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4:29:58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回歸之路:平衡
  4. 第三章 一石激起千層浪

第三章 一石激起千層浪

更新于:2018-03-17 09:07:00 字數:6548

  第三章一石激起千層浪

  1.第一張多米諾骨牌找到了

  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病癥出現時一般都很突然,恢復起來又很緩慢。你可能在睡前還感覺很好,并計劃著晚上該做個什么樣的夢,可第二天早上一起床卻發現身上鼓起了一個大包,又痛又癢。這個包要在你的皮膚上待上那么一兩個星期或更長一段時間,即使你用了很多想讓它離開的辦法。

  這便是電荷的一個習慣:局部電位不能擴散,但可以總和,而且必須達到一個閾值后,才能形成動作電位。這個動作可能僅僅會讓你感覺癢一下,但也很有可能在你的體內引發一場浩劫。

  不知道你玩沒玩過多米諾骨牌,只要推倒一塊,就會一個接一個不停地倒下去。在我們的生命中,就有很多東西可以成為這第一塊骨牌,比如一杯冰冷爽口的啤酒。

  這天一熱,我們就想吃點涼的,邀上幾個朋友或上酒館或下排檔,反正一進門就要問:“老板!有沒有冰碑?”

  老板早就做好了準備,因為他知道開飯店可以沒有御廚,但絕對不可以沒有冰柜,而且根本不用考慮的口味如何,只要能掌握啤酒的冰水臨界點,那就有的賺了。

  很快一瓶瓶、一扎扎堆到了面前。你迫不及待地先抄起一瓶,一揚脖兒吹了。這時第二瓶也打開了,你會看見瓶子上面結滿了晶瑩的小水珠。如果你的胃現在也擺在桌子上,相信又會多了一個結滿水珠的“瓶子”。不過雖然現在胃還呆在肚子里面,但依然不影響它結滿水珠,要知道肚子里面比酒館還要暖和。這低溫液體裝在瓶子里叫啤酒,而裝到了胃里就變成了那將被推倒的第一塊多米諾骨牌。

  2.滾滾冰啤東逝酒,寒氣襲卷臟腑

  我們的胃一共有四層,外面的三層肌細胞負責胃的蠕動,內側粘膜層細胞負責分泌各種消化液。一旦肌層神經的電荷傳輸受阻,就要產生抽筋痙攣,每分鐘三次的蠕動波也會消失,緊跟著的就是因為丟失了胃動力而產生的胃脹不適。若是影響到粘膜細胞,每天沒有了至少1.5升的胃液,消化不良、細菌增生便接踵而來。這還不算什么,胃液里重要的組成部分粘液必須在胃粘膜上形成一層約0.5mm厚的凝膠層來保護防止酸和蛋白酶對粘膜的侵蝕。這下可好了,胃粘膜只有束手待斃,默默地等待著潰瘍和炎癥的侵襲。

  這些現象不會一下子馬上出現,但小水珠為你留下的電荷團卻成為了將來推倒大山的必然因素。啤酒還在一瓶緊接著一瓶地被倒進胃里,老板冰柜的壓縮機看樣子一時半會還壞不了,剛啟開蓋子的瓶口冒出一股股寒氣,真象是一顆顆剛拉了弦的手榴彈。它的沖出波向上要到達膈肌以及食道,向下至少要覆蓋十二指腸和部分空腸。你要做好準備去迎接呃逆、頭痛、十二指腸潰瘍、腸炎、習慣性腹瀉、直腸息肉、痔瘡、口瘡和痤瘡的到來,因為我們真的不知道下一道閃電會出現在哪里,只能任由這些電荷云團在迷走神經上游蕩。

  骨牌游戲一旦開始,想停下來可就不太容易了。瞧!這不正在緊接著一塊地倒下去,胃的后面是一個象氣球一樣的腹膜囊,與胃相連的十二指腸從右面繞過腹膜囊,正好橫壓在淋巴胸導管的起始部乳糜池上。

