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52:06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大宋英豪
  4. 第三章 小鹵蛋

第三章 小鹵蛋

更新于:2018-03-18 11:29:25 字數:8095

  小鹵蛋走來走去,一點不煩,一點不累,突然間覺得怪怪的,哪里怪?一下子說不出。

  突然間,鹵蛋恍然大悟,「不可能吧?」鹵蛋心中吶喊!他鬼靈精怪,平日見多「騙」廣,賭錢中看了太多人性,尤其是「臉」的細微變化,他總能把握。

  宴會開始時,無論是守衛,或接待貴賓的知客,人人臉帶微笑,熱情洋溢,酒席到了一半,笑容變得勉強。

  不錯!笑容是堆出來的!「是假的!」更奇怪是:原來熟悉的人不見了,一個個換上的全是陌生臉孔,三、四年來從未見過,豈不可疑?

  稍起疑心,自然用心細想,不知不覺中冷汗直流。廚房旁堆積如山的柴火,也未免太多了,一直堆到廳堂邊;并且酒甕放置廳堂走道,雖然主人大方,準備大量美酒,但十次宴客恐怕都喝不完,鹵蛋酒一沾口,便知這些全是烈酒。

  并且二更未到,街道上沒有半個行人,雖然瑞雪紛飛,但這可是金陵城中最熱鬧地方啊!小鹵蛋臉色不變,仍然嘻皮笑臉的跑腿,但可是更用心、眼、耳去體會!沒錯!遠處仍有嘈雜的聲音,除了人聲,更有馬嘶,似乎一大群。

  「怎么辦?」廳堂大門守衛眾多,他身穿雜工衣服,不可能混進去,若是大吼大叫,馬上被制伏!若想找人傳消息,又要找誰?

  急中生智,計從心起,本想咬破手指,在手絹上涂抹,但怕手疼,于是就用雞鴨血代替。然后裝出一副老實、畏懼、含羞模樣走到廳堂大門。

  果然,守衛立即擋住,「什么事?」

  鹵蛋手塞一兩銀給守衛,一手拿出手絹,輕聲說道:「我拿手絹給春花姐!請給我個方便。」

  春花正是小仙女的貼身ㄚ頭,小鹵蛋經常站在沙家大門邊偷窺,早將小仙女三個貼身丫環:春花、秋菊、夏荷,個性、愛好打得清清楚楚。尤其是春花愛財,小鹵蛋牢記在心!

  只因為愛財者最容易動心,「有錢能使鬼推磨!」正是小鹵蛋的座右銘。

  守衛哪讓他進去,小鹵蛋用盡三寸不爛之舌,再將身上「所有」銀兩共二兩余交給守衛,所謂「君子有成人之美!」而且總算「銀」老爺面子大!

  守衛找端盤子弟子將春花姐找出來,鹵蛋欣喜,背對守衛一面眨眼,一面將手絹拿給春花,以蚊子似的聲音說道:「你把手絹拿給小姐就是!快!快!包你還有大好處」

  春花一見便知是小仙女的手絹,而且手中一沉,立刻知道是一鈿十兩銀子,眼見的是經常在門口偷看小姐的傻蛋,那誠懇、著急面孔,讓春花也想幫上小忙!

  加上耳朵聽到還有大好處!尤其是「還有大好處」五個字最能打動春花的心,拚將被罵也要一搏。

  「快!否則來不及!」小鹵蛋輕聲道。接著提高聲音,剛好讓守衛聽到的聲音:「我在外邊等你!不要讓我等太久哦。」

  守衛聽此,正是小情侶的言語,不禁莞爾。

  小鹵蛋心理狂笑:你可上我的當了!大爺的銀兩可會燙你的手!

  不一會兒,蔡定石走到大廳外,說道:「小鹵蛋你跟我來!」說話平平淡淡,若無其事。這幾年小鹵蛋和定石下過幾次爛棋,勉強可算是棋友。

  「是的!蔡大爺!」小鹵蛋心中萬分佩服,「這些大人物見過大場面,竟然如此從容不迫!我也不能讓他們小看!」于是恭恭敬敬跟隨在后頭,不卑不亢、平淡自如的神情,定石一瞧,心中暗道;「也是個好角色!」

  一到里邊,四下皆是心腹,為了不讓龍門兄弟起疑,沙老太爺請杜氏兄弟一同參詳。

  沙若海拿著手絹問道:「這是什么意思?」口氣略有怒意。

  只見手絹已展開,雪白的絲絹上頭兩個鮮紅大字:「小心!」字旁還有一大團血跡,尚未凝固,頗為駭人!

