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1:32:53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重生小男人
  4. 第二章 重生的日子細水長流

第二章 重生的日子細水長流

更新于:2018-03-18 09:29:54 字數:3131

字體: 字號:
  晚上,杜媽媽做了粉蒸肉,這是杜小鵬最喜愛的菜,上一世杜小鵬也愛吃的,用自家曬的干菜做底,把五花肉拌上土制的米粉,放上鹽,醬油,少許辣椒和蒜蓉等配料,在鍋里蒸上個把小時端出來,五花肉引配料入了味兒,酥軟可口,油脂都瀝到下面的干菜上,不會太膩人,而干菜也非常美味。

  杜小鵬吃了兩大碗飯,撐得不行。

  睡覺時,杜小鵬捏了捏自己的小胳膊,摸摸胸前的排骨,慘不忍睹。前幾年買房欠的債,加上兩個孩子上學,杜家一直是緊巴巴的過日子,而且這樣緊巴巴日子還要持續兩年的。在過去日子里杜媽做生意忙到了,杜小鵬就沒法保證一日三餐了。但杜小鵬想著可不能缺了營養,咱當不了偉人,但小范圍內小帥一把還是可以的。一定要加強營養,現在這幾年可是決定身高的關鍵時刻,上輩子穿上增高鞋面試的經歷,實在是難受,保證身高是第一要務,要把一切工作的重心轉移到加強身高上來。

  星期日的早上,杜小鵬依然起床很早,但爸媽已經出攤了,今天有集,街上人會很多。

  杜小鵬要去剪頭發,由于身體差,發質也很差,稍長一點便耷拉著,沒精神。出門不遠的巷子里有剪發的師傅,非正規的,很便宜,兩塊錢。杜小鵬讓師傅把兩邊鬢角和后面的亂發用推子推掉,學校會檢查的,不準留長發。上方剪成碎發,前面稍留長一點,剪完后,清爽多了。瘦臉顏色依然不太好,但鼻子眼睛很有神,總的來說,達到昨晚上定的“小范圍帥一下”還是很容易的。

  中午做了飯,送給爸媽吃后,回家把剩下的作業搞定,杜小鵬已經完全適應了現在身份了。初中的知識實在沒啥困難,高中可能稍微麻煩點,但跟著上,自己絕對沒問題,杜小鵬這點自信還是有的。只是如何打發漫長的初中生涯以及如何改善生活達到保證身高的目的,這得好好想想了,金手指不是那么好開的。

  父親是一鄉下小學老師,母親擺菜攤,爸爸這邊的親戚少,姑父是高中老師,大伯在務農,堂哥在念大學,堂姐也去打工了,三個舅舅都在務農,表哥表姐們多是在廣東打工。以現在的狀況看,實在是沒有什么能驟富的手段,只能邊走邊看了。

  晚上就得返校自習了,現在還早,杜小鵬打開后門,走下幾個臺階,便是他家的菜園,地勢算高的,越往北邊遠處便越低,有一個塘堰,塘堰再往下是一大片農田,一直到遠處的河邊,河那邊又地勢漸高,一片丘陵過后便是一座座大山。

  周圍還有很多菜園,每家之間都用矮籬笆隔著,杜家的菜園是買房時連帶在一起的,很大一片。茄子和本地椒結得正旺。杜爸種的兩棵桃樹夏天很是結了一些,靠墻的寬扁豆密密麻麻,杜媽打算把它們煮過之后曬干的,估計要摘了。蒜苗抽薹后歪歪斜斜的躺在菜地里,很雜亂。白黃瓜很大一個個的掛在架子上,有些已經老黃了。

  菜園東邊有個水潭,周圍幾棵柳樹長得奇形怪狀,杜小鵬經常上到樹上玩的,盛夏時有鳥巢和知了。還可以看到隔壁家的后院,杜小鵬的發小周國棟家的。周國棟跟杜小鵬是小學同班,上初中后分到一(1)班了,兩人關系很好。待會兒上學,杜小鵬會過去約他的一起。

