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23:49:05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金屬腿的女孩兒
  4. (1)飛越凜鋼城

(1)飛越凜鋼城

更新于:2018-03-18 15:30:00 字數:5026

  (1)飛越凜鋼城

  凜鋼城郊外,黑洞深處.

  洞中正升高鐵索上這次掛著兩人,唐娜不經意的一頭靠在杰克的肩膀上,睡著了.她最抗不過攀高這段時間里無盡的疲勞感.

  [好可愛.靠在我肩頭的唐娜,為什么這么可愛呢?]

  [經過這段時間以來的接觸,我明白了.]

  [就是你的那種堅韌不拔和溫柔的安心的笑,讓我迷戀不已.]

  [唐娜,早晚我會向你表明我的心意,我一定會.一定會.]

  [希望你會能接受我的心意.]

  杰克望著唐娜,偷偷的,偷偷的,他在她的額上非常輕,非常輕的一吻,幾乎貼不到的一吻,空氣中的一吻.回頭望著腳下逐漸遠離的黑洞,

  [水源,電力,包括這人造光合燈,亥伯龍明顯要這個巢都繼續生存下去.就像是不停的在給重癥人打點滴一樣.]

  [這又是為什么?到底還有有著怎樣的迷呢?]

  [這一次,追蹤[以太]會順利嗎.不管如何,我一定會幫你的!]

  他聯系想到了出發前,阿黛麗和他的話,就在掛上這根鐵索之前,她把他拉到了一個單獨的角落:“喂,大工程師.”

  [這丫頭,又要干什么.]“講!”

  “姐姐她從來不說,但每一次從那鑄造世界回來都疲勞至極.這次還是所謂的[禁區],肯定更為艱難…我.”

  杰克立刻一拍自己胸脯:“交給我了!”

  “你在說什么呀!什么交給你了.哼,想得自己倒是個英雄似的.”

  阿黛麗用力的搖了搖了頭:“我對姐姐有十足的信心!我相信她一定會平安回來!倒是你,愛吹牛和沖動的大工程師,千萬可不要拖后腿呀!”

  “切,我走了!”

  她漲紅了臉,像是圓圓的蘋果:“可是,你也要小心才好.”

  “笨姑娘,你放心吧.”

  “你說誰笨!”

  嘻嘻笑笑,哄哄鬧鬧,塵埃似乎了卻,新的危機卻又開始.

  嘰嘰喳喳,此刻又有幾只小鳥在盤旋,天空的使者昭示著,鑄造世界,就快到了.

  [閃閃鑄造光,熔爐熱氣瘴,]

  [律法無情時,方可久遠長.]

  摘自凜鋼城之律,第一章,第一節.這里仍然是如此的忙碌,仿佛無限發條卷起的時鐘.

  步行機甲指揮著交通,防暴機甲在圍城巡邏,貴族身邊的扈從飛揚著金屬的羽翼,無數冒煙的工廠內,閃亮的多條操作臂臂在切割著一切,也還是那么的嚴肅,那么的一絲不茍.

  自五年前,[魔女]魯妮復仇的[野人花園行動]事件,使得凜鋼城損失巨大,從此以后,全城的警備管理,居民和外來者的高度信息警備,對[幽靈]及各色人等的防范更上一個臺階.

  [鎖]開始普及,這道最重要的[Key]也就是[芯卡],一塊方寸間特殊的卡片登記著市民所有的個人信息.

  在哪兒出生,身高體重,周歲,性別,雙親,所有直系血緣的親屬,教育程度,工作地點,曾患病史,犯罪史,牙科醫生,心理醫生,納稅記錄,榮譽,社會保險以的記錄,一應俱全.

  牽涉市民的生理,心理,社會,三個信息全面資料,都被[芯卡]記錄,然后掌握在凜鋼城的[審判庭]手里.

  這座都市的居民,以其居地點和家庭血脈,被編為[什隊],每十人為一[什隊],由指定的什長負責定期交更新的所有的[芯卡]交給[審判庭]查驗,不可隱瞞.

