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03:03:5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奇途仙道
  4. 第001章——黯然銷魂

第001章——黯然銷魂

更新于:2018-03-15 17:56:02 字數:5496

字體: 字號:
  “羽彤,你還不過來?!”烈日當空,一條寬闊的大道上,一個身著黑色長袍的中年男子,此時正頗為惱怒的對著其對面的少女喝道。

  這中年男子劍眉星目,頗有不怒自威之勢,雖到中年,卻更有一股歲月磨練出來的沉穩,此時正劍眉緊鎖,神情惱怒,而惱怒之間又似乎夾雜著一絲無奈,其身后也是聚集著一群身穿黑色勁裝的人,這群人神情漠然,身上散發著一抹陰冷的氣息,不禁讓人感到一股寒意。

  聽到這中年男子的喝聲,那少女緩緩抬起頭來,這少女約莫十七八歲,秀眉纖長,雙眸似水,一張俏臉吹彈可破,身著一襲橙色長裙,烏黑柔順的青絲垂至柳腰,使得其溫婉的氣質更是增添了幾分。這般溫婉如水的少女,連那些神情漠然的人都是眼前一亮,但此時卻秀眉緊蹙,神情頗為的掙扎,兩只玉手緊握,指甲深深刺進掌中,最后似是鼓足了勇氣一般,深深吸了口氣,帶著哭腔對中年男子懇求道:“爹,我……我求你了,不要為難凌大哥,你要女兒怎么樣都行。”

  聽得這少女毫無底線的話,那中年男子面色陰沉,指著這少女身旁的一個少年大怒道:“這小子殺了我唯一的弟子,更是不將我劍宗放在眼內,于公于私,他今天無論如何是走不掉的!!”語氣凄厲,神情可怕。

  聞言,那少女慘然一笑,面色頓時變得蒼白,她知道,其父親向來是說一不二的,而現在痛失愛徒,說什么也是勸不動的了。想到這里,不禁向身旁的那少年看去。那少年也是十七八歲左右,身形單薄,身著一襲藍色長衫,頭發隨意地束起,劍眉入鬢,面容清秀,深邃的眼眸精光四溢。但他此時卻面無表情,對這兩父女為自己爭吵仿佛無動于衷一般。這少年,正是凌峰。

  看著凌峰,那少女神情中也是流露出一抹愛慕。剛欲替他向父親求情,卻是聽得其父厲喝道:“羽彤,趕緊過來!從今往后,你跟他再無任何關系!!否則,我就沒有你這個女兒,而劍宗,也再也容不下你!!”

  中年男子這聲色俱厲的話,每說一句,就讓那女子臉色更是蒼白一分。這幾句話句句打在其心里,仿佛大錘擊在心上一般。讓這女子一時更是懵了,愣在當地,一動不動。

  瞧得這女子楚楚可憐的模樣,那中年男子心頭也是一軟,但一想起自己的弟子慘遭殺害,宗主定是不會放過凌峰的,而那時要是瞧得自己女兒與凌峰有說不清的關系,難保不會遷怒與她,當下便是狠著心向著這少女道:“羽彤,別說爹逼你,只是這小子做了不該做的事,得罪了不該得罪的勢力,而你身為這勢力的一份子,就注定你與他要再無牽扯。如何抉擇,就看你自己了。”這平淡的幾句話卻不是先前那種大怒的語氣,但正是這種平淡的語氣卻讓得那女子如墜冰窖,渾身冰冷。

  只見其嬌軀微微顫抖著,雪白的皓齒緊緊地咬著下唇,仿佛要咬出鮮血一般,看了一眼凌峰,見到他還是面無表情,剛欲開口,又是在心間想到:“凌大哥殺了我宗弟子,宗主說什么也不可能放過他的,而我又是處于這個尷尬位置,如今爹爹又硬是逼我做出決定,如若我與凌大哥共同進退,那我定會成為一個逆父叛宗之人,如此不忠不孝之人,今后又如何立足于天地?但凌大哥待我這般好,我……我自己也是歡喜他的,我此時要是不與其進退,今后又有何顏面再與他相見?”

  想到這兒,嬌軀顫抖的更加劇烈了,神情更加的痛苦,但一時卻做不出這個選擇。

  看到女兒這般模樣,那中年男子,也就是上官麟,面色仍是不變,但其眼中卻是流露出一抹不忍,過了一會,柔聲道:“羽彤,你娘早逝,為父一人拉扯你長大,從小到大,為父怎么對你的,想必你也是知道的,如非形式所迫,我是不會這么逼你的。凌峰殺我弟子,這是間接地觸犯了劍宗的顏面。宗主命我捉其回宗,而你是劍宗一份子,此時再與他牽扯,難保宗主不會遷怒與你,到那時你要是有何三長兩短,那為父活在這世上還有什么意思?”最后幾句話語氣柔和,情意深重,只聽得上官羽彤眼淚止不住的從眼眶涌出。想起父親平時對自己的種種chong愛,而自己對父親也是從不違背,當下又是受盡了委屈,忍不住心頭一酸,蓮步輕移,不禁向著其父親走了過去,撲在上官麟懷里,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上官麟輕輕拍著其香肩,待得其哭聲稍止,才對著凌峰道:“凌峰,你殺我弟子,辱我劍宗,宗主命我前來帶你回去,你若識相,乖乖跟我走,倘若宗主大發慈悲,興許還能免你一死。”

  對于上官麟的話凌峰卻是充耳不聞,只是怔怔地看著上官羽彤,眼神中流露出一抹不敢置信與痛心,但還是忍不住向上官羽彤顫抖著問道:“你……你當真要與我斷絕關系?”

