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6:30:12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唐朝娛樂
  4. 03章 說書人

03章 說書人

更新于:2018-03-16 17:14:21 字數:2245

字體: 字號:
  自古以來狗仗人勢看人低,李途犯不著撂那兩句狠話。更何況這個大唐雖然變了模樣,沒有記憶中一點顏色,讓未來人無一點用武之地,但是李途自覺要做的,至少也是這大唐獨一份的吧。

  到時候,吃虧的自然不是自己。指不定有些人后悔去吧!

  ‘醉仙樓’是之前李途去應聘的另外一家食鋪,亦或者說是酒樓。好在不是每家小廝都是如此,一番通報李途安安穩穩的見著了酒樓的掌柜。

  這酒樓掌柜倒也好說話,也沒上來就要把李途趕走。等李途一番描述說完,那掌柜的不由的笑了笑。

  “郎君說的倒是個好主意,也是個無本的買賣。倒也不無不可!”掌柜頓了頓道:“只是這銀錢又該怎么算呢?”

  來了……

  就算掌柜的不提,這也是李途最為關心的地方。當然,這掌柜的提了更好,早在想到的時候,李途就已經考慮好要怎么做了。

  “掌柜的看這樣可好,這一上來,小子分文不取,且看看成效!”抿了抿嘴李途繼續道:“至于后面的…若是生意稍見起色,那茶水費分潤小子兩成可好?”

  “要兩成?你倒是口氣不小。”掌柜的忍不住笑了笑:“也罷也罷,只要你能讓我這生意稍有起色。兩成也不無不可!當然,只限這茶水費。”

  其實這掌柜也不信李途所說,在他看來光憑那嘴上的功夫,如何能從食客手里掏錢?不過好在終究是無本買賣,可有可無。對于掌柜的來說,生意若是好了,那皆大歡喜。若是不好,又不用掏錢,何樂而不為。

  只不過是嘗試一二而已。

  何況能使生意起死回生,兩成的茶水真的多嗎?

  李途要的就是這種效果,聽見這掌柜答應,也覺得欣喜!對他而言缺乏的就是一個機會,只要這機會要來了,李途就有十足的信心。

  此刻正值晌午,酒樓一片忙碌。

  李途而聽著樓下的呼喝聲,心中一動向著掌柜說道:“小子要的也簡單,擇日不如撞日,要不掌柜的咱現在就開始試試?”

  “唔?郎君信心十足嘛。”展柜的點了點頭:“也好,就試試吧。”

  說完向著外面吩咐道:“來人,去搬張長桌放到樓下大堂里去。”

  值得一說的是,這桌椅板凳之類的東西在這個大唐早就不是什么稀罕的物件了,據說從魯班祖師那就流傳下來的東西。這一點讓李途好不遺憾,反正不知道這個世界的魯班從那弄的,這若是沒有魯班,咱也可以冒充一下鼻祖不是…好歹打個家具,也還能發財。

  掌柜說完話,這才回過頭來看著李途道:“郎君看看,還缺些什么?”

  李途眼神掃視一圈,目光落在了桌子腿上道:“掌柜若不嫌棄,這墊腿的物件給我可好。”

  “又不是什么稀罕的東西。”掌柜輕輕點了點頭:“且抽去就是了。”

  說完,幫著李途把桌子腿給抬了起來。

  拾起墊桌子的木塊,李途行了禮這才推門出去下了樓。

  眼見李途離開,這掌柜的不由自言自語:“這郎君也是個妙人,一般人倒也想不出來這樣的法子。罷了罷了,且看看吧,指不定也還能給我醉仙樓帶來什么轉機呢,唉…除了晌午,這生意一天不如一天了啊。”

  且說李途抄著木板下了樓,只見樓下食客兩兩,倒也不算少,但是若說與之前李途被趕出來的那鋪子相比,還真相差甚遠。當然也正因為此,面對李途的說辭這掌柜的才愿意嘗試,不然說不定還沒有這個機會。

  李途眼神掃視了一圈,眸子中閃現著自信。雖說這食客中大多衣著華麗不比李途這寒酸摸樣,但是李途可沒有一點羞于見人自行慚愧的心思。

  搭眼一瞅,就看見掌柜吩咐好的桌子,放在了大廳的空地上,桌上還放著一碗茶水。也難為小廝費心!

  李途信步朝著那桌子走了過去,來到那桌前端起茶水抿了一口,頓時只覺得身上暖和了一點。畢竟酒樓里雖然暖和不比外面,但是李途身上畢竟是衣衫單薄。

  一口茶水下肚,李途這才把茶碗放在了桌子上,這剛放下碗,忽然間拿起那墊桌子腿的木板,狠狠的砸在了桌面上。

  ‘啪’一聲輕響,頓時間酒樓里一片戛然,幾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李途的身上。有幾個眼見李途衣著寒酸,這眸子里還多有不悅。

  眼見這些人神情李途連忙道:“各位郎君貴人請了…驚著諸位還望海涵。”

  有食客不悅說道:“我等正在吃食,豈可讓你這小人驚著。這酒樓倒是什么人都能進來,若不給你說法,少不得讓你受點皮肉之苦。”

  “這位郎君海涵,海涵!”李途連忙賠笑說道:“動靜大了些,還望勿怪!實在是小子之前偶然聽到一番故事著實精彩,今天忍不住借著醉仙樓的寶地,想與大家分享一二。”

  “哦?什么故事,說來聽聽!”

  唐朝人生活匱乏,擱在這變樣的唐朝也是一樣。一聽李途的話語,頓時有人來了興致。

  也有人道:“可不要那家長里短的,拿出來信口胡謅!”

  這句話,頓時惹得眾人一陣哄笑。

  李途也報以微笑,看看眾人模樣,卻覺時候到了忍不住拿起長板又摔在了桌子上,這才張嘴說道:“諸位且聽我言,話說貞觀二年長安城外有一名寺,乃叫化生寺。寺內有一高僧,名曰:玄奘,俗家稱:陳祎……”

  要說這無本買賣,光靠嘴就能掙錢,那只有這說書無疑了。而之前李途與掌柜談的,也正是說書這個職業。

  縱然是這個大唐與記憶中的不成樣子。但是依舊沒有說書這個職業,把說書這個不符合時代的東西給搬出來可謂是老嫗一言點醒。

  以李途的見識,相信在這個娛樂匱乏的唐代,說書絕對是一個有前途的職業。

  當然,在來到大唐之前,李途并沒有說過書,甚至沒能聽過說書。但是后世信息那么發達,耳目渲染。做做樣子,還是能作出一二的。

  何況,西游記這故事,那可謂是家喻戶曉。李途自然能手到拈來!雖然多有出入,相信肯定能掀出一片別樣的風采。當然,這張嘴說這西游記的時候,李途也多有思量二番。最終才決定拿出刪改版的…

  也正因為此,這個別樣的大唐,再一次發出了別樣的聲音。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