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24:19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普照
  4. 另一片大陸

另一片大陸

更新于:2018-03-17 08:54:53 字數:3008

字體: 字號:
普照目錄
共3章
  “爸媽,我走了,不用送了,我上飛機了。又不是沒出差過,干嘛你們二老都過來?真是的”嵐背對著嵐父、嵐母,像是犯錯的孩子,不敢直視他們。

  “你這孩子,聽你說時間要長些,來送你不是舍不得嗎。你媽昨晚都沒怎么睡,凈想著你出門的事,我這耳朵都生繭了。”嵐父的話讓嵐心里更加愧疚。作為一個傳統的中國家庭,父母怎么可能會同意嵐的想法。而他們,又怎么能知道,自己的孩子竟然是要去出家。這也是嵐不敢告訴父母的原因。

  “好了好了,媽,回來我給你講那邊的見聞,我走了。”

  就這樣,嵐林踏上了自己追逐夢想的道路,未來遙不可知,而離別的憂傷近在眼前。嵐不敢這么跟父母僵著,怕他們看出些什么,也害怕自己承受不了離別的氛圍,改了自己的心意。嵐不知道,他這一走,就是十年······。

  普陀山,中國佛教四大名山之一,乃是觀世音菩薩教化眾生的道場有“海天佛國”、“南海圣境”之稱。嵐到達時已經是傍晚,由于夜晚寺廟住宿不對外開放,嵐只好先找了家酒店落腳。夜晚,山上僧侶大多都已入定,安靜的出奇,連蟲獸的嘶鳴都很少聽聞,嵐信步于山腳,不自覺的被這氣氛所引,駐足,陷入深深的思索,感悟以后的人生。月光灑在嵐的身上,散發著隱隱的白芒,像是給他鋪上了淡淡的銀衣。這一幕,恰好被一位過路的白眉老僧收入眼中,嘴里嘖嘖稱奇,竟拿起布兜里的畫筆,凌空而動,像是在描繪什么,只是沒有畫布,看不出究竟畫的什么。月下,這一老一少,一個閉目駐足,一個筆舞虛空,讓人產生一種錯覺,他們兩個的角色像是發生了調換,那閉目的青年,反而讓人覺得像是入了定的老僧。忽然,一聲沉悶的雷聲炸響,打破了此地的寧靜。嵐睜開雙眼,卻發現一白眉老者面向自己,手舞足蹈,情不自禁冒出個念頭,“這老頭神經病?”不由得轉身就要離去,嵐小時候從大伯那聽多了什么牛鬼蛇神的,今天更是三更半夜看到一老頭在自己面前發抽,實在讓他難以接受,在他心里,不管這老頭什么來路,還是先走為妙···

  “誒誒誒···道友,道友,請留步,留步。”這老僧的畫作似乎還未作完,見嵐要走,趕忙揣著筆跟上。“道友···道友,別急著走啊,今夜你我相逢,也是有緣,不如咱們尋一佳處,秉燭長談,小酌一番,不也美事?”說罷便伸手去拽嵐肩膀,嵐驟然感覺到一股大力在肩頭爆發,頭往后一傾,仰面騰空,摔了個四腳朝天。這一摔,也徹底激起了嵐的火氣,“誰跟你是道友,你個和尚修道的嗎?還道友道友的。還有,佛門清規,不準喝酒,你這老禿驢是哪里的和尚,我要去投訴你!”這老僧剛將嵐拽倒,卻也是一愣,作沉思狀,繼而搖了搖頭,像是恍然大悟般。“施主,得罪得罪,貧僧見你在月下吐納,與山川月影相映,誤以為是修行中人,故而有了剛剛的無禮之事,還請施主見諒。”

  “修行中人?”嵐聽到這個馬上來了興趣,要知道,在這佛門道場聽到這個詞可就不一般了。“禿驢···不不不···師傅,您說的這個修行是什么意思?習武?”

  “非也,非也,施主,其實你們凡界流傳的武術只是一種粗淺的煉體修氣之法,難以入得了正統。現今的修煉法門主要有修道、修佛、修魔。也許有些種族另辟蹊徑,但那些,均是小道爾,經受不了時間的催逝,以上我說的三種,都是亙古以來就存在的,經久不息。”

  “那聽您這么說,這世界真的有佛,有仙?”嵐雖然不相信,但對這些事情還是很好奇。就像他很愛看聊齋。

  “佛是確實存在的,現在佛釋迦摩尼三千年前證得佛果,如今依然坐鎮在大雷音寺。魔比較神秘,當年有魔尊與我們佛尊和道尊有過協議,不會輕易涉足佛道凡界,所以對他們的了解不多,但他們好血煉融魂之法,兇狠異常,你的天賦很高,希望施主以后還是不要碰到他們為好,不然說不得會被他們奪舍取材。至于道家,你說的仙是指的他們嗎?我不知道有關仙的傳說,只知道家講求的修心,跳出輪回,不著五行,仙,山中有人,確實有些韻味。只可惜,道非仙,道非仙啊!”這老和尚說著說著,像是有所感悟,嘆起氣來。

  “額,老師傅,您說的這些真的很匪夷所思。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為什么我從來沒有在見過你說的那些修行中人,我想如果他們真的存在,恐怕這世界不會這么像現在這般安靜吧?”

