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16:03:54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修二代之縱橫路
  4. 第一章 游歷

第一章 游歷

更新于:2018-03-17 07:55:18 字數:4616

  距地球東面四十八光年處,有一不知名的星系。星系中有一些生命星球,星球上生活著不同層次.不同種類.不同族群的人類。而有人類的地方,同樣發生著和地球人類一樣類同或不類同的歷史演繹、社會進化、人文變遷。同樣發生著恩怨情仇、愛恨糾結、油鹽醬醋的諸多故事。

  我們的故事就在該星系中生命星球上生活的人類中展開······

  在中洲向震洲方向的一條大道上,正飛馳著一架兩匹龍馬牽拉的馬車。在雙龍馬“得、得”的蹄聲中,時而有”啪、啪“的鞭梢聲響起。馬車的前轅上坐著一位年老的車夫,花白的胡須,迷細的長眼,微紅健康的臉龐上散落稀疏的皺紋。干凈的藍色短衫無不顯示這是一個大戶人家的車夫。而拉車龍馬,和地球上的馬略有不同,額上長有獨角,身上有鱗,就象地球的馬披上一層鱗甲。這種龍馬翻山越嶺如履平地,可日行千里不疲。

  ”黃伯,到什么地方了?這一覺睡得真好。”從車里傳來一個年輕的聲音。

  ”少爺,再睡會兒,再有兩百里就到震洲邊界的廖家堡了。“老車夫答道。

  “不睡了,睡得差不多了,干脆看看沿途的風情。“隨著說話的聲音,從馬車門簾處分開處拱出一個年輕人,并排和老車夫坐在前車轅上。年輕人二十多歲的樣子,兩條漆黑的長眉,丹鳳眼,高鼻。看去充滿英氣而智慧。

  馬車勻速飛馳,大道兩邊的樹木飛速向后退去,而遠方的青山,則慢慢后退著。

  ”黃伯,廖家堡地處邊鎮,聽說民風彪悍霸道,你來過嗎?“年輕人看著兩邊的風景,忽而側頭問道。

  “來過,三十年前和門主經過廖家堡,停留過幾天,廖家的家主廖慶西當時還是筑基期大圓滿的修為,現在聽說是金丹期了。廖家”玄陰功法“還是不錯的,聽門主說,可以直指元嬰大道。而廖家的世俗武功心法”陰極功“偏重陰寒,外門家族弟子難免有陰沉霸道之嫌。所以,少爺、對于你現在的情況,如果沒有特殊的情況,盡量多忍忍,少惹是非,好嗎?”

  “好的,黃伯,我會注意的,爺爺給我說過,出門多聽黃伯的。”

  說著說著,年輕人好象勾動了心中的某顆弦,陷入了沉思:

  唉,我豐歌的道路該怎么走呢?自從有記憶以來,就知道自己無修仙靈根。

  在家族逼迫下,五歲開始修煉世俗武功,煉皮、煉筋、煉骨、煉腑、通竅。逼迫吞食各種伐筋洗髓、增強功力的靈丹妙藥,逼迫參悟各種武功招數。還有爺爺用仙術幫助打通任.督二脈。

  十八歲那年終于武功大成,達到后天巔峰,從此再無寸進。已經五年了,始終無法堪破那生死玄關,再進一步。連爺爺都毫無辦法,這生死玄關只能靠自己體悟,外力無法作用,一切只有靠自己了。好在自己年輕,時間有的是。

  記得爺爺說過,靈根雖然是修仙的條件,但是沒有靈根并不等于不能修仙,只要有一顆強者之心,同樣可以修仙。一是以武入道,武功堪破生死玄關,進入先天;二是尋找五行之精,煉化而產生五行靈根;三是尋找天材地寶煉制逆天的啟靈丹開啟隱靈根;四是持之以恒.數十年如一日的修煉轉化靈力,最終將內力全部轉化靈力。

  但是最后這種方法太難了,誰知道數十年如一日的修煉能否感受到靈力,能否轉化內力為靈力呢。還是考慮前面三種方法為上,不知能否有這樣的機遇,要不然實在是辜負爺爺的期望了。

  記得五年前爺爺送黃伯到我身邊的時候說,希望我有極堅韌的向道之心,持之以恒的走下去,不要象我父親,仙路到頭了,辜負了他的期望。其實,父親也不容易,他在五行門的時候,雖然爺爺你貴為門主,修煉資源也豐富,但是,好的資質不是誰都想有就有的。父親非常一般的資質,如果是一般人,修到筑基后期就到頂了,可他終究還是到了金丹后期。現在又被你派去發展和掌控豐家,大家族啊,勞心又勞力,還有多少時間去修自己的仙道。對于我這個親生兒子,他除了狠狠地逼我修煉外,又有什么辦法呢?何況連爺爺你都束手無策的事情。

