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27:3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兩儀雙子劍
  4. 楔子 神之兄妹 (世界觀與故暗線)

楔子 神之兄妹 (世界觀與故暗線)

更新于:2018-03-17 13:01:40 字數:1498

  光明總是與黑暗同在,天地間晝夜交替,生死循環,是為永恒定數。

  如若跳出生老病死,日出月落,又當如何?

  有一處地方,只會出現在鬼怪異談,仙門傳說之中。

  這里光明永遠如同絢麗白晝,這里草木靈動,繁花錦繡無凋謝盡頭。這里屋宇樓閣溫華如玉雕琢。

  這里寬廣縱橫一望無有邊際,無需用尺度衡量,其華美讓人望而炫目,聞之神往。

  只是,這里仿佛如同造物者精心雕琢出的玩具,只是攤開無窮華麗,卻不見絲毫生靈氣息,草木悄然,靜靜茂盛。

  在花海最為繁茂之處,卻有一縷紅色最為醒目,那是一個身著紅衣的少女,靜靜蜷睡在繁花之間,如墨色的長發掩蓋住小半臉龐,仿佛圓潤的美玉被黑色綢緞悄悄包裹一般。

  花海延綿不絕,無風自舞。清香從少女熟睡的臉龐上悄悄劃過,又怕打擾了少女的夢。

  只是在剎那間,一個年輕的男子憑空而現,少女身側的花木像被風色喚起一般,起舞的越發厲害。男子一襲白衣,黑發直批而落。面容與少女像似許多。他看著地上的少女,緩緩彎膝俯下,動作輕而柔。筆直的長發垂落到少女臉龐上,少女動了動睫毛,卻依然睡的香甜,只是嘴角緩緩勾起弧線,像是夢到最為快樂的事情一般。

  片刻后,男子便靠著少女盤膝坐下,微風與花草的輕聲嬉笑細語掩蓋了兩人的呼吸與心跳,這里沒有太陽的光芒,仿佛光明便是天空蒼穹的顏色。男子勾起少女的手腕,緩緩地握住。

  不知過了多久,當纏繞在兩人身邊的嬉鬧的風聲也似乎感到疲倦的時候。握在男子手中的少年小指尖輕輕地動了動。男子低頭,少女明亮的郤子正看著自己。

  “醒了,睡得可好?”男子用手拂開沾落在少女臉上的花葉,語中笑意外露,他感覺少女的手動了起來,像是想要撐起身子,便輕輕按住;“不忙著起來,你的身子不好。”

  少女看著男子,卻先是沒有做聲。兩人的衣倔交纏在一起,紅白相間,煞是好看。只是少女醒來后面容蒼白的緊,隱隱有病態顯露。她慢慢攥起男子的手,低低道:“阿哥。”

  “我。。。我又偷偷從丹房中跑出來了,阿哥一定是為了找我耽擱了自己的事情,阿妹。。。。。。又錯了。”

  男子刮了下阿妹:“你呀,阿哥怎么會怪你,這里就只有你我兄妹兩人,又有何事,是比你更讓阿哥掛心的。”

  少女甜甜的笑了:“謝謝阿哥。這里好美,阿妹,忍不住。。。。。。。”

  男子笑著搖了搖頭:“來,阿哥抱你,丹房內有阿哥剛剛熬好的藥。等你喝完了藥,便帶你去坤境,那里陰暗幽靜,還有你最是喜歡的星辰夜色。”

  少女點了點頭,便被男子抱起,男子秀目微閉,便要念動法訣。突然睜開眼睛,定定看著懷中少女。

  如玉珠般的淚水從少女雙眼悄然滴落,她看見男子睜開眼睛看著自己,慌忙抬起手,要擦去淚水,卻被阿哥緊緊抱住。男子輕聲說:“不要哭,有阿哥在。”

  少女搖著頭:“阿哥。。。不用這樣為阿妹費力了,阿妹心里明白。。。阿妹活不了太久。”

  男子臉上驚異之色一閃而過,只是低下頭,輕輕抵住少女額頭:“阿妹,是不相信自己的哥哥了嗎?”

  少女看著自己的阿哥:“我去了乾境的伏羲閣,阿妹感覺的到,自己。。。自己雖然沒有了記憶,但阿妹知道,自己的前世本來就不該活著,現在,現在。。。。。。”

  男子眉頭一皺,冷聲道:“你去了伏羲閣?”

  少女第一次看見阿哥面目如此,一時驚慌起來:“阿哥。。。”

  男子搖搖頭:“無妨,阿哥也本來不該瞞著你。。。。。。”

  男子復而抬起頭,天地如此燦爛美麗,自己的心境卻哀涼起來,數千年來,自己與阿妹一直獨自在此地,雖然自己的記憶時斷時續,但前世的宿命彷如繞不斷的絲線細密纏來。

  男子捧起少女的身子,悄聲道:“阿妹,我們是神族,絕不會受乾坤天地間生死宿命的輪回。相信阿哥,阿哥要讓你活著看到永恒的幸福。”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