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20:07:11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幻今
  4. 第一章 天無邪

第一章 天無邪

更新于:2018-03-18 08:08:19 字數:3265

  莫問站在紫山崖邊已有四年,在這個飄雪寒冷的季節,望著迷漫天空的雪花,四周仿佛聚攏著數不清的骷髏和鬼手。莫問附手與身后,驀地祭起長劍,招喚到手中,摸著光滑如鏡的劍身,一躍而起,翱翔天際,破空之聲響徹云宵!

  看著周遭悠悠白云,腳底連綿起伏的山巒,莫問大喝一聲:“去!”

  無數細小光劍從莫問袖中飛去,在空中凝聚成一把無比巨大的銀色光劍,朝整個南天山脈沖擊而下!

  “嘣!”頓時山磞地裂,翻江倒海,整個南天山脈被巨劍腰斬。

  “如此神力,當不輸于上古刑天!”莫問嘴角向上微蹺,面露得意神色。

  “莫大人好生厲害,小女子在這里向莫大人請安,莫大人千秋萬代,一統江湖”,四周的空氣猛然一緊,隱隱有個貌美如花的絕代少婦凝聚成形,可是幻化還不夠徹底,現在的她只能這般露著條尾巴,只見她雙唇輕啟,婀娜多姿帶著敬意的向莫問微微躬身。

  “狐貍精還沒有成形,這么快出來,不怕我將你打入洞天府地,永不入輪回之道?”,莫問向來不喜有人拍馬屁。

  “哎喲,莫天師鴻福齊天,濟世安民,我一小小狐女怎入得了天師法眼?,況且天師大人善解人衣,怎不記得你我幻鏡中前世之盟呢”,狐貍精媚態畢現。

  “聒噪!”莫問心思,如今還是趁早結果了她,免得有礙大道!

  莫問拍了下腰間儲物袋,一個塔狀法寶飛出直面狐貍精而去,飛行中塔身越來越大,不過片刻塔身立即高達千丈,莫問雙手一搓,一團熾熱七彩火焰灌注??手中一閃而入寶塔內,寶塔像是吃了強心劑一般,通體發出七色光環,隨著威力不斷增強,寶塔也呈現滅天威能!

  “玲瓏七彩寶塔!”狐貍精一看大驚失色,急忙吐出一顆萬年本命真元丹。

  她自知玲瓏七彩寶塔具有滅天威能,甚至仙尊硬接此招也不免要頗費功夫。因而此種寶塔也稱為“神罰之器”。普天之下神罰之器不過寥寥數件,而掌握和擁有神罰之器的更是屈指可數,而這些人更是具有通天地泣鬼神的大神通。

  方才一見對方祭出如此法寶,她立刻取消了打算通過和對方纏綿一番來增進自身修為的計劃,馬上吐出自己的本命真元丹,想通過這顆萬年真元丹自爆的必殺終結技迷惑對方,逃之夭夭。

  “雕蟲小技,你是妄想,受死吧!瞧瞧我的空間六障壁,你是插翅難逃!”莫問一聲大喝,四周空間猛的一陣壓縮,狐貍精馬上承現不支,苦苦哀求。

  而在空中,玲瓏七彩寶塔通過火焰進一步增強后將狐貍精的萬年真元丹死死困住,真元丹不停散發出陣陣異香,普通人聞了立刻陷入欲火焚生的境地,而現在的異香全部被寶塔一掃而空,最后竟然將真元丹也一并攝入其內。

  “你竟然!哇!!”狐貍精失去了與本命真元的聯系,吐出一大口精血。

  “哼!沒有了本命真元,看你如何施展幻境之術,現在就要你嘗嘗雙修爐鼎的滋味!哈哈哈”莫問沖天豪邁一笑,瞬移般欺近狐貍精背后,一把將她攔腰抱起。

  “你……”她的法力已在剛才瞬息的斗法中損失大半,如今就像是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而沒有任何攻擊性和后患之憂。

  “嘿嘿!馬上就成全你!”莫問發出一聲得意的笑聲。

  在一個通體用玉石雕刻而成的潔白寬敞的宮殿內,有一張寬大舒適的大床,大床的邊緣雕龍映鳳,佩有珍珠綾羅綢緞無數,黃金織成的香爐一旁正騰升著舒適至極的香氣。

  莫問看著身旁正在沉眠酣睡的絕世狐女,忍不住用手指輕拂著她額上秀發。剛才的一番巫山云雨實在令莫問大感快慰,此女技巧之成熟,實在是古今罕見,其自命活了三萬年有余,嘗遍人妖異界百族年輕貌美爐鼎不可勝數,可如今這般體驗,真是這把歲數活在狗身上了。

  “吾雖不是正人君子,可此女亦并非淑女之流,以她狐貍精之軀,也活了萬年有余,死在她石榴裙下的男子也是多不勝數,想想也是彼此彼此。”莫問心思。

  可是莫問卻并無殺人之心,此女卻有,正是人與妖道之區別。此妖通過吸取男子陽氣來增進法力,延長壽元同時精進修為,一舉三得,難怪不肯專心修道了,換是那些熊類,虎類,他們就做不得,所以這世間,凡是女子妖道為了能夠增進自身狀態,不能和男妖般拼命潛修與博殺,其中所擔之風險又哪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故爾她雖如此,莫問卻深以為然。

