而產生的刺激恐懼的激素們艾琳分泌的比自己都少,只不過這具完全不會被激素左右的身體并沒有因此產生恐懼的表象罷了。

  齊牧飛到小溪里,把這具尸體拖了上來,沾水的男性成年尸體比艾琳沉得多,完全沒有齊牧所設想的精靈們纖細的感覺,不是面包打了把手,齊牧還要多廢些功夫才行。

  “曲奇,你干什么?這個不能吃!”艾琳跑過來想推開齊牧,齊牧有點楞,小姑娘的思路很驚奇啊!

  ”是半精靈!“艾琳了眼尸體確認道,拿著短劍的手已經垂下,看起來沒有那么害怕了:”得快點告訴布朗大叔他們!“說著就要招呼齊牧飛回去。

  齊牧搖搖頭,這個動作他還是能夠做到的,飛回到尸體旁邊,上上下下的做著檢查。

  “不能吃,壞曲奇…”在那保持被抓起姿勢的小姑娘等了會發現施法失敗,扭過頭,看到齊牧又在圍著尸體,又跑過來,但是看著齊牧的動作,遲疑了:“曲奇在做什么?面包你知道嗎?“還問了問一旁的大貓。

  已經開始顏藝的貓科動物學者齊牧搖搖頭,這是它學會的第一個人類表達方式,魔法生物不僅在身體上比一般野獸強上不少,智力上更是碾壓包括猴子在內的野獸,齊牧認為面包這家伙的智商其實比艾琳差不了多少,只是一沒人言傳身教,二來生活環境問題讓它依然充滿了野性。

  尸體雖然渾身發白,但還沒有出現大面積的浮腫,因為是在水里發現的,齊牧有理由認為這家伙剛剛死沒多久,赤條條的身上沒有絲毫財產,和頭頂持平的耳朵上有幾個孔洞,比耳釘的孔大上些許,應該是耳環那些東西造成的,鼻子與嘴唇上也有著類似的孔洞,再加上不知道是不是精靈特有的綠色的雞冠頭,齊牧可以想象這家伙活著的時候是如何一個殺馬特的打扮。

  但這些裝飾品都沒有了,很可能是遭到了洗劫,但這家伙面對搶劫沒有反抗嗎?沒有反抗的話又怎么會被殺?搶劫者從暗處出現,一擊斃命?沒有人會那么搞搶劫吧,而且完全不符合季節的衣服也是強盜給換上的?那這劫匪腦子病不輕了啊!

  “曲奇。”艾琳有些害怕地叫了一聲,齊牧沒有理會繼續找著線索,他很喜歡這類推理,前世的時候什么《福爾摩斯》愛倫坡、阿加莎克里斯蒂小說,動漫柯南,英劇卷福,好萊塢蘿卜福都刷了好幾遍,此時遇到了這種命案哪能錯過?而且不被體內激素左右的軀體,和細致入微的雙眼提供給了齊牧良好的探案基礎,這種待遇,前世哪里去找?

  匕首自上而下捅進心臟,不可能是背后偷襲,倒是有可能兩人在密談時被對方突然偷襲,但如果是密談之類的情況又怎么會被洗劫一空?連生前殺馬特的證明都不放過,而且這細心的摘下那些打孔的裝飾品們的舉動更一步說明了對方不是什么劫匪,否則人家搶東西直接扯下來就行了,人都殺了還在乎遺容?還是這身衣服,對方如果不是什么可以抗寒的奇行種的話,那么這身夏裝在出門的時候就能告訴這半精靈什么叫春寒料峭,而且看那款式也不像是什么室內穿著的休閑服裝,齊牧感覺更像是兇手避免裸體給其穿的一身最便宜的衣服,看看那光著的腳板也能確定這一點,完全想不明白的齊牧飛起來,站到了艾琳肩上。

  “回去吧,曲奇·~”艾琳幾乎是在撒嬌了,面包則是低吼一聲,沖小溪伸了伸腿。

  這吃貨還想著吃魚呢!齊牧給面包打上了“吃貨”的標簽,不過轉眼一想,對這野生大貓來說,人類尸體跟其他動物尸體也沒啥區別,哪怕這具稀有尸體模樣跟艾琳很像,但面包咬死的來搶地盤的大型貓科動物也不在少數,艾琳甚至為此得到了張豹皮,還拿到學校去顯擺,所以對于面包來說,死人這破事哪有一周一次的甜點重要?

