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3:06:54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驚雪記
  4. 第六章素云宮前

第六章素云宮前

更新于:2018-03-18 20:55:44 字數:4106

字體: 字號:
驚雪記目錄
共227章
  譚小環一連問了幾個問題,沈易都對答如流,臉上總算多了一抹笑容:“去房里收拾好了就可以下山了,不過,時間不能超過兩年,清楚了嗎?”

  沈易點點頭,想起來自己從前總是羨慕師兄師姐下山游歷,現在好不容易輪到自己,竟莫名生出一股眷戀之情,雖說在師兄姐的教導下,江湖經驗已不少,但畢竟自己是初入江湖,不知道什么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而也不知自己將會帶來什么,他怔在那里,突然有了一種無所適從的感覺。

  譚小環見著沈易發愣,不禁嗔怒道:“你這小子不是早就想著下山了嗎?如今到了這個時候,怎么像個木頭一般?”

  沈易點點頭,應了一聲,卻是立在原地沒動。譚小環伸手摸了過去:“小師弟莫非被這個好消息給高興傻了?怎的到了這個時候還愣著?”

  望著譚小環探來的皓腕,沈易習慣性地往后一縮,恢復了笑容:“哈,二師姐有令,師弟我怎敢不從,只不過剛剛想起來這十幾年一直待在昆侖山上,自打記事起雖不知自己父母何人,如今尚否在世,不過師父和眾位師兄師姐待我極好,沈易心中一直很感激,此次下山,定不教師門蒙羞。”

  一口氣說完,沈易呼出一口氣,對面的譚小環心下尋思道:“小師弟平時說話并不像這樣的……怎么今日感覺正式了許多?”正念及此,只見沈易向后跑去,那俏皮的話語傳來:“我知二師姐你待我就像姐弟一般好,希望小弟我下山回來的時候能喝上一杯你和三師兄的喜酒,哈哈……”

  譚小環看著沈易遠去的身影,似乎驀然明白了什么,低頭喃喃道:“小師弟……”沈易從屋里拿了行李,不再多做停留,走出房門,抬頭望去,正午一縷光束直直地射了過來,那刺人的日光,讓沈易不禁閉上了雙眼,也不知是日光的刺激還是為何,一滴熱淚滴落下來,迅速的融化在了這冰冷的雪上。“昆侖……”沈易默念道,向山門走去。

  尚未至山門,沈易便遠遠地看見了邵揚師兄,正感疑惑,卻聽見一女子的聲音傳來:“我曉得你大師兄在,我明明都看到了,你還想騙我?”這聲音似嗔實嬌,宛如黃鶯初啼,清脆悅耳,仿佛為這寒徹骨的高山帶來了一陣春風,雖勉力說得字正腔圓,卻已聽到了一點點川音。沈易心下不禁念想道:“這人找大師兄?她聲音還真是好聽,不過聽起來卻毫無內息,內功基礎很一般,應該不會是仇家,等等……”沈易猛地一怔,想起二師姐那時的那個曖昧的笑容,嘆道:“我還真是蠢……”思慮道:“大師兄在劍池待了十年,之后的三個月,都未在山上,想必是下山去了,以他的相貌本領,不知又引得多少情債,娘的,大師兄這人人品雖然差了點,不務正業,整天拉著我去打野味,嗯……不過想在他待我還是不錯的份上,且幫他這一把。”

  沈易念及此,欣欣然地點了點頭,走出去向邵揚喊道:“邵師兄,大師兄正在觀云臺那看景呢。”邵揚全身一震,轉過身來,雙頰深陷,一副深仇大恨的表情,直直地盯著沈易:“你小子……還不快下山去!”接著用密語傳音過來:“別讓大師兄逮著你小子,不然你死定了……”

  “啊?”沈易尚未反應過來,只見那名女子猛地叫起來:“我就說我不會看錯的!”剛才被邵揚擋住,沈易并未看清女子面貌,此時女子探過身來:“少俠,請問剛才你說的觀云臺在哪里?”這一問不打緊,沈易順著看過去,腦中已是一空,女子不高,一席紅衣,緊緊裹住了身體,姣好的曲線在白雪之中甚為耀眼,皓腕玉鐲,一雙柔荑似若鴻羽,轉向臉上,不知為何這女子卻戴了一個面具遮住了半邊臉,嘴唇略薄,稍長,鼻子不算挺,略小,本來不是甚好看,而那雙剪水秋瞳,卻宛如張僧繇筆下的點睛一般,讓她多了一分驚心動魄的美,而那嘴唇,鼻子更顯得女子楚楚可憐。

