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08:51:4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武鑄
  4. 第二章 有國曰凡

第二章 有國曰凡

更新于:2018-03-18 15:10:34 字數:2621

  凡王朝建國以逾六百載。凡世祖華奉天六百年前開朝之時,憑借萬人軍力打下莫大基業。幾百年來,各代皇帝雖沒有一個比得上凡世祖開疆拓土之魄力,然卻守成有余,也進行了幾場不大不小的自上而下的變革。幾百年沒有戰火的侵擾,使得百姓可以修生養息,民力大大增強。

  如今已是神武二十三年之秋,國泰民安,大凡王朝的國力空前強盛,百姓得以真正意義上的安居樂業。神武大帝繼位二十三年,所做之事可謂是燦爛輝煌。

  神武元年,剛上任的神武大帝便一道圣旨取消了所有城中市與坊的界限,從此市坊不分離,緊接著則是頒布律法保護商人的利益,減少商稅比例,從此市場貿易得以繁榮。

  神武五年,大帝一道兵符授予當時的破天軍統領,封其為拓疆大元帥,總領破天軍與鎮海軍,滅大凡南部三朝,國土面積擴大一半之多。

  神武十年,朝廷組織五十萬兵力與百萬民力沿帝國東北部與無邊的枯滅沙漠交界之處修建防護林,解決了侵襲兩州人民無數年的風沙問題。

  神武十七年,神武帝又舉朝之力于帝國北部修建鋼鐵長城,使得北方烏桓騎兵之利不再是國之憂患。

  這都是為天下廣為傳頌的功績,世人皆為之矚目與贊嘆。與此同時,百姓對官府的認可力度達到前所未有的地步。神武大帝可以稱得上是位實實在在的中興之帝。

  整個大凡王朝占地不知何其大也,起碼在普通人看來是這樣的,也許朝廷中有詳細的數據記載,但至今為止依然沒有公布。而云晴父子二人所居住的小小縣城名為廬城,行政隸屬安陽郡。

  大廟堂有大廟堂的居高臨下,小地方有小地方的特色風情。云晴今天醒的較早,但起來之時云父已經卸完貨了。云家在城西的專賣獸肉的店鋪內下了訂單,每天清晨有人專門送新鮮的獸肉到店門口,云父只需要配合卸貨的工人將肉搬進廚房就行了。東方的天空也由魚肚白色開始抹上璀璨的紅霞,云晴走進前殿已經可以聽到坊內各家店鋪陸續開門的聲音了。坊與市之間的界限被取消后,原先住在坊內的百姓大多將自家不大的前院蓋起來,做起了這樣那樣的買賣生意,雖不及專門的市里叫賣聲一陣陣熱鬧,但也少了那份嘈雜。

  云晴洗漱完畢,吃了早飯,便叫上鄰戶家中的小伙伴鐵頭一起去往先生的學堂。先生的學堂設在民安坊面積最大的一間屋子里。先生來時那家人正好搬走,據說家中獨子在郡城做了官,便將雙親接了過去,如此,先生也正好住了下來。來到學堂時,其他人都已經到了,云晴和鐵頭是最后二人。二人坐下便開始讀書。

  先生學堂的學生有七人,家住在的民安坊有六個。除了云晴和鐵頭外,其他四人分別是二妮,胖英,守根和長財。鐵頭并不是真的就叫鐵頭,他的大名叫李鐵栓,起這個名字的原因是他爹小時候家中被盜過一次,原因是門栓不夠硬實,被小偷一刀削成了兩段。二妮和胖英兩個都是女孩,二妮叫文妍妮,在家排行老二,有個哥哥去當兵了,胖英叫胡紅英。守根和長財二人是雙胞胎兄弟,二人都姓吳。而云晴,平時被人喊做…小娘。云晴自己是絕對不愿意承認這個稱呼的,奈何被稱呼久了也沒辦法,都怪自己生的美麗如鮮花般燦爛…云晴如是安慰自己。還有一個人是民安坊的隔壁平安坊的,名為方興,家中是大戶人家,也不知為何不去縣辦學堂而來此上學,要知道平安坊比民安坊富有許多,那邊的人家大多是富戶,不似民安坊中都是小戶人家。

