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16:04:1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暗月爭鋒
  4. 第二章 前奏

第二章 前奏

更新于:2018-03-16 17:28:10 字數:3214

字體: 字號:
  “喲嗬~耶~”剛走出天文科學院的大門,潔金就跳了起來,天啊,她終于等到這個機會了。感受到眾人的疑惑的目光,潔金總算停止了狂笑,她可不想被人當成神經病。

  日子變得特別難熬,每一分每一秒的等待讓潔金處于一種瘋狂的狀態。不行,她對自己說道,如果再這樣下去,她真的會瘋的。冷靜思考后的潔金,第一件事就是去了圖書館。那是真的,她心里很清楚,那么她現在要做的就是提升自己的天文知識。

  而余教授則把他聽到的消息上報給了天文科學院,聽聞這話的眾人都抱著懷疑的態度。他們都算是研究天文的老人了,可從來沒有人發現過有什么和月球一樣大的陰暗球體。看著眾人的態度,余教授淡笑著說道。

  “有些機遇是很奇妙的,我們沒看見并不代表它就不存在了,有誰能保證它確實不存在?”聽聞這話,眾人都沉思起來。是的,不能。

  三年,說長,它很長,說短,它也就彈指一揮間。當潔金、余教授等人又在同一時刻看見那顆隱星時,眾人都歡叫了起來,潔金是因為離踏上月球的目標近了一大步而歡呼,而他們則是為了這發現而喝彩,關于月球的研究少說也有幾百年了,可誰發現過?

  “余教授,是我”

  “呵呵,沒想到你還是個急性子啊”

  “余教授,看見了么”

  “恩,看見了”

  “那么,我有機會去月球了”

  “恩,是有那個機會了,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去了。這樣吧,過幾天我給你消息”

  “謝謝余教授,謝謝余教授”

  原本圓潤的臉蛋,此時已經變得消瘦,原本俏麗的短發,早已不見,一頭烏黑的長發隨意扎起,再也不是原本可愛俏皮的感覺,整個人充滿著女人風味。

  “呵呵,幾年不見,這么漂亮了。我都快不認識你了”

  “余教授,您就別笑話我了。只是您,幾年不見看起來還是那么有精神”

  “呵呵,人老了哦,哪有你們有精神。如果有機會記得帶些珍貴的照片回來”

  “這次您不去?”

  “不去了,我這把老骨頭可上去不。呵呵,別說這個了,我帶你去見見林上校”

  “林上校?”

  “呵呵,是的,這次你的訓練可全部歸他管了,你可小心了,聽聞他有個外號叫“鐵面”。走吧,進去了”

  “恩,好的,余教授”

  “您好,余教授”

  “呵呵,你好,林上校,這位就是要跟你們踏上月球的潔金”

  “潔金,這位就是林上校”眼前的男人有著黝黑的皮膚,挺拔的氣質讓人一見就知道這是軍人。英挺的劍眉下有著一對黑而亮的眼珠,鼻梁高挺,唇線分明,給人的感覺堅硬剛強又可信。

  “你好”

  “你好”

  “好了,話我也不多說了。潔金如果你真想上月球,這以后的日子可苦的很,你不再考慮下么”

  “余教授,我的愿望就是能到月球上去看,現在有這么好的機會,我不會放過的”

  “呵呵,那好,那你自己保重”

  “余教授,謝謝你”

  “呵呵,我要謝謝你才是真的。林上校,我可把潔金交給你了,你可要多照顧點”

  “是”

  “呵呵,那好,那你們就快走吧”

  “那余教授我先走了”

  “恩,恩,走吧,記得到月球了一定要給我帶些珍貴的照片回來”

  “恩,一定。余教授,我父母那...”

  “你放心吧,到時候我會幫你說的”

  “那謝謝余教授”

  “呵呵,不用客氣的,快去吧”潔金真的很感謝余教授。他們的談話并沒有第三個人知道,若是余教授人品差點,說那是他自己的發現,那么她肯定不會有這樣的機會,甚至、也許連伸冤的機會都沒有。對于這個一頭白發,慈眉善目的老人,潔金心里充滿了對他的敬重,并在心中默默的為他祈禱。

  坐在車上的潔金,看著窗外不斷倒退的景色,心中五味雜陳,既期待又害怕,既興奮又帶點恐慌,對于將要面臨的考驗,心中極度不安。正在她惶恐時,前方林少校突然對她問起了問題。

  “你的學歷是什么”

  “大專”

  “以前有接觸過天文方面的知識么”

  “呃...有一點了解”

  “那就是沒系統的學過,是么”

  “...恩”

  “我現在先帶你去看下你的身體是否能承受的住這次月球之行,若是不行,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恩,我知道”

  車中又恢復了安靜,可是心里卻越發焦躁起來,行?不行?思緒因為這個問題開始了糾結。并不住的在想著家里有什么遺傳病史,自己身體有沒有毛病等等等等問題,連車開往哪都不知道。

  “到了,下車吧”

  “啊~哦”眼前是一棟三層樓的樓房,旁邊有幾顆高樹,在陰影的籠罩下,這房子更是顯得老舊。

  “這是...”