  面對凌峰的質問,上官羽彤卻不敢與其對視,只是低頭顫聲道:“我……我不知道。凌大哥,你對我很好,但是……但是我不能沒有爹爹,對……對不起。”這話雖然沒有直面回答凌峰,但意思卻頗為明顯。

  聽得這話,凌峰不由得慘然一笑,面色頓時變得煞白,一雙精光四溢的眼眸也是開始漸漸失去神采。此刻心中就如萬針齊扎,又如鋼刀剜絞,想起自己與上官羽彤的種種,而此時卻成為過眼云煙,當下更是深陷奇險,越想越氣苦,最后竟是怒極攻心,一口鮮血噴將出來,身子晃了晃,險些摔倒。

  見到凌峰口噴鮮血,上官羽彤頓時慌了,想要上前查看,腳下動了動,但始終沒有勇氣邁出那一步。

  就在凌峰口噴鮮血,心神恍惚之際,上官麟身后那群人中閃出一人,如風般地越過上官麟,欺近凌峰身前,一掌朝著他丹田處擊去,這人身法迅捷,眾人只是眼前一晃,就是見到這人到了凌峰面前,而上官麟怎么也想不到有人擅自出手,偷襲凌峰。但那人身法如風,想要出手阻止已是來不及了,當下只得出聲大喝道:“住手!”

  但那人卻哪里理會于他,只見其出掌速度不減反增,頓時就要擊在凌峰丹田之處,瞧那般狠勢,這掌要是擊中,凌峰不死也得重傷,但他正自心傷,心神恍惚之際,怎料有人忽施偷襲,待得掌風近身,才發現有人暗算,但此時已是躲閃不及,只得調動全身靈力護住丹田,只不過匆忙之間又哪能隨心隨欲,下一刻就覺一股強大的力道有如排山倒海般涌進身體,喉嚨一甜,又是一口鮮血噴出,身子倒射出幾丈,一個踉蹌,卻被他強行穩住。

  “嘿!”冷笑一聲,見到凌峰被擊退,但卻不如自己意料般地擊殺他,那人沒等凌峰喘氣,縱身躍起,又是一掌朝著凌峰頭頂劈去。

  “哼,卑鄙小人!”凌峰是何等樣人,剛才只是心神恍惚,故而才遭暗算,此時有了防備,那人如何擊得他中,只見他雙腳微曲,微一用力,身子便是往后飄去。那人一掌擊空,凌厲的掌風頓時將一塊巨石擊得粉碎。

  這幾下兔起鷂落,從那人偷襲到最后凌峰向后躍去,也只是一個呼吸之間。待得眾人回過神來,都是暗暗心驚。

  “這家伙,當真是陰險毒辣啊。”

  “噓,你找死嗎?小聲點!”周圍的看客有人不齒那偷襲之人的做法,頓時低聲罵道,但卻被另一人慌忙掩住他嘴,阻止道。

  “嘿嘿,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那偷襲之人見到凌峰已是有了防備,也就不再攻擊,卓身凝立在當地,看著凌峰笑道。

  只見這人身穿黑袍,但卻與上官麟身后那群人的黑色勁裝不同。那黑色袖袍上繡著幾條金色的細線,長衫背后更是印著一把血紅色的長劍,微風吹來,那劍仿佛要破衫而出一般。此時正微笑而立,看模樣約莫二十四五歲,身材勻稱,玉面劍眉,陽光般的笑容讓人如沐春風,讓人很難將其與剛才那偷襲出手狠辣的人聯系在一起。此人,名為慕容盛。

  這時凌峰也是瞧清這人面目,不禁怒從心起,剛才要不是自己反應快,早就命喪這人的掌下了。當下便是不由得冷笑一聲,道:“閣下當真是練得一身偷雞摸狗的好功夫啊!!”

  聽得這頗含諷刺的話語,那些遠遠站立的看客也是在心里對劍宗頗為不齒,但礙于劍宗的實力,這次卻是誰也不敢表現出來,但心中卻是對劍宗更加的忌憚了。

  但上官麟卻不然,這次出來捉拿凌峰,他是劍宗堂主,此次帶頭,由于其地位的緣故,平時大家對其都是恭敬有加,凌峰這話雖是在諷刺慕容盛,但更加是在打自己的臉。想到這里,不禁朝著慕容盛責怪地看了一眼,但卻沒有發作。心想:“你雖是宗主之子,但卻太也不懂規矩,你這么一來,不但壞了劍宗名聲,更是讓我難堪。”

  只有慕容盛依舊滿臉笑容,仿佛對凌峰所說毫不在意一般,但其眼中卻是掠過一抹冰冷的殺意,隨即便是笑道:“閣下是在自比雞狗嗎?”

