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24:5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太息紀
  4. 第一章 夕陽

第一章 夕陽

更新于:2018-03-15 20:04:24 字數:2684

  深秋,天地間的細雨,淅淅瀝瀝。

  這個稍涼的大山谷,正發生著一場激烈的戰斗。荒草中,三人正和一頭五彩犀牛戰在一起。

  這犀牛,渾身籠罩在煙霧中,犀角之上更是刻畫著五彩的螺紋。不過,它可不只是好看。那煙霧是天地元氣,五彩角更是切金斷玉。

  再加一身厚皮,就是八九十年內勁的人,也別想奈它如何。

  這三人不知哪里而來,也夠厲害,竟能破掉犀牛的防御,打出外翻的肉。

  其中這白衣男子,遠距離攻擊。就是他的白色長劍,發出一道道白煙氣體,每每都是能割開犀牛厚皮。

  其次金衣女子,步步殘影,她手持銀色軟劍近戰,軟劍以不可思議的角度與力度,每每都是讓割開的傷口步步擴大。

  最不可思議的是,犀牛撞來,她都是不避。可是不知她做了什么,犀牛撞來她只是伸手擋去,隨即身邊狂風大起,直把她向后移去。

  竟有一種,似未去,實已去的感覺。或許也正是因為這個,她才能接犀牛攻擊而不受傷。

  她就仿佛一個氣球,雖然每每都是被撞飛,可就是無恙。

  也是她,一直吸引著犀牛的怒火。

  如果說,這只犀牛被殺,最大功勞的人非她莫屬。

  最后一位,不說也罷,是一無用的少年。他的鐵劍在犀牛身上,白痕都沒有,仿佛撓癢一般。有時候打中了傷口,犀牛也仿佛沒感覺到一樣。

  犀牛理也不理他,任憑他追著砍,只盯著另外兩人撞。

  就這樣,犀牛雖然頑強,但在三人全力下,也逐漸露出疲態。速度也不如先前迅猛了。它身上天地元氣,更是都被其吸入療傷了。

  “哼,沒有了天地元氣,看它還怎么抵擋師妹的力量化氣。”

  白衣男子被追的狼狽,此時見犀牛身上的煙霧散盡,終于吐氣般的怒罵了一聲。

  哞!不知是不是它聽得懂嘲笑,仰天大叫一聲,直向白衣男子沖去。

  “咻鷗~”一聲大地吹簫音。

  一聽遠在天邊,又一看這風原來在犀牛面前。再一眨眼,這風已化作了肉眼可見的絲絲細流。

  頓時,這犀牛就仿佛在水中逆流而上一般,速度奇慢無比。

  見金衣女子出手,狼狽的白衣男子大喜,當即一聲吼,整個人直接騰空而起。他竟左手結印,右手虛劃,口中有詞起來。奇怪的是,他竟能停留虛空。

  下面的二人見此,毫不猶豫的,長劍換成繩索直向犀牛四腿卷去。這一幕熟練異常,似乎早已演練無數遍。

  嘭!本就減速的犀牛,再被繩索一絆,直接摔了個跟頭。

  “去!”