  小鹵蛋本想寫「小心詭計!」,但「詭」字和他陌生,越寫越錯,只好涂成一團。想不到一團血更收成效!

  廢話少說,小鹵蛋眼一瞄心上人,要言不繁,一下子把疑點說得:沙老太爺不知所措,若山、若海差點暴跳如雷!

  一線拳焦躁得眼皺成一線,冷面佛依然冷面,不同是加上冷汗直流!

  龍門兄弟耳朵被這些話震得差點成為「聾」門兄弟了!

  沙老太爺四顧一看,三徒弟鐵臂神拳侯平到外頭巡視,早就不知去處,更令人心疑!

  玉鳳凰不愧是女中豪杰,一手輕撫沙太爺的背部,一手輕拍桌面,說道:「夫君!該如何處置?請下令吧!」

  沙老太爺也是個老江湖了,在玉鳳凰輕撫之下,立刻回神,「大家勿慌張,免得中敵人奸計!」轉身對李師爺,說道:「你看該如何是好?」

  小鹵蛋看在眼里、笑在心頭。

  心想道:「叫別人不要慌,自己慌得手足無措。還好意思問別人?看來倒不如問我。」

  李師爺心思細膩,立即分派人手,不動聲色檢查天然居地板和天花板,果然塞滿硝石、硫磺、油料等易燃之物,一著火便不可收拾,想要有活口绝不可能。派到四周探查的弟子,全知難而回,只因所有路口戒備嚴密,再遠一點,聚集大批軍馬,人等不準進出!

  「這绝不是幫派活動!似乎是要殲滅敵人的軍事行動!」李師爺推論道:「敵人心狠手辣,聯合官方要把我們一網打盡!」

  小鹵蛋心想:「這全是廢話,本小爺早說得一清二楚了,還要你羅唆!再不行動,要上火焰山當紅孩兒了!」

  眾人看著沙老太爺,等著他下令。沙老太爺腰一直、胸一挺、頭一抬,雄糾糾、氣昂昂說道:「沖出去,殺他個措手不及!」

  「不可!」小鹵蛋急忙說道:「這樣正中敵人詭計!」

  一時大家的眼光全聚集在這年輕人身上,只見這年輕人長得氣宇軒昂,眼神慧黠,說起話來思緒分明,雖然穿著雜工衣服,但不能遮隱他過人的神情。

  「小兄弟!你意下如何?」李師爺問道。

  「如果我是對方,那么你們沖出來可正中我意!」小鹵蛋以賭維生,最會猜測對手心意。眼神一轉,當然最重要是看一眼他的小仙女。

  只見小仙女滿臉專注,加上又是贊許的模樣。

  小鹵蛋精神抖擻,說道:「你們殺出來,我將把你們當反賊,通通抓了!殺了!」笑了一下,說道:「誰叫你們跳下我的陷井!」

  眾家英雄久闖江湖,深知江湖風險惡,經鹵蛋一點,哪有不明?

  小鹵蛋深知賭徒心理,話該說則說、該止則止。

  李師爺不愧為師爺,能屈、能伸、又能捧,「小英雄!今天你是大功一件!」手拿一張百兩銀票要交給鹵蛋,說道:「你先拿著,日后還有重賞!只是不知小英雄有何妙計?」李師爺急著問道。

  小鹵蛋大大方方接過銀票,一眼不瞧的拿給春花,說道:「她冒險通報,才是大功一件!這銀兩該給她。」春花喜出望外,不敢接過,只見小姐點頭才收下,果然是「還有大好處」。

  小鹵蛋道:「首先宣布宴會到此結束,讓無關人員離開,尤其是士紳富商們,還有不會武功的丫頭和雜工等,以免傷及無辜!」小鹵蛋停頓一下,又說道:「接著讓其他小幫派退席,這次行動應該與他們無干才是!」