  人們對淋巴管不象對血管那樣熟悉,它是由毛細淋巴管匯合而成,結構與靜脈相似,也與靜脈的分布相同,并且每天將2-4L的淋巴送入靜脈,相當于全身血液的總量。而這個胸導管則是全身9條淋巴干最后匯合成2條淋巴導管其中的一條,它將運送經小腸吸收的約80%-90%的脂肪進入血液循環,另外每天淋巴管道回收的蛋白質約占循環血漿蛋白的1/4-1/2。胃和十二指腸壁上的寒氣不可能不影響到淋巴的正常循環,一旦淋巴管內防回流的瓣膜失控造成交通擁堵,腸壁就會堆積起厚厚的脂肪。有多少“領導”都正在為自己的這個蟈蟈肚子犯愁呢,淋巴的循環不暢就要導致載質蛋白的不足,脂肪的運輸也要出亂子。

  一個大胖子,到了餓的時候,本來應該把脂庫貯存的脂肪運出來氧化供能,但卻做不到了。就是因為他平時吃了太多的冰淇淋,可是他怎么能知道這正是淋巴循環的問題,于是就又開始大口大口地吃他的“哈根達斯”。也許你現在感覺自己還不算胖,不過請不用著急,因為還有另外一種脂肪的堆積方式在等著你,那就是脂肪瘤,俗稱粉瘤。

  3.柴房失火,殃及溏魚

  因為胃位于左季肋區,后壁與胰、橫結腸、左腎的上部和左腎上腺相鄰,奇怪的是十二經絡里唯獨找不到胰臟的影子。也許是因為胰管與肝膽總管同出一處,而且歸屬于厥陰肝經,也許是因為其對消化功能的重要性而納于陽明胃經,但無論如何都不可以不提不問。我們甚至可以把主掌血液運化的脾臟放到首飾盒里藏起來,但要想離開胰臟半步卻萬萬不可。

  胰臟每天提供的1-2升胰液中,含有包括消化人體三大基本營養物質糖、脂肪和蛋白質的十多種酶,這些由胰內腺泡細胞合成的特殊蛋白質,能夠高度專一地對物質的化學反應進行催化。較一般的催化劑,能把反應速度提高到107-1013倍,千億倍是什么概念?如果沒有這些酶,我想要徹底徹底消化一塊紅燒肉還不得等上一年哪。聽起來真是不可思議,還用一年嗎?半年就餓成照片了。

  要告訴你的是,這可并不是胰臟最重要的功能,散布在胰內腺泡細胞之間的100-200萬個分泌細胞組成的胰島細胞團,分泌著四種重要激素。其中最為大家所熟悉的便是胰島素,另外還有胰高血糖素、生長抑素和胰多肽。俗話說“近水樓臺先得月”,要是胰臟時不時的也跟著胃粘點兒冰啤的冷氣,偶爾感冒一下,休息幾天,這也是未嘗不可的呀。可不可以是一回事,可不可能又是另外一回事了。這讓我們一下又想到了糖尿病。在你需要奔跑的時候,血糖們都去渡假了,在你需要安靜的時候,好家伙一下就是14個“+”號。幾乎所有好吃的都被貼上了封條,你很快就被晉升為吸風吹露的神仙。不過,青光眼、白內障、脈管炎、尿毒癥早已做好了準備,正在迫不及待地想和你擁抱呢。

  4.為什么總也搶不到演唱會的門票

  你光讓胰腺歇著,腎也不能干呀。同殿稱臣待遇平等才行,而且給腎的假期還應該長一些,因為人家是一對。為什么要設計兩個腎呢?可能就是給你吃冷飲、喝冰啤準備的吧。每個腎里都擁有著100-150萬個腎單位,每天他們都在不停地工作。與其說他們是在過濾血液,倒不如說他們在清理血液,這樣更為恰當。

