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2 17:39:3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穹羽變
  4. 第二章 醉月神游步

第二章 醉月神游步

更新于:2018-03-18 17:35:31 字數:2275

  唐突來到海邊,赤腳提劍站在海水之中,閉上眼睛,感受著海水的力道。

  “嘿!【劈月斬】”

  唐突腳步一踏,踏破海水,后腳一蹬,木劍從上而下劈落。劍尖直指海里。濺起十朵水浪。

  嗡!

  海水滾動,輕輕拂擺劍尖。

  一股力道從劍尖傳上,傳入唐突手中。

  仿佛化身成了大海,感受潮水的力道。

  “嚯!【刺月斬】”

  唐突睜開了眼睛,腳步一沖,迎著海浪奔去,雙手持木劍,猛然朝前一刺,接著二刺,又三刺。

  三刺之后,唐突已經迎著海浪奔到了浪潮中,淹沒了腰。

  “【醉月神游步】”

  唐突大喝一聲,雙腰一蹲,雙腿一撐,整個人破海水而出,騰在海面之上,身軀一轉,宛如旋轉,接著腳步三連踏。

  踏潮而行。

  接著腳下力道不速,整個人跌落進了海里。

  片刻后。

  唐突濕淋淋的鉆出了海面,嘻色一笑說道:“醉月神游步,已經做到了三連踏而不沉海。進步了,進步了。少年,更要努力了。”

  走出海浪中,渾身被熏暖的風吹拂著,索性脫掉上衣,露出了肌肉勻稱的上身。

  單手持劍,行走在沙灘上。

  眼眸之中,深思劍道。

  劍道之修,如無形,如有形,招式雖別樣不同。但研究殺,快,猛,一擊必倒。

  而復雜的招式,則是由殺,快,猛等衍變而來的。

  “半月先生曾說,劍道之修,宛如娶妻,需步步揣測,心心相思,才能取的上乘劍道。不可鹵莽修行,不可走入岔路。”

  行走在海灘之上,行思著。

  不知覺,已經走出了很遠,海水上涌,淹沒了剛才走的路,潮水波及著赤腳。

  “救……”

  一個微弱的聲音從前方礁山傳出。

  咦。有事?

  唐突腳步一沖,連續沖踏,劍尖垂地,腳步連連疊踏,宛如明月重疊,這是半月道場的【連月步】。

  唐突沖進了礁山后面。

  只見三個少年圍著一個女孩,嗤嗤直笑。

  “小姐,不必怕。”

  唐突昂叫一聲,渾身熱血沸騰。煉劍多年,不就期待今日的英雄救美嗎。

  腳步連踏,【連月步】使出,幾個剎那就到了三個少年面前,一劍刺出。

  “吃我一記【不動劍】。”

  劍快而兇猛,三個少年剛剛轉頭,就被一劍疾點在一個少年的胳肢窩。

  接著劍尖一晃,化成了兩把劍尖,疾點在另外兩個少年身上,這是半月道場的‘二月劍流’

  砰!砰!

  三個少年立刻呆在地上,一動不動。

  “嘿嘿!”

  唐突滿意及了,推了推三個少年,得意的看了眼女孩。頓時急聲道:“你怎么在這。”

  “突突哥!你干嘛。”

  女孩一臉氣憤,站了起來,搖頭晃腦,氣憤的踏了踏腳,“我們是在玩。突突哥!你把他們三個怎么樣了。”

  唐突傻眼了,立刻搖了搖頭,說道:“沒怎么樣,暫時封閉了他們的神經線,不動了而已。”

  “那,他們不會有事吧?”女孩瞪大眼睛。

  “不會,呃。那個雪妖妹妹,你怎么在這里。你這樣玩,你父母知道了,會很擔心吧。”

  唐突道。

  “嘻嘻,不會啊。我們玩嘛。”女孩瞇了下眼睛,掃了唐突上下全身,說道:“突突哥,你這么快進來,不會想玩英雄救美吧。”

  “不,不會。”唐突笑呵呵道。

  “哼!那你把他們三個恢復吧。”女孩咬了下嘴唇。

  “這個。”唐突傻眼了,心想:“怎么恢復?我還沒學。”

  臉色變了一下,沉聲道:“其實,這個,他們,再過三個時辰就會動了。”

  說完,唐突腳步一沖,沖向了外面。

  “突突哥!”身后的女孩叫了起來。

  “呼!還好,跑出來了,不然哥的一世英明就毀在了那里。嗚嗚,【不動劍】只學會了一式,還沒學怎么解。不過哥會告訴你么。至于他們能怎么動過來,天知道!”

  唐突走在沙灘上,沉浸在剛才的事情中,不負責任的嘻嘻說道。

  “唐突,什么不告訴你?不告訴什么呀。”一個調戲的聲音響了起來。

  “啊!英劍鐘,你要死啊。嚇死人了。”唐突叫囂了起來。

  “呃,呃,唐哥,我的親爺,您老不計我的過吧。”

  不遠處的一個胖子樂顛顛的跑了過來,同時小眼睛寫著‘哭哀’二字。

  “滾,鐘胖子。”

  唐突翻了翻白眼,這個英劍鐘,他老爹想讓他好好學劍,豈料生子哪能知后事,已經進了三十多個道場,沒有一個敢讓這胖子撐三個月。

  原因就是,胖子好色還是一面。

  想想就拍頭,哪個道場的師兄豈能看著一個胖子在自己心儀的師妹面前拍馬屁。

  如果在半月道場,自己也一腳踢他出去。

  “突哥,怎么你也出來了。不在半月道場修行了?”英劍鐘說道。

  “別提了,被半月先生趕出來了。”唐突滿臉衰氣說道。

  “嘿!又破壞東西了!”英劍鐘眼睛一瞪,雖然瞪的如豆粒一般。

  “啪!”唐突敲了一下英劍鐘的頭,道:“不許說,不可說。”

  “哈哈!”英劍鐘捧腹大笑起來。

  “別笑了。”唐突惱道。

  “哈哈,突突哥,你又被趕出來了。”英劍鐘大笑著,模樣滑稽無比。

  唐突很帥的給了他一個劍刺屁股。

  沙灘上傳來了胖子的殺豬聲。

  漆黑的夜。

  唐突默坐在庭院地面上,觀劍而望月。月光灑落下來,在劍刃之上滑出了清亮的光芒。

  木劍的劍紋也閃耀出了光芒。

  月光如情人,劍如妻子。修行劍道,要徐徐漸進。除非修煉一步劍道的,講究一個封劍意于體,如堵積洪水,一朝爆發,一步已是千日修行。

  月光灑下,唐突的眼睛也瞇了起來,觀察著月光的飄柔。

  劍身流轉,月光一會消失,一會出現在劍身。使人留戀忘返,沉醉其中。

  漸漸的,仿佛整個人化成了月光。

  一步踏出。

  已三米之外。

  連續四步。

  腳尖踏地,身形如月,一步躍起,又連續三步疾點在墻面,立在墻頂。

  一劍揮出。

  已如月,迷醉了人的眼。沉醉了人的心。重重疊疊的劍影不斷揮出,遠遠望去,唐突宛如月之神,那般吸引人。

  這時,一道月光照下,透過重重劍影,在地面照出一個美女圖案。

  看似一劍,已揮出千劍。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