  說到此,正經八百對著龍門杜氏兄弟說道:「這可要委屈你們了,請貴幫派找兩個人喬裝幫主、總鏢頭,喝得大醉,由貴幫幾個不重要伙計攙扶出去,看看是否全身而出?」

  小鹵蛋又瞄了一眼小仙女,只見小仙女全神貫注,兩耳傾聽。

  小鹵蛋精神大振,接著侃侃而談:「如果貴幫能全身而退,表示這次行動是針對沙家堡。那么天塌下來,由沙家堡撐著,貴幫不用淌著渾水!」

  小鹵蛋嘆一口氣,老氣橫秋說著:「可惜是:如此大陣仗!定是想一網打盡!將所有地盤一把抓!不過試試也無妨,只是希望不大。」

  說完小鹵蛋恭敬面對沙老太爺與杜家兄弟,說道:「小的大膽猜測、信口胡說,若是說錯話,請大人大量,多多包含!」

  眾位英雄你看我、我看你,老江湖了,大家心知肚明,訝異的是:眼前這無名小子,看樣子才十七、八歲,竟然有如此見解,面對劇變,在生死關頭竟有此膽識,難道…。

  想到此,沙若海一步向前,說道:「多謝小英雄!」接著輕握鹵蛋雙手;可憐小鹵蛋感覺像烙紅的鐵夾子夾住一般,只輕輕一下,鹵蛋臉紅、脖子粗,若不是小仙女在旁邊,早就叫爹、叫娘!跪地球饒。

  小鹵蛋雖強忍著,但眼淚也奪眶而出!

  「若海!不可造次!」玉鳳凰見此,立即叫道,接著慈祥地撫摸著鹵蛋雙手,問道:「你沒學過武功?」小鹵蛋只覺得一股真氣像清風吹拂,穿過雙手,一直到達心坎里,手也不疼了,全身有說不出的舒服。

  小鹵蛋手不疼了,尤其是心中溫暖極了,就像以前祖母愛撫一樣舒服,突然,心念急轉:「不是祖母!是親娘、是丈母娘!」

  于是沙老太爺依著小鹵蛋建議:二更整,將宴會結束,請賓客逐漸離席,派人變裝龍門杜家兄弟,并派五批人馬喬裝賓客,二、三十步為距離,跟隨在后,若有變化立刻放煙火為信號,天然居中眾位英雄好做應變。

  李師爺運籌帷幄,天然居中有一百六、七十位高手,其中至少三十人,全是以一敵十、敵百的頂尖人物,只要稍有動靜,立刻往南殺出,向沙家堡撤退,還有誰擋得住這群出柙猛虎?

  小鹵蛋一聽,大大覺得不妥,問道:「請問對方有多少人馬?」

  李師爺聽出弦外之音,立刻說道:「小英雄有何高見?事情緊急,不妨直說!」

  「依我猜測:對方上得抬面最多三、兩百人,加上烏合之眾至多千人,想要動搖沙家堡和雙龍門是不自量力!」

  小鹵蛋接著又說道:「可怕的是官兵勢力,金陵城中有多少官兵我是不知,但估計總有萬人以上。」

  「如果將萬人四方圍住,一邊約兩千五,沙家、龍門諸位高手一沖,他們也難擋得住?就算擋住了,但雙方死傷定然不輕!」

  「因此,如果讓我來籌劃:放開一、兩面虛張聲勢。以烏合之眾駐守,使各位不往這方面沖。」鹵蛋緩一口氣接著又道:「然后設個大陷井使各位往里面鑽。若各位遲疑不出,才一把火將各位燒得一干二凈!」

  「正是如此!」大家異口同聲。

  李師爺說道:「往南是必經之地,定有重兵;往北是龍門地盤,一定也有埋伏;往東是精銳禁軍駐防地,又有官衙,馬鳴蕭蕭,正是龍潭虎穴。看來往西較為妥?西邊過去三里外盡是稻田,不容易隱藏軍馬,似乎較為安全!」李師爺分析完了,抬頭看一看沙老太爺和龍門杜家兄弟。

