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53:37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救世主之幻想終結者
  4. 第一章 混小子

第一章 混小子

更新于:2018-03-17 15:13:30 字數:2104

  (傍晚,警局的審訊室內)“什么事?”一位身穿制服的女警察伏案在寫著什么東西,一面問道。“這他媽的當街搶老子的女朋友!”對面坐著的有三個人,兩男一女。說話的是一個渾身肉嘟嘟的胖乎男子,牙口鑲的,脖子戴的,手指環的,無不是金子做的,一看就知道是一個闊佬。胖乎男子聽到警察的問話后,反應極大,臉頰肉因為激動而鼓脹鼓脹得變得通紅,“這混小子,就是這一身寒磣的混小子,不知做了什么,跟老子在一起三天多了的女朋友一下子就跟了他了!”女警察抬起了頭,上下地打量了這個胖乎男子,冷冷地問道:“才三天?哼,這么短時間一切都有可能發生嘛,再說了,選擇誰做男朋友,這不是應該是你女朋友的自由嗎,怎么還鬧到了警察局來了呢?我們可是很忙的。”胖乎男子一聽,氣都不打一處來,立刻砸出了一疊錢,重重地拍到了桌子上,氣憤地說道:“三天怎么啦!老子有的是錢,三天,什么樣的女人都可以跟老子結婚了,怎么可能會見到一眼這混小子就立刻貼了上去!”女警察無奈地嗤鼻一聲,轉而看向了那令胖乎男子一直氣憤不已的混小子,不由得眼前一亮,首先是這個“混小子”的頭發,給人一種很是飄逸的感覺,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冷峻的臉龐,略微消瘦的身軀,穿著的是淺藍色格子襯衫,看起來相當的英俊瀟灑。女警察剛看得入迷的時候,突然發現這個“混小子”的右臂被一個女人狠狠地環貼在胸口前,女人的臉上顯露出的是只有恩愛夫妻之間才特有的幸福的表情。“咳咳。”女警察咳了一下,恢復成了常態,開始向這個“混小子”擺起了冰冷面孔,筆下沙沙的動著:“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電話號碼?”這個“混小子”依舊沒有說話。女警察疑惑的停下來手中的筆,因為對方沒有回答,也就不能做什么記錄了,“問你話呢?你不會是啞巴吧?”女警察話語中有了些遺憾的意味:難道真的是世上無完人?這么堪稱完美的人要是啞巴的話真是太可惜了。女警察內心挺希望這個“混小子”能夠說一句話。“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此語一處,身旁沉默已久的胖乎男子突然爆發出了一陣歇斯底里的怪聲,伸手拉起了“混小子”的衣領,帶著威脅的口吻惡狠狠地說道:“你小子想跟老子裝糊涂?老子一撒錢,要你命都不成問題!”“住手,當這里是什么地方!”女警察一拍桌子,外頭立刻進來了兩個男警察,將胖乎男子和“混小子”拉了開來。“你。。。”女警察剛想訓斥胖乎男子,才忘記從剛才到現在一直沒有問這個胖乎男子叫什么,“奧。”女警察無奈地拍了下自己的腦袋,最近公務繁忙,自己竟然連一般的審訊程序都給忘記了。“你。。。叫什么。”女警察一揮手,示意讓兩個男警察先出去。胖乎男子沉了沉起,一屁股坐了下來,不解氣的回答道:“金大!”“好吧,你說說看事情的經過。”女警察再次伏案記錄起來。“他媽的。。。”金大一張口,唾沫直飛。沒等他說下去,女警察便冷冷地說了一句:“注意你的言辭!”“好吧。”金大一哼,“今天老子和這女人上街買東西,開始的時候她還貼著我的手臂,嬌滴滴的樣子,喲喲喲喲,我的心哦,別提多高興了,三天已經很不錯了。可沒走多久,前面突然就走來了這個混小子,就這么看了老子的女朋友幾眼,她立刻就貼了上去,搞什么,這不是他媽的逗我!”女警察眉間一蹙,聽著金大的講述,要是真是這么一回事的話,還真是有點問題:“是真的嗎。”女警察半信半疑地看著金大。只見金大一下子又是激動過盛,臉刷得變得通紅起來,咆哮道:“還能有假的么,自己不會看啊!你沒看到他們倆這樣,沒看到么!”女警察瞪了一眼金大,對他的言語很是有意見,但作為警察的她也不能把金大怎么樣,繼而又轉向了“混小子”,冷冷問道:“是這樣么?”令金大和女警察震驚的是,這個“混小子”竟然說了一句:“我們能私聊么?”女警察不由得身子一顫,心中暗暗自戀:看來我還是挺有魅力的嘛。而金大則不然,金大就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樣,立刻直起身子,向空中揮舞著肉滾滾的拳頭,“小子找死是不是!老子他媽的打死你!”只見金大一拳揮了過去,來勢兇猛,估計著這一拳下去,是個正常人也要被打成腦癱了吧,女警察來不及制止,眼看著金大打向了眼前這個“混小子”,誰知道奇怪的事情突然發生了。“混小子”對于金大飛來的拳頭,非但沒有站起來閃躲,反而閉上了眼睛。一瞬間,金大捧著拳頭,哭喊著跪到了地上,還一個勁地用拳頭往自己的臉頰一陣狂打,這行為,怎么說呢,一句話,哭著打自己!就像是個**自虐狂一樣。女警察張大了嘴,震驚地看著這一切,在人類的思維里看來,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女警察只顧著看向金大,沒注意到“混小子”依舊是正襟危坐著,臉上全然是一副意料之中的神情。“怎么了?”房間里進來了剛才的那兩個警察,一眼便看到金大在自己打著自己,還一鼻涕一眼淚的,兩個警察都面面相覷,渾然是丈二和尚摸不清頭腦。“有病吧,這人。”“要不要把他帶走?白素?”男警察問向了白素,那個女警察。“走吧走吧。”白素是一臉厭惡,連連揮手。等到金大和那兩個警察都離開后,“混小子”嘆了口氣,一手罩住了自己的眼睛,看起來很是無奈,身旁的女子突然站起了身子,就在“混小子”搖著頭的同時,徑自地沖出了審訊室。白素一臉茫然地看著這一幕,說不出一句話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