  我們血液里的營養物質和代謝廢物是混在一起的,單用一張濾網,根本無法把他們分開。腎單位通過腎小管和集合管的重吸收功能每分鐘從上千毫升血液里把有用的東西挑出來,然后再把垃圾倒掉,這是個非常繁瑣的工作。為了追求比歐洲更高的排放標準,有的時候還必須在這些垃圾中找出一些還可以回收重復再利用的東西。但象尿素、尿酸、肌酐氨這些可不能留,尤其是尿酸,他能讓你的腳痛得穿不上襪子,就更別說鞋了。然而這只是剛剛見面時的一個小小的問候,由腎炎可能發展成腎衰,再由沉積的草酸鈣、磷酸鈣、尿酸合成腎結石、尿路結石、膀胱結石。

  光憑腎能選擇性地凈化血液以調節身體的酸堿度,就說先天的元氣由它來管理還不太靠譜,敢稱自己為“作強之官”,那還要靠腎上腺的本事。沒錯,就是剛才被冰得撥涼的那個腎上腺。

  古時候,大使們在上房之前,往往都會用到元氣,一立丹田混元氣,一蹦就上去了。顯然元氣是在沒有梯子的時候用的,看場電影吃頓飯用不著動用元氣。如果不習慣說元氣,那就叫激素好了。腎上腺只要分泌一點點激素,就能讓我們血壓升高、血糖增加,能量物質氧化供能。體內血液重新分配。全體細胞進入一級戰備。這種應激反應要求的速度極快,如果腎上腺在關鍵時刻打了個噴嚏,那演唱會的門票可就要被人家給搶光了。

  5.交給媽媽的第一個細胞

  心和脾雖然沒有胰和腎與胃靠得那么近,但也是近在心咫尺,一墻之隔而已。脾在我們出生之前一直都在生產血細胞,全力以赴搞基礎設施建設。出生以后則生產淋巴細胞,改行加入了國防序列。單就擴軍這一功能,由于淋巴結與其功能重疊,而且大量抗生素雇傭兵的泛濫,使得脾的免疫功能在和平時期不是十分搶眼,但這卻正好突顯了它的另外一個本事。

  脾可以戰備貯存一部分血細胞,并對運氧的紅細胞進行更新性的吞噬。就是報廢拆解掉已經超過使用年限的運輸車輛,以確保體內的供氧能力。我們和紅細胞已經是老相識了,他們在人體內的數量大到難以想象的地步,就象整條河里的沙粒一樣多。龐大的數量卻代表不了永恒,紅細胞的使用期限是120天。

  在出生之前,可以說我們用的都是媽媽的紅細胞,雖然自己也能慢慢地學著做一些,不過全得交給媽媽拿去一起充氧。也當出生離開母體120天,體內的紅細胞將徹底更新,也就是說得等過了“百日”。隨著紅細胞代償系統的完全自立,我們才算真正被這個世界所接受,然而由第一個紅細胞為我們所建立起來的這種母子情結將會一直延續下去。從成家立業到生生世世,一個孩子總會把他第一月的工資交到自己母親的手里,讓媽媽給攢著,就象把自己創造的第一個紅細胞交托給母體一樣,是一種絕對信任和無限依賴的永恒情結。

  長江后浪推前浪,人體內一代新紅細胞換舊紅細胞,掐指算來恐怕已無法弄清究竟換過多少批次。如果現在我們能用一臺超級計算機記錄下每個紅細胞的生辰八字,那就可以了解紅細胞的群體活性。它十分重要,紅細胞世界進入年青化,我們將精力充沛;當趨于老齡化時,我們便會無精打彩。而這就與脾的淘汰功能密切相關了。脾強容易沖動,脾弱就會虛胖。胖子一般都很溫順,看上去比瘦子要有涵養,無疑年青人畢竟血氣方剛,年老者則力不從心。紅細胞衰老的跡象是胞體在變脆易破的同時也失去了負電荷的攜帶能力。他們的存在不僅會占用“編制”,而且還會因失去了相互排斥功能而粘連成串,血粘度增加血沉加速,血流減慢,虛胖只是個警告。隨著血內脂肪酸、膽固醇與脂類物質的堵塞,高血壓、動脈硬化、血栓、心梗……大家齊聚一堂。脾不流血,體內還不亂成鍋粥才怪。還是先拔通“120”,然后就隨便挑吧,全都是你想要的狠病,誰敢說冰啤不是好東西。