  沙老太爺頭一點,說道:「就往西方撤退!大丈夫能屈能伸!君子報仇三年不晚!」

  但見小鹵蛋頭一搖,「西邊是不錯,但是,一大片稻田,你們也不易隱藏行蹤。如果我是敵人,就在西邊設下幾百個弓箭手埋伏,你們到了稻田中,一無隱蔽,正是個射獵好地方!」

  「我想東邊最為理想!我猜他們弄巧成拙,一定猜不著我們往東!」小鹵蛋道:「一者:東邊是官府衙門,又是禁軍駐防地,對手料想我們不會由此撤退。二者:敵人故意在此安排喧嘩聲,配合著馬匹鳴叫聲,告訴我們,這不是『虛則實、實則虛』嗎?三者:為何其他三方寂靜無聲?只有東邊顯示出軍馬喧嘩?更令人起疑!我想這正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如果我料想不錯,東方對我們而言最為有利!」

  小鹵蛋解說到此,頓了一下,笑著又說道:「何況東邊大半是金財神地盤,順便鬧他一鬧,讓他享受個城門失火,池魚之殃也不錯!」說完哈哈大笑。

  「想不到大禍臨頭,他面不改色,又分析得合理合情,真是難得!怎么以前沒有發現他這個人才。」蔡定石心想,不禁起了愛才之心。

  沙老太爺一方面派兩位徒弟準備送客,一方面分配兵器,龍門兄弟前來祝賀,只帶有貼身匕首、暗器等,長家伙皆未攜帶,而沙家人手也幾乎如此,分支舵本藏有兵器在密室,但已全數不見,密室中只見易燃之物罷了。

  眾英雄暗暗叫苦,但也無可奈何!

  于是由沙老太爺分派:第一批人手三十人,由沙若山、沙若海兄弟率領,皆是擅長暗器與輕功高手,手執短兵器準備殺個措手不及,并且搶下兵器由第二批人手使用。

  第二批由沙老太爺親自率領沙家堡其他高手,中軍押陣。第三批則是雙龍門殿后。

  第三批人馬是否加入廝殺,依喬裝龍門幫主是否安全離去才做定奪!

  「小兄弟!大恩不言謝!你先從大門離去,以免惹禍上身。」眾人一時忘記小鹵蛋存在,還是蔡定石心細,拍拍鹵蛋肩膀,說道:「山高水長,希望有再見時候!」

  小鹵蛋面對定石,心存感激,說道:「東邊地頭我很熟悉,必要時可以帶隊繞路!況且東邊是我猜測,真實情況不明,我怎么可以臨陣脫逃?」

  小鹵蛋昂起頭,又偷瞄一眼小仙女,義正辭嚴說道:「古代圣人說得好:『臨財母狗得,臨難母狗免!』這個道理我可清楚的很。」

  此言說出,讀過書的英雄好漢想笑又不好意思笑了。只因小鹵蛋將:「臨財毋茍得,臨難毋茍免!」的「毋茍」說成「母狗」了。但鹵蛋的豪氣干云,人人佩服!這是無庸置疑的。

  事在危急,眾人多言無益!小鹵蛋安派在第一批,定石輕聲對小鹵蛋說道:「你緊跟在我后面,千萬小心!」又拿一支短劍給鹵蛋,這把短劍長只一尺二寸,鋒利異常,是定石貼身之物。

  「必要時可嚇嚇對方。」明知鹵蛋不會武功,短劍可能也派不上用場,但關懷之情溢于言表,鹵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的!

  小鹵蛋看一眼龍門幫送來大禮:一箱箱的白銀和黃金,笑著說道:「這一大堆的『暗器』,倒是可以好好使用!只是用起來有點心疼罷了!」

  一語驚醒夢中人!眾英雄不覺心里叫好!于是眾人將金銀放入懷中。

  小鹵蛋毫不客氣,拿了二、三十鈿一兩重金子,笑道:「一兩重對我較順手!哈!哈!今晚來當個闊氣、散財的大員外吧!」

  二更一到,眾英雄依計劃行事。

  沙老太爺和玉鳳凰廳口送客,由商賈員外們先行,小幫派人員隨后,沙家派得力部下喬裝混雜其中,向前一探虛實,龍門幫也找了兩個身材相似手下換上龍門兄弟衣服。其余眾為英雄磨刀霍霍,準備大展身手。

  宴會一般而言在二、三更交界,賓主盡歡才會結束,甚至暢飲到三更半夜者,也不在少數。今夜,沙老太爺六十大壽,何等盛大!竟然出乎意料,二更一到就送客。

  金陵城中商賈富豪不明原因,當然不會多問;其他百來個小幫派,眼尖的早瞧出端倪:沙家堡和龍門幫議論紛紛,雖強顏歡笑,但眉毛半鎖,一定發生大事!

