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7:33:1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天劍神主
  4. 第三章 飄香院

第三章 飄香院

更新于:2018-03-18 07:18:26 字數:3139

字體: 字號:
  李峰尋著聲音看去,發現說話的是個長得白白凈凈的少年,少年穿著一身鮮艷的華服,再配著他那張俏美白皙的瓜子臉,幾乎都要讓李峰以為他是一個女子。

  李峰在腦子里面回憶了一下,記起這少年乃是陵陽王家的一位嫡子,姓王名子桂,他姐姐王紫嬌跟孫胖子還是從小訂的娃娃親。

  王紫嬌的父母當時只是想和孫家攀上一點關系,不過實在沒有料到,孫胖子長大以后居然變成了一個大胖子,這下可有點把他們女兒往火坑里推的意思了。

  然而孫胖子也沒有輕松地抱得美人歸,據說那個刁蠻的王紫嬌和他訂立了一個契約,約定除非孫胖子能把體重減到兩百斤以下,否則她是抵死也不會嫁給他。

  不過想要讓孫胖子變瘦,那幾乎跟讓他變成一個英俊美男子同樣的有難度。

  李峰給孫胖子遞了一個眼色,那意思是說,這人是你家的事,你自己來把他解決。

  孫胖子會意地上前,指著王子桂的鼻子,狠狠地罵道:“王子桂,閉上你的臭嘴,峰哥也是你能取笑的?你再敢多說一句話,小心我把你嘲笑峰哥的事告訴你姐,看她不好好地收拾你。”

  王子桂似乎有些害怕,轉頭看了馮天麟一眼,馮天麟對他使了一個安心的眼色,他才轉頭對孫胖子說道:“孫胖子,你別太囂張了,現在你還不是我姐夫呢!你要想來教訓我,等你把肥減下來,成了我姐夫再說!”

  話音剛落,跟在馮天麟身后的眾人全都笑得前仰后合。

  孫胖子一張大臉氣得通紅,王子桂的一番話恰好戳到他的痛處,雖然他的話把他姐姐也給賣了。

  李峰見到孫胖子氣急的模樣,差點也跟著眾人笑出了聲,不過再想到自己的毛病,連忙收住了笑容,心里也變得很不是滋味。

  他用眼光瞟了一眼馮天麟,見他正向自己看過來,兩個人相互對視了一眼,又很快地轉移開去。

  李峰對著王子桂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你媽叫你回家吃飯呢!”說完不管眾人疑惑不解的目光,帶著孫胖子和李安踏進了飄香院。

  飄香院雖然沒有城主府那般高大雄偉的氣勢,卻也是修建得玲瓏別致,紅檐綠瓦,雕梁畫棟,呈現出一派奢華富貴的氣息。

  當李峰三人進到飄香院里面,便見到一群群相互摟抱親吻的男女,女的清一色地穿著暴露的裙裝,男的大多都是二十歲左右的青年,普遍的衣著華貴。

  李峰的目光在大廳里面掃視了一遍,居然還看到幾個白發飄飄的老者,他們同樣地懷抱美女,上下其手。

  很快就有一個搽著厚厚脂粉的**走過來,一邊對著李峰拋著媚眼,一邊笑著說道:“喲,這不是咱們李公子嘛!李公子你怎么今天才來啊,這可把咱們姑娘想死了!”

  李峰盯著那張不斷掉粉的笑臉,見到她正往自己靠過來,忙向后退了一小步,同時嘴里說道:“老地方!”這是曾經那個李峰的常用語。

  **又會意地對李峰拋了個媚眼,然后便扭著她那條水桶腰上了二樓,帶著李峰三人到了一處包廂。

  包廂里面裝飾十分豪華,讓李峰這個后來人都不禁感嘆起古人的奢侈,他走到包廂的窗戶邊上向下看去,大廳里的一切便盡收眼底。

  李峰再抬頭向對面看了一眼,便見到馮天麟幾個人也進了一座包廂,兩座包廂的窗戶還正對著。

  **這時又笑著問道:“李公子,你和孫公子要不要叫幾個姐兒過來說說話?我們飄香院可又新來了幾個雛兒,可是還沒被人開過苞的呢。”

  突然她想起了一些關于李峰的傳言,連忙閉上了嘴,臉色也嚇得變了幾變。

  李峰倒是沒怎么在意,反正說的人多了去了,他也不能每次聽到都生氣,那還不活生生地氣死了。

  孫胖子突然插嘴說道:“算了算了,峰哥看不上那些庸脂俗粉,我們可是來你這兒選花魁的,你叫人弄點吃的來就是了。”

  **連忙點頭哈腰地陪笑了幾句,又叮囑旁邊的下人好好服侍,這才轉身退出了包廂,臨了還幫李峰他們把門給關上。

  李峰走到靠著窗戶的位子上面坐下,然后便盯著對面馮天麟他們那個包廂打量了起來。

  孫胖子湊到李峰耳邊小聲說道:“今天我們怎么玩?是做托兒把價格給抬上去,還是直接下手把花魁搶過來?”

