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8:22:5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激斗王者
  4. 第一章 富家闊少

第一章 富家闊少

更新于:2018-03-18 09:40:02 字數:2123

  清晨,繁華的張王城又迎來了熱鬧的一天,充滿了和諧,而此時,個不和諧的點出現了,一群人正在圍觀六名壯漢對峙一名中年男人,六名壯漢穿著寬松,袒露胸膛,而中年男人卻一身墨衣,留著八字胡。六名壯漢身后站著一個衣冠華麗,手拿折扇,年齡約十五六歲的少年,此時少年正一臉戲謔的看著被截住去路的中年男人,而中年男子自始至終從未有過任何動靜!

  旁邊的眾人看著,紛紛小聲議論道:“這人誰啊,竟敢頂撞張家小少爺?”

  “是啊,是啊,這人一定要完了!”

  ……

  原來,那六名壯漢是張王城一大王族張府的下人,而人們說到的小少爺便是王府的小少爺張鑫,因為張乃此城國姓,也看得出張府在張王城的地位舉足輕重!

  而發生這件事的原因是因為中年男人走在街上,正好不偏不倚的撞上了張家小少爺張鑫,張鑫本就是張府最小的兒子,張府現任家主又對張鑫寵溺萬分,所以出門也給了家里最強壯的六個壯丁,讓他們去保護小少爺,而中年男人正好撞了一下張鑫,所以也導致紈绔不馴的張鑫怒火中燒。

  張鑫陰狠狠的瞪了中年男子一眼,并且陰狠的對著六名下人喊到:“阿福,阿九,你們怎么還不動手?”

  “得嘞,少爺,馬上搞定。”那個名為阿福的下人笑著沖張鑫答道,并且抬手沖其他五人揮手,其余五人會意,并慢慢向中年男人靠攏。

  而在六人慢慢向中年男人靠攏的時候,只見那中年男人手臂微微抬起,掌心攤開,掌心處凝結出一絲肉眼難以察覺的綠色光芒,而后手掌猛的一揮落,只見綠色光芒落到地面,猛的一下膨脹起來,隨后“嘭”的一聲猛的炸開,化為六條綠色的火蛇竄向六名下人。

  而在六名下人發現六條火蛇正沖向自己的時候已經晚了,火蛇已經距離他們不足一米,只聽見六聲爆炸聲,六朵異常鮮艷的翠綠的花朵猛然炸開,人們只看到六人全被擊飛至半空,隨著“撲通,撲通……”六聲過后,只看到六人全部躺在地面,口吐白沫,抽搐不停。

  張鑫看到這一幕,也是嚇呆了,兩眼瞪的特別大,體若篩慷,望著中年男人,而中年男人依然如剛才般不動聲色,只是他的腳步緩緩邁開了,慢慢走向張鑫呆立的地方,張鑫的目光看到中年男人慢慢走向自己,不禁慌慌張張往后退,突然撲通一聲軟坐在地上,折扇也順手丟在了地上,而中年男人依然走向他那邊,張鑫面容露出害怕的神情,直到中年男人走到張鑫面前,眸子寒光一閃,斜視了張鑫一眼,便繞著張鑫走了過去,慢慢走向遠處……

  張鑫仍然坐在原地,滿身冷汗,感覺到周圍人正在看自己,急忙爬起身來,猶如見了貓的老鼠般逃了回家。

  張王府祖上五代才富裕起來,到現在的官商通吃,張王府現代家族族長為張震,張震膝下有三個兒子,大兒子名張泰,二兒子名張碩,三兒子名張鑫,也就是小少爺。

  回到家中,張鑫坐在張府大廳中,不多時,聽到下人稟報的張震便和夫人急忙進入大廳,著急忙慌的問道:“鑫兒,你這是怎么了?”張震,年紀約四十左右,濃濃的胡須快把一張臉覆蓋,而在張震身旁,正跟著一個風韻猶存的貴婦人,年紀約三十六七,雖年紀以大,但是依然膚白貌美,有種另類的氣質。

  此時張鑫正羞惱不堪,看到父母來了,更是面紅耳赤,便怒氣沖沖的說道:“今天在街上遇到一個會修行的人,阿福,阿九他們都被打傷了,他的眼神真的好可怕!”

  張震和張鑫母親一聽,也是呆了一呆,隨后緊張關切的問道:“鑫兒,你沒受傷吧,沒出什么事吧?別嚇父親啊!”

  而此時張鑫正獨自發著悶氣,便沒好氣的答道:“沒事!一點小事而已!”還不待張震和他母親再說點什么,張鑫突然說道:“爹,母親,我要去找我大哥修行,我要不受別人欺負,我要欺負別人!”

  張震和張鑫母親一聽,也是驚住了,張震先回過神來,激動的說道:“鑫兒啊,你終于懂事了,以前百般勸你你都不答應,今日竟然答應了,好好好!明天我就派人送你去天羅山找你大哥。”

  “嗯,好的,父親,母親,我先去收拾收拾行李,明日就出發。”

  “好,好,快去吧。”張震和張鑫母親激動的齊聲說道。

  張鑫離開后,張震和張鑫母親便猜想紛紛。“丹雪,你說鑫兒怎么會突然想到去修行,以前百般說,萬般求,也沒見他松口答應去修行。”

  “我想,應該是那個修行者吧,估計是把鑫兒刺激到了,不過鑫兒以為修行這么容易么,讓他吃點苦也好,呵呵。”

  “是啊,也不能再由他胡來了,畢竟已經長大了。”

  告辭父母后,張鑫徑直回到自己房間,開始收拾打點自己的行李。明天之后,我也要去修行了,別讓我遇到你,哼哼。

  次日清晨,六匹馬匹整齊有序的等在門口,后面一輛馬車,馬匹在不停的彈動前后蹄,似乎是想彰顯自己的不凡。與此同時,內院,張鑫正面對父母,一臉平靜之色,一些下人正在往馬車上搬運貨物,張鑫一臉平靜,而張震與張鑫母親卻露出憂色,叮囑道:“鑫兒,多帶些銀兩,路上小心一點。”

  “行了,行了,您都說了多少遍了?有洪管家跟著,您還怕什么?”

  “好了,孩子,你要走了,第一次離家,你要多多注意啊!洪管家把你送到天羅山之后會回來,你自己一個人,要多加注意啊!”

  “行了,娘親,您都說幾遍了,我會多加注意的。”

  說完,張鑫踩著家丁放置在地面的板凳上了馬車,馬車徐徐走遠,張鑫掀開車簾,頭探出窗外,對張震及母親揮了揮手,大聲喊道父母再見,馬車越走越遠,直到出離張震和張鑫母親以及一干家丁的視線。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