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40:05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信靈
  4. 第三章 消失的學員

第三章 消失的學員

更新于:2018-03-16 21:34:21 字數:3522

  第三章學員消失事件

  葉柯拖著疲憊的身軀朝家門走去,華燈初上,圣石能源所造就的路燈散發出柔柔的光芒,帶有一絲溫熱,照亮著已經昏黑的夜晚。從小屋出來時,已經是晚上了,肚中的饑餓催促著葉柯趕快回家。和雨林打了個招呼后,葉柯便徑直走向了回家的路。

  想必這時候,愛德華老頭已經準備好了晚餐,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又是土豆牛肉。站在老遠,看著愛德華院落里通亮的光芒,葉柯心中一陣溫暖,如果不是當年愛德華收養了他,現在指不定自己還在哪里漂泊呢。

  “喂,老頭,我餓了。”還沒進家門,葉柯就大聲吆喝道。同時,一腳踹開大門。

  出乎意料的是,并沒有聽到往常愛德華氣氛的怒吼聲,反而是一片安靜。

  “不在家?老頭出去找樂子呢?”葉柯一陣誹謗,扔下背包。葉柯跑向廚房,不管在不在家,先解決自己的肚子是關鍵。

  葉柯從廚房找到幾個羊角面包,溫了一瓶牛奶,咕嘟咕嘟的都塞進肚子里,也沒有嘗出味道,只感覺肚子里有了些溫飽。

  愛德華因為劍術超群,被選為了菲尼斯小城治安所的一員,治安所只是管理普通人的機構,負責菲尼斯小城的日常治安,偶爾調查一些案件,因為是邊陲小城,往來的人員也少,并沒有什么亂起八糟的事情發生,總而言之,是一份很清閑的工作。

  就在葉柯在睡夢中大殺四方,所向披靡的時候,“嘎吱”一聲門響,將葉柯的美夢攪想,隨即聽到一陣腳步聲,是愛德華的腳步聲,葉柯早已熟悉。

  “老頭,今天怎么這么晚才回來?”葉柯揉了揉眼睛,聲音帶些困乏的問。

  “新案件,有人失蹤了,已經兩天了,調查后,發現是你們學校的。”愛德華用濕毛巾抹著臉。“尸體也沒有發現,按理說,跟你一樣的年紀,被拐賣的可能性也是幾乎為0的。”

  “生不見人死不見尸?”葉柯起身,幫愛德華倒了一杯水。

  “嗯,可以這么說,趕緊睡吧,只是小案件,菲尼斯哪能有什么驚天的案子。”

  “那可不一定,你這態度,讓人看到了,可會讓鎮民們對治安所失望的哦”葉柯聳肩,反駁道,卻還是順從的爬到床上。

  “那就失望吧。我又不是所長,不過這一段時間,你就不要到處亂跑呢,放學后早點回家。不知道為什么,總有點不詳的預感。”

  “你又不是女人,還預感呢。”葉柯撇撇嘴,不屑的回道。

  “死小子,滾去睡覺!”愛德華抄手將桌子上的面包砸了過去。

  第二天,葉柯如同往常一樣,無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

  “葉柯,你聽說了么?隔壁班的舒耶華失蹤三天呢?”雨林從背后小聲嘀咕道。

  “嗯,關我什么事,東大陸每天失蹤的人海了去了。菲尼斯偶爾失蹤一兩個,也是正常的。說不定被哪個過路的富家大小姐看上了,私奔去了。”葉柯瞎扯道。

  “可是,他剛通過了二輪測試,要被保送到伊凡卡娜學院,怎么可能會放棄這個機會,跑掉呢。大家都在猜測,是不是有人心懷嫉妒...”

  “心懷嫉妒,然后找個月高風黑的晚上,殺人奸尸,一百遍啊一百遍,然后再碎尸了對吧。”

  “你說話真惡心。”雨林一臉嫌惡道。

  “我只是根據你的猜測往下推理而已。”葉柯攤手道“也不知道是誰編的,太沒有技術含量呢,這樣的情節,早就被詩人們寫爛掉了。”

  “我又沒有相信...”雨林弱弱的解釋道“只是你不覺得奇怪么,好像突然這個人就消失了,沒有任何人發現,他的父母也只是在晚上舒耶華沒有回去后隔天才報案的。而且,他是預備術者哎,普通人的話,應該奈何不了他的吧。”

  “那就是另外一個術者心懷妒忌,把他干掉了唄。”葉柯無精打采道。“另外一個術者沒有獲得推薦的的機會,就心懷妒忌,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悄然下手,殺人奸尸,一百遍啊一遍遍,然后再碎尸,毀尸滅跡。”

  “這么說,那個術者一定是跟他熟悉的人,而且是一起進行二輪測試的人,很可能就是他的同學嘍,一個班上通過一輪測試能成為預備術者的人本來就不多,如果用排除法的話...”雨林好像抓住了事件的脈搏,思緒清明。

  “四道普!!!我只是隨便說說”葉柯單手撫額,無可奈何道“不要當真啊,一點根據都沒有的事情,不要隨便猜測啦。這個話題到此為止。”

  “我倒是覺得你們說的很有邏輯!”不知何時,一位年輕的女性站在兩人身邊,聚精會神的聽著他們的討論,在葉柯準備結束時,張口接道。

  “莉蓮·安娜。”雨林看清來人后,驚呼一聲“你怎么會來這里?”

