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38:06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生死一絕
  4. first fight(第一次戰斗)

first fight(第一次戰斗)

更新于:2018-03-18 18:06:53 字數:2683

  “朋友們,我們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去休息。”

  “哦,8:00了?”

  “是的。”

  “留給我們的紙條是:在槍房中有一個機關,開啟后會出現另一個房間,那是裝備房。里面有許多特工裝備,手槍、GPS多功能手表,還有一些其他的你們自己準備,9點鐘必到!”

  “OK,我們開始準備吧。”

  “我要拿噴射器!”桌近步與冷明同時說。

  “好,你要了我就不要了。”他倆再一次鬧不和了。

  “哎呀,你倆就別吵了,摩爾不是說了嗎?要團結互助!”

  “我和他有什么好講的,不就是鬧不和嘛,有什么關系,我就鬧了。”他倆還是老樣子,一句話,說得一個字都不差,這就是從恨中提煉出啦的默契。

  “好啦好啦,趕快選吧,不讓就要遲到了!”

  “知道了,知道了。”倆人還是那么地有“默契”,“你干嘛學我說話?”

  “好啦好啦,走了。”

  電梯緩慢地向下行駛著,慢慢地到了一樓。

  “這是在坑我們嗎?那么慢,都已經九點零三了,完了,說好一分鐘都不能遲到的。”

  “都怪這個破電梯!”

  “也是啊,如果我們早三分鐘上這個電梯的話,那還能剛好趕上,說到底還是我們自己的原因。”

  就在這句話落入空氣的時候,在電梯前方出現了幻頻,上面是摩爾的本身,他說:“沒錯,‘海嘯’說的好,這不僅僅是電梯的原因,更多的是你們自己的原因,‘冰塊’(冷明),你怎么可以和‘木智’(桌近步)吵呢?還有你,‘毀滅’(周會人),平時你博覽群書,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鬼谷子的《縱橫術》你也熟能生巧,背的滾瓜爛熟,為何今日你卻無動于衷,沒有去勸架呢?”

  “對不起摩爾老師。”羽海鏜低下了頭。

  “好啦好啦,這次是做任務,羽海鏜你們都已經有代號了是吧,那么,立刻去城市中心的‘學生寫字’的那個地方,一個叫卡特的教師,他也是黑暗特工的一員,盡快把他干掉,注意要團結互助!你,羽海鏜,是隊長,隊員要聽從隊長的命令。”摩爾停頓了一下,和后面的人員說了幾句話,然后拿來四個神秘的長方形小盒子,里頭是什么?

  “這個東西分配給你們四個,這里面分別是迷你通訊機、微型炸彈、微型攝像頭。”摩爾又停頓了一下。繼續,他又叫人拿出了一個迷你愛拍339**專用,說:“神不知,鬼不覺的行動,怎么少不了愛拍339**專用呢?好了好了,時間不多了,開始去吧!”

  頻幕暫停,四人心里討論……

  冷明:“哎呀,神馬情況嘛?讓我看,應該讓他給我們做示范動作呀!”

  桌近步:“就是就是,還有那個愛拍339**專用,我對這些高科技都是一竅不通的!”

  羽海鏜:“愛拍愛拍,就是愛拍人……”

  頻幕繼續,敬請收看……

  “摩爾長官……”

  “哦,對對,還有一個救命丹,是武林功夫傳下來的冬熊大法,甚是寶貴!每人一顆。”

  “摩爾……”

  “是不是我很聰明?”

  “不是,如果敵軍的人,多在我們的身子上打幾槍,我們不是照樣掛機了嗎?”

  “這個……這個?”

  “開個玩笑,何必當真!”

  “啊?”摩爾大吃一驚,笑道,“我是不會告訴你們這些高科技的用法的,我要你們自己去探索。”

  “好吧,那我們走啦!”

