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19:2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豫君
  4. 第三章姐妹倆兮

第三章姐妹倆兮

更新于:2018-03-17 20:25:38 字數:3590

  我不是被其他什么給震驚了,而是被她的發育給震驚了,剛見到她時,我還記得她是個內向型,比我足足矮一個半頭,整天蒙著面紗一動不動的小丫頭了,哪像現在都成了個凹凸有致與我差不多高的妹子了。

  難怪我第一眼覺得她像大兮,丫的搞了半天竟然是她妹妹。

  我與她的緣也是說來話長,當年我碰巧救了她這個小公主一回,順便給她講了幾個哲理而已。沒錯,一個跟我一樣可憐的貴族子弟,哦不,應該說她不是一般的貴族,而是王族,沒錯,至高無上的王族,天子靈王是他爹,應該準確的說他們一家都很悲催,她爹雖貴為天子,反而有時卻還要看那些實力強大的大諸侯臉色。這說起來還要怪她祖上靈幽王,沒事去烽火戲諸侯,讓天子威嚴一落千丈。

  “我就知道贏騰哥一定記得我”小兮神情頓時大轉變一臉花癡的望著我。

  我咳嗽了兩聲,一本正經的說道“當然了,其實我早就認出你了,這不剛才給你來個特殊的見面禮。”我真佩服我那超強的反映能力,要不是她神似她姐,就算是面對面我都不敢確定是當年的那個小兮,其實我根本就沒看過她的真面容,一天到晚的蒙個面紗。

  “現在變化蠻大的啊!”我故意提高了嗓音,眼神不自主的朝她脖子下方望去。

  也不知她是真裝傻還是假裝傻,竟然推卸責任的說道:“這都是贏騰哥的功勞啊!”

  “我還有這么大的功勞”我很鄙視的繼續望著她那對新秀,這朗朗乾坤的,要是讓別人聽見這話,那我豈不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還好沒傳到她姐耳里,不然她不把我打殘也得把我揍個死去活來的。

  到現在上次那事我還歷歷在目了,我自認為我是個安穩不調皮的良好少年,只不過沒經得住好奇心而加入了松展所組織的飛鷹小隊,其實也就是幾個人出于好奇心想翻進女生宿舍一探究竟,因為那里很神秘,其實我們也只是貫徹老師布置的作業,沒事多勤加練習,不要懶惰。

  好嘛,那個她姐大兮,不知從哪冒出的,不理解我們試探她們宿舍防范能力的良苦用心,二話不說的上來就是一頓暴打,害得醫務室又多了幾個床位,真是不知道藥石的珍貴。也不怎地,腦中竟然呈現出了她姐的暴力畫面,想著我便寒栗的打了個哆嗦。

  “是贏騰哥你改變了我,讓我懂得了一個人的幸福快樂是由自己掌握的,就算是病痛折磨著也不放棄明天的希望,努力向前,說到做到。”小兮很認真的望著我說道。

  看著她那一臉認真的神情我很平靜的遲疑了,雖然我有點莫名其妙,但我還是被她感染的嚴肅起來了。當時我是好像說過一些壯志凌云的話語,應該是拼死救她時,不爽對手的話語而反駁了一些豪語和事后講的一些樂觀積極向上的廢話。這又讓我想起了那場戰斗的慘烈,對方竟然是個后天強神,要不是她大哥和她姐趕來助陣,我小命估計早就丟了。

  沒錯,有時候你的真誠肺腑之言,或許真的能改變一個人的看法。

  看著她現在的樣子,我能夠感覺得到,她變了,有一點現在是可以確定的,她不再是那個死氣沉沉不肯言語的木頭了。

  為了打破這凝固的氣氛,我趕緊轉移話題,還沒等我開口,她竟然又說出了一句差點讓我噴出舌頭的話語。

  “我已經有了我的夢想,就是將來能夠嫁給贏騰哥,做個賢妻良母。”

  現在變的也太開放直白了吧!這也能隨便說出口,還好我們只是十五六歲的孩子,童言無忌。這話要是放在前一刻,這么好看的小美女說要將來嫁給我,我一定樂開了花,可是我知道她是大兮的妹妹小兮的時候,我就感覺她這話有點幼稚了。所以這話我也沒放在心上,畢竟我們還小,可能我給她的第一印象比較好,后面的路還是很長的。

  我轉移視線性的摸著后腦勺尷尬的笑著轉移話題,再讓她這么說下去那還得了。

  “你怎么一個人在這里?”

  身邊連個保護的人都沒有,要是再像上次那樣被人綁去那還得了,不過這里好像是戒備森嚴的紫城宗,絕對沒有人敢這么放肆!

  “我在等你啊!”

  我已經被她的話語一愣一愣了,不知如何開口的疑問道:“你...在等我?”