  冷笑一聲,凌峰卻不與其做口舌之爭。抹了抹嘴邊的鮮血,將掛在脖子的一塊玉佩一把扯下,看了一眼上官羽彤,將這玉佩狠狠朝她甩去,冷冷地道:“還給你!”

  接過玉佩,撫摸那還有些許體溫的玉面,上官羽彤俏臉更是失去了最后一絲血色,這玉佩是她當時送給凌峰的,凌峰一直佩戴在身上,此時凌峰將其還給自己,她很清楚那意味著什么,想要說些什么話,但喉頭哽住,卻又說不出來,只得看著手掌中那塊玉佩,默默地流淚。

  將玉佩甩給上官羽彤之后,凌峰再也不看其一眼。游目四顧,從劍宗那些弟子身上掃過,眼神漸漸變得冰冷起來。在掃過慕容盛時,眼中寒意大作,仿佛要將空氣凝結一般。

  在凌峰那如刀鋒般地眼神掃到慕容盛之時,其臉上的笑容也是微微一僵,隨即也是將那抹陽光的笑容收起。眼皮跳了跳,當下緩緩地對凌峰道:“小子,本來以你的天賦,叫你一聲天才也不為過,你如若安安分分地修煉,日后這修真界定有你一席之地。但你千不該萬不該得罪我劍宗。這就注定了你的命運,那就是死!”話到最后,語氣陡然變厲。

  聽到慕容盛這如宣判般地話語,凌峰怒極反笑,道:“你劍宗雖強,但光憑你這個廢物,就想取我凌峰性命,豈不笑煞旁人?!”一語甫畢,身上頓時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全身衣袍無風自動,獵獵作響。

  在這氣勢之下,那些劍宗弟子頓時個個臉色漲紅,不受影響的就只有上官麟和在其氣勢保護下的上官羽彤。連那慕容盛臉色也是一變,隨即又是恢復正常。他怎么也想不到,他與凌峰處于同一等級,但后者氣勢之強,卻遠遠超過自己,心下不由得又驚又怒。

  “混賬東西!”在眾人面前慕容盛如何肯自認不如,心下暗罵一聲,便是不著痕跡地退后幾步,讓自己不受氣勢的影響。他倒也聰明,知道自己氣勢不如,也沒有故意放出氣勢與之相抗,也就避免了自取其辱。

  在其退后幾步的地方,凌峰的氣勢已是有所減弱,慕容盛也是堪堪不受影響,但此時他那先前的氣度卻全然不見,面色陰沉得可怕,雙眼全是冰冷的殺意,深吸口氣,恨恨地道:“凌峰,我承認你很強,但你莫不是以為這樣就能與我劍宗相抗衡了吧?告訴你,你此時在我劍宗眼里,只不過是一只螻蟻!”語氣極為的尖酸刻薄。

  他在氣勢上弱了一籌,卻搬出整個劍宗來當做后盾。在他看來,凌峰就算天賦再強,他也是需要時間成長的。但此時對于整個劍宗而言,卻是毫不起眼。所以便斷定凌峰會礙于劍宗的威名,束手待斃。

  凌峰嘲諷地看著他,冷笑道:“你除了搬出整個劍宗還能做什么?你要不是劍宗宗主之子,你在我眼中連廢物都不如!”

  凌峰這幾句話句句刺進慕容盛的心里,他貴為劍宗宗主之子,平時受盡阿諛奉承,何時被人叫過廢物?他面色漲紅之間,接著又是一白,臉色變換間,最后卻是猶如豬肝一般,狠狠吸了口氣,冰冷的道:“這么說來,你是硬要與我宗為敵了?很好,很好!”他連說兩個很好,可見其心頭確是怒不可遏了。

  聞言,凌峰卻是無動于衷,這人在他看來,無非是命好投對了胎,否則在自己眼中,就什么也不是,想到這里,寒聲道:“不用拿劍宗來壓我,我要是怕你劍宗就不會殺你門人弟子了。不過,你們劍宗的人渣我看不過眼,也就隨便清理掉了,而現在我也不介意將你抹除,你這廢物是一人上還是一齊上呢?”

  聽得凌峰一口一個廢物地叫著,慕容盛眼中猶如要噴出火一般,但既見凌峰之強,如何再敢逞強一人獨上,自取其辱?

  但一轉念,卻是心想:“我在劍宗所學招數都是攻擊力極強的,擊殺同等級強者輕而易舉,這凌峰只不過氣勢強大而已,說不定只是虛有其表。而且先前心神受創,接著又是被我所傷,應該不足為慮。”一念及此,心中便是安定了一些,高聲怒笑道:“小畜生,不用出言相激,對付你我一人足矣”話落,全身衣袍也是飛舞起來,一股凌厲的劍意從身上散發而出……

  一場大戰,一觸即發……(未完待續)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