  穿越城市的下水道,走在那濕透了的石頭上,翻開下水道的蓋子,終于在一個無人的地方落下了“著陸點”。

  城市的中心,學生寫字的地方,雖說是城市的中心,可是,這個地方卻在一個湖旁邊。這個湖連著大海,中間有一個鄉村分布在兩邊,由于中間的河寬沒有超過4米,只有3.11米所以,這里也就用一座4米的木橋架在中間。

  很難想象這周會人的經歷。

  周會人:“我曾是一個富貴家庭出世,由于我那的地區戰爭,是我的家庭遭受十年的追捕,那些追捕我們的人就是那些黑暗特工,我就被打上過一次腿,我就是滾進了這一條河水,我昏迷不醒的時候,河水已經把我沖進大海,然后被大浪打回了沙灘上,然后摩爾長官就在一次散步的時候發現了我。”

  羽海鏜:“哦,怪不得,摩爾他在我睡覺的時候說過一句話:‘海鏜,有人躺在沙灘上,我們快去救他。’因為那時我睡得迷迷糊糊,這就是我在那天晚上聽到的最后一句話了。”

  羽海鏜:“不說不行,就得說行,走起,咱們四人就得團結合作,是吧!”

  冷明:“才不是,要想想,有一個人得排除在外——桌近步!”

  桌近步:“哦,是嗎,我覺得是你吧!”

  “好了好了,現在先分工,在這條通往學生寫字的地方有一道下水道,由你,桌和冷來行動,到了寫字樓的后頭的時候,你們就在二樓做最后的防守,我和周正門直入到三樓去約這個家伙,然后就開始‘無聲綁架’!”

  “我才不要和這個討厭鬼在一起。”冷明。

  “冷,下級要服從上級的命令,知道了嗎?”

  “哼!”冷明。

  “好了,大家行動吧!”

  “是!”

  冷明和桌近步那是從頭吵到底,從下水道的下去那一刻開始,他們就吵得沒完沒了,沒有一次是停歇過的,然而,羽海鏜和周會人卻聊得十分順暢,沒有一絲吵架的痕跡,那可謂一日友,千日親!

  從下水道出來的倆人,一下子就沒有了吵架的痕跡,像是變了倆個人似的,裝備好了作戰用具,一下子就變成作戰熟友,一個都無法去除。他們靜悄悄地來到了二樓,躲進了一個小小的教室,但這個教室已經廢用了,沒有什么價值,但是,這個破破爛爛的門卻可以探望外面的情形。

  羽海鏜和周會人也陸續來到了學生寫字樓,走到了三樓,因為今天是個休息日——學生寫字樓成立八百年的賀日,全校停課三周,就在這三周里,就只有一個人在這里值班——卡特,所以預約他也有了一定的理由,但是,這個理由能不能渾水摸魚就不知道了。

  羽海鏜用他顫抖的手在公用電話的撥號鍵上,播出了這個電話:“喂?是……是卡……老師嗎?”

  一張陰險的嘴險惡地笑了笑,說:“哼哼,是,是我。”

  “我想麻……煩你到三樓來一趟,我的……兒子……沫沫的寫字本上的字……寫得超……難看,想請你下來一趟,看看他的字……的缺點,讓他受益終身一下。”

  “哼哼,可以啊!”看起來溫柔的話,聽起來卻如寒風一般,吹打著他——羽海鏜的臉!

  “快快,躲到們的兩邊他就要下來了!”

  周會人做了一個“ok”的手勢。

  很快,樓梯上傳來了腳步聲。

  他的兩側裝了兩把手槍,后背AK47,手中還搖晃著寫字本。

  他走到了三樓,靜悄悄的將書放下,兩只手都拿起了手槍,走到門前,推開了門,然后立即閃到一邊去,當羽海鏜和周會人出來的時候,兩發子彈立即打中了他們的拿槍的手臂,冷明他們意識到已經來不及的時候,正要沖出去,卻已經被一個手雷炸成了輕傷,他們已經暫時失去了直覺,昏暈暈地躺在了地上。

  預知后事如何,請看下章。

  旁白:“下章預告:由于一次任務的前步驟失敗,那么后步驟他們會一舉反擊嗎?請看下章——絕地反擊。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