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7:43:25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創世神的漫游記
  4. 第五章 血戰

第五章 血戰

更新于:2018-03-16 15:48:42 字數:2710

  在櫻噬打開寫輪眼之后,這場戰斗就變成了單方面的屠殺,由于山賊中的叛忍有意要用山賊小嘍啰來消耗櫻噬的實力,所以只是短短的幾分鐘,櫻噬所在的區域就變得尸橫遍野,血流成河,櫻噬也變成了血人,當然他身上的血都是敵人的血,到目前為止櫻噬都沒有受過傷,但是這場看上去像是屠殺的戰斗打的卻讓櫻噬消耗了大量的精神力,因為不光要和山賊戰斗,還要提防著對方的忍者的偷襲。這場戰斗在又過了幾分鐘之后終于要進入真正的,需要櫻噬全力以赴的去戰斗的時候了。

  櫻噬在殺死最后的一個山賊之后,那兩個叛忍動了。其中一個叛忍投擲出3把苦無在封死櫻噬的退路后緊跟著另一個早已向櫻噬奔襲而去的叛忍,向櫻噬沖去。櫻噬見無路可退就立刻揮動手中的暗部短匕,打洛了兩只苦無后與第一個沖到他面前的叛忍對拼了一擊后就立刻向后跳開,躲過了另一個叛忍的夾擊,并接連退了幾步,與兩個叛忍拉開了距離。在第一次的試探攻擊中櫻噬了解到對方的應該有中忍的實力,至少也是精英下忍,而且這兩個叛忍的配合默契,想要同時面對他們兩個人進攻是十分困難的,即便櫻噬有寫輪眼輔助但是由于剛剛和山賊的戰斗已經消耗了櫻噬接近一半的體力,所以櫻噬決定不能力戰,只能智取而且如果和對方消耗的話只會使他越來越被動,所以櫻噬在稍稍的思考后,就向著他與叛忍之間的建筑的內部沖去,在叛忍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沖進了建筑,然后隱藏在其中,準備守株待兔,等待著那兩個叛忍進入這個建筑,然后擊殺。但幻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那兩個叛忍并沒有追擊進入建筑物的內部只是守著,建筑的唯一的出口,這個情況讓櫻噬真正的明白了什么叫做作繭自縛,現在的櫻噬處于進退兩難的境地,出去又不是,不出去又不是。不過著急的不光只有櫻噬一個人,那兩個叛忍也同樣著急,從剛剛的那一擊中他們就已經知道櫻噬不好對付,在戰斗了那么久后依然擁有著與他們一戰的力量,那要是給了櫻噬足夠的恢復時間的話,他們就沒有必勝的把握了所以在他們再三考慮之后他們決定要進入建筑之中,與櫻噬戰斗。雖然進入建筑戰斗有可能被偷襲,但是他們也只能孤注一擲了。兩名叛忍齊齊的向建筑里面走去,而櫻噬也是收斂氣息,準備進行暗殺。但是櫻噬畢竟沒有實戰的經驗,在他要出擊的一瞬間,他的身上露出了一股殺氣,而正是因為殺氣的外露而使得櫻噬要暗殺的叛忍心生警覺,立刻使用了替身術,而突然出現在他面前的櫻噬也是一刀斬擊在了一節木頭上,那塊木頭也是瞬間被斬成兩半。而櫻噬原本以為必中的一擊居然落空了,也是在原地愣了一下,但就是這么一下,另一個叛忍已經沖到了櫻噬的面前,扔出苦無的同時,一腳踢向櫻噬的腹部,又因為在建筑里,空間狹窄,在櫻噬躲開苦無之后就沒法躲開叛忍的攻擊了只能倉促的將暗部短匕橫擋在身前,因為是倉促的防御,所以櫻噬也沒能用上多少的力,而被連人帶刀一起踢飛,撞在了墻壁上,同時口中也是噴出一口鮮血。但即便受了傷,櫻噬也沒有一絲的退意,反而因為對手的強大而興奮了起來,同時快速的從地上爬起來,向著一名叛忍沖去,櫻噬雖然興奮但并沒有失去理智,反而更加冷靜,他知道建筑中打斗對他來說已經沒有優勢可言了,所以就在沖向那名在他面前的叛忍時,又是一個加速,一擊斬向了叛忍,因為叛忍習慣了櫻噬之前的速度,所以櫻噬突然的加速讓他吃了一驚,只能倉促的拿起苦無架在身前來防御櫻噬的斬擊,但櫻噬只是虛晃一招,并沒有減速的直接沖向出口,原本要防御的叛忍一時間沒反應過來,與櫻噬擦身而過,但就在櫻噬快沖到門口的時候他也是反應了過來,立刻投擲出了手中的苦無,然后再次向櫻噬追去。櫻噬微微側身,在躲過苦無后余速不減的沖出了建筑,來到了空地,但是就在櫻噬到達空地的一瞬間,一條土龍沖向了櫻噬,但是就在快要撞到櫻噬時,被櫻噬使用替身術躲開了。而櫻噬的身影也出現在了一旁,注視著那兩名叛忍,而那兩名叛忍也同樣在觀察櫻噬,不過在看到櫻噬的眼睛的時候都露出了驚訝,和貪婪的神色。因為宇智波被滅族的事整個忍界都知道了,而現在他們的面前出現了宇智波一族的人,對于他們來說就是一雙寫輪眼啊,畢竟櫻噬現在才8歲,雖然經過鍛煉櫻噬看起來要有,,十一二歲的感覺但對于叛忍來說就是個小屁孩,同時變得大意了起來,而櫻噬則是瞇起了眼睛,看著叛忍心中想到:以一敵二對我好說的確有些困難啊,不過這兩個家伙也不過如此了,居然在戰斗中分心,這時櫻噬拿出了八把苦無同時投擲向了,那兩名叛忍,而原本想格擋的叛忍卻沒能擋住,不過也只是被苦無擦傷而以,原本櫻噬如果瞄著叛忍投的話說不定能打中但絕對沒有能力殺死叛忍,但是現在櫻噬故意投偏是有目的的,如果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在苦無的后面綁著鋼絲,而櫻噬又是用宇智波的特殊苦無投擲技巧,所以只要櫻噬一拉鋼絲就會收緊,然后束縛住那兩個叛忍。而叛忍看櫻噬連苦無都投偏了頓時笑道:“難道你已經窮途末路了嗎,已經累的連苦無都不會投擲了嗎,不過我們是很仁慈的,只要你把你的眼睛留下,我們就放你離開怎么樣啊?”“開什么玩笑,你們覺得我會做無用之事嗎,火遁,龍火之術。”在聽完櫻噬說的話后,那兩個叛忍也是笑不出來了因為他們感覺到自己被束縛住了,在觀察后才發現了鋼絲的存在,但是已經來不及了,火焰已經沿著鋼絲燒到了他們的身上,頓時慘叫連連,很快就被燒成了焦黑的尸體,沒有了生機。