  沈易心下還在琢磨著邵揚剛才的話,順手就是一指,腦中已自行地將其和二師姐開始作起比較來,比到最后,仍是覺得那名女子更美,搖了搖頭,想到:“她沒事戴個面具作甚?女孩子生來都是愛美的天性,想必她另外一邊臉定是有什么,才不愿示人,這樣看來,還是二師姐好看些,嗯,難怪大師兄讓三師兄來攔住她……等等……大師兄、這女子、川音、面具,莫非,不會吧?”轉身一看,卻見邵揚攔著那女子:“姑娘,昆侖重地,如若擅闖,莫怪在下不客氣了。”

  女子嬌笑一聲,說道:“看你一副讀書人模樣,難道先生沒有教過你好男不和女斗嗎?”,說完不再言語,只是向沈易指的方向走去,邵揚擋在一旁,左手作爪狀,向女子衣袖捉去,不料女子不避不閃,反而向前一迎,酥胸一挺,邵揚生生止住了去勢,已是滿面通紅。

  沈易心中不禁想到:“這女子好生大膽,應是南疆人氏無疑,為何跑到昆侖來了?”女子哧哧笑道:“嗯,看來這法子對你們這些讀書人都挺管用的,聽說還有什么三從四德,等我做了你師嫂,免不得向你請教一二。”

  沈易一驚,“師嫂?我怎么不知道大師兄還有位未過門的妻子?”邵揚開口先問道:“姑娘口口聲聲說自己是曹師兄的妻子,不知可否已定下婚約?”

  女子做出了一個疑惑的表情:“婚約?是簽了就不分開的約定嗎?嗯,這個倒是還沒有,不過應該會有的,你師兄破了我的蠱,我嫁給他也是很自然的事,我可找得他好苦,你們這些人卻偏要阻攔,這次跑出來這么久,不知道回去會怎么樣。”

  兩人聞言均是默然,心下已有了個大概,這時,耳邊傳來一個清越的聲音:“那是不是我破了其他人的蠱,她們也得嫁給我了?”

  依舊是那衫白衣,曹亦安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三人面前,他看了看沈易,對邵揚點了點頭,隨后轉身向那名女子說道:“姑娘,請回吧,世上卓于曹某之輩何其之多,姑娘何必自賤身價?”

  女子跺跺腳,嗔道:“你總算出來了,看來沒找錯地方,但為什么一來就趕我走。你破別人的蠱我不管,反正你破了我的蠱,要是以后來讓我養的寶寶來反噬我怎么辦?”

  曹亦安微微一笑:“原來姑娘擔憂的是這件事,大可放心,曹某可立下重誓,不會做出這等事來。姑娘可否在曹某立下誓言后,早日回去?”

  女子冷哼一聲:“誓言誓言,都說誓言這種東西不會管用的,特別是你們男人的,還不如蠱好使呢。你不要無理取鬧好不好?”

  沈易略感錯愕,心道:“現在無理取鬧的是你才對吧……”

  曹亦安易感錯愕,問道:“那姑娘的意思?”

  女子的聲音突然轉柔:“我們喝過桃夭酒,在女媧娘娘面前種下心鎖,然后我就相信你了。”說著說著,螓首已低了下去,俏臉竟染上了一抹嫣紅。曹亦安眉頭微皺:“就如此簡單?”轉身向邵揚道:“我去一趟,大概個月回昆侖,派中之事,在師父未回來之前……”

  話未說完,女子一抬頭,猛地道:“等等……是我們,不是你。”

  曹亦安一怔,苦笑道:“原來這是你們那的風俗嗎?那請恕曹某不能從命了。況且當日在素云宮外,破去姑娘的蠱實是不知之舉,而后貿然救出姑娘,亦是曹某之錯。可否姑娘當那日之事,未曾發生?曹某知在武當清字輩中,至少還有三位能做到,其皆為人中龍鳳,姑娘錯愛,甚是心愧。”