  還有,你把黃伯派到我身邊五年了,這是為何?聽說他還是你昔日的長隨,一眼看去,修為不高,筑基后期,人又年老,真鬧出點事兒來,在這修界來說,又能起什么作用呢。不過,黃伯對我真的很好,事無巨細都非常關心,而且見識又廣,到過很多地方,也許經歷過很多事情吧。也好,這次游歷,有他這個百事通在身邊,倒是方便多了。不管了,順其自然,且看機緣······

  “少爺,到廖家堡了,要不要下去看一下?“正沉思中,老車夫的話語傳來,打斷了年輕人的遐想。

  “要去,行萬里路,當讀萬卷書,也許驚喜來自偶然間呢,黃伯,把馬和車收起來”

  “少爺說的是,好,”說著,老車夫解下龍馬,右手露出個黑色的鐲子,手一揮,就不見了兩皮龍馬,又從腰間拿出儲物袋將馬車收起來。

  看著黃伯隨手用馭獸鐲和儲物袋收起了龍馬和馬車,豐歌嘆了一口氣,很是羨慕。但自身無靈力,除了自己手指上那一牧特制的外,其他的儲物之類都無法打開,也只能無奈轉身走開。

  ”別嘆氣,少爺,問題會解決的。“黃伯慈祥的眼光看著豐歌的背影。

  ”但愿吧,天無絕人之路嘛。“豐歌幽幽而言,然后慢慢向前走去。

  廖家堡,其實是一個繁華的小城。城中間一條小河蜿蜒流淌,將小城分為東西兩半。

  東邊是修仙者和有錢人的聚居之地,大小街道兩邊店鋪經營的都是和修仙者有關的物品。東半城靠近東極山,東極山是震洲烏木山脈分枝蜿蜒而來,支脈的落脈處,有一小型靈脈。山上靈氣濃郁,從山腳到山頂有一排排環形的修煉洞府。除了山頂位置最好的九間甲級洞府,其他的乙級.丙級.丁級洞府都可以租給別人居住修煉,或是獎勵給家族有功的弟子修煉。廖家的莊園就在山腳,靠山帶水,往前一排排的建筑和街道就形成了東半城的修仙者居住區和交易區。

  西半城是外門弟子的居住和管轄區,也是不能修仙的世俗人居住區,由于不能修仙的數量比例大,所以這一區域人多復雜而鬧熱。稍遠一點更是貧民區,這樣西半城就形成了世俗的熱鬧混雜區。

  豐歌和黃伯走在東半城的一條大街上,游覽著稀疏的行人和街兩邊的商鋪。

  ”這位公子,請了。“豐歌二人正行走間,前面有人攔住去路,拱手招呼。

  ”哦,請了,有事么?“豐歌轉過頭來拱拱手。一看,前面之人文士裝束,三十多歲。兩道漆黑的斷眉,一雙三角眼,八字胡,瘦子,看其裝束面貌,有些陰險狡詐、文而不類之感。而其人卻悠然道:

  ”吾觀公子面相,五岳朝拱,日月角崢嶸,龍骨貫頂,卻又地庫方圓承載之。加之腳動身穩,實乃龍行虎步之像,不為人間之王,定是仙者圣賢。不知公子從何而來?“

  ”閣下是看相算命的嗎?我輩修者,逆天爭命,我命由我不由天。閣下能算些什么?“豐歌笑笑道。

  ”天道無情,天道之下,蕓蕓眾生皆螻蟻。修者逆天爭命,有幾人能爭脫天道的束縛,相見既是有緣,有緣皆可渡。公子請坐吧。“文士說著從旁邊的攤位拉出一張竹椅,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攤位是一張竹桌,兩張竹椅,一根竹桿插在一旁。上面掛著一塊長方形的布,布上一付對聯:”算盡陰陽五行,盡掌天下乾坤“。

  看著布上的對聯,豐歌有點驚訝:好大的口氣!

  回頭看了黃伯一眼道:”黃伯,有點意思,如何?“

  ”少爺,隨緣吧。“黃伯很淡然。

  豐歌想了想,看了那文士一眼,慢慢走過去在竹椅上坐了下來道:”那就隨緣吧,閣下,請算吧。“

  那文士走了過來,先摸摸豐歌的頭頂,再摸兩耳后骨,又從兩肩摸到肋骨后,再到兩手十指,并在掌心捏了捏,還摸了摸兩腿骨。站著沉思了一會,又掐指算了又算,才笑著自言自語道:”原來如此。“

  ”公子,適才看像時,吾心中乃疑。若說公子乃人間之王吧,但汝滿身風塵,頂上有金色云氣而非紫色云氣,雙眉長而且帶煞,又掌生死之權而有壽。非也。“

  ”若說仙之圣賢,修為卻又世俗巔峰,而非修仙者。實乃令人不解?適才摸骨,又用《六爻八卦》算了一卦,才悟到,原來是星主駕臨唉。星主在上,請受在下一拜。“那文士說完,跪下大禮拜了一拜。