  這時卡卡西出現在了櫻噬的身邊說到:“干的不錯,不過任務還沒結束。”“啊,為什么啊卡卡西老師。”櫻噬頓時不理解的問道。“那些山賊的家屬還沒有清理,既然他們支持他們的親人做山賊的話,那他們也應該有這天到來的覺悟,櫻噬,忍者在面對敵人時要絕對的冷靜,冷酷,對敵人就不該有任何的感情。”“我明白了。”雖然櫻噬這樣說,但是櫻噬實在是下不去手,看著那些婦女和小孩在哭泣,櫻噬猶豫了,他殺死敵人的話絕對不會有任何的情感,但是這些無辜的人要櫻噬如何下的去手,不過很快櫻噬的想法就改變了,很多的小孩都在地上撿起了已經死去的山賊的武器,沖向了櫻噬,直接揮刀斬向櫻噬,而櫻噬也是下意識的一刀殺死了那個孩子,然后那孩子的母親看見孩子被殺,也是沖了上來要與櫻噬拼命,櫻噬只能再次揮刀,斬殺了那名婦女,但卻還是在原地沒動。這時卡卡西看不下去了,拍了拍櫻噬的肩膀說到:“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從你殺人的那一刻起你就要做好被復仇的準備,在這個世界上忍者是有很多仇人的,而為了之后不會因為仇人而死,忍者就必須消除隱患,只是為了活下去。所以放棄你的天真吧,好了,快點完成任務我們會去吧,之后還會更辛苦的。”即便卡卡西這么說,但櫻噬還是猶豫了一會兒才拿起刀,向那群婦女和孩子走去,再次開始了屠殺,同時如果仔細的看會發現櫻噬的寫輪眼中的兩個勾玉向后拉開了一定的角度后出現了第三個勾玉。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