  突然整個大殿晃動起來,莫問眉頭一皺,近似瞬移般到了宮殿上方。此殿身處五行天罡大陣之中,普通人難以靠近,至少有仙王修為方能靠近,這位神秘人物敢動莫問住所,看來非將他滅殺不可。

  遠處空中一名英俊青年立身于天馬御車之上,負手而立,面目平靜。

  “我道何人,原來是鄒陽君之子天無邪,你來便來,卻憾我大殿,意欲何為?今天沒有一個說法,就算你父親來了,也別怪我不客氣!”莫問話不多說,手袖一揮祭出一把五色扇子,緊扣手中。

  “呵呵,大天師誤會了,小侄不過想想許久未曾見過叔父,今日出關特來打聲招呼。”天無邪行禮道。

  “哼,多說無益,吃我一記。”莫問將手中折扇朝他所在方向一扇,天地元氣立即被這扇子吸引,瘋狂往扇子中注入。

  天無邪一看臉色微變,“叔父且慢!”

  “替你父親教訓下你!”莫問大喝一聲,一鼓無形巨力立刻包圍著天無邪,將他死死扎在本地不動,同時五色扇子扇出一只巨形火鳥朝天無邪面門撲去!

  天無邪見勢不妙,立即手中多出一串佛珠,此珠通體流光,一看便是仙家之物,看來其父真舍得將自己應對天劫的法寶都拿出來給這小娃了。

  天無邪低聲誦了段咒語,頓時天地色變,四周大量木屬性精純靈氣被狂引注入佛珠之中。

  “去!”佛珠在吸收大量能量后,似乎含有本界天地法則之力,孕育出一只巨大蒼猿往火鳥奔去,隨后一陣打斗。

  火鳥不甘示弱,用雙爪抓擊著蒼猿面門,并用尖喙猛啄蒼猿頭頂,蒼猿使出渾出懈數打出七十二路拳法,招招剛門無匹,一時難分上下。

  “哼!”莫問一聲輕喝,袖袍微抖,一只迷你蛟龍閃現身旁,隨之慢慢放大,一時變成千丈虛影,“讓這只小龍和你玩玩吧。”莫問用食指往虛空一點,一件古樸的黑色魔甲出現罩在了蛟龍身上,蛟龍口中吐出青絲,剎那間將天無邪馬車一并捆住,青絲似乎無窮無盡,隨后蛟龍猛的一噴火球,將青絲燃燒,就要將天無邪燒死在車里。

  莫問雙臂抱胸,冷眼看著對面來者不善的天無邪,看戲般他到底如何沖破這層牢籠。

  天無邪似乎明白了不能和眼前這位勁敵開玩笑,即便是小小的玩笑,眼前的叔父明顯得罪不起,他一咬牙,一只金燦燦的圓珠抓在手中,此時的他準備放手一博,否則性命堪憂。

  “我倒要看看,老鄒把什么寶貝東西交給他的乖兒子,讓他無所顧忌!“莫問嘴角向上微蹺,緩緩的一字一字說出,四周被莫問的音波震及,無論花草樹木野獸全部爆裂。

  天無邪將圓珠往天空一拋,強行加在他四周的禁制微微一松。

  “我就不信不能沖破這層禁制鎖鏈。”天無邪又念了段咒語,一口精血猛的噴在了金珠上,金珠仿佛受到刺激一般,一個巨大的佛字由金珠體內由小變大,伴隨著佛字四周有數不清的銀色蝌蚪文在緩緩四散而開,青絲火焰方一接觸蝌蚪文立即消失不見。

  “原來是天命罡珠,嘿嘿,這么說老夫也就不客氣了!”莫問通過三眼靈目看到了在青絲火焰內的一切,馬上招出一只白色小鼎,往天空一拋,小鼎徐徐打開了蓋子,發出無邊無際的光華將四周天地映成流光世界。金珠的銀色蝌蚪文立即像著了魔般往小鼎瘋狂匯入,連金珠也不可幸免,一并被攝入到白色小鼎中。

  “哇!”天無邪吐了一大口精血,失去了本命法寶聯系后,此時的功力不及平日三成。

  任何一位修仙者,在危及自身性命安危的情況下祭出本命法寶,若法寶不敵,都有身死的可能。而本命法寶對于修仙者至關重要,那是身家性命的根本依托,因為所有的功法都必須建立在本命法寶之上。為了使得本命法寶的安全,一般修仙者都會煉制第二,甚至第三法寶。而此類法寶若是被對手戰斗滅殺所奪,不僅可以增強對手自身本命法寶的修為經驗,而且拿來煉器,喂養靈獸也是不錯的選擇。

  剛才天無邪自知不敵,雖然他身上身聚重寶之多,可是拿來和眼前這位叔父對敵,實在是自尋死路。

  眼看著自己將被這青色熊熊火焰燒死,天無邪露出絕望之色。而莫問還是在遠處冷冷觀望。

  在這千鈞一發之際,遠處的天邊傳來一聲驚雷:“莫兄且慢動手!”

  這驚雷波及之下,四周布置的五行天罡陣禁制明顯寬松了許多。

  “老怪物來了。”莫問嘆了口氣。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