  當它再起來時,半空的白衣男子,一聲低吼,推出了胸前的事物。

  那是,一個鍋蓋狀的圖案,緩緩轉動間,散發著溫潤的白光。圓形的框架,其內簡單幾筆構成。但一看,讓人氣血不暢,心中沉悶。

  沒想到,這片刻的時間,白衣男子竟然做出了這么個東西。

  可是五彩犀似乎認得,一聲怒吼,調頭就跑。

  可是,它的速度還是太慢。

  只見,飛去的鍋蓋,在空中呼呼旋轉著,竟化成了一房子大小的云霧。轉眼,把犀牛籠罩住了。

  咔咔咔!云霧翻滾收縮,一陣結冰的聲音響起。三人喜悅。

  哞,五彩犀大叫一聲沖出。看似沒事,但行動不僅遲緩而且顫抖,仿佛全身被凍僵了一般。

  金衣女子一指,頓時又是十來絲細流,這下犀牛直接寸步難行了。

  轟隆隆~

  三尺長的軟劍,在女子手腕抖動間震起一片銀光,仿若另一個維度的雷海,直向五彩犀頭顱涌去。

  呼!劍身剛貼到頭顱,就停了下來。頓時,一股風吹進了犀牛頭顱。緊跟著,劍尖不停的震顫嗡鳴。

  她竟然把劍,當成了棍來砸。

  不過不可思議的恐怕就是,力量化氣了吧。把勁力轉化為空氣,打進犀牛頭顱。但一想,接招時那似未去,實已去的意境。還有束縛犀牛的不知名細流。

  這,似乎并不算什么了。

  嗙!隨后,犀牛龐大的身體,直接倒地。

  傷其身體,費其元氣,細流束縛,寒氣凍結,力量化氣。這三人,雖然打的辛苦,但步步計劃。

  這五彩犀牛雖然強橫,但倒下的倒也不冤。不過也可見,這三人的配合不是一日兩日了。

  “師妹這第二境界的劍法,用在此,真是浪費了。”白衣男子喘了口氣,上前微笑道。

  這才看清,這男子真是生的一副好皮囊。英俊瀟灑,風流倜儻。一笑,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還是快些收拾,早些離開吧。”金衣女子送劍回鞘,大方的對著男子的目光,淡然一笑。

  說實話,這女子長的并不漂亮,甚至可以說很平常。但她一身的金衣和銀色長劍,再加一種淡然的氣度,竟給人一種無比尊貴的感覺。

  男子尷尬一笑:“小涼,把車子取來,咱們回家了。”

  “好的。”少年臉紅答道。

  這灰衣少年,十七八歲模樣,長相很普通,表情甚至還有點木。

  片刻后,裝車,三人徑直往出谷的方向而去。

  “師妹,明天咱們再深入一點,去獵殺那劍齒虎。”

  “我們近身戰的,難道眼睜睜看著?”

  “那,去抓那金翅雕!”

  ……

  “一只活的,可值千金啊!”

  “小涼,等下換了錢,給你添身衣服怎么樣?”

  “哇,偏心。”

  “師姐,不用了。”

  ……

  這三人分別名為,陳成,禪景,嚴涼。

  像他們這種,在邊界獵殺兇獸的小隊,多不勝數。

  名叫兇獸,不僅因為智慧較低,據傳說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吞天地元氣,進階。

  更為恐怖的是,當出現一位王時,便會出現獸潮攻城。有記載的,兇獸曾有四次攻到了皇宮。

  無數人類成為兇獸的食物,傳承也幾近滅絕。

  幸好,最后時刻,祖殿出手。滅掉兇獸之王,驚退獸潮,這才保住血脈。

  這神秘的祖殿,他們自稱是大陸守護者。

  不過,不管這傳說是不是真的,這天地元氣確實是稀薄到了一個無比的境地。甚至到了,連施放一個寒氣團都需要手印和口訣來配合的地步。

  但,再看這五彩犀牛,連它周身都有一個不小的元氣團。這傳說,似乎也并不是無稽之談的。

  修煉之人擔心的,元氣會被兇獸們一吞而凈的問題,確實近在眼前。但,誰又能滅凈群山之中的它們呢。再說,連一個寒氣團都不易施放,又怎么可能滅得凈它們?

  嚴涼他們三人,所在的正是人類大陸的西北處,挨著夕陽山脈。山脈之外就是無盡的群山,那里數不清的兇獸,各種各樣的都有。

  ……

  對于老百姓來說,兇獸屬于天災。他們管不到,也夠不著。但是,可怕的戰爭,卻是讓人掙扎無望,痛心萬分的。

  這塊廣闊無比的大陸上,共有四大帝國。

  此時,正是東方的陳國,攻打這里的木國。招兵的告示貼的滿街都是。

  ……

  陽關小城,方圓一里。在這飄搖的世界里,顯得柔弱無比,真是讓人痛心。

  “賣青菜了,青菜了,一文錢一斤。”

  “燒餅,燒餅,一文錢一個,一文錢一個。”

  “混沌,熱騰騰的混沌,五文錢一碗,一大碗。”

  ……

  西北風大,戰事吃緊,也只有每天的傍晚,人們才敢出來勞作。

  城門口熱鬧一片。擺地攤,賣青菜的,賣食物的,賣燈火的,講故事的,各種各樣的吆喝聲。

  只是為了一口溫飽。這里,陽關城。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