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16:29:5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尸鬼傳
  4. 第三章 驚現尸鬼

第三章 驚現尸鬼

更新于:2018-03-17 14:15:36 字數:4289

  隨后,林青羽走到廚房,拿起那藥杯聞了聞。

  “唉~又要喝這么濃的藥。”林青羽又抱怨了一句,便拿起藥杯一口飲盡。

  “啊….真是苦呀…老爹弄的藥越來越濃了。”林青羽放下了藥杯。

  “小羽,吃飯了。”林青羽母親在外面喊了一聲。

  “哦,知道了。”林青羽應了一聲,便走了出來。出來后,只見那飯桌上已經擺好了香噴噴的飯菜。林青羽一見,面喜,快步走了上去,向那菜盤伸出手去。

  “哎喲!”

  林青羽的手突然被他母親柳清馨打了一下,口中叫出一聲,手閃電般地伸了回來,用另一只手摸著。

  “又想偷吃,去把手洗了。”柳清馨雙手插著腰,罵道。只是,林青羽的母親雖然身為人母,但是保養得卻是很好,仍是十分漂亮,溫文爾雅,即使罵著林青羽卻也帶著一絲溫柔。

  “嘻嘻,好的,媽媽。”林青羽淺笑一下,便一溜煙沖進了廚房,將手洗好。

  飯桌上,林青羽一家三人圍做,吃著晚飯。

  林青羽動著碗筷,卻是突然停住,柳清馨見到林青羽神色認真,不禁問道:“青羽怎么了?”

  “爸,為什么你要搬到境外來居住?”林青羽轉頭向林浩天問道,“我聽老媽說,我很小的時候是居住在境內三防線以內,現在為什么要搬到境外來居住?”

  聞言,林浩天也停下碗筷,面上神情變得如磐石一般地堅硬,向林青羽回道:“為醫者,以善心自居。我們醫生必須按照善心來行事,我從小就教你任何事情以善為先,所以以后無論遇到任何事情,永遠要記得一個善字,不要忘了自己的本性。”

  林浩天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現在境外正在開發,這里不像境內那樣穩定,出現疾病的機率要比境內大上許多,這里特別需要我們醫生的力量。”

  “但是老爸你的醫術這么好,怎么會呆這個荒野小地?”林青羽心中依然不解。據林青羽所知,他的父親的醫術已經是登峰造極了,完全可以去境外任何一個繁榮的地方,或者是一個正在開發的城市,沒想到最后卻是呆在了玉池鎮這個小地方。

  “就是因為這里荒野,不必問了,吃飯。”林浩天一句話打發了林青羽。林青羽雖然心中郁悶,但見林浩天一臉嚴肅,卻也不好再問。

  ******

  飯后,林浩天又進書房看書去了,林浩天的書房是不讓任何人進入的,包括林青羽。一直以來,林青羽都對那個書房充滿好奇,但是因為林浩天的嚴厲,他從來都沒有進去過。此時,林青羽只能無奈地在沙發坐著看電視,閑著無事。林青羽在沙發上休息了一會兒,覺得實在沒事做,便起身向門外走去。柳清馨見了,柔聲問道:“小羽,要去哪里?”

  “媽,我出去一會兒,很快就回來。”林青羽見回頭見到時見到是他母親,心中沒有顧忌,隨口說了一句。

  “記得早點回來,不要跑遠了…”柳清馨溫柔地囑咐道。然而,她在說這句話時,林青羽已經出了門向遠處走去。

  “知道了,老媽。”林青羽向柳清馨回了一句安心的話。

  屋外,日垂西頭,看來很快就要入夜了。只是殘陽發紅,照著那天空卻如同鮮血一般,隱隱帶著一絲猙獰。

  在玉池鎮后方,有一個小的山丘。在小山丘上,林青羽雙手抱著頭,斜躺在草地之上。而后,他隨手摘了一根青草,放在嘴中含著。

  而后,林青羽仰望星空,空中白云飄逸著,時而有飛鳥掠過。

  “巫師,魂師,法師,靈師。”林青羽口中喃喃自語,眼神中充滿著憧憬,“境內的四種修行者,真不知道他們是什么樣子的,這玉池鎮的哨兵實在太不像樣了。”

  在林青羽幼時,曾聽鎮內的老者說過,境內的四種修行者有著許多的法能,有一些更是奇異得讓人琢磨不透。只是,聽說的事情往往神秘,不知其真實性有多高。但是,林青羽卻一直對四種修行者有著一種莫名的憧憬。

