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04:10:5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遠古天荒
  4. 第二章 蘇雨

第二章 蘇雨

更新于:2018-03-16 15:06:32 字數:2146

  夜色抹去了最后一縷殘陽,夜幕就像劇場里的絨幕般,慢慢落了下來。

  蘇家后山,一塊花崗石上,一個少年雙手背在腦后,一雙注視星空的眼睛格外漂亮。眼形細長眼尾斜斜往上眼神向太陽穴部位,眼角朝下,眼淚腺被遮蔽,而且上眼皮有蓋住下眼皮的傾向;外眼角朝上,黑睛內藏不外露,神光照人令人不敢逼視。這個有著漂亮的丹鳳眼少年不是別人,正是靈魂契合度為0,無法修煉的蘇雨。

  夜空中,月亮昏庸,星光稀疏,整個大地似乎都沉睡過去了。

  ”就知道你肯定在這里,打算在這里過夜不成?再不回去就餓著肚子睡覺吧!”

  聽這話音、不用看就知道,肯定是蘇念兒那丫頭無疑。只見蘇念兒雙手插在腰間,擺出一副很生氣的樣子,站在那里。

  “小妹你還是笑起來漂亮”兩道濃眉下襯著的一雙丹鳳眼向上翻了一下,懶懶散散地起身向蘇念兒方向走來。

  “哥哥,你是在嫌棄倫家長得丑嘍”蘇念兒一把摟住蘇雨的胳膊調皮的說道。

  “不~不~念兒的翦翦幽眸似水清澈、玉貌絳唇楚楚動人、凝脂肌膚柔若無骨......蕙質蘭心......國色天香......”

  好了、好了,油嘴滑舌,討厭死了,說的人家都不好意思了。”

  “來,看看我家小公主臉紅沒紅”

  “討厭,不許捏我的臉”

  兩人一路打打鬧鬧,有說有笑。

  一張古樸的石桌上,擺放著蘇雨最愛吃的烤鹿肉。一家人其樂融融享用著。

  “母親我想加入護衛隊,去跟三叔學做生意。”忽然,蘇雨說起了自己經過深思熟慮的想法。

  “你還太小,會有危險的,再過幾年再提這件事吧。”

  “母親我無法修煉,總要找些事情做的,不然一直悶在家中,就真的廢了。孩兒真的不甘心就這樣平淡的過一生。

  良久,南宮妍像是做了很大決定似的點了點頭。

  “娘知道你心中不甘,你跟你爹一樣,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既然你自己堅持,那娘支持你便是了。”

  “謝謝娘,哪怕兒子不能修煉,也必然會干出一番成就來。”蘇雨貝齒輕咬,狹長的丹鳳眼中流露出堅毅的神色。

  不知不覺夜已過半,趴在窗頭眺望星空的蘇雨也是有了一些倦意。晶瑩剔透的丹鳳眼也開始漸漸朦朧起來。伸了個懶腰,扭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頸。右手輕捂住有些發干的嘴巴,打了一個哈欠。將一身青衣退去,置于床頭,便倒下睡去。

  躺下不久的蘇雨呼吸慢慢均勻了下來,窗外皎潔的月光零零散散的應在了屋內的部分角落,當光點不小心落在蘇雨的雙頰上時,分明看到俊秀的臉上蕩起的那一絲微笑。他那是在做夢,夢中父親回來了,給他帶回來一顆仙丹,服用后,神奇般的就能修煉了。

  從此族中再沒有人再敢嘲笑他,稱他為廢物。修煉有成后將鹓雛山所有的山賊統統滅殺殆盡。成為了人人口中稱贊的英雄。

  晨曦徐徐拉開了帷幕,又是一個詢麗多彩的早晨,演武場上早已人聲鼎沸。晨練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晨練一結束,蘇雨便大步流星地向蘇天穆的屋舍奔去。

  “好~好~好~”連吐三個、好,顯出了蘇天穆此時舒暢的心情。“百折不撓,志存高遠,始終在尋找自己的價值,在冰天雪地的嚴寒中,也許就能看到火光點點。不自暴自棄,去拼搏屬于自己的方向,爺爺為你驕傲。”

  蘇天穆聽完蘇雨的來意后欣慰的說道。

  東流逝水,葉落紛紛,荏苒的時光就這樣悄悄地,慢慢的消逝著。

  蘇雨加入護衛隊整整一年了,天資聰穎的他已然可以應對各種形形色色、奸詐狡猾之輩。族中的長輩也是對他刮目相看,越加的喜愛他。畢竟修煉的資源是要靠經濟支撐的,就算不能以武力守護家族,也可以為守護家族的成員,制造良好的修煉環境。

  “小雨,三叔今天要去任家商議一批兵器的定制,李家這批貨就由你送過了。

  “三叔放心,侄兒定當不會出現紕漏。”

  蘇斬域滿意的點了點頭,一揮手,帶著車隊向東離去。蘇雨一眾也啟程出發。

  藍色的天幕上嵌著一輪金光燦爛的太陽,一片白云像碧海上的孤帆在晴空漂游。崎嶇的山路上一隊人馬呈一字型前進著。

  走在最前面的少年不時地將水袋注滿水分給眾人,每一個人都非常喜歡這個少年。他不僅能力出眾,待人更是無微不至。雖然無法修煉,可是心性堅韌。就連眾人也是自嘆不如。

  忽然,不遠處一陣塵土飛揚。

  “山賊”

  “是山賊”

  “這可怎么辦”

  “怎么突然冒出這么多山賊來”

  蘇家一眾,稍稍有些慌亂,暗道這批貨物怕是難保了。

  “大當家,運氣不錯,剛到鹓雛山就有肥羊撞上來。”一個鼠目獐頭的中年男子陰笑著叫道。

  “貨物劫了,人殺了,祭旗。”一個殘忍的命令,便定了蘇雨一眾的死刑。

  “小雨快跑”

  “你們帶小雨先逃,我等全力拖延。”

  蘇雨畢竟還是年齡尚小,哪見過這陣仗,麻木的被拖著向西方奔去。

  “一群融體期的廢物,還敢反抗?張裘帶幾個兄弟去收拾了他們,記住一個活口也不許留下。

  “是,大當家。”

  “走,進鹓雛山。”

  下完命令的大漢,一聲駕喝,揚鞭而行。

  浩浩蕩蕩的隊伍,蕩起片片塵煙向北行去。

  蘇雨五人最高的也才融體大成境界,自然快不過融魂中期的張裘等人。

  “小雨你繼續向西面跑,我們跟他們拼了。”

  蘇雨知道自己留下來也只會拖累他們,雙眼微紅的向西奔去。剩余的幾人雖然跟對方差了一個境界,好在對方也就追來四個人,而蘇家幾人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還真將張裘幾人拖延了下來。

  蘇雨不知跑了多久,身體嚴重透支,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視線漸漸的模糊,最終還是倒了下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