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39:54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大暗黑君主
  4. 第三章 符號

第三章 符號

更新于:2018-03-16 15:54:26 字數:4042

  “領主大人,他,他是叛徒,他已經背棄了光明神的榮光!”

  所有人發出驚怒的指責,唾棄,謾罵,拔劍相向,只因為羅寧站在那巨大的雕像面前,與他們遙遙相對。奇怪的是,沒有一個人發現羅寧是什么時候脫離了他們,到了雕像面前。

  栩栩如生的石雕高達數十米,刻畫著一個女子,她被黑色的光環圍繞,年輕美麗成熟魅惑擁有妙曼的身姿,一切女性該有的吸引力,她都具有。一座雕像,能讓人想入非非,該是多么的巧奪天工。

  “士兵,你在做什么?”摩思諾面容威嚴,手中的銀色巨劍透著鋒利的銀芒,似乎連接著他的內心,殺氣逼人。

  羅寧并不搭理任何人,他開始攀登,越攀越高,直到他的雙手觸及那熬人的雙峰。隨后,在那兩峰正中的溝壑間,一塊石頭打造的吊墜,搖曳著黑色的光芒。

  “弓箭手,將他射下來!這大膽的惡賊,一定是其他領主派來的奸細,他想要打開這只惡魔的封印!”摩思諾的怒吼回蕩在整個石殿,士兵的服從能力相當強,在他聲音剛落下,便有數百支弩箭飛向羅寧,朝著羅寧的身體何處射去,要將他變作馬蜂窩。

  “晚了!”

  羅寧回頭,臉上掛起奸詐的笑容,手中突然出現一本殘破的書卷,放入那石墜中心的凹槽。

  會發生什么,羅寧并不知道!殘卷是他從一位大師那里偷來的,那人視若珍寶般保存。里面記載了世人口中的驚天秘聞,不過羅寧也只是曾經如此認為而已,因為現在他正在做,一切看起來也就這么平淡。

  羅寧記得殘卷中的記載,他會收獲力量!既然如此,那無論怎樣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他需要力量,去找尋那個埋藏內心深處的秘密。

  想象中渾身插滿弩箭的情況并沒有發生,一切,靜止了!隨后就是地動山搖,所有東西瘋狂的往下墜落,包括那失去慣性的弩箭,以及開始碎裂的雕像。

  昏迷許久之后,羅寧聽到吵鬧!他聽到有人在談論惡魔,談論鬼神,以及,成為了惡魔爪牙的摩思諾領主!

  “蠢貨,還不逃,那怪物又追過來了。該死!我們明明只是陪伴領主大人來這里探險,怎么會遇到消失了那么多年的惡魔身影!”身旁的人拉著羅寧就開始奔逃,詭異的是,似乎所有人,都忘記了那個地宮,以及發生的一切。

  ……

  “又不由得想起了那地宮中的事嗎?”羅寧摸了摸額頭,并沒有發燒,這已經是他在逃脫之后,不知第幾次夢到那地方了。

  摸了摸心臟位置的血液符號,羅寧能清楚的感受到,心臟比之以前更加強有力的跳動。

  “它在指引我回去?”有些琢磨不定的羅寧感應到血液符號中的一種信息,一種呼喚。

  對于那神女,摩思諾口中的惡魔,羅寧可謂一點不清楚,殘卷中并沒有太多關于那位雕像女子的描寫,更多的則是如何得到那股力量的方法,就連如何使用,依舊沒有記載,不然羅寧也不會奄奄一息昏倒在這卡塔塔部落的村口。

  羅寧知道,這個血液符號,便是那股力量的源泉,曾經他的身上并沒有任何紋身類的存在。

  “惡魔的力量!”

  回到現實,羅寧睜開了眼睛,他能感覺到內心的狂暴之意,他的一只手,化作鋒利的爪子,在眼前不停的晃動。

  在那偏僻的小屋,發生的一切都是真實,不是夢。他化身惡魔的模樣,殺了那個婦人。

  “看來,那女巫并沒有察覺我的異常,不然或許就不會這么友善了。從人類化作惡魔,對于一個女巫而言,這個奧秘如果探索出來,她的力量,將會空前強大!”內心暗自思索,手臂恢復了本來模樣,羅寧并不想成為安杰娜的小白鼠。何況,交易的內容即將生效,他知道不能欺騙,否則一個擁有魔力的女巫會做出怎樣的事,不是他可以抗衡的。

  時間在緩緩流失,羅寧在整個卡塔塔村落中,仿佛一個異類,偶爾路過的孩童會投來好奇的目光,不過轉眼就被他們的父母拉著匆忙離去。

  “他來了!”