  只是可惜,林青羽除了見過懶洋洋又時常醉酒的哨兵,還從未見過其他的修行者。這也正是他在晚飯時,要問那個問題的原因,因為玉池鎮偏僻的原因,修行者幾乎沒有出現過。即使偶爾有一兩個出現,林青羽也錯過了。錯過一次后,別提林青羽多么懊悔。

  在每一個少年心中,都有一個英雄的夢啊!在每一少女腦海里,都幻想著成為一個公主啊…

  “呸…”

  因為已經青草已經在口中變得很苦了,林青羽吐了出來。

  “什么時候才能去境內看看呢?”林青羽心中暗想著,雙目仰望蒼穹。

  云飄逸,風輕柔。周圍一片祥和。

  “砰,砰,砰…..”

  “啊~~~~”

  玉池鎮外突然幾聲巨響傳來,緊接著幾聲慘叫聲幾乎在同一時間傳出,那聲音跟最絕望的時刻喊出來的并沒有任何區別。

  沒錯,那,就是絕望時的吶喊。那,就是歇斯底里的呼救。

  “怎么回事?”林青羽頓時一驚,迅速立起身子,跑下山丘。

  一路狂奔而下,林青羽很快地向鎮內趕去。但是,林青羽剛到鎮內時,目視前方,便瞬間僵硬在了原地,雙目瞪大,一臉驚愕。

  “尸…尸鬼…獸…獸人尸鬼...”

  林青羽顫顫巍巍地道,連他也在質疑自己的話。玉池鎮前方突然出現一個黑色類似人的怪物,又有點像巨大的猩猩。它身高十余米,全身偏黑,如同一顆大樹。它的上本身是光著的,表情木訥,兩個巨大的牙齒露在唇外,耳朵很尖,眉弓突向前方,目光呆滯,雙眼呈現著血紅之色。而且,它的頭發很長,亂糟糟的,上面好像有什么東西在動。

  它的樣子看起來很是嚇人。而在殘陽的照耀下,更給它帶去一絲猙獰。

  然而,在玉池鎮外,許多的不明人物快速地涌入鎮內,他們張牙舞爪,四齒血紅,面上一股興奮模樣,就想是餓了許久的野獸。

  “尸鬼,尸鬼…..尸鬼來襲!”

  那些懶洋洋的哨兵丟掉酒杯,大喊而出。他們一喊完,玉池鎮上的村民便四散逃去,瘋狂地奔跑著。只是,在那獸人尸鬼的眼里,他們奔跑著卻好像螻蟻那般逃去。

  林青羽聽到尸鬼二字,更是身子一震,如臨大劫。

  殘陽下,那強壯的獸人尸鬼身形一動,邁起黑色巨腳,一點一點地,一點一點地,落下。

  讓所有人都措不及防!

  讓所有人都心驚膽寒!

  “轟!….”

  一聲巨響,蕩然開來。一個巨大的黑色的腳踩向那些哨兵。緊接著一個巨拳砸下,亂石飛濺。

  那兩名哨兵躲過獸人尸鬼突然踩下的一腳,但是后來那一拳,卻沒有避開。

  那個巨拳緩緩拿開,兩個哨兵就躺在一個坑里,一個被巨拳砸開的坑里。

  那個獸人尸鬼,表情仍然是十分木訥,它將巨手伸向坑里,抓起了一片土。不過,這土里包括著全身血淋淋的兩個哨兵。

  獸人尸鬼抓起那把土,便塞進了嘴里,嚼咀了幾下,就直接吞咽了下去。

  “啊…是尸鬼,尸鬼來了,兩百年了,它們又出現了….”

  玉池鎮上的人奔跑著,吶喊著。有許多的喪尸類尸鬼涌進了村內,烏泱泱的一大片。它們逢人便咬,貪婪地吸允著鮮血。鎮守在玉池鎮的士兵,還未與尸鬼戰斗,便逃了去,恐懼已經讓他們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青羽哥哥,青羽哥哥。救我,救我….快救我。”

  林青羽心中震撼,但在遠處卻是傳來了呼救聲,林青羽僵硬地將目光移向那邊看去。

  是碧柔,是那個可愛機靈的小孩子,她在求救,她在吶喊。一個喪尸類尸鬼緊緊抓住了她的雙腿,而她的奶奶已經血淋淋地躺在了一旁,而且還被喪尸啃食掉一只手臂。

  “青羽哥哥救我,快救我….”

  小女孩還在吶喊著,小女孩還在掙扎著,所有人都在向后跑去,沒有人去理會她,沒有一個人,只有林青羽定在原地。

  為什么?為什么我動不了?

