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4:1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符破天下
  4. 第三章 先天符體(三)

第三章 先天符體(三)

更新于:2018-03-18 18:57:01 字數:2954

  眼見時至中午,在這快一上午的考核過程中,通過考核的居然也才六個人而已,通過率可以說是百不及一。

  昨天聽到伍封談到的一些符師界的見聞,本來還是十分的興奮的,一直在心潮澎湃,想著自己以后若是成了符師會怎樣。不過現在伍云心都快涼了,實在是不對自己抱有太大的信心。

  隨著隊伍里前面的人越來越少,伍云不禁是越來越緊張,兩手握緊拳頭又松開,不斷的重復著。

  看到伍云越來越緊張,伍封忍不住開口開導他。

  “這不是你還沒有考核么,不要看那么多人沒通過,自己就沒了信心。再說了,就算是成不了符師,也有很多其他的方法出人頭地的,你看天峰城的一些商賈名門,也并不是都是符師,并且他們很大一部分人雖然不是符師,但是還有著符師作為手下呢。”

  “知道了,伍師傅。”伍云只是勉強的回應了一句,就這幾句無力的安慰,實在是沒法沒法讓他放松心情。

  終于輪到伍云考核了,奇怪的是輪到他了,伍云反而不太緊張了。

  很多時候,人就是這樣,在等待的過程中,緊張的無以復加,真正的身臨其境了,反而就不像以前那么緊張了。

  “我一定能成功了,我一定會通過考核。”伍云不斷的給自己打著氣。

  “每人一百金幣”,站在門口的凌天對伍封及另外三個孩子的家長道。

  一百金幣?這么多?伍云吃了一驚,站在門口的凌云一直在收錢,他倒是知道,只是沒想到會是這么多。要知道,自己和母親兩個人每年的生活費總共也就二十多個金幣而已。伍封倒是沒什么驚訝的表情,而是和其它三人都交出了一百金幣。

  一進門,就見到在長長的大廳中,一排擺了四張長條桌,桌子上放著一個人頭大小的灰蒙蒙的不知什么材質的球狀物。每張長條桌子后邊都坐著一個年輕人,而那個四十多歲的頭發有些花白的中年人則坐在墻角處那明顯小一號的桌子后面。

  “按順序每個人都站在一張桌子前面,將兩只手都放在符力球上。”靠近門口的那張桌子后邊的年輕人明顯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符力球,這是什么東西?”伍云明顯有些糊涂,不過那個年輕人話里的意思倒是明白,就按順序走到第三張桌子后邊。

  “好了,將兩只手掌放到符力球的兩側,對,就是這樣。”這張桌子后邊的后邊是一個大概不到二十歲的女孩,聲音倒是挺溫柔,也并沒有什么不耐煩的表情。

  伍云的手剛放到符力球上,頓時,伍云只覺得空氣中好像有絲絲的熱量不斷的涌入自己的身體,在體內繞行一周后,通過自己的手掌進入到眼前的符力球中,自己的身體都感覺暖洋洋的。

  而伍云前邊的水晶球卻是在那女孩的一臉的驚喜中,變得越來越亮。

  只聽“砰”的一聲,符力球竟然最終給撐裂了。

  “先天符體,怎么可能,竟然是先天符體!”一直一臉淡然的坐在墻腳的頭發有些花白的中年人,一下子站了起來,一臉的震驚,情不自禁的喊道。

  伍云也從那種渾身暖融融的通透狀態中,退了出來。呆呆的看了看表面布滿裂紋,明顯已經壞掉的符力球,又看了看面前一臉呆滯的女孩。被眼前這一幕給嚇到的伍云,明顯沒有聽清楚那位年長者剛喊了什么。

  “我……我不知道……不是……不是我……它怎么破了,不是…不是我弄得。”伍云一臉的慌張,眼淚都快掉下來了。畢竟眼前這東西可是符師用的,誰知道要賠多少錢。

  而墻腳那位中年人這時已經反應過來了,頓時一臉笑瞇瞇的快步走到伍云面前道,“不怪你,不怪你,這是它自己壞的,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它自己壞的?不是我啊,不用我賠啊。”異常緊張的伍云,只聽清了年長者前邊的半句話,頓時就放下了心,這一緊一松的,連他后邊說的什么都沒聽清楚。

  而中年人卻是一點也不以為意,又笑瞇瞇的問了一遍。

  “叔叔,我叫伍云,是伍家村的。”這下伍云可是聽清楚了,而聰明乖巧的伍云,也從中年人的臉上看出點什么,心里又是激動又是忐忑的問道,“叔叔,我通過考核了么?”

