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4:24:0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來自天堂的惡魔
  4. 第二章 回國

第二章 回國

更新于:2018-03-15 21:58:02 字數:2043

  夏目車禍的第二天他的父親和繼母來到了美國。

  此時夏目的繼母林樂兒正焦急的在手術室外面走來走去,夏目的父親夏震宇安穩的坐在手術室外面的椅子上。

  過了一會醫生從手術室走了出來,林樂兒和夏震宇急忙的迎了上去……

  “醫生我兒子怎么樣了?”

  醫生摘下口罩笑著說道:“夏首領、夏夫人放心吧!另公子并無大礙,休息一段時間就會沒事了,等轉入病房您就可以進去看他了。”

  夏震宇禮貌的回了句,“麻煩您了。

  “夏首領客氣了,這是我們醫生該做的,如果沒什么事我就先忙別的事情了。”

  夏震宇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回過頭看了林樂兒一眼。

  “竟然夏目沒事了我就先離開了,我還有事要去問周斌。”

  說完頭也不回的向醫院外走去,手術室外只留下氣急敗壞的林樂兒...

  “夏震宇躺在醫院的可是你的親生兒子你連看都不看么?”

  無論林樂兒如何呼喊,夏震宇如同沒聽到她的聲音一樣,很快夏震宇來到了周斌的住處。

  兩個人來到了一間書房,夏震宇閉著眼睛坐在一張椅子上,周斌則站在一旁,良久周斌打破沉默。

  “老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夏震宇依然閉著眼睛,“我們可能被一個神秘組織給盯上了,最可怕的是我動用夏家所有力量竟然查不到對方的一點資料。”

  周斌皺皺眉頭。

  “看來我最近的感覺并不是錯誤的,我一直感覺有一雙眼睛在盯著我和二少爺。”

  夏震宇聽后睜開了他那雙原本緊閉的雙眼。

  “看來這個組織對我們夏家是了如指掌,不能讓夏木在待在美國了,老周你去把我們夏家在美國所有能動用的力量全部撤回中國。”

  “好的老爺我這就去辦”

  周斌走后房間中出現了一個黑衣老者,老者骨瘦如柴,一張臉仿佛像骷髏一樣,這個老者不是別人,他是夏震宇兩個貼身保鏢中的一人,影。

  “首領我剛剛發現一群陌生人一直在醫院附近游蕩他們好像想打二少爺的主意。”

  夏震宇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竟然想要動我夏震宇的兒子,影、你去安排一些有異能力的手下埋伏在醫院,如果他們敢去就叫他們有去無回。”

  “遵命,我這就去安排。”

  說完后影如幽靈般神奇的消失在房間中。

  事情和影分析的一樣,果然有一隊人馬正準備對夏目動手。

  深夜樹林中二十幾名身穿長袍的黑衣人手握長刀整齊的站立著,突然一個中年男子出現在一棵干枯的樹枝上面。

  所有黑衣人見來人恭敬的鞠了個躬。

  中年人揮了揮手,“今天召集大家來這里的目的我想大家也都清楚了,我也就不在多說什么了,今天晚上一定要取下夏目的人頭,行動。”

  所有人快速分散有秩序地像醫院的方向奔去,可以看出他們每一個都經過嚴格的訓練,很快這群人來到了醫院,他們進入醫院后如同瘋狗般見人就砍很快就沖到了醫院里面。

  可是他們萬萬沒想到,等待他們的卻是死亡,夏震宇讓影安排的異能者早就在這里恭候多時了,這群異能者有的可以控制電,有的可以控制火而且他們每一個人的速度力量都遠遠超過黑衣人,前后不到五分鐘,所有黑衣人就全部被解決掉了。

  此時夏目的病房中憑空出現一支手正緩緩伸向夏目,就在這支手快要觸碰到夏目的時候,突然又有一支手抓住了伸向夏目的手,這時夏木的病床兩邊同時出現了兩個人,其中一個是影,另一個則是樹林中的中年人。

  中年人嘻皮笑臉的笑了笑。

  “您就是大名鼎鼎的影前輩吧?晚輩凱今天有幸見到前輩真的很高興。”

  影知道此人有著和自己相同的隱身能力絕對不是泛泛之輩,所以一點也不敢大意。

  影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凱一刻都未從凱的身上離開,生怕他對夏目做些什么。

  “凱?異能界何時出了你這樣的后輩,我怎么從未聽說過,你為什么要來殺我家少爺?”

  凱依舊一副滿不在乎的表情。

  “我沒有想要殺您家的少爺,我只是隨便來玩玩,不過一點也不好玩,我的那么多手下都死掉了,我也就不玩了,期待下一次在見的時候可以與您真正交手”說完就消失在病房中。

  影,試圖追上凱,可當他追出一段距離后竟然被一片毒霧攔住了去路,他鄒起了眉頭。

  “這個凱到底是何方神圣,現在如果貿然追入這片毒霧,恐怕會有危險,看來只有先回去,把事情匯報給首領在說吧。”

  第二天一早影把在醫院里發生的一切告訴了夏震宇,夏震宇聽后把周斌單獨叫到了書房,誰也不知道他對周斌吩咐了什么,周斌離開后夏震宇帶著幾個隨從來到醫院,他吩咐手下為夏木辦好出院手續,下午一家三口匆忙著駕著私人飛機向中國出發了。

  在飛機上夏目顯的格外高興,想當初只因為自己在中國殺了一個軍方的人,所以很不情愿的被夏震宇送到了美國,這一來就是三年,這三年中他無時無刻不想著回到中國,可是每次他和夏震宇提回國都會被無情的拒絕甚至有時會被大罵幾句。

  林樂兒拍了拍夏目的肩膀。

  “自己傻笑什么呢?”

  “沒什么只是一想到馬上就要回國了,心里特別高興。”

  一旁的夏震宇聽著二人的對話冰冷的說道:“臭小子這次回國你最好給我安分點,不然我還會把你送到別的國家去。”

  夏目微笑著走到夏震宇面前。

  “偉大的首領大人你就放心吧,這次回去我保證,不惹麻煩。”

  夏震宇依舊面無表情的說道;“你最好如此。”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