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4 20:31:5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村兒里的神
  4. 第一章 神魂附體

第一章 神魂附體

更新于:2018-03-16 14:04:55 字數:3438

  華夏國。

  十九歲這年,牛黃獨自來到離家千里的一個繁華城市里讀大學,別說校外不遠處的那條‘不夜街’了,就是與同寢室的這三個城市娃子相處,也盡是格格不入的,他們的手機都太高檔!

  所以,當他們在打著聯機游戲的時候,牛黃總是喜歡躲到校園里的草地上,看看花草看看天,累了,就往草地上一躺,曬著太陽,想家……

  聽娘說,自己記事之前,是發生過兩件不尋常的事的:

  一件是在四歲那年,娘騎著自行車帶著自己去走親戚,剛走到村西橋頭,自己就鬧起來了,哭著喊著掙扎著非要回家,娘一邊勸一邊繼續往前走,可沒想到自己突然就蹬著家里自制的‘車載板凳座位’站起來了,腦門猛的頂在了娘的下巴上。

  自行車倒了,那座橋不小但欄桿很低,自己和娘還有那個車載木凳一齊落了水,橋大河也就小不了,那時節,正是水流急的時候,娘急的不行了,都沒顧得起身就在河里跟摸魚似的摸自己。

  還好,娘先摸到了那個車載木凳之后,就在不遠處摸到了自己,舉起來一看,那小肚子已經喝的渾圓了!

  娘急急地帶著自己跑回了家,又找來了村里的大夫,把自己肚子里的水弄出來以后,自己就醒了,可是嘟嘟囔囔的就會說四個字:“有水,有魚。有水,有魚……”

  這一次,是小難不死,大難在后面呢……

  第二件是在六歲那年,接連半月的暴雨終于下的北河發了大水,洪水淹沒了北邊的很多村莊,沖到路關村的時候也到大人脖子那么深呢!

  洪水穿房過院地沖了一天,水位就下到腰深的地方了,村里的大人們拿出了捕魚的網和自制‘魚舀子’在自家院里在林子里在村里的路上逮起了魚,爹出去不一會,就逮了三條十斤往上的鯉魚回來,娘在自家院子里,用干農活用的篩子還逮了一條呢,真大!

  “娘,我也要逮魚……”一直在桌子上坐著的牛黃忍不住了,跳下桌子幾步就到了門外,撲通撲通地扎進了水里,可是也就是撲通了這么幾下,后面再也沒動靜了。

  “牛黃!黃兒……”娘一下又急的不行了,扔了篩子就開始在水里摸自己,這一次,摸來摸去也沒摸著,那時,水還在流著,自己的院墻卻都已經被沖到了……

  后來,爹回來了,也發瘋般地在水里摸著,再后來,聽說了這事兒的大伯一家和鄰居們也都幫著摸,可是,一直沒有摸到自己……

  兩天之后,大水退去了,爹和娘還在四處找著自己,只要是有水的地方,爹娘都會下去看看,那一身衣服就沒干過……

  不知是爹娘的愛子之心感動了上天的哪位神靈,還是自己命不該絕,第三天,爹娘真在一個矮樹叉上找到自己了,這一次,喝的也不少!

  被抱回家之后,沒費多大勁,爹娘又把自己救醒了,這次自己說的胡話就離譜多了:“爹,娘,我在水里見到了一條長著爪子的大長蟲(蛇),還見到了一個人,那個人給我吃了一個雞蛋,又把送回來了……”

  據說,這幾句胡話自己一連說了好些天,大伯和鄰居們都以為自己是被淹傻了,爹娘也在四處尋醫找藥甚是還找了驅鬼請神的人來給自己治病……

  藥啊驅鬼啊這些都不管用,一個多月后的一天,自己突然就好了,只是不時地說一句,自己真吃了雞蛋,就在肚子這里呢,不信,你們摸摸啊?

  無奈,爹只好伸手去摸了摸,本是想著騙自己幾句就行了,但手在肚子上放了不一會,就觸電般地收回去了,愣愣地看著自己,久久沒有說話,娘跟著也摸了摸,手也是一下就收回去了,也沒有說話……

  “沒事,你肚子里的那個雞蛋,過幾天就沒了,牛黃,你別跟別人說你肚子里有雞蛋啊……”商議過后,爹就給自己說了這么一句,大概是怕自己長大了不好找媳婦兒,然后,又偷偷地帶著自己四處看病……

  據說,大小醫院去了那么多家,就是沒人能查出來那個‘雞蛋’是怎么回事,再后來,那個雞蛋也就沒了……

  呵呵……每次想完這兩件事的時候,牛黃都會忍不住笑一下,第一次掉進水里那個,還可信,第二次那個怎么想怎么玄乎,這都什么年代了,哪會有那樣玄乎的事?

  他自己不信,爹娘也不信,但每次爹娘說的時候,都是感慨著說的,那,就絕不是瞎話了!

  爹娘都是沉默寡言的人,絕不會跟自己說瞎話,可他們又把那事說的那么玄乎,大長蟲啊水里的人啊雞蛋啊……或許,自己的命還真有些特殊!牛黃笑的就是這個。

  再躺一會兒,牛黃就在草地上睡著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就被一陣‘滴滴答答’的鈴聲吵醒了,是自己這部只能打電話和發短信的手機響了,是家里打來的:“喂,誰啊?”