  輕松愜意的躺在地上的羅寧內心一繃,一股莫名的感覺,仿佛刻在靈魂的深處,在示警,在提醒著他。

  “真的是我打破了那只惡魔的封印,才導致摩思諾變成了那副模樣?可是為什么……”黑暗騎士,只是安杰娜的稱呼,準確的說,他還是摩思諾,只是丟卻了什么東西。

  “嘎,嘎,嘎……”黑鴉撲打著翅膀從某個角落飛出,落在羅寧的肩頭,它開始說話,有些匆忙:“我們該走了,無論這黑暗騎士與那地方有什么樣的關聯,在到達那里之前,我放棄與他為敵!你趕緊到村落大門前的第三間屋子來找我!”

  “為什么要……”羅寧的問話還沒說完,那黑鴉已經飛走,根本不給他問話的時間。

  “到底,發生了什么,能讓身為女巫的安杰娜如此驚慌?”

  身上的干草被羅寧拍開,他緩緩起身,捂著胸口,強撐著身體,一瘸一拐,大口喘氣,朝著安杰娜說的地方走去!

  “喂,你還要到處行走,扯動了傷口,不怕死嗎?”正巧,羅寧在路上碰到了巡邏的盧達,不過他的眼睛卻望向另外一人,當時救自己一命的另一人。

  “他本來就是個死人!”尼爾的臉色從來都不善,此刻依舊。沒有自我介紹,沒有目光,與羅寧擦肩而過。

  羅寧張嘴,嘴唇干澀,最后低著頭,一言不發的走路。

  “嘿,兄弟,你干嘛總是擺著個臭臉,外面的怪物前兩天不是已經被趕走了嗎?”

  羅寧聽到身后傳來盧達的聲音,見尼爾不回答,盧達繼續開口。

  “就因為他是外來人?他可從來沒做壞事,對一個將死之人,你不用這么刻薄吧?”

  “不,只是我看不透這個外來人!”尼爾終于說話,“所以,他很危險!”

  伴隨著盧達的笑聲,羅寧不再聽得見他們的談話。

  “我很危險嗎?”羅寧低著投,臉上掛起無辜的表情,如果不是要裝得像些,讓這些村名不會心生猜疑惹起不必要的麻煩,他一定會找一塊鏡子好好端詳下自己的面孔。

  “尼爾·卡塔,他這樣的人,如果到了外面,或許才是最危險的吧!沉著冷靜與理智決然,該會讓多少人頭痛!”

  卡塔塔村落本就不大,羅寧找到安杰娜的住所很容易。

  昏暗的房間敞開著大門,里面傳出陣陣腐臭與芳香并存的味道,既然她的身份是村落的祭司,所以并不會有人無緣無故來打擾。

  緩緩走進,一個身穿大麻布袍子的身影正在各種瓶瓶罐罐間忙碌。進門的地方有一個籠子,里面關著幾只黑色的烏鴉,它們仿佛已經喪失了野性,羅寧的到來,并沒有驚動它們。

  “把門關上!”

  顯然,安杰娜的比之烏鴉洞察更敏銳,她知道羅寧來了。

  “為什么這么匆忙?”羅寧開門見山,直接發問,正如他收起了偽裝,不再一副病怏怏的模樣。

  “黑暗騎士的目光從來沒從我身上轉移過,他是惡魔的侍從,聽從惡魔的吩咐,如果我們不將他消滅,貿然再回到那個地方,你確信不會招來惡魔的窺視?”

  “是嗎?”安杰娜停下手上的動作,坐在一張古老簡陋的木頭椅子上,打量著羅寧,突然開口道,“我翻閱了古籍,如果人類要成為黑暗的奴隸,就必須丟棄原本的靈魂,留下一具軀體!很顯然,你口中的那個摩思諾領主不是自愿的,他只是被強大的魔氣占有了軀體,攪碎了靈魂而已,你口中的惡魔,或許連你自己也沒見過吧?”