  莉蓮·安娜,葉柯這個年級最出名的女性學生,以相貌血統鶴立于學生之間,擁有著旁人艷羨的容貌和天賦,據說在她六歲的時候,就契合了首枚術石,而且身上流淌著東大陸十二灰燼術士之一,【蓮】術士遺留下來的血統,當然,這只是傳聞,真假不可考。不過天賦異稟倒是真的。

  “怎么?不歡迎么?因為,今天學院新來的術式理論導師會在這里開授課程,畢竟,你們班上可是有六位預備術者。”莉蓮·安娜掩口輕笑。“而我那邊,可只有我一個,而且,不只我,其他班級的預備術者,以后都會在這里聽課。”

  “難怪突然間空氣就變得渾濁起來了。”葉柯皺眉。

  “不要這么說啦,葉柯。”雨林道。“大家都在一起是好事啊,可以共同探討關于術式的知識啊。”

  一陣粗獷的聲音從后方傳來“那是我們術者的事情,跟他這樣的普通人可沒有探討的價值。普通人就應該有普通人的自覺,安安靜靜的就好了,葉柯!”于瑟夫一副嘲笑的口吻諷刺道。

  “所以,我才討厭一有點能力就覺得高人一等,藐視一切的人啊。”葉柯嫌惡的咧起嘴角,“這樣的橋段,可真讓人不耐煩。”

  從座位上站起,葉柯扭了扭脖子,打出“咯吱”的聲音。

  “葉柯,不要打...”雨林似乎覺察到什么,急忙伸手去抓,卻抓了個空,話還沒有說完,就看見葉柯幾個弓步竄了過去。

  “你以為有了點能力,就可以忘掉被我狠揍過的回憶么!”葉柯抽起嘴角,冷笑。

  于瑟夫急忙十指交叉合并,凝練意志,身前沉重的桌子在他的控制下,向正在襲來的葉柯砸去,他似乎已經看到葉柯被砸趴下后跪地求饒的情景,嘴角不自覺的帶起微笑。

  “我已經不是那個屢次被你打敗的于瑟夫呢,我要你跪下懺悔自己曾經犯下的過錯。”

  騰起的課桌似乎以千軍之勢,向葉柯卷來,葉柯卻面不改色,俯身,以手為點,身軀為軸,一個側旋,課桌擦過頭發,砸在地面,發出轟隆的巨響。

  “再厲害的招數....”起身,握拳,聚力,葉柯拳頭和于瑟夫的下巴親密接觸,強大的力量使得于瑟夫整個人都離地而起,“打不到人也是白搭!”

  “哐當,”于瑟夫碩大的身體摔倒在地面,強烈的痛楚使得他動彈不得。眼神卻是包含痛恨,瞪著葉柯。

  “瞪我?”葉柯狠狠的在于瑟夫的肚子上踩了一腳,讓他發出了一聲門坑,蜷縮在地上,雙手抱肚。“在你學會【界】之前不要再來惹我!現在的你還不夠格!”

  “還敢瞪我,我...”葉柯作勢抬腳,就要踹下,卻被雨林從身后拉住。

  “葉柯,不要再動手了!”雨林認真的豎起眉毛,勸阻道。

  葉柯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我只是在教導他做人的道理。”

  “我不喜歡你打架!”雨林表情不改,只是這樣堅決的語句從他的嘴里說出來,以他清秀的面龐,悅耳的聲音。

  葉柯不自然的打了個哆嗦。“好了啦,跟個姑娘一樣。”

  轉身,眼睛卻再也沒有看過于瑟夫。

  于瑟夫躺在地上,緊咬著牙,他以為,自己成為了預備術者,就能夠洗刷恥辱,于是出言挑釁,卻再一次的失敗,身邊的同學將他扶起,他閉上雙眼,【界】這個名詞卻印在了他的心里。葉柯是他的陰影,他的執念,他惟一的目標就是將葉柯打敗,讓他跪下,將自己曾經被逼做過的事情,讓葉柯對著自己再做一遍。在成為預備術者并得知葉柯失敗后,他興奮了一個晚上都沒有睡覺,因為,他終于看到了打敗葉柯的希望,他壓榨自己的每一分時間用來練習自己的能力,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一定可以打敗他。在他成功的用念力舉起百斤重的物體時,他的信心膨脹了,卻沒想到,居然還是失敗!

  “【界】,我一定會學會!!!”于瑟夫在心里默念著。“然后,擊敗他!”

  莉蓮·安娜驚奇的看著剛才發生的一切,“之前只是聽人說過,沒想到你比傳聞中的還要厲害。”

  “再厲害,也比不過擁有【界】后的術者。這世界可是術者的天下啊。”葉柯微微喪氣道。

  莉蓮·安娜聞言,掩口輕笑“說的也是呢,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界】的。”美眸流轉,凝視在葉柯身上,別有一番誘惑,葉柯卻仿佛沒看到一樣。

  “葉柯,你們說的【界】到底是什么啊?”雨林一副好奇寶寶的口氣詢問道。

  葉柯深吸一口氣,開口講道。“【界】就是術者...”剛說幾句,就被一個低沉的嗓音打斷。

  “肅靜!”出聲的是一位六旬的老者,一身黑色的學著服飾,帶著一頂傳統的高禮帽,拄著一個通體烏黑的權杖。“現在是授課的時間。”

  待教室安靜后,老者舉起手杖,在空中劃過幾筆,片刻后,幾個古典花紋纏繞的綠色發光字體浮現在半空。“這是我的名字,你們可以稱呼我為密斯特導師。”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