  “你是牛黃不?我是恁二舅,啥也別問了,你快點請假回家,家里出大事了,能多快都多快啊,回來再說……”說了這么幾句,電話就掛了。

  接了電話沒三秒,牛黃的心突然就緊縮了一下,跟著身子也緊繃起來了,手一抖,電話就掉在了地上,他慌了,那么清晰地感覺到有親人出了大事,顫抖了一刻,他就大跑著回寢室收拾東西去了……

  晚上六點五十,牛黃就坐上了北上的火車,在火車上一共十一個小時,他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下了火車,就到了市里,坐上長途車去縣里,到了縣里再找公交車去鄉里,到了鄉里的路口,大跑幾里地才到了家——這時候,已經中午十一點了!

  開門的人是大伯,牛黃邊急切地問著邊往院子里走著,大伯是個再老實不過的人了,都沒說出來幾個字,牛黃就猛的傻在原地了,手里的包也摔到了地上——院子里,二舅大姑幾家的親戚都在,而堂屋前,已經搭起靈堂了!

  “啊……”牛黃的嘴干巴了那么幾秒,人才一步一步往前挪著,看到掛著的照片和堂屋里躺著的人后,他的眼淚才掉下來了,眼睛瞬間就充了血:“娘————!”

  “牛黃,你回來了,你別喊了,恁爹還在西屋里躺著呢,你別喊,牛黃啊……”大姑先過來了,一把就把牛黃摟在了懷里,二舅等人也都上來了,拉著勸著說著……

  在被抬到大門底下以前,親戚們都說了什么話,牛黃是一個字也沒聽進去,停頓了一陣,二舅才發話了:“牛黃,你聽我給你說,家里出事了,可我也沒想到,剛給你打完電話,哎……是因為爭地邊子的事,恁爹跟后邊葛家那一窩子流氓干起來了……”

  就這么干瞪著眼聽著,牛黃還是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的,他家種的田跟后邊葛家的田是挨著的,由于人口變動村里要重新分田地,分地的時候,兩邊都好好的,但給地上埂的時候,葛家就硬是要占牛家的地,爹就跟他們干起來了,沒他們人多被打的都快不行了,娘……

  “俺爹在哪兒……噗!”聽完了這些,又茫然了一陣,牛黃掙扎著站起來,剛問了這么一句,還沒邁步,就先噴出了一口血來,隨后,人就直挺挺地倒下去了……

  “哎,哎,小孩,你快點醒醒,是我啊,那年塞給你‘凝神珠’的那個?你快醒醒,你再不醒,我的話你就聽不到了……”牛黃橫躺在虛空中,一個留著山羊胡子的半老道人急急地喊著他,這個道人,是由一股神秘莫名的力量組成的!

  “恩……”牛黃醒過來了,好像是從一場千秋大夢中醒來,不知道之前發現了什么事,也不知道現在發生的又是什么事,只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上有什么東西在動著。

  低頭一瞧,牛黃差點沒嚇暈過去,組成他的已經不是一副肉身了,而是一縷一縷泛著微弱白光的氣體,而小腹那里,正有一個伸著血紅色細長觸角的東西,正往這副‘氣骨架’里鉆著,眼看,就要到脖子了!

  “哎呀,不好,你一醒來,我的神魂就附的更快了……小子,你好好給我聽著,我叫玄一,乃是太虛天上的真神,不對,我生前是,現在,我是一縷仙魂魄,那年你在‘玄冥海’見到我時,我給你吃下了我的凝神珠,現在,我的神魂要附在你的人魂上了,以后,你得修煉,哎呀……”話說到這里,玄一道人的這縷仙魂,就消散在虛空之中了。

  什——么——啊?遇到此等奇事,牛黃再迷糊,也不敢相信啊,在玄一道人消失之后,他才想起了家里發生的事,那么,自己這是怎么啦?是……死了嗎?

  容不得他多想,一縷縷血紅的魂就鉆到他的頭上了,隨后,他再一次地昏厥過去,再后,又是一場夢,夢里閃過的人物畫面都不是現世所有,自始至終,那個道人都在……

  跟看電影似的看完了所有畫面,牛黃只看明白了一點,剛才那個道人好像很厲害,一直在與一些神怪的人發生沖突,最后,他被制住關押在了一個玄奇的海里,啊,玄冥海?

  難道說,自己真是遇到了這神仙怪事,方才發生的事都是真的,他的什么神魂要附到自己身上了,不等他想明白,牛黃突然察覺到自己的周身上下還有腦海里都多出了一股殺氣,不,比殺氣更兇猛,是煞氣……

  曾……如寶劍出鞘,雖無聲,但他那散著血芒的眼神是絕對的銳利!

  牛黃再一次在虛空里醒來,人魂就全呈血紅之色了,整個人的氣勢也變了,殺氣騰騰,凌厲無比……但他,始終沒有忘了爹娘的事,奇的是,再一轉念,他就到另一個地方了,正在往下落著,腦海中不覺地出現了四個大字——九幽黃泉!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