  每一什隊中,市民若發現有被通緝的犯罪者,必須立即報告,如知情不說,不但自己將來受罰,則其余什隊中的九人也被視作同罪.

  每周所有居民都統一都要要繳納什一稅(全部收入十分之一).

  這使得生活節奏很快,壓力沉重.

  但亥伯龍鼓勵生產,激勵勞動,多做多得,所以很多市民即使很明顯的[被剝削狀態],收入也算可以過活,故而這幾年以來,人口有增無減,興盛發達.

  生活在這里,請市民每一刻都務必佩戴[芯卡],否則如果被[執法部]所抽查到,所在什隊中所有人需要繳納的稅金,立即以翻倍作處罰,這種讓人厭惡的律法稱之為[連鎖],而這些,僅僅不過是無數律法中的九牛一毛.

  “我們得找到帕特.”杰克登上地面的第一句話.

  他和唐娜都沒有親屬在鐵城,芯卡的資料全登記在亥伯龍零件公司名下,而他們一隊的什長,就是帕特.

  律法規定,居民的[失蹤,失聯,失信]滿足這三個條件,達到二周以上的,什長就可以注銷[芯卡]資料.

  注銷[芯卡]就等于在被除名了,若如此處理,此人的后續什一稅,就要其余的隊伍中人均攤,沉重的經濟負擔,可沒人會愿意.

  讓人厭惡的律法,無比冷酷的現實.

  梅.戴爾.帕特,26歲,杰克的兄弟,亥伯龍機械零件公司管理層小頭目.他生活本有趣,快樂又無邊,但現在卻正面臨人生最大的危機-

  [婚姻碎裂.]

  他和妻子蜜婭是在大學就認識的金童玉女,本來天造地設的一雙..

  人生有兩個悲劇,一個是你得不到你想要的,一個是太早得到了你想要的.

  帕特的家族,零件商[玄鐵斧],是城內的[榮華家族]之一,血緣傳承的同族企業,在凜鋼城,萬物都仰仗亥伯龍的鼻息存活,但[榮華家族]的商人們靠與亥伯龍集團的合作,活的也算是像被機油清洗過的引擎般滋潤,每周末還能吃上高檔的T字骨牛排,喝上一品脫像樣的美酒.

  在大小財富勢力不一的[榮華家族]之間,最傳統一項社交活動就是[通婚],經過互相通婚,互補不足,穩固實力.

  鑄造機甲對金屬的大需求量和批量作業的發達,城外以礦產業挖掘,販賣,運輸而發家的人不少.

  蜜婭家族的[鶴嘴鋤]礦山廠就是以此為立身之本,而[鶴嘴鋤]出產挖掘,由[玄鐵斧]來鍛造加工,所供應的有色金屬零件都是上等貨色.

  隨著頻繁的生意來往,更使得兩家的[通婚]勢在必行.

  這種社交的[通婚],其雙方大多不情不愿,多沒有感情基礎,只因利益驅使下結成的手段,相互犧牲[幸福]而滿足目的,不考慮個人的感情.

  但帕特和蜜婭卻不同,他們從小青梅竹馬,情投意合.

  蜜婭外表靚麗,身材有致,在大學時代的美貌就是出了名的,還曾當過演員試鏡,出演過一次“首秀”.凜鋼城的生活雖然有點冰冷無趣,但是還是有電視這種玩意的,有電視就有節目,有節目就有劇集.當電視臺要播放一部劇集時,首先拍會集中優秀的資源和財力,重點拍第一集給電視主管試看,這就是“首秀”.主管會以這一集的質量好壞,是否有價值和前途,來決定是否續拍更多.被選上的,再續拍就是[電視劇]了,沒選上的,就拜拜吧.蜜婭很漂亮,也很上鏡,但是她演的“首秀”,很抱歉,沒能成功.

