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3:14:47
  1. 愛閱小說
  2. 職場
  3. 都市之推銷人生
  4. 第002章 【到達龍港】

第002章 【到達龍港】

更新于:2018-03-18 20:29:57 字數:3012

  【我們每個人都會推銷,當你追求生命里的另一半的時候,你也在推銷自己。】

  隨著汽車的晃悠,王華站到了那個經銷商老板的門店前,看著那個客人絡繹不絕的母嬰店,王華又笑了,竟然因為一個荒誕的夢以及莫名其妙出現在房間里的錦囊,自己竟然真的到了這里。

  手掌里緊拽著的宣紙似乎感覺到了王華內心的猶豫,一股暖流噴發出來,順著他的左手一直注入的心臟里,跳動的心臟似乎在這一瞬間掃光了內心的猶豫以及旅途的疲憊。

  緊了緊肩膀上的行囊,王華抿了抿嘴,抬腿走了進去。

  電話里的男人出現在王華的面前,胖胖的臉龐上掛著一雙閃爍著精明神色的狹長眼睛,寬厚的手掌快速的按著計算器,一包包的嬰兒紙尿片裝進了塑料袋里。

  聽到了王華的自我介紹,男人微微一抬頭,肉瘤一樣的鼻頭一抽,一點頭之后就在沒有任何的表示了。

  一個客人走過,王華退后了一步,視線環顧了一下這個店面里的貨架上擺放的產品,似乎看不到自己公司的產品。

  半個小時,或許更久,在王華出神的凝視里,當顧客慢慢的減少之后,店老板終于說出了他見面的第一句話。

  “你有什么事?”

  “李老板,您好,我是接管浙江省的省區經理,這一次來是想要詢問一下,對于我們公司的產品你這里還遺留了什么問題,我這一次來就是為了解決問題的,”微微一怔,王華不假思索的搬出了臨走的時候,老總教他的那套說辭。

  “問題?”李老板重重的坐在了收銀臺后面的椅子上,在椅子的吱呀聲里,慢條斯理的整理著雜亂的收銀臺。

  “是的,”王華走近了一步,站在了收銀臺的前面,低頭看著那個油光發亮的額頭,“因為上一任的經理離開了公司,中間也有幾個月沒有人來管理浙江,所以在我們開始下一步的合作之前,我想先把上一任經理留存的問題處理好。”

  王華的大腦快速的轉動著,腦海里留存的老總教他的話一句一句的被翻了出來。

  “王經理是吧?”李老板把最后一個包裝袋塞進了收銀臺下面的垃圾桶,他提高了聲調,“問題非常的多。”

  他瞟了一眼一個貨架頂部擺放著一個被壓得實實的紙箱,“比如我們存貨的效期,還有那些你們公司辦的什么兌換活動,都有問題。”

  王華剛剛準備說話,兩個顧客走了進來,“這樣吧,李老板,等晚飯的時候,我們找個地方慢慢的聊一聊。”

  離開了李老板的門店,王華逆著稀疏的人流沿著街邊漫無目的的朝前走去。剛剛那句話一出口的瞬間,他就后悔了。后悔的不是兜里剩余的一百八十塊到底能吃一頓什么,而是這一百八十塊花出去之后,是不是真的像夢境里那樣會收獲成功。

  時間總是很公平的,不會因為某一個人現在正頭大如斗而仁慈的減緩他躍動的腳步,隨著大街上那些人力車的減少,蒼南龍港的夜幕降臨了。

  循著門牌號,王華走到了李老板的門店前,遲疑了一下走了進去。

  看到王華走了進來,李老板點了點頭,走進了店面里間的一間小房間,里面似乎有一個女人,本地話王華一句也聽不懂,幾秒鐘之后,李老板提著一個腰包,快速的走了出來。

  十分鐘之后,一座小橋邊,一輛電動單車停了下來,王華跳下車,仔細的打量了一下李老板選擇的這個大排檔,還好,樹在路邊的招牌上標明的菜系價格,是他目前能夠承受的。

  看著李老板熟稔的點著菜,王華再一次的認真看了看菜單,塞在褲兜里的手緊了緊,被他死死的拽住的那一百八十塊似乎都微微的濕潤了。

  很快,菜上齊了,順帶還有兩瓶啤酒,身前的魚片火鍋里飄出的香味讓王華的喉結一個勁的聳動。

  “王經理對吧,”李老板打開一瓶酒,拿過一個一次性的杯子,滿滿的倒上了一杯遞了過來。

  “叫我小王就可以了,”王華受寵若驚的雙手接過。

  “你們以前的那個經理怎么就沒做了呢?”

