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3:12:4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南天大帝
  4. 第四章逃亡

第四章逃亡

更新于:2018-03-16 21:48:45 字數:3938

字體: 字號:
  清晨,天空中露出了點點紅霞,照射在蒼茫的大地上,金色的絲線傾瀉而下,穿過瀑布,透過縫隙,照亮了黑暗,迎來了黎明,新的一天到來了。

  葉云天將頭探出瀑布看到黎明初升,他鉆出了山洞。

  “嘿哈,嘿哈”從山洞外傳來的聲音將睡夢中的田心玉吵醒了。田心玉揉了揉眼睛起床,看了看周圍并沒有發現葉云天的蹤影。

  “這小子不會開溜了吧?”她很是疑惑,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

  聽見從洞外傳來的聲音她將信將疑地往外走,出了瀑布,她四處尋找聲音的主人,可是她用眼神掃了一圈都沒有看見一個人影。

  “可聲音的來源的確離自己很近啊!”她很不解。

  田心玉索性閉上眼睛仔細聆聽,終于辨別出聲音的來源,她小心翼翼地往那里走,只見在她前方不遠處出現了一個瘦弱的身影,光著膀子扎著馬步站在水里,任由飛流直下的水擊打著身體,濺起一朵朵浪花,不斷用手揮拳阻斷水流。時不時還會被水流擊倒,一次次倒下,一次次爬起,一次次爬起又一次次倒下,他的臉上流露著堅毅,不斷地咬牙堅持著,他向是不知疲倦,不知勞累,不知疼痛的練習著,身上早被擊打出片片殷紅,可他還是在咬牙堅持著,直到快暈倒的時候才晃晃悠悠地向著地面移動,耗盡了力氣他才爬到了岸邊,一著陸他就倒在地上,貪婪地呼吸著新鮮空氣。

  田心玉就那樣占在那里看著他,她感覺就這世上怎么會有人可以對自己那么狠啊!田心玉慢慢走到葉云天的前方正好站在他的頭前方,因為葉云天是躺著的,之前練習的時候也沒有注意到田心玉在一旁,現在她突然出現著實嚇了他一跳。

  “啊!你怎么在這?什么時候醒的?”葉云天急忙跳開了。嘴里還小聲地嘀咕了一句:幽靈嗎?出來一點聲音都沒有,想嚇死人啊!早知道她出來了就應該多堅持一會兒。”

  葉云天也不知道他為什么要這樣做,在這個以武唯尊的世界,人們都崇拜那種修為高的人,女孩子也都喜歡那些修為高的人,所以葉云天的修為不高但是他想表現出自己很刻苦的樣子,他一直咬牙堅持著。而他堅持不下去的樣子被田心玉看到他覺得很沒面子。

  “你餓了吧!你等著我這就去給你弄吃的。”葉云天飛快地逃開了。田心玉想想昨夜的烤肉就有些饞了,也就任由他去了。不一會兒葉云天就向獻寶一樣拿著烤肉遞給了田心玉。酒足飯飽之后,他們就各自忙自己的了。

  葉云天為了在她心里留下好印象硬著頭皮修煉去了,田心玉也回到洞里了修煉回復功力去了。葉云天看著田心玉進去了時不時就偷會兒懶.他們就這樣平靜地度過了數個夜晚,一切看起來是那么的寧靜祥和,葉云天都不想回到塵世中,只想和田心玉在這山林間過著這樣神仙眷侶般的生活。

  這一天葉云天依舊像往常一樣站在瀑布下練功,經過這些時日的修煉,葉云天已經慢慢可以適應瀑布的沖擊。他也由原來的煉體五重天達到了六重天的境界了,在這個世界里人們無不修煉的,但第一個境界的修煉都是從煉體開始的而嚴格來說煉體者還不算是修士,因為無論是否有資質只要肯吃苦基本上都能算是煉體者。煉體修煉的是體魄,煉體分為九重,一重天是只要能舉起一到九公斤的重量都算是煉體一重天,每提高一重天都是以增加九公斤為限,葉云天剛達到六重天也就是說他可以舉起四十六公斤的重物了。