  羅寧不說話,臉色卻依舊平靜,他沒想到,安杰娜會去翻閱那么古老的東西。

  “為什么?”羅寧問到。

  “不過,我一直無法明白,為什么這只沒有靈智的魔物會追著你們那群人不放,前些時間外面發現的士兵尸體的死相來看,是他所為!如今他無數次想進入村落,都被我和卡斯合力趕走,而最終的目標,我想就是因為你吧!”安杰娜的目光看在羅寧的身上,使得羅寧有一種被窺視的感覺,羅寧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讓面前的女巫情緒轉變的如此快。

  “好吧,你隱藏得很好,沒有魔法波動,沒有絲毫魔氣,你是正常的人類!”許久之后,安杰娜收回目光,稍微有些泄氣,這才回答羅寧的那句為什么。

  “那只黑暗騎士,進階了!不僅僅是我,就連卡斯也感應到了,所以,我們必須趕在他到來之前離去,我會在你身上布置一個暫時的巫術,使他短時間感應不到你的氣息!至于他,就讓那些野蠻人去對付吧!”

  “進階?”顯然,對于安杰娜的專業術語,羅寧并不是很明白,不過安杰娜也不打算解釋。

  “你過來!”安杰娜起身,走到一張堆滿各種毒物的石床前,對著羅寧招手。

  羅寧走近一看,即便以他的心境,也被嚇得不輕,背后毛骨悚然。他看到那床中心,密密麻麻的黑色線條在蠕動,沒錯,那些看起來像頭發的東西,是活物。

  “脫了,躺上去!”安杰娜再次吩咐。

  羅寧有些猶豫,問到:“這是什么?”

  “講了你就明白了?乖乖照做,不要浪費時間,在一個老女人面前,你應該不會害羞吧,小伙子!”

  “……”無言以對的羅寧一咬牙,躺了上去!即便不用這女巫提醒,他也能感應到摩思諾的逼近,他知道,如果真如這女巫所言,他必須盡快離去,否則,噩夢將會到來。即便他變化成惡魔狀態,羅寧依舊明白不能與摩思諾抗衡,羅寧是親身體會過他的恐怖。

  “嘶!”冰涼入股,羅寧只覺得睡在一塊冰上!隨后,羅寧聽到安杰娜的口中念動著隱晦的音節,他沒去注意聽到底是什么,背后的東西讓他有些無法適應,不過沒關系,瞬間,一股昏沉的睡意席卷而來,羅寧閉上了眼睛。

  閉眼的最后一刻,他看到安杰娜那蒼老陰沉的臉上,帶著惡毒的笑容!

  “真是年輕的小伙子,這么容易,就上當了!”安杰娜沒有得逞之后的喜悅,她的目光,鎖定在羅寧胸前那血滴符號上,眉頭緊皺。

  “真以為你變化成惡魔的形態時我沒有察覺嗎?年輕人,你怎能忘記我的烏鴉呢?”她的手去輕輕觸摸那紫色的符號,一股淡薄的魔力,從她的手中釋放出來,“如果不是那地方對我的吸引力更大,你確實是個不錯的研究對象!”

  ……

  羅寧醒來的時候,依舊是在夜晚。他的身上披著一張麻布,感受了一下,只覺得睡在海綿之上,柔軟至極。

  “你醒了,感覺如何?”

  “你對我做了什么?”

  簡單的對話,都沒有回答對方。羅寧起身,將麻布裹在身上,遮擋重要部位。他一回頭,終于看清楚心中的好奇,那些柔軟的東西是什么。瞬間覺得一陣惡心反胃,石床上,無數手指粗的黑色蟲子,正在緩緩蠕動,搖晃著它們肥碩的身子,分不清頭和尾。

  “兩天之內,你將不會在被那黑暗騎士感應氣息,是不是覺得很松?”

  “時間太短了!”羅寧眉頭凝重,穿好了安杰娜遞過來的衣服。

  安杰娜點頭,白骨拐杖在她手中握得緊緊的,發出幽幽的銀光。

  “所以,走吧!年輕人,接下來的時間,該你履行交易中你的那部分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