  從此在家相夫教子,給帕特生了一雙兒女,婚后生活幸福美滿.照理說,帕特是應該是知足了.

  可惜,平淡的生活磨損昔日愛情美玉的光彩.他也和很多負心俗子一樣,走了不該走的出軌路.

  但有古怪.他出軌的對象,不是那些他曾油嘴滑舌過的小姑娘,也不是什么風韻極妍的舞娘,更非什么偶遇桃花.

  他的對象,竟然是一款[智能語音系統],是一個存在于亥伯龍數據服務器上的私有云系統,模擬女性的聲線,可以直接通話于指定私人的電話的[圓盤],他管這個圓盤里的[她]叫做[莎莉.莉莎].

  是的,[她]還有名字.

  智能AI化身為[莎莉.莉莎]的女音很聰明,幽默,很體貼人意.聲音有點兒沙啞,卻又很性感.

  從一開始的隨便消遣消遣,到后面的形影不離.帕特和從[莎莉.莉莎]原本就不可思議的[人機友誼]變成了..

  怎么說呢?

  [不倫之戀].

  無所不談,日夜相伴.僅僅只是[聲音]間的交流竟然也讓帕特這個大少爺神魂顛倒,忘乎所以.最后被蜜婭所察覺到了,不過也難怪,哪有人上廁所和睡覺的時間也不除下內置耳機的.

  這下可炸了鍋了,帕特的這段所謂[婚外情],他無論如何也說不清,兩大家得罪的干干凈凈.

  大少爺現在的日子,可難過的很.

  霓虹燈閃,大字光亮—[噴炎],這是城內一家很小有名氣的貴族享受地帶.

  這里的主人叫King,不但是一個很和氣,很會照顧客人的生意人,本身也是個手藝極其高超的大廚,拿手菜式燒烤海魚,辣醬面,海鮮焗飯,鐵板煎汁茄子,絕頂牛排,都是鑄造世界的頂級菜式,從King的手里出來,就是更是神奇美味,滋味更佳.

  尤其是一道燒烤海魚,一尾**魚,一尾海鱸魚,骨頭又少,味道又燙,又嫩,又鮮,又辣,又美,可以配酒,又可以搭米飯,夾面包,涂上一點起司,真讓人百吃不厭,有的貴族子弟就算是堵幾個小時的車,誤了幾個鐘點的班次,就是為了吃這道菜.

  帕特本并不喜歡吃辣,但每次在這兒都滿意極了,不管吃得是滿頭大汗,還是辣的眼淚齊出.

  但現在,他真是一點兒興致也沒有.端上來的那一尾鮮,嫩,辣,美的熱氣騰騰的燒烤海魚也一點兒滋味都沒有了.

  他心中煩悶,自作自受的,無可奈何.抓著雪白的頭皮,他趴倒在吧臺上,正的暢飲著這里的招牌烈酒,沒隔多久,就郁悶的扯著脖子就大喊:“再來一杯!再來一杯!”

  “兩杯.”

  熟悉的聲音.

  “你?!”他面前的是一身黑夾克,黑襯衫,黑靴,黑褲的杰克.

  “杰克老弟!..你怎么會在這..!”

  “大少爺,我能坐這里么?”

  “當.當然.”

  黑衣杰克拍了下邊上的高椅,一屁股坐下,順手叉了塊烤魚,放在嘴里,

  嘖,嘖,嘖,好味道.

  真是名不虛傳,鮮,嫩,燙,辣.

  帕特看著他,那具原來在凜鋼城單調生活中,疲勞些無趣的軀體似乎注入了一股別的動力,這讓有些醉頭醉腦的大少爺愣了楞,脫口而出:“杰克老弟,你好像..有些不太一樣了.”

  “嘿嘿,是嗎?大少爺怎么一個人坐這啊?”

  “哈.”帕特無奈苦笑.

  “大少爺,我的[芯卡]在你那兒吧.沒給毀了吧?”