  6.用0.7秒干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天下大亂君無安寧,他們都把心臟比做是一朝之君,我看它倒更像是一臺三路單體水泵,設計縝密,結構緊湊,性能卓越。心臟外接了八根管子,左右上下四個房間13個孔一個都不能少,倘若少一個那可就真成了“缺心眼”啦。從只有米粒那么大啟動開始,就永不停息地陪我們一直工作到最后,無論你是在沖刺百米,還是在蒙頭大睡。

  告訴我,用一秒鐘你能干些什么,是用最快的速度在電腦屏幕上輸入兩個字“白白”,還是沖進房間里換一套衣服,我知道女孩們換衣服的速度都很快。那你想不想知道我們的心臟在這一秒鐘里能干多少事?

  心房的任務還算簡單,連接在左右心房上面的七根靜脈在心房收縮0.1秒鐘后全部開放,然后用0.7秒鐘的時間向開始舒張的心房內注血。在心房收縮的那0.1秒鐘,心室是舒張著的,房室孔大開。當心房完成收縮后,心室也開始收縮,房室孔立即關閉。心室收縮0.06秒之后,三條動脈閘門打開,血液在0.24秒鐘內被射入動脈送往全身。在接下來的0.5秒里,心室和心房會有80%的時間做全心同時舒張,心室會用0.08秒關閉動脈,打開房室孔。剩下的0.42秒心室會幫助心房把靜脈里的血液抽進心臟,當最后的0.1秒,心房重新收縮時,心臟又開始了它的下一輪工作。

  僅僅用時0.8秒,心臟左右兩側房室肌細胞通力協作,四組瓣膜密切配合。一次完美的開闔,便使得肺、體和心三大循環全部運轉起來,這時我們的心跳是每分鐘75次,一側心室每次博出60-80ml血液,每分鐘約有5升血被送往全身。飛人劉翔在撞線后心跳一分鐘能達到180-200次,心室一次就能搏出150-170ml血,他的心臟每分鐘射向全身的血液高達30升左右。當然了,不可能讓這個心律維持太久,除非你還有另外一個備用心臟。

  聽說已經有人用3D打印機加工出人造心臟,真是太了不起了。但可惜的是,暫時還不能應用到臨床上去,因為仍不知道如何才能啟動它。我猜一定是忘記了打印最重要的一樣東西“竇房結”,做為“正常起博點”的竇房結把動作電位傳給各個房室肌群,就象是一個樂團的指揮引領著每一名成員演奏出和諧美妙的心律,無論是舒緩的還是激昂的。

  說來也是無巧不成書,有一條重要的傳導神經,房室束右束正好分布到心底部右心室的外壁上,而心底又恰好與胃底一膜之隔。這樣的一個位置關系決定了當我們把一口超過70℃的熱湯吞咽下去后,會產生一種奇妙的感覺,你會暗道“哎呀!不妙,燙心啦。”

  食道肯定是沒有進入心臟,但強刺激已經影響到了傳導神經,我們自然而然地會咬緊牙關,憋住一口氣,挺過這棘心的幾秒鐘,誰也不會總犯這樣的錯誤而去經常燙自己。而你想沒想過不停地把接近0℃的啤酒一飲而盡會發生什么嗎?