  ”唉,唉,閣下,請別開玩笑,到底何解?“豐歌站了起來抬手示意,見對方也拜完,想想又坐下,用懷疑的眼神看著對方道。

  “公子,且聽在下道來。適才摸骨時發覺,汝頂骨方圓有九宮之象,既所謂'載九’。下巴方而齊,呈‘一’字,既‘覆一’。左邊肋骨質重三分,右邊肋骨質重七分,既‘左三右七’。若不信,自己摸摸,右邊肋骨比左邊粗大。再者,汝走路左肩前頃四分,右肩前頃二分,既‘四二為肩’。汝左腳板心,一定有八顆紅字,右腳板心有六顆,既‘八六為足’。

  “《河圖洛書》有云:’載九覆一,左三右七。四二為肩,八六為足‘此乃周天星體之縮影,天道星宿之運轉軌跡。若吾未錯,汝身負天道星宿之運轉軌跡,若非星主,乃何?公子是否脫鞋讓吾一觀腳底有否紅字?”

  文士說著一雙三角眼睜得大大的,緊緊瞪著豐歌。

  此時,黃伯上前一步問道:“那他為什么不能修仙,還是武功后天之境?”

  此疑適才《六爻八卦》也有分辨:火龍臨世爻,占五君位,乃君主之兆。木不足而生火,火氣不足,龍騰乏力,還差功夫。此行汝等向著震洲而來,震洲屬木,位居東方,木能生火,此事成唉!“

  文士說道,袖手負背,昂首向天。

  ”哈哈,閣下開的好玩笑“豐歌大笑之下,暗自思量:

  自己腳底的確有紅字,這算命者所說的也許有其事,也許夸大其詞。十個算命者,九個喜歡夸大,不管真假,都不能承認,否則落到有心人耳里,那就不好了。想著,眼珠一轉又道:

  “我腳下可沒有什么紅字,你別胡扯了。看相算命,我也會,我給你也算算,你聽著:你斷眉帶兇,雙眼帶煞,中年必有大兇。哈哈,既如此,遇著我這大貴人,你還不終身追隨我,鞍前馬后。我將保你無災劫,享仙緣行嗎?哈哈哈,玩笑,玩笑,全當取樂,黃伯打賞,走嘍!”

  豐歌大笑著轉身走了,黃伯一揮手,十塊靈石飛到攤位桌上,轉身跟著豐歌走去。

  黃伯跟著大笑的豐歌走了,那文士卻沒有在意桌上的十塊靈石,還站在原地低頭掐算,不時嘀嘀咕咕,自言自語。旁邊有看熱鬧的人大聲譏笑道:“算命子,你的星主已經走了,你還在算頭算腦,還不趕快去追。”

  文士抬頭不肖地說:“子非魚,焉知魚之知水否?”

  旁人都笑著搖頭走散了,那文士卻轉身坐在椅上沉思:

  吾河洛仙門歷經三十五代,因泄漏天機之故,除開派祖師外,歷代祖師都未得圓滿善終。不是半途身勛,便是修為難過筑基而壽終,從未達到金丹以上者。記得師父臨終時所言:

  開派祖師曾預言,河洛仙門將在三十六代發揚光大本門。但徒兒你斷眉帶煞,兩眼帶兇,實非吉兆。若非你聰慧異常,悟性絕世,乃河洛仙門傳承的不二之選,我真不想將你作為三十六代傳人。唉,我河洛仙門歷代單傳,資質難尋。真但心傳承斷在你手里。所以,徒兒你得記住兩點,一是修煉有成后,尋找有大氣運、大機緣、大福壽之人以輔佐之,借其福蔭佑你,并光大本門。二是若未碰到有緣人,你得極早尋覓悟性資質極好的弟子傳下傳承,免得本門傳承斷送在你手里。切記,切記。

  吾從坎洲之到震洲,雖說事出有因,但未嘗不是途中尋覓‘有緣人’之故。

  動身時之卦象,龍虎風云會震洲,天乙貴人臨世,乃吾于震洲遇大貴人之象。而天乙屬木,廖家堡位于震洲邊緣與中洲相接。中洲屬土,木氣不足受土反克,此乃天乙貴人未得其時、其地也。弱唉,嗯,如此看來,還真是我諸葛清之大貴人也。

  這位公子雖然不承認,但吾河洛仙門之傳承豈是其余江湖門派信口雌雄可比的。不過,這公子真的很聰慧啊,隱瞞真相不說,還以玩笑忽悠過去。不過,你這玩笑還真開到點兒上呢,難道是天意。

  罷了,過了這村就沒有這店了,現在正是吾追隨大貴人之良機,我諸葛清豈能優柔寡斷,錯過良緣。想著,文士站了起來,揮手將攤位收入儲物袋,沖著豐歌走的方向追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