  林青羽大腦一片空白,只是這兩句話在纏繞著他。就這樣站著,看著那個可愛的小女孩碧柔,淹沒在尸海之中。

  只有一聲慘叫聲傳來,毛骨悚然…..

  遠處,那個獸人尸鬼怒吼著,邁著步子,進入鎮內,時而會抱起一塊大石頭向鎮內砸去。所有人吶喊著,不斷地逃去,但是一切都是徒勞。這個村民一個又一個地,連同沙土被獸人尸鬼的大手一把抓起,一并吞了下去。

  這時,一個婦女抱著滿月的小孩大喊著,四處逃竄,顯得十分醒目。剛才還在喝奶的小孩現在正哇哇大哭,那聲音令獸人尸鬼一眼就看到了這對婦女。

  獸人尸鬼苦笑的表情更加夸張,它伸出巨大的手掌抓向那個婦女。那個抱著小孩的婦女,沒命地跑,然而卻沒跑多遠,就被巨人給抓住了。

  “啊…不要,我的孩子……”

  大手抓住了婦女,強行扒開了她雙手,將那個滿月的孩子輕輕地拎了起來,放在手掌之上。

  “不要…..不要….我的孩子…..”婦女大哭著,大喊著,淚流滿面,卻是沒有絲毫作用。

  剛滿月的幼兒,被獸人尸鬼拖在手掌上,就像一個小小東西。

  “哇哇哇….”

  那個滿月的小孩哭聲純凈而自然,臉蛋更是粉嫩無比,粉嘟嘟的小手捏得很緊。獸人尸鬼呆滯的目光看著滿月的幼兒,雙眼血紅,苦笑的神情夸張到了極致,牙齒也露了出來,上面還帶著一些鮮血。

  “哇哇哇…..”

  小孩大哭著,獸人尸鬼毫不在意。下一刻,獸人尸鬼突然用另一只手將小孩的頭顱給擰了下來,血液不斷濺在它大手掌上。但和巨大的手掌比起來,那鮮血看起來只有那么一丁點。

  獸人尸鬼將小孩的頭顱扔了下來,將剩下的軀體送到嘴中吞咽了下去。那是最鮮嫩的血肉,獸人尸鬼似乎笑了一下….

  “啊….”

  那個頭顱掉落到了小孩母親的旁邊,那個婦女看到自己小孩的頭顱,捂著頭大聲尖叫了一聲。那聲音比見到自己死亡的時候還要滲人,只要是人聽到便會立刻毛骨悚然,骨寒毛豎。

  獸人尸鬼高高在上,婦人那滲人的聲音傳到它們的耳里,卻絲毫沒有影響它們。它依舊在吃人,不顧一切。尸鬼也不斷涌入玉池鎮,慘叫聲不斷傳出….

  最后,獸人尸鬼把那個婦人也抓了起來,用巨大的手托送到嘴邊。任何人被獸人尸鬼抓住都會掙扎,但是那婦人卻沒有,她一臉絕望的神情,眼睛一直在看著那個孩子…..那個孩子的頭顱,那個粉嘟嘟的小臉,沾滿鮮血….

  婦人被獸人尸鬼送到了嘴邊,瞬間吞咽了下去,沒有慘叫聲,最后的時刻,只有一雙絕望到至極的眼神,凝望著如同鮮血一般的遠空。

  仿若末日!

  只要是尸鬼過境處,便沒有人幸免,包括小孩和婦女,只是片刻,玉池鎮就成了一片慘景。而那殘陽照射著玉池鎮,映襯著天際,血色更甚!

  林青羽的腦海中還是一片空白,但是有兩個名字卻突然蹦了出來,林浩天,柳清馨。

  他的父親和母親!

  他終于清醒過來,他的家在玉池鎮右邊,尸鬼說不定還沒到那個地方。林青羽一定要救他的父母,他顧不上救人,向家的方向跑了過去。

  不,他根本沒有救人的念頭。極具震撼的畫面,已經奪取了他所有的思維,血液飛濺的場景,已經沖擊了他們思考的底線。

  那,就如同末日。

  那,就是死亡。

  終究,看到了這一切,看到了自己死亡的未來。他在恐懼著,剛才還在談話的小女孩碧柔,往常還機靈亂跑的碧柔,現在已經在尸鬼的腹中。

  剛才還和藹可親的村民,剛才還十分完整的小鎮,還有那個小孩還有婦女。現在,一切都已經沒了,全都沒了。

  難道這才是惡夢,難道噩夢才剛剛開始?以前所有的一切,只在一瞬之間,都成了幻影。

  救人只是徒勞,這才是末日的開始…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