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3:17:1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仙路崎嶇始難成
  4. 第一卷塵世篇 第三章 春意融融

第一卷塵世篇 第三章 春意融融

更新于:2018-03-15 15:27:10 字數:4525

字體: 字號:
  那兩小子見鄧家榮沖了過來也就不再二話,都咬著牙揮舞著拳頭迎了上去。

  說時遲,那時快,還不待他們的拳頭至面,只見鄧家榮頭一低,右腳迅速的踹了出去,把領頭的炮哥踢個正著,事情發生的太快,就是電光火石之間,只聽見一聲慘叫,炮哥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直直的飛離了地面撞到后面巷子的墻上。

  也許他們不知道,以鄧家榮現在的體質哪里是一般的小混混能夠承受的,別說是兩個,就再來兩個也毫不畏懼,體內爆發的力量如洪水般奔騰而出,體內渾身上下充斥著熱血的感覺。

  此時炮哥被踢中了小腹,覺得胃里像翻江倒海一樣,竟然哼哼的說不出一句話來。旁邊的黃毛小子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也是一愣,還未待他反應,就已經被一記右勾拳給打倒在地。

  這時候炮哥慢慢的撐起來,恨恨的說道:“黃毛,點子扎手啊!看來我們要給他來點真格的了”,邊說邊從褲兜里掏出了匕首。

  家榮一看壞了,心想:“我草,不至于吧,玩刀子了,我該怎么辦,看來我只有靠速度致勝了,快速的打倒他們才行。”眼見炮哥和黃毛都已經拿出了刀子,在鄧家榮眼前晃來晃去,斜握著的匕首發出了寒光,黃毛看了看炮哥,炮哥也看了看黃毛,兩邊就這樣堅持著,誰也不敢妄動一步。

  就在兩隊人堅持對立的時候,突然只見,黃毛拿著匕首向前狠狠地一沖,向鄧家榮的身上扎了過去,此時家榮未料想到,黃毛會突然發難,略微分神的一瞬間,一個側轉身,躲過了黃毛往胸口的刀,但任是手臂被黃毛劃了一刀,淡藍色的襯衣上,立馬被鮮血染紅了。

  鄧家榮倒吸一口涼氣,朝后倒退了兩步,死死的盯著那兩個混混,手臂上的疼痛令自己精神一震,這次是真正的激怒了他,家榮順勢抄起地上的一匹磚頭,發起狠來,如同一頭憤怒的公牛,迎著二人就沖了上去。

  現在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右手拿著磚頭,直接就招呼到了黃毛的臉上去了,黃毛和炮哥一看,心里想到,好歹這小子也吃了一刀,反倒越大膽起來了?黃毛和炮哥也不甘示弱,拿刀就想再次捅上去。

  “啪”,這是磚碎的聲音,沖在前頭的黃毛此時腦袋上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板磚,腦袋瞬間蒙了,右手將刀丟掉,扶著墻,慢慢的蹲下去。俗話說的好:橫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這兩人現在也是騎虎難下,不知道該怎么辦了,碰到一個不要命的,炮哥看著黃毛,一把拖住他,想沖上前來吧,又想起剛剛那令人寒戰的拳頭,腦袋里一合謀,他們可不想,本來好好的一場愛情動作戲,最后卻演變成了血戰上海灘。

  略微一猶豫大概過了幾秒鐘,炮哥首先反應過來。對著鄧家榮說道:“小子,算你今天運氣好,我哥兩今天高興,就暫且放你小子一碼,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以后有機會我們再見!”說完架起黃毛,匆匆忙忙的從后巷跑了出去。

  只見炮哥說完就帶著黃毛走出了巷子,鄧家榮這時才反應過來,就在這交鋒的瞬間,說起來很長,但實際時間卻絕對不會超過2分鐘,家榮這時才放松了下,本就是個山村里出來的孩子,哪里見識過這種陣勢,以前最多也就是胖虎用拳頭,哪里有動刀的。

  頓時就覺得自己全身的力氣被一抽而空,背靠著墻,慢慢的滑下去,倒坐在墻角,這不是身體上的疲憊,而是心理上的余悸,心臟還在砰砰砰地跳個不停,也無暇顧及其他的事情就這樣坐了下來,大口地喘著粗氣。

  這樣大約過了3分鐘家榮才緩過神來,只見剛剛那個女人已經站在了自己的旁邊,默默的看著自己,不吭一聲,本來裸露的上身,也披上了幾塊碎布衣服,低垂著頭,打理著自己身的絲襪。