  “體檢中心。你將在這里接受身體的全面檢查,現在跟我進去吧”看了看周圍靜宜的環境,潔金不自覺地咽了咽口水。

  “走吧”

  一天,整整一天,潔金就在這棟樓里度過,從身體檢查到生理檢查再到心里檢查,她就如個陀螺一樣,不停的在轉著。而那個林少校早就不知道去哪了。當她停止一切檢查呆呆的坐在樓前的石階上時,林少校又突然出現在她面前。

  “檢查完了吧,你的房間已經準備好了。現在我先帶你去吃點東西”

  “哦,好的,謝謝”

  “如果你的身體各項都達標了,那么以后會更艱苦”聽出他話中隱藏的含義,潔金淡淡笑了笑。

  “我懂的”

  “恩,明天就能知道答案,今天晚上你好好休息下”

  “恩,好的”

  原本以為今天這么累,一定是沾上床就會睡著的,可顯然不是這樣。在床上翻來覆去已經有一個鐘頭的潔金,認命的從床上爬了起來。她今晚睡的是科院下的一間賓館,環境很不錯,可是不知道她為什么就是睡不著。

  扯開床簾看著外面深深的墨色,潔金深深吸了口氣。不自覺的又抬頭望向天空,今晚看不見月亮,只有少數星星在天上閃爍著,坐在了窗臺前,潔金緊緊的抱著雙膝。

  她很早就從父母身邊離開了,大約14歲的時候,她就告別了家人,一個人在外地讀書。16歲開始就出去找工作了,她的相貌不差,再加上能說會道,她找工作找的很順利,可也是因為這,她總是在觀望,一會覺得這個差,一會覺得那個差,高不成低不就說的就是她了。渾渾噩噩的過了好些年,直到做了設計師,才算慢慢安定下來。

  她這次的決定并沒有告訴家人。父母對她很是放心,一年半載的不聯系是很正常的。她從不主動打電話給父母,并不是不想打,而是有時會覺得那很矯情,所以沒事的話,她從不主動與家人聯系,外出工作的這幾年,每次都是父母打電話給她,問候她的情況。

  長期的獨立生活讓她很自主,甚至有著一種掌控欲,對于未知的事情她有著好奇,卻從不想去深究什么,除非是特別感興趣的事情,比如這次...

  唉...深深嘆了口氣,潔金慢慢的挪回了床上。

  這夜,潔金睡的極不安穩。夢中出現的畫面都讓她很恐怖,比如鮮血,比如惡鬼,比如...

  頹廢的起身,看著鏡中憔悴的自己,潔金苦笑了下,然后開始對著鏡子跟自己打氣、做鬼臉。

  ************************************************************

  清晨的空氣真的很好,特別是在這處幽靜的空間里。躺在一顆樹下,潔金開始做起了深呼吸,不知道是這空氣太舒適還是身體太疲累,潔金緩緩睡了過去。當林上校看見在樹下睡得香甜的潔金時,有些憤怒,可是看見她眼睛下那一圈深黑的眼袋時,他呼了口氣。

  “起來,結果出來了”

  “呣,我還要睡會,別煩我”迷糊中的潔金迷糊的應著。

  “那你繼續睡吧,睡醒了,我等下就送你回去”回去?回哪去?家里?還是...一個猛彈,潔金從地上坐了起來。

  “回去?為什么要回去”

  “你看起來很累,這都受不了,以后的你就更不要說了。現在給你十分鐘梳洗,如果十分鐘沒有看見完整的你出來,那我會立刻送你回去”

  “我已經梳洗好了”

  “給你十分鐘整理儀容,不要讓我看見你如此臟亂的樣子”怎么一下子這么嚴格了?昨天不還由著我么。他剛說了什么?是結果兩字么?

  “那個...結果已經出來了?”潔金有些怯怯的問道。

  “恩,剛好及格”

  “...剛好及格?那就是說我通過了~通過了,耶~萬歲”

  “還剩九分鐘。我剛才的話依然有效”

  速度,豹的速度,潔金一路沖回房間,拿起梳子抹了下頭發,然后拍了拍臉頰,對著鏡中的自己甜甜一笑,又迅速的向樓下沖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