  “面包,我得去告訴布朗叔叔,下次再來找你玩!”艾琳以為是面包不舍自己,沖對方擺了擺手。

  面包認識這動作啊,一個飛撲,咬住了艾琳的衣角,嘴里發出委屈的呼嚕聲,一張貓臉蛢命地表現出了悲哀的神情,眼淚仿佛馬上就要流下來了,這狡猾的東西知道只要攔住艾琳,齊牧也走不了!

  “面包~”艾琳摸著對方的腦袋,有些不知所措。

  齊牧只得飛到小溪里,抓條魚扔上來,面包收起了眼淚,再抓一條,面包臉色恢復了正常,第三條,面包停止了吼叫,再來一條,面包松開了嘴角,最后一條,面包開心地放開艾琳,跑過來吃魚。

  “面包再見!”艾琳開心地跟大貓道別,而齊牧第一次發現自己似乎有著淚腺這個神奇功能。

  在艾琳報告自己的發現后,城衛軍立刻出動了,雖然只出馬4個人,但明顯是把這當成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來看,齊牧了解到這城市里有一不大的黑幫,由半精靈們組成,這里的半精靈并非齊牧想的那種由精靈和人類結婚生出的孩子,而是由那種混血兒發展出的一個全新種族,身強體壯,心靈纖細,名義上是集成了精靈和人類雙方優點的產物,但實際上也擁有兩者共同的缺點,高傲但沒有精靈那超脫的灑脫,有著人類的小聰明和精靈的固執,再加上曾經被雙方一起鄙視了幾百年,到現在已經成為了一種毒瘤。而這死了的倒霉孩子就是這家黑幫的一個首領,在三天前失蹤,當時這幫半精靈就差點殺到市政廳,還好城主出面鎮壓下來,但也相當于把原本就易爆的氣體壓縮了一番,而這家伙的死訊無疑就是點燃炸藥的火星。

  之所以只有4個人跟著去調查,是因為更多的人手被派去圍困那家黑幫,齊牧看到所有去圍困黑幫的家伙都拿著盾牌長劍,穿著金屬盔甲,還有兩車帶著箭矢,簡直就是去打仗。齊牧雖然不清楚為何這有著電燈的世界還玩弓箭,但看起來只有那隊長級別的有著火槍這類武器。

  4人小隊里除去負責和艾琳交流的布朗外,都很專業,不僅發現齊牧找出的所有線索,還在對方臀部,大腿內側,小腿外側,腋窩處發現隱藏過東西的痕跡,再加上這貨一本書的偷竊前科,幾人認為這幾處的應該是很難被人找出來的。

  “看起來像是他自己交出去的?”4人中領隊的也是唯一一名女性道,她名字叫貝絲,也算是艾琳的熟人。

  “匕首刺入的軌跡也像自殺,你看他的手,最后的動作應該握著匕首柄刺向自己的動作…“另一位士兵有些驚訝地說,這貨跟艾琳似乎也認識,但齊牧沒見過他,叫索壓。

  “那些半精靈不可能相信的!”貝絲搖搖頭:“布朗,你先帶艾琳回去吧,這里并不適合小孩子!”

  “貝絲姐姐,我可不是小孩子!我是‘劍姬艾琳’!”艾琳揮舞了一下手里的短劍,然后被布朗一把抓住。

  “回去了回去了!”布朗高艾琳一頭左右,艾琳在她的年齡段女性中屬于個頭比較矮的,再加上艾琳那異常不明顯的第二性特征,齊牧認為艾琳的發育是不是晚了那么幾年。

  “哼!貝絲姐姐,有什么發現記得叫我哦!”艾琳喪氣地跟布朗往回走去,不過依然不忘了祝福貝絲,小姑娘已經完全忘記了恐懼,有了熟悉的大人陪伴在一邊,完全沒有和齊牧一起發現尸體時的害怕。

  齊牧站在艾琳肩上,看著三位聚在一起的士兵,感覺對方讓艾琳回去的原因,似乎并不是少兒不宜那么簡單。

  “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