  大家就一直沉默著,此刻巷子里安靜的出奇。

  就在這時,還是那個女孩率先打斷了這尷尬的氣氛,啜泣的說道:“多謝小哥了,剛剛要不是你的話,我今天。。。。”話未說完,語氣便再次凝噎。

  鄧家榮這時也都緩過了神來,便答道:“沒事,見義勇為,應該的,你一個女孩子怎么這么晚還出來,好了這個是非之地不能久待,我們先離開這里再說”說完便瞬間站起來,左右瞧了瞧,發現女孩上身的衣服簡直不成樣子,就把今天剛穿的淡藍色襯衣脫了下來,給她穿在了身上,自己便光著上身往巷子外走。

  不時兩人便出了巷子,來到了外面,人流川息的大街,給兩人待來了不少的安全感。

  這時旁邊的女孩大聲驚叫道:“啊。。你的手臂都流血了,真么辦啊!傷的重不重,要不我們去醫院吧!”鄧家榮這時才反應過來,由于剛剛黃毛的一刀,直接導致了巷子手臂處了一個大口子,現在一想都還有點心有余悸,心想以后這種事可不能再做了,搞不好小命都得搭上,再想來廣東這么久,手里也不過就2000塊錢,要是去次醫院的話都不知道還能不能剩錢了。于是便轉過頭來對她說到:“這個小口子,沒事的,我以前在老家也經常受傷,自己包扎一下,過兩天就好了,你趕緊回去吧,再碰上他們就不好了”家榮一邊說著,一邊喘著氣。

  大街上昏暗的路燈和巷子里比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照在人臉上也是默默灰灰的,讓人看不真切。那女孩開口說到:“小哥,要不你送一下我吧,我家就在前邊,我真的好害怕。。。”語音里帶著顫抖的聲音。

  家榮此刻嘆了口氣,沒辦法,誰讓自己是男人了?

  兩人都靜悄悄地走在路上,昏暗的燈光留下的只有兩個拉得老長的影子,家榮張了張口,想說些什么又不知道說什么,氣氛極度安靜,心里卻是翻江倒海,誰讓自己碰上了了?

  埋著頭,若有所思。那女孩突然開口說道:“我叫徐小萱,小哥你叫什么,今天真是謝謝你。。。”

  “我叫鄧家榮,不用謝,在說你剛剛都說過好幾次了,這種事既然我碰上了就不會不管的,誰讓我現在是個社會主義好青年呢!”鄧家榮趕忙答道。“呵呵”,徐小萱被家榮后一句給逗樂了,話匣子打開就簡單多了,原來,眼前這個女孩是一名教師,今天在做家訪的時候沒注意時間,回家想走捷徑,才走到巷子里,發生了剛剛那一幕,就這樣一路邊走邊說,兩人就這樣很快就到了她家。

  “我到了”徐小萱低著頭,不敢瞧家榮一眼,小聲的說道。

  家榮這時心里空空的,望著眼前這棟紅磚綠瓦的小別墅,不知道這是什么感覺,也不知道該怎么說,該怎么做。

  也許這次邂逅之后兩人就可能在也不會有什么交集了吧,從她家的房子也能看的出來她的家世,心想就當這是一次美麗的誤會吧!

  “哦”,鄧家榮顯得有些漫不經心的答道。

  “你看你的手還在流血呢,要不,你和我一起進去吧,我給你包扎下,況且你的衣服還在我這。。。”徐嫣瞬間臉一紅,望向自己的上衣說道。

  家榮本來正失落呢,聽到了這句話就感覺像是聽到了天底下最好聽的話語一樣,連忙答道:“好啊,那我就不客氣了,對了,你父母不會在家吧,我現在這一不合適吧”。

  “他們去當客座講師去了”小萱趕緊補上一句,原來他家里父母是教授,一家人都是從事教師。

  這時徐小萱已經拿了鑰匙打開了門,兩人就走了進去。

  家榮看著眼前這個以前從未見過的房子,突然有點懵了,這里一樓是寬大的客廳和家榮看著眼前這個以前從未見過的房子,突然有點懵了,這里一樓是寬大的客廳和廚房,從旋轉樓梯上到二樓中間吊下來的是一個5層巨大的燈帶,白色的吊墜上發出不強不弱的燈光,腳下的地毯一直從樓梯鋪上了二樓。

  小萱沒多說,直接拉著家榮的手上了二樓,這時候,家榮端詳著二樓,一間是閱讀室,一間是洗衣房,另外有三間寬大的臥室,走廊上鑲嵌著白色的法蘭托燈,在燈光的照耀下,走廊上那副張大千的“遠山圖”顯得格外耀眼。