  通過這些時日的修煉田心玉的修為也恢復了一些,但由于之前傷的實在是太重了,所以要恢復到巔峰的狀態的路還有很長很長的時間要走。她卻不知道這些日子在將來會成為她這一生中最美好的回憶,這里沒有勾心斗角,沒有利益交換,不需要時時刻刻防備著別人,算計著他人,有的只是心靈上的寧靜。

  這一天一如往常她修煉了一段時間,出來呼吸呼吸外面的空氣。

  “呲呲,呲呲”蛇信子來回地吞吐著發出的聲音,青蛇緩緩向著他們所在的方向移動。田心玉看到青蛇正向著葉云天而去,腦海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跑,她已經做好了奔跑的準備了,可是她的修為比葉云天高,對青蛇的威脅更大,而她離葉云天又很近,所以把他們當做了同伙,自然要先干掉這個危險系數更大的了,青蛇掉頭追田心玉了。

  “該死”田心玉看見青蛇追了過來暗罵了一句,她可不知道青蛇和葉云天之間的恩怨,只能迎戰了。

  田心玉不斷朝著青蛇打出印法,這邊的聲音驚動了水中的葉云天,看到那頭青蛇,葉云天哆嗦了一下。看著田心玉和青蛇交戰,在葉云天的眼里可就不是滋味了,在她看來那就是田心玉在幫他救他,他很是感動,但又覺得自己一個堂堂七尺男兒竟需要一個女子保護,而自己還幫不上忙,第一次覺得自己太弱了。

  這只青蛇已經有了相當聚靈三重天巔峰的實力了,而田心玉才剛剛恢復到聚靈二重天的境界,就算是借助術法的厲害也不能彌補一個境界的差距,所以她只能是邊打邊退,盡可能地拖延時間希望這只青蛇可以放棄。

  葉云天在下邊看得直著急也沒用,聚靈期是可以短暫的在天上滑行,而葉云天還做不到,他只能跟在后面按照他們行進的方向追趕而去。

  田心玉不斷用術法攻擊的同時也向青蛇撒一些毒粉,這些都是她背囊里隨身攜帶的。可是青蛇的皮很是厚重,一般的毒粉是傷不到它的,畢竟它也是一個毒物。可田心玉不知是從哪里來的身上的毒藥都很霸道讓青蛇吃了不少的虧,所以田心玉徹底的激起了青蛇的怒火。

  他們現在所處的山林是屬于那些肉身強悍但沒有修煉出元氣達的靈獸的,而青蛇顯然是達到了聚靈期。不知道青蛇是什么原因離開了聚靈期靈獸生活的地方,它在這里它可以說就是王者,多少年了他都沒有受過這樣的傷,這次它真的是怒了,這是對它的一種挑釁。

  青蛇仰天一聲怒吼,向田心玉發起了猛烈的攻擊,使得田心玉沒有辦法在遁逃了,只能和它交戰了。因為他們的停頓,使得后面的葉云天追了上來。

  只見葉云天從遠處氣喘呼呼地跑了過來,他看見電光火石間,他們已經交手了數次,以葉云天的眼力還無法看清楚他們之前交手的過程,但他們停下來的瞬間他還是看到了青蛇和田心玉的身上又多了幾道傷口,田心玉的身上有幾條深可見骨的傷口,而青蛇也沒有好多少身上的蛇皮已有多出被炸開,看著有些血肉模糊,但是都不算是致命傷,很明顯田心玉是處在了下方,葉云天很是焦急。

  他覺得是自己惹上的青蛇,田心玉是因為幫自己才惹上青蛇的,而自己卻什么也做不了,他很是自責。

  眼看著田心玉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葉云天把心一橫仿佛是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只見他的氣息在不斷的升高,身上傳來“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的爆炸聲,整個人都變得不一樣了,身體就像是燒紅的烙鐵一樣的通紅,五官都有些扭曲,但他的力量正在不斷增強,煉體七重天。。。煉體八重天。。。煉體九重天。。。因為煉體期的人只是力量上有所不同所以不出手的時候是看不出來有多么厲害的,可是青蛇的直覺隱隱覺得身后的葉云天給他一種危險的感覺。

  它不明白它怎么會在它眼里抬手可滅一片的小角色的身上感覺到危險呢!