  李峰轉頭看了孫胖子一眼,心想我對你那些可沒什么興趣,于是敷衍地說道:“先看看再說吧,現在拍賣不是還沒開始嘛,你著急做什么。”

  說完李峰又轉頭看向大廳,目光在那些尋歡作樂的男女身上一一掃過。

  突然李峰目光注意到了兩個中年人,他們坐在大廳一側的角落里,那兩人身穿藍色長袍,雖然他們是坐著的,但是依然顯得身形高瘦,兩對明亮的眼睛冷峻異常,就像兩只在黑夜中窺伺的豹子。

  然而最令李峰感到奇怪的是,大廳里的那些男人身邊或多或少都有女人相陪,唯獨他們兩個只是沉默地坐在那兒喝酒,偶爾有一兩個女人上前搭訕,也會被他們冷漠地拒絕。

  李峰用胳膊肘捅了捅孫胖子,示意他向那兩人看去,嘴里問道:“你能看出那兩人是干什么的嗎?”

  孫胖子望著那兩人看了一會兒,對李峰說道:“他們具體是干什么的我不知道,但是一看那兩人的作派,他們肯是某個門派的修煉高手,八成是到這里來等什么人的吧。”

  李峰滿臉疑惑地問道:“修煉高手?某個門派?”他剛剛來到這個世界,雖然對這個世界有了一些了解,但是都是從李安他們幾個仆人身上獲知的,對于這個世界更加深入的認知還是一片空白。

  孫胖子疑惑地看向李峰,道:“你不知道?城主大人不就是一個下階造士的強大高手嘛,我還以為他把這些都告訴了你呢。”

  李峰有些尷尬,他突然想起父親曾經是有告訴自己有關修煉的一些東西,不過因為曾經的那個自己因為丹田受損的緣故,對于修煉的一切相當地排斥,所以對此也就沒有留心。

  雖然李峰知道自己現在是沒有辦法修煉的,但是他堅信天無絕人之路,現在不行,并不意味著終生都沒有機會,誰也說不準自己就不會有什么奇遇。

  孫胖子見到李峰露出感興趣的樣子,便繼續說道:“我父親告訴過我,說是在我們這個世界里,只要稍微有些資質的人就可以進行修煉,他們通過一些功法吸收天地的元氣,再將其煉化為體內的元氣,之后他們就可以用這些元氣攻擊殺人,如果實力強勁一些,甚至還可以呼風引雷,移山填海呢。不過我是沒見過那種大場面。”

  李峰聽了,點了點頭,又接著問道:“你剛才說我父親是下階造士,這又是什么意思?”

  孫胖子端起一杯茶水來喝了一口,這才不慌不忙地說道:“那指的是修煉的九個等級,它們分別是良士、相士、造士、玄師、巨子、尊者、真人、圣人和神人,每一個等級分別對應了一種形態的元氣,你修煉到了哪種元氣,你自然就是哪個等級。城主既然屬于下階造士,那也就是說在他下面還有兩個等級。”

  李峰點了點,突然想到自己父親既然是一個下階造士的強大高手,連他對自己的病都毫無辦法,看來自己的未來還真是有些黯淡啊。

  孫胖子看見李峰的臉色一會兒紅,一會兒白,知道他多半是想到了自己的病,便笑著寬慰道:“你的病城主大人沒有辦法,那是因為城主大人不是修煉中人,我聽我爸說了,城主大人的一身功力可都是在戰場上拼殺得來的。但是如果你以后有幸進入某個宗門,得到宗門的相助,要想治好你的病,那還不是舉手之間的事。”

  李峰抬頭看著孫胖子,感激地對他笑了笑,又轉頭看向下面那兩個人,嘴里問道:“你覺得下面那兩個人可能是什么等級的高手?”

  孫胖子睜大一雙眼睛,再次仔細打量了一番那兩個人,說道:“看不出來,不過應該不會比城主大人弱上多少,要不然也不會這樣明目張膽地現身了。”

  就在李峰和孫胖子兩人談論下面兩人的時候,飄香院的選花魁大賽已經正式拉開了帷幕。

  一個穿著紫色長袍,頭戴軟腳頭巾的中年漢子走上了大廳正中的那座花攢錦聚的木臺,先是對著下面一群鬼哭狼嚎的客人深深鞠了一躬,接著才神情激動的說道:“尊敬的各位貴客,咱們飄香院一年一度的選花魁正式開始。首先讓咱們以最熱烈的掌聲有請咱們飄香院當之無愧的花魁梁師師登臺!”

  然后李峰等人便見到一位身穿黃色錦繡長裙,并用一把團扇完全遮蓋面容的女子扭著楊柳細腰,款款地走上臺來,在她身后還有兩個提著花籃拋灑花瓣的小姑娘。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