  心想:「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何況平日沙家和龍門勢大、財大,小幫派難免受委屈。今日若是殺殺兩家威風也是不錯!另外不長眼的、喝醉的,一聽送客,當然意猶未盡、依依不舍的離開。

  只一會兒功夫座上貴賓幾乎全數離去,但見四個人端坐筵席,毫無離去之意,沙若山與梅花劍蔡定石一瞧,其中一人年約三十出頭,氣度不凡,英姿風發,大眼濃眉,身材高大,是熟悉面孔,只比以前多留了胡子。啊!正是呼延璧!

  「兄弟!我找你好苦呀!」蔡定石虎步一前,用力緊抱呼延璧,其他也不用多說了。但見其余三人:原來是正氣門門主鐵劍郭一堂和夫人鴛鴦劍高子柔,還有一位是幫主妹妹「郭巧巧」。

  正氣門門眾只有三、五十人,在金陵城中勢力微不足道,平日以充當保鑣或護守莊院維生。行事倒是「正氣」,前些日子幫眾酒后與呼延璧一言不和,大打出手!呼延璧未用全力,赤手空拳連續撂倒七八位,其余趕緊報告門主。

  郭一堂倒也識英雄,見呼延璧手下留情,只傷部屬皮肉,未傷筋骨,心懷感謝;但人在江湖,也只好與呼延璧動手過招,呼延璧見他招式如名,招招光明磊落,而且只用五、六分力,正是以武會友!

  于是兩人不打不相識,呼延璧暫留在正氣門中,每天和郭一堂夫妻切磋武藝,功夫相互截長補短,倒是頗有進展。

  郭一堂有一小妹,閨名巧巧,喜好武術,武功高強,更勝大哥一籌,一套「空靈劍法」得自峨嵋女尼,也算是因緣際會。

  「空靈劍法」劍走空靈,力用三分,對敵留情三分,從不趕盡殺絕,正是佛門慈悲劍法!又善使「渡厄金針」暗器,一招「漫天飛花」,一次百只銀針,威力驚人。但未在江湖行走,少有人知曉。

  面清秀,心思細密,個性外柔內剛,年二十二,尚未談及婚嫁,對呼延璧一見傾心,也時常找呼延大哥研討武學。但呼延璧四海為家,雖知落花有意,流水卻不敢有情!巧巧兄嫂看在眼里,哪有不知之理?兩人有心湊合,心想:「火候到、豬頭爛。這么好的妹婿!哪找?」

  于是,呼延璧在郭一堂夫妻盛情之下,一留再留,也留了一年有余。慢慢地,呼延大哥被巧巧妹柔情所化,想離也離不開了。

  正氣門接到沙老太爺六十大壽請帖,門主夫婦當然參加。呼延璧想起五年前往事,與沙家亦仇、亦恩的過節,若想長久立足金陵,總要有個了斷,于是也要前往,呼延璧要去,巧巧當然也跟隨;鐵劍郭一堂夫妻更愿意,筵席中,逢人便介紹這個準妹婿,巧巧又嬌羞、又歡喜是不用說了!

  呼延璧見沙家堡有難,一心留下幫忙,呼延璧留下,郭巧巧哪肯離開?于是郭一堂夫妻也留下。

  才要敘舊,忽見前方煙火四起,正是約定報警信號!跟從喬裝龍門幫主的密探,紛紛緊急回報:「出去的人不論身份全數被抓,若稍加反抗,則當場格殺!」

  「我方已有數位被殺,包括喬裝龍門幫主的弟兄!」「對方黑鴉鴉一片,至少千余人,雖有江湖人氏,但多數是官兵!」

  沙老太爺一聽,心知肚明了。「沖出去吧!」一聲令下,第一批人先悄悄出發,準備殺個措手不及,忽延璧自愿加入,郭巧巧怎么說也要跟隨。

  第二、三批人馬合為一批,先放火燒天然居,隨后往東撤退,龍門兄弟親自斷后。

  第一批潛行不到五百步,只見約有二百之眾,守在前方五十步遠街口,個個身穿白衣,手執各式兵器,殺氣騰騰!由五位身穿黃衣者率領。往前觀看,還有數百名官兵守著第二關卡,更遠就看不清了。