  浙江味很濃的普通話讓王華心底微微一暖,他雙手扶起杯子,與李老板輕輕的碰了一下,用力的喝下了一大口,冰涼的啤酒攪動著他空空的胃囊。

  “因為一些私人的原因,”王華忍住了口腔里的苦澀感,委婉的回答道,“公司把我調派過來就是為了處理他遺留下來的一些問題。”

  中國人都有一個習慣,很多的事情都會在酒桌上交流得比較愉快,這么簡陋的一桌在兩瓶啤酒的作用下,慢慢的也融洽起來。

  “我跟你講啊,”李老板灌下了一大杯,伸出筷子夾了幾塊魚肉扔進了嘴巴里,咀嚼了兩下后繼續說道,“那個小吳啊,就是浙江前任的那個經理啊,來的時候那是講得好好的是吧,突然就連續幾個月沒看到人,我們這邊的產品呢,丟到這里也沒人管,效期不好了也沒人管,那些積分兌換也沒人管...”

  李老板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滿肚子的怨氣,王華在旁邊時不時的點頭一下,表示贊同他的意見。

  “前段時間啊,你們那個三段的奶粉沒有了,給他打電話要訂貨,他也不接,結果那些顧客都該吃別的羊奶粉了,”又是半杯啤酒下肚,一瓶啤酒眼看著見底了,一絲紅暈涌上了李老板的臉頰,額頭也冒出了細密的汗珠,“那些一段二段的奶粉,效期又不好了不是?還有那些顧客在我店子里買的奶粉罐子里放的那些兌換券,你們公司里也沒人來處理...”

  “所以我們公司這次才會安排我過來解決這些遺留的問題,”王華適時的叫上一瓶啤酒,接著倒酒的機會插了一句話,“只有把以前的事情解決了,您才會有繼續合作的信心。”

  “我老婆又懷孕了,最近也快生了嗎,事情多得很,你們公司的產品在我們這里一直銷得很不錯的,所以你們這邊一搞,搞得我啊也是焦頭爛額的,”李老板打了個酒嗝,腦袋一扭看到了王華放在一邊的背包,“小王,你還沒找個地方住下來?”

  “還沒有,今天剛剛到這里,就直接過來了,一直都在想怎么解決您這邊的問題,”王華擦了擦額頭的汗水,解開了襯衫最上面的一粒扣子。

  “我這邊的問題啊,其實也很簡單的拉,”李老板收回了視線,寬大的手掌在下巴上一抹,亮晶晶的汗水順著他的手掌流到了手腕上。

  “您說,我記著,”王華提過背包,從里面掏出一個記事本和一只黑色的水性筆。

  “一個是產品的效期不好了,還有是你們那個罐子里的那個六張貼紙兌換一大罐羊奶粉的活動,還有那些庫存積壓的貨有的效期已經過了,”李老板歪著腦袋眼睛一眨一眨的說著,舉起的手掌上,手指頭一個個的倒了下去。

  “那您的存貨有多少,”王華刷刷的在記事本上寫著。

  “這個我還沒有清點,我老婆快要生了,下面的門店我一直都沒有太多的時間去看啊,”李老板放下了手,拿起筷子夾了一筷子的韭菜塞進了嘴巴里。

  “這樣吧,”王華放下了筆,拿起杯子和李老板輕輕的碰了一下,仰頭倒下了一杯,喘了口氣說,“您先把庫存的清點一下,我幫您制定一個方案,您滿意的方案,至于那些貼紙兌換,您也清點一下,我直接幫您發回公司兌換給您發過來。”

  “您放心,我今天晚上就把方案給您寫好,然后明天給您看一看,您覺得可以了就按照方案做,”看到李老板準備說些什么,王華又說了一句。

  李老板點了點頭,說道:“其實我們做門店的,也是想賺錢的嘛,小孩子換奶粉不好,那些顧客也是很大的意見,這樣就不好了,對不對。”

  “是的,這也是我們的交接工作沒有做好的原因,”王華贊同的點了點頭,他牢記著出發的時候,老總所教的一些處理事情的辦法。

  “當然,我這次來也是為了跟您繼續的合作,我相信你在以前的合作里也是賺到錢的,只要我們公司能幫您把這些問題處理好,一切都不是問題了,”王華揚起手里的本子說。

  “都七點了,”李老板摸出了手機看了看,“我還要回去的,你還沒有找到住的地方,先陪你找個地方住下吧。”

  接著,王華激動的看著李老板從他的腰包里套出了一張紅燦燦的百元大鈔直接把單買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