  “當然是沒有,不過老弟你干什么去了?消失了這么長時間,宿舍又莫名其妙的被燒掉了.你知道嗎,公司把你除名了.這可沒有辦法,連我也聯系不上你.”

  “喂,喂,老弟你到底在搞什么?”

  “先別說這個,唐娜的[芯卡]呢?也在你那吧?”

  “是在我這里.話說她好像人也不見了,就在你失蹤以后.難道.你們混到一起去了?“

  “老弟這么有福氣?不可能吧?哈哈哈.”

  “如果就是如此呢?”唐娜宛如暗色精靈般坐到了帕特的身邊,此刻也是一身黑的打扮,黑外套,黑短裙,戴著一副黑框眼鏡.

  這會帕特驚訝的舌頭打結了.“啊.唐娜.是你..怎么會..”

  “嗨,帕特,你可是杰克的好兄弟呢.”

  “那..那當然.”

  唐娜推了下眼鏡,翻出一本記事本,聲音并不大,卻清清楚楚的念著:

  “梅.戴爾.帕特,曾四個月內,將自己錯誤處理的15個責任失誤,12個維護不當與6個判斷失聯歸咎于屬下工程師杰克,并在技術學士瑟貝塔.巴羅夫面前說[杰克有很多大問題,但我會幫他的]這樣的話呢.”

  “你.你胡說.我可從來沒講過這樣的話.”這回答像從帕特的牙縫里勉強擠了出來.

  “可別小看職員間內部的風聲呀.”

  唐娜手一攤,這記事本的中央是個電子屏幕,播放著帕特和技術學士.瑟貝塔.巴羅夫對話的畫面.

  帕特原本被酒灌得紅潤臉色變得像張發黃的蠟紙,他確實推卸過很多次的責任,而且還很不光彩.

  杰克卻拍了拍他寬厚的肩頭,對吧臺酒保打了個響指:“沒事,沒事.上酒吧,盡管上.”

  回頭撇了撇嘴巴:“沒事的,輕松點,大少爺.”

  “有誰沒在背后說過別人壞話?又有誰背后沒有被別人打過報告呢,我們是兄弟,怎么會計較這些,不過大少爺,現在我們也得讓你幫個忙呢.”

  帕特慌忙問:“是什么?”

  “你別急啊,不要太驚訝哦,大少爺.”

  他抿了一口杯中酒說道:“你上一次看[博物館]的藍圖,是什么時候?”

  帕特這會臉色更難看了:“博物館.?.”

  “你們是要去[聚鏡博物館]?!那可是禁區啊!”

  他幾乎是喊了出來.

  [聚鏡引擎博物館]的建筑材料由他家族的[玄鐵斧]制造提供過一部分零件,建筑本身的[藍圖]也曾有影印一份,偷偷的藏起來過,他曾拿出來在杰克面前炫耀過數次.只不過每次都只讓看個封皮,就是不打開.

  “不行,不行,絕對不行,擅入[禁區],一旦被查出來,我也會到大霉的.”

  帕特此刻揮動[不,不,不]的手勢,比采花小蜜蜂的翅膀還快,起身拔腿就要跑.

  “哎,大少爺,哪里去!”杰克一把拖回了他,按到座位上.

  “聽說,你跟蜜婭鬧翻了?”

  “你怎么知道?”帕特立刻心口都感覺疼,這會真有家難回,有門難入.

  “不是才跟你說過嘛,不要小看職員內部情報,我們幫你搞定這件煩心事,你給我們藍圖.而且我們最多在城里待上一周的時間,保證不會危及到大少爺你,這樣如何?”

  “你幫我搞定?”帕特簡直比聽說要到聚鏡博物館這個禁區還不可思議,可他轉念一想,杰克雖然沖動,但鬼點子也多,也許真有什么主意也說不準.]

  [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但只留最多一周.大不了事發就裝聾作啞,說什么都不知道吧!]

  這位大少爺一拍大腿:“行!”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