  心電傳導受阻將會引發早搏,心律不齊,甚至心絞痛,冠心病,心梗和風濕性心臟病。

  “不會吧!”有很多人都會瞪大了眼睛這么說。是的,在吃完這頓飯之前可能不會,可是會的時候,你也許早就把“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書換冷酒”的這事兒忘得是一干二凈了。

  7.月有陰晴圓缺,肝有悲歡離合

  自古以來寒傷人于無形,可謂是百病之本,往往里應外合無不勝哉。寒以沉穩著稱于世:不吝朝夕之功,只待長久之計,持臥薪嘗膽之勢,有號令天下之心,我們相信它有能力把骨牌游戲推向高潮。酒過三旬歡欣達旦,真是“對酒當歌,人生幾何”……不知曹先生可否思量過,應該是“對酒當歌,肝細胞幾何”才對。

  記得曾經陪一個同事去獻血,因為此次獻血任務屬于公派,營養金、帶薪假期這些誘惑把我的這位同事搞得異常興奮。可到了血站一化驗,醫生卻取消了他的獻血資格,理由是轉氨酶過高。失望的他剛開始還以為自己得了肝炎,后來才弄清原來是自己在頭天晚上貪杯的緣故。

  我們體內的酶有一千多種,肝臟是含酶最豐富的器官,只有當肝受傷時,肝細胞破裂,酶才會被釋放到血清中。這其中一種名叫血清丙氨酸氨基轉移酶,以肝內含量最高,約為血清的2000倍。肝細胞稍有損傷,此酶立刻會被釋放入血,其在血清中增高的程度與肝細胞的破壞程度必成正比。其實飲酒又豈止是肝細胞自己的災難,酒精能毒害所有的細胞,可想而知,酒在我們身體里都干了什么。

  酒精不用非得進入小腸,在胃里就可以被吸收,最好再加點二氧化碳,那么一來會又快又多地沖進血液。于是正確的飲酒方式形成了,那就是白酒必須和啤酒摻著喝,你才能以最快的速度闖進李白的詩境。你不用感謝乙醇,而要感謝乙醇化身的乙醛,感謝他能夠光臨維持我們生命活動最重要的地方——肝。好客的肝細胞們寧愿什么都不干,也得陪好這個老朋友,因為世人皆知“自古圣賢多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的道理。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肝細胞先生您的電話。

  “喂,是我!什么血糖濃度?哦,不正常啦。沒有事兒!我正在陪客人,等完事兒再說。脂肪運來了!什么時候到的?都三天啦!好,先找個空地兒堆著吧。什么,蛋白又不夠用了?告訴他們先省著點兒用,給他們做多少也不夠。氨基酸、維生素怎么處理?我不管了,讓他們自己去辦吧。激素又鬧事了!不能找一個人先勸一下嗎?怎么全得等我呀!膽汁熬好了,那就運去唄。車鑰匙不知弄哪去了。對!是在我身上,沒告訴你等我回來再說嗎,再熬就糊了!哎呀,糊了就留著做結石嘛。我說你還有完沒完?一點點小事都要來煩我,我再告訴你一遍,氨、膽紅素、食品添加劑、藥物等等這些小事通通給我放行,就算大腦有事也等我喝完了再說。好了!掛了。”嘟……

  誰也沒想到,好面兒害死人哪。這一陪恐怕就賠得個粉身碎骨,萬念俱焚。不管發生的這一切是不是肝細胞自愿的,他的缺位或失職都將讓我們病態百出。脂類物質的運輸、分解、合成,氨基酸、維生素的代謝,激素的滅活,肝細胞都要參與,并且還要合成多種蛋白質,分泌膽汁,生物轉化來自身體內外的垃圾和毒素,隨膽汁排入腸道。這些功能只要出現半點閃失,脂肪肝、高血脂、腹水、肝硬化、糖尿病、肝管結石、膽結石可就會都來了。任意一個糖尿病患者有肝損傷史的概率都相當大,然而這大都又與酒有著不解之緣。真想問一問蘇東坡,用自己的肝去換《水調歌頭》是怎么想的,難道真的忘記了月有陰晴圓缺,肝也有悲歡離合呀。

  當我們叼著香煙,端著酒杯,把骨牌游戲玩得花樣百出的時候,卻不希望最后一塊骨牌的出現,因為它將承受所有骨牌所釋放的能量之后而終結游戲。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