  「小英雄猜得不錯!這邊實力較弱。」沙若山、若海心念一動就要殺出,郭巧巧輕聲說道:「諸位稍慢,待我與大嫂先行前進,抽冷放個暗器,傷個幾個人,各位才殺出,不知可否?」

  郭一堂深知妹妹「渡厄金針」的威力,夫人鴛鴦劍高子柔亦可自保,點頭說道:「小心!」呼延璧本想反對,但郭一堂已經答應,他也不好再說什么,只是關心寫在臉上。

  巧巧一瞧,早和呼延大哥心意相通,頭一點,已代表一切。事有巧合,今夜赴宴,巧巧怕呼延璧與沙家恩怨難解,甚至動起手來,所以平時只帶一包百只金針防身的她,今夜全數帶上,共有十包,而且針上浸上麻藥。

  大嫂一招「劉海撒金錢」,一手金錢鏢,十分管用。而且銅錢取之不盡、用之不絕,倒也十分方便!

  眾英雄躲在暗處,姑嫂二人緩步前進,守衛一見兩位美女走向前來,豬八戒所見全是美女!何況郭巧巧長得清秀、標致。

  黃衣者率人向前,正想輕薄一番,忽見巧巧纖手一揚,一招「漫天飛花」金針閃閃,漫天而至!高子柔雙手連撒,也施舍了二、三十個銅錢。

  活該這幫人倒霉!只因色心起,戒備心大弱,前進者二十來人,包括黃衣人無一幸免,一時哎叫聲四起。眾英雄立刻沖出,搶下兵器,快步沖向前去,一會功夫,如秋風掃落葉,二百人傷的傷、逃的逃。沙家英雄只有三個人掛彩。

  搶下一大堆兵器,眾英雄各取所需,呼延璧手執長槍,槍花一抖如虎添翼。沙家兄弟一想:「果真是烏合之眾!繡花枕頭,草包是也。」

  「小鹵蛋猜得真準!但愿前方官兵也是如此!」

  沙家兄弟一瞧前方官兵,約有三百之余,心想既然行蹤已現,不用再躲躲藏藏,一聲令下,眾英雄往前殺去,這批官兵雖非精銳,但也是久經沙場的老油條!動起手來比前一批江湖人士礙手礙腳多了。

  此時,忽見前方紫色焰火四起,眾英雄明白這是對方聯絡信號,事不宜遲,大家奮勇殺敵,但對手人數是己方十倍,又非烏合,倒頗費一番手腳。

  這時,一批生力軍加入,正是沙老太爺率領沙家堡其余高手到達,這下官兵可遭殃了。官軍個個武藝平平,靠的是人數優勢,以十打一,加上平時所練習的小組攻擊與防守技巧,尚可支撐片刻。

  但沙家堡百位高手到達,個個生龍活虎,不一下子官兵潰不成軍。沙家堡也傷了十多位,兩位傷重命在旦夕。

  沙家堡眾英雄趁勝追擊,一直往東前進,勢如破竹。小鹵蛋和三位高手一路上隨手放火,只要是金財神產業,勢力,一個也不放過!倒也制造不少混亂。眾英雄心知:再沖個二、三里路,過了東門「潮音橋」,一切海闊天空,對手無可奈何了。

  眾英雄往前過了數個街口,個個停下腳步,神色嚴肅盯著前方百步遠,靜待沙老太爺指揮。

  沙老太爺仔細一看,心也冷了大半,真正棘手的就在眼前:一百位弓箭手排在前頭,分成兩列輪射,手持的是強弓,射程至少百步遠。

  一百位盾牌手,手拿大砍刀,配合身邊百名長槍手,聯手威力加倍。更利害是:最后方五百步遠,有二百鐵騎,連人帶馬全是厚重盔甲,刀槍難入!這五百人正是禁軍精銳,最是難纏!

  突然,鐵騎后方綠色紅色焰火大起,直入云霄,任何人皆知:這是通知大隊人馬到達的信號,不要多久,其余三方面精銳必然合圍,到時插翅難飛了!

  事到臨頭,如馬入狹道,不容回頭了,眾英雄一手持兵器,一手執門板、桌面、板凳用以敵擋弓箭,究竟身體是肉作的,可擋不住強弓、利箭!

  沙老太爺面臨生死關頭,英雄本色毫不含糊,正要下令帶頭沖殺!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