  而且那種感覺越來越重,它有一絲不安,想要除掉身后的人,可是這時的田心玉也看到了葉云天的變化,她也感覺到了葉云天的變化,所以她拼命地拖住青蛇。

  “幫。。。幫我在拖延一點時間,一點點。。。一點點就好了。”葉云天艱難地開口。

  田心玉聽見他的聲音,雖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是她知道她沒有退路了,如果葉云天不行,又沒有奇跡發生,那么他們就會成為青蛇的口糧。

  田心玉內心感慨,多少年了她已經忘記了曾經是弱者的生活了,多少年過去了,她都是別人羨慕崇拜的對象,今時今日她又體會到了弱者的樣子。

  她的心里很是憋屈,曾經連看都不愿意看一眼的螻蟻,今時今日卻有可能隕落在它的手里,這種自己的生死捏在別人的手里著實不好受,為了生存田心玉不得不小心地和它周旋著,盡可能地爭取時間。

  聚靈一重天。。。聚靈二重天。。。葉云天的氣息緩慢地升漲著。田心玉雖然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做到的,也看不到他的樣子,但是能感覺到他的氣息升高,她必須全力以赴地拖住青蛇,他很清楚她多拖一秒鐘他們生的希望就多加一分。

  直到她用盡最后的力氣,發出最后的一擊緩緩從空中落下的時候,在心里默默述說著:葉云天我盡力了,難道我就要命絕于此了么,我不甘心。

  在這千鈞一發之際,葉云天的氣息已經達到了聚靈三重天巔峰的境界了。葉云天接住下落的田心玉,“你辛苦了,好好休息會兒吧!剩下的交給我吧!”聽著這個磁性的聲音她突然有一種很放心很安心的感覺,好像只要躺在這個懷里就沒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

  “恩”田心玉此時就像是一個鄰家小女孩一樣乖巧的應了一聲。

  目送著葉云天去和青蛇戰斗,她還沒有發覺這個身影從這一刻起就烙印在她的心底了。多年以后這將是她唯一的美好回憶了,但也僅僅是回憶。

  看著葉云天上來了,青蛇那種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它第一次萌生了想要退的想法,可他不甘心,之前和田心玉打了那么久都沒有殺了她。

  “這個毛頭小子雖然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提升了實力,但這種短時間提升都不會維持太長時間,只要堅持過這段時間,那么這兩個人就在劫難逃了。”青蛇分析著。

  由于葉云天是依靠外力提升上來的,并且不會使用任何的功法,他還需要點時間適應身體的變化,而青蛇也受了一些傷,所以一時間他們打得不相上下。

  打著,打著,葉云天漸漸適應了身體的變化,慢慢地占領了上峰,青蛇一看不好,就要遁逃,葉云天哪里能讓他逃了,如果它逃了自己以后可就別想單獨進山了,留著它始終是個隱患,所以葉云天加快了攻擊速度,他現在最打不起的就是時間戰,可青蛇看沒法逃走,于是老奸巨猾的青蛇就邊打邊躲,就是不和他正面交戰,急得葉云天滿頭大汗,漸漸的葉云天的氣息開始下降了,青蛇心里樂開了花,可還沒等它發動攻擊就被人給打得炸開了花。

  葉云天的氣息跌落回去了,身上傳來一陣酥麻陣痛,服用藥物的副作用反應來了,差點就讓他暈過去。迷糊間感覺有人抱住了他,低聲呢喃著:“救她,救她,她在那”用手指著田心玉的方向說道。

  說完他就暈過去了,之后發生了什么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