  她很天真的毫不保留告訴我“姐說你棄權逃避下山玩去了,又是個窮光蛋,最多晚上又回來了,我知道你一定會經過這里,所以我就在這等你了”

  “呵呵”

  我冷笑了兩聲,大兮是我肚里的蛔蟲嗎,真想抽她丫的兩巴掌,竟然在她妹面前把我說的這么直白。

  我很奇怪,這么長時間沒見,她能在茫茫人海中認出變得比以前更帥的我。當我疑惑的詢問她時,她的回答讓我感到了欣慰,甚至還有那么一絲的感動,還有她的真誠。

  “當然能認出贏騰哥,只要贏騰哥從我旁邊經過我就能感覺出,因為那種感覺已經烙在了我的心里。”

  我欣慰的問出了一句多余的關心話語,她真的跟我想的一樣,沒有告訴他哥和大兮就一個人來等我了,雖然這個行為讓我很感動,但我已經開始后怕了,她爹她哥她姐,不,應該是她一大家子都把她捧在手心里,不說保護她的那些護衛,估計她哥和大兮已經把整個紫城宗上下翻一遍了,不瞎說我強拐我就謝天謝地了。

  已經沒有時間閑扯了,天色漸漸暗淡,天長夜短的城門都快關閉了。

  還沒等贏騰開口,小兮已經快人一步的上前挽著贏騰手腕,豪不拘束的拉緊了些,溫柔的說道:“我們回去吧,天已經不早了,城門都快打烊了。”

  我反而變的羞澀了起來,呼吸不均勻沒有步伐的前進著,我還是第一次與同齡女孩子這么親密的接觸。

  因為我出城的緣故,城門口的弟子自然認得我是紫城宗的弟子,不會加以盤查阻攔,那些弟子也未盤查我身旁的這個生人面孔小兮,反倒令我納悶的是,竟然從他們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好像已經跟小兮很熟了。

  我試著收回我的手臂,可是她一直緊抓著不放,我只好在心里強調著,我是男子漢,我怕什么,我又不會吃虧,可我一想到大兮,她姐,我心里就沒了底,瞬間覺得旁邊挽著我的也是我妹妹。

  當我抬頭,眼神望向四方時,我才注意到周圍一些同齡人眼神,典型的羨慕嫉妒恨,也有可能他們是我的師兄弟,還有一些大人的指指點點,幸虧我在紫城宗不是什么名人,所以也沒多少人認識我,也沒必要向別人強調這是我妹妹。

  紫城宗本部,分內城和外城,內城防范最為嚴密,紫城宗的最終基地,高手云集,擁有大量的正規編制弟子和學藝的準弟子與學生。

  外城主要是紫城宗的產業,還有四個居住名下人口的城鎮,他們大多是世代生活在這里,與其說他們是名下人口,不如說他們是紫城宗的世代掛名弟子,就像外面的那些城鎮一樣,在危急關頭可以立即轉換成全民皆兵的武裝城鎮,畢竟這是一個連續百年戰亂的風云亂世。

  也有一些是紫城的弟子后來搬遷進來的家室。

  這些城鎮平常倒也是給紫城宗增添了一些繁華喧鬧的生機。

  很快我發現這樣行走不但成了矚目的焦點,而且最關鍵的一點是還影響速度,像這樣豈不是半夜也到不了山上的內城,我還得趕著回去吃飯了,再晚回去食堂可就沒飯了。

  “我們得快點了”

  我剛拿出我重獲自由的手臂,便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小兮”

  叫喚間,一位身穿繡有紫城兩字灰色布衣的俊俏少年正朝贏騰兩人緩緩而來,一頭蓬松的藍發,氣宇不凡的。

  小兮依然是一股熱情勁,高興的回頭叫道“哥”

  “昊天!你怎么在這里,你不是應該在特種考核嗎?”對,就是他將我忽悠上紫城宗的,那對怪胎兄妹的大哥,也是小兮的大哥,姬昊天,大靈儲君,當今的太子殿下,在紫城宗好像就我知道他們兄妹的身份。

  他一定是過來找他妹妹小兮的,幸虧我剛才拿開了我的手臂,不然就誤會大了。

  “我的在明天,今天不是應該你在越級考核嗎?怎么今天沒見到你人。”

  我當然是繼續裝傻的撓著后腦勺傻笑的轉移著話題“呵呵...不談這個,我們趕緊回去吃飯吧!”

  昊天有點失望的搖了搖頭后望著小兮說道:“你怎么在這?”

  誰知小兮又不分場合的挽起了我的胳膊毫不保留的天真回道:“我來找贏騰哥”

  幸虧她姐大兮不在這,就在我自我慶幸時,他姐,沒錯是大兮出現了,怪胎兄妹的妹妹,大靈的二公主殿下,我們學院的一枝花,應該說是一朵帶刺的火玫瑰。

  “你們都在這了”一頭飄逸的長發,比我高半截額頭的細挑身材,這是一件讓我很苦惱的事,我一直堅信這是她比我大一歲的緣故,我以后會發育的比他高。

  完了,形象全毀了,待會她再給我安個輕薄她妹的罪名。

  我趕緊用我那自由的一只手向她熱情的招呼道:“嗨!親愛的大兮小美眉。”

  我后悔了,我就不應該向她打招呼,讓她更加注視我。

  還好小兮這孩子懂事,立馬放開了我,上前而挽著大兮的胳膊,撒嬌的叫了聲“姐”

  很明顯大兮望了我一眼后便將我的存在給忽視了,沒關系,我一直認為,最親的人是不需要言語打招呼的,是用眼神交流的,對,我跟大兮就是用眼神交流的,一般人是看不出來的,嗯,是這樣的。

  “剛加入紫城宗第一天你就亂跑”大兮的話語絲毫沒有責備的意思,看得出她們姐妹倆關系還不錯。

  大兮的話讓贏騰內心驚訝了一下,小兮竟然加入了紫城宗,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時候的事,差點忘了,這是大靈的勢力范圍內,雖說他們王族勢力凋零,可這紫城宗畢竟世代尊天子,要進來不是一句話的事,不過這樣也好,總比她在那個像牢籠一樣的王宮好。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