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4 20:36:41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A區真實記錄
  4. 第一章 一個不平常的人

第一章 一個不平常的人

更新于:2018-03-16 14:39:45 字數:2994

字體: 字號:
  “最近怎么樣?”

  “我挺好的啊,吃的好住的好!”劉明的音調提高了一些,像是很高興的。可是他的臉上看不見一絲,反而有些沉默。他就這么的站在五樓的窗戶,看著地上形形色色的“小螞蟻”。他們低著頭,或抬著頭,就這么慢慢的走出他的視線。他的目光追逐過去,卻被一顆高大的樹木擋住了。

  電話那頭一陣沉默,而后傳來個有點低沉的聲音:“讓你老媽跟你說吧!”

  一陣碎索的聲音后,電話那頭傳來個中年婦女溫柔的聲音。

  “小明,我是媽。”

  “媽!”劉明的聲音更低了。他低下頭,在口袋里摸索著掏出一盒皺巴巴的香煙,那盒皺巴巴的紅河里也只剩一根了,他遲疑了一下:“就剩這最后一根了!”

  “小明,最近怎么樣啊?我讓你爸出去了,有什么事跟媽說哈。”

  劉明使勁的眨了眨眼睛,好不容易將眼里的東西擠回去了“媽,放心吧,我挺好的!倒是你身體怎么樣?記得按時吃藥。”

  “哎,還不是你,氣的媽這身體又……哎,你動我干啥,為啥不叫我跟兒子說!”

  電話那頭的聲音一陣嘈雜,變得細小而空曠,而后又清晰:“沒事,兒子你啥時候回來?最近新聞上總是死人,你在外邊安全不。”

  劉明咬了咬下嘴唇,他沒注意手里的煙盒已經被攥成一團了。好半晌他才說“快了。我這沒事,不用擔心我。對了媽,我這手機快沒電了,下次再給你打,你注意身體。”

  劉明掛了電話,狠狠吐出口氣,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他退到床邊,摔倒在了床上。

  “難道,真的是我錯了嗎?”劉明失落的望著蒼白的屋頂,這只是一件十分破舊的小屋,頂上的白漆脫落的差不多了。周圍也是破破爛爛的,可是勝在便宜,當時是想,掙到了錢換一間大的。可是這一住就是半年。劉明想的一陣腦脹,他抓住了頭發,將頭埋在被子里。

  一片黑暗,讓人心安,劉明沉沉的入睡。

  劉明醒來,天色已經暗下去了。都市的夜空,被城市的繁華點亮,劉明卻覺得失去了夜空應該有的色彩。

  剛開了燈,門被“噠噠”敲響了。

  開了門,喬平凝重眉毛,進門就問劉明:“看新聞了沒有?”

  劉明一愣:“看啥新聞?”

  喬平一臉煩躁,點了根煙:“咱們東省,爆發了流感。”

  劉明從他兜里掏出一根煙,有些不以為然:“這有啥的,這年頭流感多了去了。我媽還說新聞上總死人呢。”

  喬平臉上凝重并沒有減少多少,他來回走著。

  劉明剛點上煙,喬平卻忽然一頓,他堅定的看著劉明:“我要回家,回北陶鎮,你走不?”

  劉明一愣:“你瘋了?說走就走?你公司批你的假不?”

  “你別管,你走不?”喬平盯著劉明,眼睛都不眨。

  劉明看著這個平時都很冷靜的老鄉,這是從老家一齊出來的小伙伴,他比自己混的好,可以說順風順水,可從來都沒見過他如此失態。“似乎真發生了什么事情!”

  劉明想了下,問:“現在給你答案?”

  喬平點點頭。

  劉明卻搖搖頭,有些自嘲:“我沒臉回去。當時我是發過誓的。”

  喬平煩躁的把煙一丟:“我走了。”

  他拉開門,真的要出去了。劉明忙喊:“你總得告訴我什么事啊?”

  喬平的腳步才一頓,他沒回頭,聲音卻傳了出來:“我也只是猜測,沒有啥把握,只是有些擔心我女兒。你要想知道去網上查查資料就好。”

  喬平徹底的走了,劉明卻有些發懵。地上喬平留下的煙屁股還好長,還在冒著青煙。喬平確實有個女兒,才1歲,可是健康著呢啊?