  “去他什么的武當清字輩,喂,我有什么不好,你這般推三阻四,像躲毒婆一樣的躲著我。你倒是說啊,那天之后,你倒是像一個沒事人一樣,知不知道我為了找你,偷偷跑出來做了多久的準備,你知不知道,我打聽你差點跑遍了惡人谷,你知不知道,我……我在素云宮前看到你的時候,就喜歡上了!”女子一口氣說完,像是憋了很久一半,終于在這一刻傾瀉了出來,說道最后兩句時,竟已隱隱帶了哭腔。

  沈易心中惴惴,念到:“這女人剛才還蠻橫無理,怎么現在倒像是變得我們在欺負她了?”念及此,向大師兄看去,卻發現大師兄的臉色變得略微黯淡:“蘋姑娘,終身大事,怎可兒戲,一見鐘情之說,實在抱歉……”只見他從懷中摸出了一封信箋,轉而交與沈易道:“小師弟,你這次下山,行至素云宮前,將這封信交給云宮主。”頓了頓補充道:“送完信后即刻離開,不要多留,以免惹上事端。”語畢,竟再不回頭,向昆侖山上走去。

  而沈易感覺大師兄的話仿佛從耳邊繞過:“你這小子,還真是會給我惹麻煩……算了,今次就不和你算賬了,記得給我帶兩壺好酒回來。”而剩下還縈繞在耳邊的話語卻是那位蘋姑娘“原來你竟當我是個事端……”

  這便是他下山之前的最后一點記憶了,摸摸懷中的那封信箋,沈易看了看前方十丈的幾人,心中不免一緊,四五個男子在一旁商議著什么,而一名衣著華麗的女子被丟在一旁,不斷掙扎著,沈易凝神細聽,無奈恐對面有追蹤高手,不敢靠的太近,只聽得“上頭”“氣運”“那把槍”“素云”幾字,沈易心中一驚,當下琢磨,已明白了幾分,細細看去,那女子身上所著,的確與素云宮服色相近,“看來應是素云宮人無疑,只不過摸不清對方虛實,貿然相救的話,只會壞事……嗯。”沈易心中思索道,“看他們著裝,似乎不像是這邊的人,而交談時的動作卻均有幾分相似,就算在同門中也很難看到,倒像是在軍伍中……”想及此,卻聽那邊一人大聲道:“早就告訴過你們了,我們昆侖弟子不是好惹的。素云宮算什么,不過里面的婆娘倒是不錯,遲早,嘿嘿……”

  沈易聞言頓時一震,“昆侖弟子?不對,他們決計不是,昆侖弟子多用劍法,雖然他們的佩劍幾乎和我們別無二致,但那握劍的姿勢很生疏……那種感覺更像是,握刀!”沈易突然想到了什么,頓時心道:“原來如此,是錦衣衛?卻為何跑到這地方來挑撥昆侖和素云宮了?”

  想到這一點,沈易繼續看去,只見他們的腰部都纏了一個布袋,“追魂爪?”錦衣衛本不是江湖門派,只是五年前皇甫遙當上了指揮使,不知為何,便撤出了皇城,到了燕京的邊域,自立一派。而他們賴以成名的絕技,便是這追魂爪了,以錦衣衛奇特的內功驅使,竟能使鐵爪準確地向敵手抓去,一旦被抓住,便會難以逃脫,江湖上已有不少人飲恨在了這件武器上,而傳聞錦衣衛還有套極為高明的血殺刀,更是將刀法與飛爪相融合,讓人防不勝防,難以招架。沈易回想著昆侖歷代下山弟子返回山門后所作的筆記心得,心下已是澄明一片。

  此處離素云宮尚有數十里路程,看這幾人捉了素云宮的人來此,似乎并無動手的準備,究竟是干什么?沈易從小在昆侖山上長大,少時便被云陽子收為關門弟子,少與同齡人交流,除去平時練功,時常面對的便是幾位師兄師姐,所以養成了默想的習慣,在動手之前,總是習慣性地開始分析,有些時候劍指喉頭才反應過來,隨著年歲漸長,這個習慣終究沒有改掉,好在現在的反應快了許多,才不至于誤事。沈易思索著,忽然一個念頭閃過,向四周看了看,暗自嘆了口氣:“這下麻煩了……”

字體: 字號:
驚雪記目錄
共227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