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1:1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戰王令
  4. 第二章 族中大會

第二章 族中大會

更新于:2018-03-16 09:09:34 字數:2422

字體: 字號:
  蘇見現在同樣是內勁第十層,他和家族族長還有各位家主面臨著同樣一個問題,那就是如何突破先天境界。

  現在他心里已有打算,但是他不確定自己這個想法是否正確。

  五行相生相克,他選修的是水屬性的滄海訣,由于家族中關于修行的知識實在是太少了,蘇見根據自己的記憶還有翻閱的一些資料,對于五行相生的程度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

  水生木,蘇見下面準備從頭開始修煉家族中的木靈訣,但是五行相生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如果蘇見水屬性的力量是一,那么經過相生之后的木就是十,十倍的力量,根本不是蘇見能夠駕馭的了的。

  “以自己十層的滄海訣,木靈訣只能修煉到第五層,如果將木靈訣修煉到第六層,那么自己就會控制不住經滄海訣相生的木靈訣,根本無法強行突破先天境界!”

  可是這是在是很危險啊!

  蘇見一步步向著山下莊園走去,腦海中仍是有些躊躇不定。

  雙手縮在袖中,蘇見步履悠然,看似悠閑,但是閃爍的眼光透露出了他還沒有下定主意。

  望了一眼山腳,蘇家莊園依然是清晰可見。

  袖中握著的雙手,漸漸松開,蘇見飄然向前,看起來更顯悠然。

  蘇見返回自己住的院子,蘇見來到這個世界上,睜開眼自己就是一個四歲的孩童,無父無母,只知道自己在族中排行第二,然后蘇見接觸到了內勁的修煉方法。

  蘇見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刻,那是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幸福,激動,蘇見覺得當時自己的心臟好似都要爆炸了一般,有些麻木的心靈瞬間被數不清的情緒塞滿。

  走進院子,推開房門,房子中的物件很簡單,只有一張床,一張桌子,一個椅子。

  坐在床上,蘇見在腦海中開始回憶,來到這個世界上之后,蘇見多了一種能力,也不是一種能力,而是記憶力突然變得非常好而已。

  第一次見到內勁心法,蘇見不能自已,將所有的心法全部背誦了下來,現在家中的三大內功法決,蘇見仍然歷歷在目。

  金銘決,木靈訣,滄海訣,這三種功法蘇見早已銘刻于心。

  當時小孩子們看到蘇見瘋狂的模樣,一個個都下了一跳,可他們根本無法理解蘇見的想法,或者說是這個世界上的人都不不會理解當時的蘇見是什么想法。

  蘇家莊園有四個內勁十重的高手,在方圓數十里是實力最強的家族,尤其是族長,已經達到內勁十重二十年之久,可是沒有突破的功法,他硬生是被困在這里二十年。

  實際上蘇家的族長天賦是不差的,如果有后續的功法,現在在先天高手中也是一個好手,其他三個分家家主,也都是類似的情況,都是有功法就能夠突破進入先天境界。

  蘇見心中雖然下定了注意,但是并沒有開始修煉木靈訣,而是繼續修煉起來了滄海訣,他在第九層和第十層的關卡處停留了近半年,就是為了提高自己的內勁純度。

  蘇見的功法并不高明,所以修煉而來的內勁精純程度不是很高,蘇見只好用自己的笨方法來提高精純程度,那就是壓縮。

  而壓縮了半年只有,精純程度提高了還不到半成,效率實在是低下。

  蘇家族中大會對族內弟子的要求是很嚴格的,只要能夠趕回來,沒有特別嚴重的事情要做的話,就必須要回來參加。蘇然的父親之所以讓蘇然再來通知蘇見,一方面是因為這是族中大會,每個人必須要參加,還有一個就是族長特別開口了,不允許這一次蘇見不來。

  蘇見是他們這一代公認的實力最強,如果在蘇見不在場的情況下宣布蘇合是這一代的領頭人,那么是說不過去的。

  天剛蒙蒙亮,蘇家便開始了忙碌的布置,蘇家出了一個天賦異能者,折讓蘇家族長興奮不已,數月前就給周圍甚至縣城中的幾個大家族都下了請帖,請他們來見證自己家族的天才,而今天正式族中大會舉辦的日子。

  族中大會在族內的演武場舉行,演武場的入口處,一個身材高大的漢子負手而立,他就這樣站在地上,卻象是一座金剛般,給人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蘇見走上前去,輕聲叫了一句:“四叔。”

  這位正是蘇家的一位分家家主,一個人成親有了孩子之后,變會成為一位分家之主,蘇見的四叔是內勁九重,天資并不高,但在方圓百里,也是一名高手,尤其是戰力不錯!這種面對面給人帶來的壓力,是一名普通的內勁十重都無法擁有的。

  大漢看到蘇見,臉色柔和了不少,點了點頭,輕聲道:“進去吧,你的天賦是你們這一代最強的,即使沒有天賦神通,我相信先天境對你來說也不是任何問題,不要因為這件事影響了自己的修煉。”

  蘇見微微一笑,說道:“多謝四叔關心,我不會受到任何影響的。”

  蘇見走進演武場,發現里面竟然已經有好多人在里面了,環視了一下,蘇見就看到自己的數位兄弟姐妹。

  說實話,蘇見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修煉,和這些兄弟姐妹之間的感情并不深。

  而蘇見剛一進演武場,他的那幾個兄弟姐妹立即把目光轉向了他的身上,有兩個女孩子也是毫不例外。

  “蘇見,你來了啊,我還以為你和上一次家族大會一樣不會出現呢。”一道微微有些戲謔的聲音傳來。

  開口說話的這位在蘇見他們這代排行第六,名叫蘇章。

  蘇見自己也知道,自己和這些兄弟姐妹并沒有多深的感情,大部分都是平平淡淡,但他不理會別人,不代表別人同樣不理會他。

  少年之間攀比是不可少的,蘇見的實力在他們這一代中遙遙領先,自然是有些人看不順眼,開口的這位蘇章,便是其中一位。

  蘇見腳步頓了頓,轉過頭看著蘇章,眼神淡然。

  蘇章臉色一變,忍不住轉過頭去,但是覺得這樣有些丟面子,鐵青著臉又轉了回來,哼了一聲。

  蘇見邁步向著自己的位置走去。

  見到蘇見離開,蘇章忍不住又是嘲諷道:“二哥,從今天之后你就不是我們中天賦和實力最高的人了,家族每年分給你的那些藥材可是要少很多了。”

  蘇見的腳步沒有絲毫停頓,而是淡淡的開口道:“你停留在內勁四重已經有一年了吧,快要突破了嗎?”

  蘇章臉色瞬間漲得通紅,他憤怒的看向蘇見,可是蘇見已經坐在了自己座位上,不再看他。

  “蘇章,蘇見說的是真的嗎?你不是說你突破第五層了嗎?”

  距離蘇章不遠處的一名女孩子開口問道。

  “你們別聽他胡說,四叔都看不出來我們內勁是幾重,他蘇見有三四厲害嗎?四叔看不出來的東西他能看出來?”

  蘇章急忙開口對著旁邊的少女道。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