  “施主,我知道你肯定會有這樣的疑問。其實,你所生活的地方,被我們稱之為凡界,也叫香火界,是各大教派搜集香火信仰之地。在這里,更本就沒有什么修煉者,上界還有規定,修行者不得在此隨意展示能力,防止造成凡界的恐慌,影響信仰的收集。有時為了增加信徒,上界才會派修者顯化,造福一方。”

  “原來如此···,多謝大師相告。”嵐假意抬頭看了了天色,“不過今天夜已深,打擾大師清修,晚輩下回再來拜訪吧。”開玩笑,嵐可不相信這些鬼話,嵐打心底認為這老家伙就是一類搞傳銷的。要知道,如果真如這禿驢所說,修者不顯世間,那他為什么把這些事情告訴嵐?不管是真是假,這老家伙必然有所圖謀。

  “嘿嘿,施主,今天你可不能走啊。你知曉了這修界秘聞,如果讓你走了,我可是要挨訓的···勞煩施主跟貧僧走一遭吧。”

  “我@#¥%,我就知道你這死禿驢沒安好心,可這事明明是你自己告訴我的,你這和尚,看起來人老慈祥的,居然還干傳銷的行當?你····誒誒誒····別拽我,衣服,衣服很貴的······我自個走,自個走可行?”

  嵐已經徹底崩潰了,雖然知道這老東西“來者不善”,可這臉變得也太快了,臂力又大的驚人,掙都掙不開。

  “呵呵,施主,這路你自個可走不得,不然你不僅到不了,還落得個死無全尸的下場。”老僧說完,拽著嵐便一步步往普陀山上走,嵐整個人也早已放棄掙扎,任由他拖著走,說這是走也許不為過,這老僧像是在閑庭信步一般。可這嵐就不這么覺得了,這哪是在走,博爾特也不敢跟他比啊。時間不久,老僧便在一處廢棄的寺庵前停下。在這種旅游勝地,破敗成這樣的寺庵并不多見。老僧在把嵐扔在院子里,自行先進了庵內,在大堂鼓搗了一陣,突然,嵐的腳下生起一片六角波紋,光芒整個將嵐籠罩。老僧呼了一聲“成了”,也縱聲跳入光內,手搭在嵐的肩膀上,在嵐耳邊細語了句“要開始了,注意點。”嵐覺得,有股暖流順著老僧的手掌進入體內,還來不及細心品味,籠罩在光內的皮膚傳來一陣撕裂的疼痛,就像整個人要被活活撕開,而且,竟然是真的被撕開了,嵐生生的看著自己的肉體被撕成碎末,完全消散在空中,嵐不敢再看下去了。這時候周身的痛感已經無關緊要了,一股死亡的恐懼瞬間襲上嵐的心頭。我這是要死了嗎?我還什么都沒有做便要死了?還有我的父母,我的朋友,還有思賢···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我怎么能這么容易就死掉···“爸,媽,思賢···”淚水順著臉頰流進了嵐的嘴里,很苦。“咦?淚水?我怎么會?”嵐睜開了雙目,看到面前一臉看白癡樣的老僧正盯著自己。手里還拿著個茶壺,茶杯,已經摔在地上成了碎片。

  “嗯?怎么回事?我看到自己身體被撕碎了···喂喂,別笑,笑毛啊,笑!”

  “額,哼哼哼,是的,那是傳送陣,傳送時是那樣的,現在沒事了,已經到上界了。”

  “上界?”嵐四下看了看,那破廟果然已經不在了。“這是空間傳送嗎?”

  “你可以這么理解。”

  “那我們現在這是在那顆星球?”

  “噗”老僧剛喝下去的茶水全吐了出來,“你能不能不要老拿你在地球那一套說事。那些存在于你們視野以內的都是我們讓你看到的,如果在地球你能看到,那說明,那些星球跟你們地球一樣,只是凡界,而我們現在已經是在上界了。”

  “額···那這里是叫什么星?”

  “······,”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