  小萱拉著自己走進了她的香房,進屋后家榮的第一感覺就是香,是那種淡淡的蘭花香味,煞是好聞,望著這個寬大的臥室,在想想自己以前住的地方,真的就是豬圈,從門口進來,依次是衣帽間,衛生間,臥室中心,玻璃隔墻,觀景陽臺,里邊的裝修風格真可謂是匠心獨運,羊毛地毯上,水晶燈帶下,繡著蘭花戲蝶圖的墻紙上,無一不在體現著這個別墅主人的身價。

  “你去洗一下吧,我去給你找下藥箱,不然傷口不處理干凈,會容易發炎的”,小萱緩緩的說道。

  家榮此刻不知所措,站在那里,光著上身,流血的手臂已經干了。小萱見自己不說話,徑直過來將自己推到衛生間里,關好門,下樓就去找醫藥箱。

  家榮這還是第一次在女孩子的房間里洗澡,以前洗澡都是在自己家鄉的大河里,那里有這般的待遇啊,水一擰開,和著水響,慢慢的清洗,擦拭著傷口和全身,感覺舒服極了。

  半小時后,伴著小薰的呼問聲,出來了。

  “你先坐一下,我去洗一下,換一下衣物”“額”家榮漫不經心的答道,望著小萱的床上,堆滿了各種娃娃,望著墻上的壁紙,秀麗之極,無法比擬,特別是那副掛在床頭上邊的“花鳥依山圖”更是透著繼續靈氣,慢慢的打量著屋內的一切。

  “吱”衛生間的玻璃推拉門應聲而開。“榮,你坐下,我給你包扎”,小萱輕輕說道。

  家榮此刻抬起頭,現在才仔細打量著眼前這個女孩,大約19歲左右,現在將本來凌亂的頭發全部扎了起來,發梢帶著黃棕色小卷的秀發,一支垂在了小萱的臉上,望著小萱白皙的臉,真可謂是兩彎似蹙非蹙籠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姣喘微微,閑靜時如姣花照水,行動處如若柳扶風.,心較比甘多一竅,病似西子勝三分,偷來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縷魂。如此形容,真不為過,眼前這個女子真可謂是有著傾國傾城的容貌,家榮現在眼神直直的盯著她。

  小萱注意到了他目光,剛剛好對上,看著這個比自己剛剛大一兩歲的男子,卻怎么也不想挪開自己的目光,那注視著自己的目光,仿佛要把自己的前生今世都看穿,再細看洗漱完的家榮,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曉之花,眉如刀砌,面如驚鴻,目若秋波,雖靜時而若笑,即瞋視而有情,特別是一雙眼睛,更是神情默默,望著光著上身的他,小腹前6塊腹肌隱隱若現,人魚線條在他身上辯的分明,那伴隨著心跳的胸肌一起一伏,搭上英俊的臉龐,真可謂是耐看之極。

  小萱一邊暗暗的想著,一邊拿著藥箱里的紗布和白藥,給他手臂包扎了起來。

  小萱此刻的手輕輕的抖動著,慢慢的接觸到了他的肌膚,突然像一個寒顫,一個波瀾般傳到了自己的之間,家榮此刻也是心里惶惶的,一刻也安定不下來,小萱輕柔的手指在自己肩上婆娑著,心里涌起的浪潮一波接著一波。

  剛剛好,兩個人的目光交織在了一起,霎時,小萱的臉立刻出現了大片的紅暈,透著若隱若現的肌膚呈現出來,家榮看見眼前這一幕,只覺得小萱更加美麗,更加動人,也更加妖嬈,很快,手臂上的傷口便被處理完了。

  家榮別過頭去,望著已拉緊的窗簾,一瞬間,沒有一句話說,這時候,屋里安靜極了。

  他和小萱兩人并肩坐在床上,都沉默著,不對,或許應該說在他們的心里都已經是波瀾不驚,暗暗偷偷的用余光漂著對方,卻不敢正面直視。

  和著暖色調的燈光,只一霎那間,十指相扣,肌膚相親,這個吐氣如蘭,帶著梨花嬌羞,裊裊依依的女子,完全占據了自己的心扉,這時候小萱仿佛聞到了花香,聽到了鳥兒在耳旁鳴叫,全身都恣意在暖暖的海洋里。

  一夜花吹雨,就著點點星雨,吹打著室外芭蕉紅葉漫天搖曳,室內春意融融肆意的生長著,彌漫著。

  清晨,8點

  他被小萱低聲抽泣驚醒,看著懷中這個可人兒,像一只小貓咪,哭得讓人心碎。

  “怎么了,小萱?”但想到昨晚的事,馬上覺得意識到自己的不對。

  “小萱,是因為我昨晚。。。”看著小萱,猛地發現床上的點點落紅,家榮腦袋一哄,許多話語哽咽在喉中。

  “榮,你會愛我嗎?我這樣,你能看上我嗎?”

  。。。家榮此刻萬千話語,卻不知怎么說出來。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