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3:15:25
  1. 愛閱小說
  2. 軍事
  3. 最后一個龍騎兵
  4. 引子:冬日圍城

引子:冬日圍城

更新于:2018-03-18 08:42:34 字數:1397

  這個冬天很冷,即便是在關東的松嫩平原,也屬特別罕見。

  這般雪花漫天飛舞的天氣,小興安嶺北麓的黑河城內,街道上行人落落,而城頭卻又是一番熱火朝天之景——高高的城墻上,眾多衣衫襤褸的士兵頂著漫天飛雪,正忙碌著構筑工事。盡管北風凜冽、衣不蔽體,但士兵們依然干得興起。他們臉上雖被連日征戰的硝煙染滿滄桑與憔悴,雙手亦因天寒地凍而紅腫皴裂,頭頂卻無一不被蒸騰起的陣陣熱霧所籠罩。

  這些士兵隸屬于東北抗日義勇軍①馬占山所部騎兵旅。該旅乃馬占山麾下之精銳,約三千人馬,個個驍勇善戰,堪為人中之龍,又因中國龍之圖騰,故旅旗上繡一條騰云駕霧的飛龍,對外番號即為龍騎兵旅。旅長名喚胡正峰,時年三十歲,東北講武堂②畢業,曾任東北軍騎兵營長,“九一八”事變后隨馬占山收羅原東北軍舊部抗日,日久組建起這支所向披靡、威名遠揚的龍騎兵旅。

  【注】

  ①東北抗日義勇軍:一九三一年,日本關東軍發動了震驚中外的“九一八事變”,日軍的鐵蹄踏遍東北大地,東北民眾陷入痛苦的深淵。在民族危亡之際,中共滿洲省委發動群眾進行武裝抗日。東北各階層群眾和東北軍、警察部隊的部分官兵紛紛組成義勇軍、救國軍、自衛軍、大刀會、紅槍會等抗日武裝,高呼“誓死抗日救國”、“還我河山”的口號,在極端艱苦的條件下,同日本侵略軍展開英勇的武裝斗爭。前東北軍將領馬占山率一支約八萬的義勇軍活動在黑龍江一帶。

  ②東北講武堂,設立于1906年,初稱東三省講武堂,張學良主政時期改名為東北講武堂,與云南講武堂、保定陸軍軍官學校、黃埔軍校并列為民國四大軍官學校。

  一九三二年冬,日軍為消除蓬勃發展的東北抗日義勇軍的威脅,先后調動共近二十萬日偽軍警,分別對各地義勇軍進行大“討伐”。在強敵進攻下,東北義勇軍由于自身存在的許多弱點,加之得不到國民黨政府的支援,致被各個擊破,大多數主要領導人脫走,部隊大部瓦解。馬占山所部幾經鏖戰,亦只剩不足萬人,一路潰敗,漸抵中蘇邊境。

  黑河城,與蘇聯阿穆爾州隔江相望,素有“歐亞之窗”之稱,為中蘇邊境戰略要地。馬占山部若要撤退至蘇聯境內,除卻勞師以遠穿越漫漫小興安嶺,黑河城便是便捷的必經之路。為打通這條生命通道,馬占山命令建制還算完整的龍騎兵旅不惜一切代價拿下黑河城。胡正峰接令后,率龍騎兵旅冒著零下三十度的低溫嚴寒,在凍成硬土般的雪地上強行開路,趁夜攻下因抽調兵力圍剿義勇軍而防守空虛的黑河城。

  獲悉邊境重鎮黑河城被義勇軍所占領,日方集結關東軍五個旅團計二萬五千人,偽滿軍①四萬人,以田中一郎少將為總指揮,一路奔襲,分兵多路,封鎖了黑河與周邊北安、嫩城等地的通道,然后以三萬重兵圍攻黑河城。

  【注】

  ①偽滿軍,偽滿洲國防軍的簡稱,是“9·18”事變后日本扶植的傀儡政權偽滿洲國的武裝力量。1932年3月偽滿洲國成立后,1932年4月正式建立滿洲國防軍,主要以投降的原東北軍為骨干力量,同時搜羅一些土匪武裝、社會流氓充實。偽滿軍由日軍要員所組成的偽滿軍政部最高顧問所操縱,在關東軍的直接控制下,是日本帝國主義的附庸和幫兇。

  面對數倍于己的日、偽軍,胡正峰率部苦苦血戰。馬占山獲悉龍騎兵旅被圍,心急如焚,遂抽調所剩不多的人馬救援,卻于途中被日軍騎兵打散。孤立無援,漸近彈盡糧絕,此刻的黑河儼然一座死城。然龍騎兵旅畢竟是如龍之師,雖至絕境,亦不退縮,以哀兵之態死守黑河城,眼下眾將士即趁敵軍一輪攻勢的間隙搶修工事。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