  “只是體質測試這一項通過了,過來,我親自為你測試先天精神力強度。”中年人笑道。

  “來,不要怕,閉上眼睛,什么都不要想。”中年人說著,雙手放到伍云的頭上,發出淡淡的金光,不一會笑道,“很好,先天精神力,優秀,哈哈哈……”說完,竟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中年人狂笑了一會,突然看到了旁邊自己的幾個學生那一副見了鬼的表情,頓時老臉有些發紅,畢竟自己身份非同一般,今天竟然在幾個小輩面前失態,實在是不該啊。

  “咳。”稍過一會,中年人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輕輕咳了一下,道,“你們繼續,我帶著這個小朋友去學校里登記,記住,今天的事誰都不準說出去,知道嗎?”說完了又看了一眼另外三個明顯看呆了的孩子就要起身離開。

  “陳老,這里不就可以登……”靠門邊的那個年輕男子說了一句,不過還沒有說完,就被中年人狠狠地一眼給瞪了回去。

  “走吧。”這位中年人拉起伍云的手,就要從后門出去。

  “等等,我武師傅還在外邊等著呢。”伍云忍不住說了一句。

  本來中年人想直接說“先讓他在外邊等著吧”,不過想想,還是算了吧,別把孩子給嚇著,還是算了吧。

  于是這位中年人就讓坐在門口的年輕人去將伍封請了進來,三個人一起從后門出去,進了學院。

  “都進來吧。”到了中年人的辦公室,將伍封與伍云一起迎了進來。

  “這位應該就是伍云小朋友口中所說的伍師傅了吧,快坐吧。”中年人給自己倒了杯水,順手又給伍封和伍云各倒了一杯,口氣倒是很平淡。

  伍封現在不但沒有感到自己受到冷落,甚至還有點受寵若驚,畢竟他好歹也是符師,伍封可是知道想當天峰符師學院的老師,那至少也是大符師的水準。現在這個看起來氣度不凡,似乎很是有點地位的學院老師竟然邀請自己來到他的辦公室,實在是有點摸不著頭腦。

  正在伍封心里疑惑的時候,眼角掃到了掛在墻上的一件黑紫色的符師袍,看到那符師袍袖子上的那五道金閃閃的條紋,頓時愣了一下,還以為是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再定睛一看,還是五道金閃閃的條紋,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

  他可是知道,這符師袍可是在去符師工會認證符師等級的時候,符師工會量體裁做的,布料是采用的上好的天蠶絲經過特殊工藝加工而成,不過極度結實,而且還具備一定的防火防水性能,想仿冒都難。

  符士是不用認證的,只有到了符師才需要認證。符師是袖口一道金紋,大符師是兩道,以此往上類推,那么五道金紋,就意味著眼前的這位是一位天符師。

  “符王?我的天。”伍封感覺腿腳都有點發軟,他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接觸到這么高等級的符師。像這等強大的符師,恐怕一個眼神就能把自己殺死幾百遍。

  伍封是徹底的被嚇到了,老老實實的坐在那里,一動也不敢動。

  開什么玩笑,雖然不知道什么原因被邀請到這里,但是符王大人親自給倒水,那是人家客氣,自己哪能那么不知深淺,真去大模大樣的坐在這里喝水,憑白惹得符王大人不高興,那自己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而且他敢保證,整個天峰城沒人敢多說一句話。

  反觀伍云,可能是因為年紀小,再加上實在是也不知道眼前這位陳大叔是跺跺腳整個天峰城都得顫三顫的大人物,再加上剛才自己通過了考核,心里實在是開心的不行,也沒有注意到伍封的異樣。

  站了快一上午了,伍云還真是有點渴,看到眼前的那一杯水,端起來直接就是一口喝光,而后才興奮地的打量著屋子里的擺設。

  等陳老坐下,一看伍封那小心翼翼的拘謹的樣子,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倒是也沒多說什么,這種情形他見多了,心想,這樣也好,后邊的事那還就更好辦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