  日上快三竿的時候,先生才來到從后院書房里走出,來到學堂。接過書童遞過來的一杯清茶,喝了口便開始了今天上午的課程。

  “過去兩年半的學習你們已經認識大多數的字了,書寫如今也沒有問題,但是記住,不管以后做什么,一定要多練字,字寫好是最基本的素養。凡寧皇時期有位大書法家,楷書寫得端莊雄偉,氣勢開張,外人觀之猶如大河之水過險峰,體質較弱之人甚至會被震出內傷。行書則寫得遒勁有力,似一片林海,郁郁蔥蔥。后世尊稱其字體為顏體。那種書法境界我們可能一生都達不到,可是這并不妨礙我們一直去追求,我們必定會在追求的路上使得自己更加優秀”。齊先生講課的時候語氣時而有力如洪鐘大呂般提神醒腦,時而低吟似小溪流水婉轉流連,描述畫面時近乎使得情景再現眼前。往往聽完課,就不會忘記先生上課的內容。

  “先生所說之人可是顏真卿顏大尚書?”這時方興舉手發問了。

  “不錯,正是顏大尚書顏真卿。方興,我觀你字體剛正不阿,端莊之風有些顏體字的意思蘊于其中,你一定是從小便臨摹顏體字吧?”

  “是的,先生慧眼,確實如此。”

  “哇喔!”其他六人一臉驚訝地看著方興,方興卻有些害羞,低下了頭。大家都是同窗,知道平日里方興字寫得好看,原來是這么練出來的。

  “你等六人無須羨慕他,苦練不輟是成功的不二法門,沒有人可以生而知之,生而能之,你們真要有心,以后勤快些便是。昨天開始我們已經學習了詩詞,這種文體最大的特色便是韻律,不符合特定韻律的決不可稱之為詩詞。一般來說,詩偏于言志,而詞則更善抒情……”

  云晴一上午的課程便開始了。等快到飯點的時候,齊先生宣布今天的課就到這里,我們明天再共同學習。七人走出學堂,方興和大家打了個招呼便坐著自家的馬車回去了。

  “嘖嘖,大戶人家就是不一樣。”吳長財一臉羨慕地看著馬車消失在街口處。

  “得了吧,一輛馬車而已,咱家又不是買不起,人家是路遠好嗎?”吳守根一臉裝作嫌棄地看著自己的弟弟。民安坊位于廬城以南,占地并不大,前中后一共也就三條街。平安坊卻要大的多,橫豎足足十幾條街道,方興家還在靠北的位置,的確比較遠。

  這一幕逗得二妮和胖英咯咯直笑。先生的學堂在民安坊后街靠西的第一間屋子,吳家兄弟住在后街沒走幾步便能回家了。云晴和鐵頭住在中街,而二妮與胖英二人則住在前街。學堂離家都不是很遠,四人也很快分開。云晴和鐵頭走在中街上。沒顧客的鋪面店主都笑著和他倆打招呼:“喲,鐵頭和小娘放學了啊。”

  鐵頭總是笑呵呵地回應著大家,一口一個叔再一口一個嬸喊得可甜了。云晴只是笑著點點頭。大家也不在意。

  “小娘還是這么害羞”。

  “這么俊俏怎么就不是個姑娘,要不過兩年我也能給老云提親去了”。

  “……”

  云晴也是習慣了這些打趣話。

  “小娘,聽我爹說咱們后面的寧安坊來了個鐵匠,打鐵好像挺好玩的,咱們下午去看看吧?”

  “可以呀,上次我爹說家里好好幾把刀都因為砍骨頭崩了個豁牙,他一直也沒去修理,菜刀賣的挺貴的,重新再買要花不少錢。等下午我們一塊帶過去看看能不能補一補修一修什么的。”

  “那就這么說好了啊!”

  云晴回到家中,把事兒和云父一說。

  “可以,你下午和鐵頭一塊去,我一會用個牛皮袋子把刀裝上你拿著,小心些別割傷了手。”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