  劉明拿出手機,看到了時間7.30分,然后手機就黑屏了。這時候,手機又沒電了。

  想查也沒法查,而且7.30了,也該去上班了。

  劉明來到酒吧的時候,這里依然很沸騰。他心事重重的換了衣服,在酒吧里工作的時候,腦海里卻還在想著喬平的事。

  可是酒吧里太吵了,他靜不下心來想什么,匆匆忙忙的,總會忙碌的忘掉什么。他被一個客人吸引了。

  那是個身穿西服的中年人,他臉上的一道疤十分明顯,而且一看還是剛添的。閃爍的舞臺燈光又讓那道傷痕顯得猙獰。但是他很安靜。可是在酒吧里,安安靜靜地,卻又是格格不入的另類。

  劉明站在他旁邊,只是不停的按他的要求添酒。很快的,那人喝醉了,也許沒有,這只是劉明的想法罷了。

  似乎注意到旁邊站的劉明在注意他,中年人淡淡的一笑,有些自嘲,有些凄涼。他到柜臺上要了一件包間,指明要劉明作陪。在經理不自然的眼神中,劉明走進這個豪華的大包廂。

  最初找到這個工作時,只是個兼職。卑微的一個服務員。就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目標,劉明當時的目標是進入這種幾萬塊錢的包廂去服務。可生活就像開玩笑,這就進來了?

  劉明靜靜地立在那里,有些卑微的說:“先生,請問你還有什么要求?”

  中年人并沒有說什么,指了指桌上的酒示意一下。他似乎有些頭暈,又扶住了腦袋。借著包廂里安靜的燈光,劉明看到他頭頂有一塊連頭發都沒有了。像是被什么撕下來似的。

  劉明遲疑了下,開了酒。

  這可是幾千塊錢一瓶的啊,這小小的一瓶,相當于他一個月的工資了。

  倒滿一杯,中年人又指了指旁邊的空杯子。

  劉明一陣錯愕,他并不覺得這人還有伴。

  “讓你倒你就倒。”

  劉明沒話說了,又倒了一杯。卻見他端起那一杯酒遞給自己。

  “對不起先生……”

  劉明的話被他的動作打斷了,桌子上擺了一摞鮮紅的人名幣,人民幣正面的頭像就這么靜靜盯著他,劉明也看著它。

  “一杯酒……”中年人示意了一下,拿起一部分人名幣,放在劉明面前。

  劉明的喉嚨聳動了一下,他端起酒杯,將視線放到中年人臉上。這才發現,對方的左眼似乎有一些泛白,應該是看不見的。

  中年人露出一絲笑容,端起酒杯輕輕一碰:“干”

  就這樣,幾杯酒下肚,中年人哈哈一笑,有些癲狂:“你肯定猜不出我為什么要選你。”他凝視著酒杯,繼而變的安靜:“就如同我不知道,會碰到這樣的事情。”

  劉明的酒量不怎么好,幾杯酒下肚,有些頭暈了。他扶著沙發坐下了。又添上了兩杯酒,舉起酒杯:“先生,如果您介意,這杯酒我請你。”他看也沒看,一飲而盡,如同把自己的苦全部喝進肚里。

  中年人有興趣的看著他:“我只是看你挺老實的。沒想到酒量差不說,還有酒瘋。”

  劉明揉揉腦袋,笑了笑:“我沒酒瘋,我只是借酒發瘋。”

  中年人給他倒上一杯,自言自語:“能讓我親自倒酒的人并沒有多少了,以后我想也不會有了。我霍青,這輩子風風雨雨也算過來了,走到頭卻是這般變化。呵呵,天意弄人啊!”

  劉明覺得這名字耳熟的緊,他知道大概是什么大人物罷了,多大?反正比自己大就行。他扯開了話:“然后呢?”

  霍青哈哈一笑,雖然面容殘破,卻盡顯豪邁之色:“是啊,然后呢?真有意思啊!”

  劉明撇過一絲敷衍的笑意,但良好的自覺讓他糾正了自己的笑容,他瞇著眼看著霍青,臉上浮現淺淺的酒窩,像個人畜無害的小動物。

  霍青大笑:“你這小屁孩還鄙視我了!膽子不小啊!”似乎來了興致,他悄悄的湊了到劉明旁邊,他的眼神盯著劉明:“小子,見過喪尸沒有?”

  劉明覺的他白眼珠子多的左眼有些可怕,悄悄的挪了挪:“電影上多了啊”

  霍青沒在意他的小動作:“我告訴你,真正的喪尸可不像電視上演的那么夸張。他們的眼神有些空洞,不過他們的指甲會一直生長,而且他們還會磨指甲……”

  霍青正比劃著,一陣短暫的敲門聲打斷了他的動作,他動作不自然僵硬一下。

  劉明看著他,霍青臉上生動的表情慢慢褪去,他似乎失去了興趣,揮揮手:“去開門吧!”

  劉明正要動作,霍青的話又傳來了:“將這些錢先收在身上吧!”

  劉明照樣做了,他開了門,剛看到一大伙人,還沒看仔細,身后卻傳來一聲清脆的槍響……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