  回到屋里,把要帶的書本收好,和周國棟約的是三點半,快到了。電視機在爸媽房里,要是看電視的話,就聽不到外面動靜了。杜小鵬拿著小板凳在屋檐下記單詞,這是唯一需要留意的,,杜小鵬的英語水平那是剛剛的,但那些越是簡單常用詞,越不用去拼寫,而現在的考試全是當年杜小鵬碰都不碰的簡單詞。

  大概過了一遍,心里有數了,便收起來。

  院子的大門是破爛的木板拼湊的,主要是擋住雞和豬。

  隱隱聽到隔壁有爭吵聲。杜小鵬平時叫周國棟小東,小東爸媽都去廣東了,他和他爺爺奶奶住,有專門人照顧,雖然爸媽不在身邊,但是養的虎頭虎腦的,個兒也比杜小鵬高。兩家一個是前院,一個是后院,錯開的。經常會聽到小東和他奶奶口角。主要是周奶奶話多,周國棟現在大了,經不得念叨,祖孫倆就會吵。

  不過貌似之前的“杜小鵬”蠻喜歡聽到自己的好友吵架,一個原因是他曾親歷過好多次祖孫吵架,理由搞笑,比如周奶奶讓加一件衣服,而小東仍想穿單衣,小東想看電視,周奶奶讓他早點睡等等,很容易就吵起來。另外一個原因是因為,之前的杜小鵬雖然內向,但是蔫壞,小東比他高比他壯,成績比他好,所以呢,哼哼。

  “小鵬,走啦。”周國棟在院子外面喊。

  杜小鵬把門鎖上,轉身就沖出來,一個跨欄,躍過院子柵門。要見一班十三四歲的同學了,很期待哦。

  來到學校,教學樓已經很熱鬧了,家比較遠的住讀生,一周回家一次,有的來回還要坐車,一般中午就到了。初一共12個班,一,二,三,四班在二樓,五到十二班在一樓。小東便上二樓去了,杜小鵬走進教室,教室里的同學現在大多在趕作業,也沒和同學打招呼,杜小鵬徑直走到自己位子上,他坐在最里邊靠窗戶第五排,那里夏天比較涼快快。那個“杜小鵬”研究過的,等到冬天再盡量轉到靠南那邊。

  現在杜小鵬班里同學都還蠻樸實,大家才升入初中不久,都還沒互相熟悉,但小團體的形成速度是飛快的,各村各鄉小學聚到一個初中,被打散了分班,才軍訓完,大家找同班,同班找了找同一個村,完了再同一學校,河灣村的,李家灣的,楊家大灣的,還有鬧來鬧去還是親戚的。雖然男女生剛開始涇渭分明,但一個星期下來,以班長李輝為代表的活躍男生已經和女生打的火熱了,上周他辦板報就拉了兩個女生幫忙的。

  杜小鵬把晚上要交的作業放在一起,整理了課桌。便拿了一本字帖開始練字。

  現在的班主任姓吳,教語文課,聽說能力還不錯的,吳老師要求每周交五張練字,一篇周記,四篇日記的。杜小鵬中午無比郁悶的偽造了四篇“今天,我起得很早,然后就……”樣式的日記。周記好寫,把自家菜園及菜園以北的風景描了一遍,不要錢的比喻句排比句,再來一兩句古詩,絕對好文。

  練字是長久事業不錯,但自從穿過來后,發現筆鋒明顯有上一世的風格,那可是稱得上“硬筆書法”的字,所以拿個字帖勤練,可以遮掩下。周日的晚自習一般都事兒少,再加上軍訓完才上一周課,老師都沒什么講的,班主任把作業收走就沒來了,大家都在小聲的說笑,學生放假后總有很多話的。杜小鵬同桌是位略顯黑的農村女孩,短發,好像姓李。吃晚飯那會兒進來的,除了第一節自習在趕作業外,一直和后桌在講話,都沒有間斷過。

  杜小鵬默默練字,但一晚上還是從周圍的人交談中知道了,同桌叫李玉,同桌的后桌,梳馬尾的女生叫陳紅霞,坐在自己后面的話不多的男生家沈家勇,前桌兩個是男生,一個叫王永軍,活躍分子之一,成績蠻好的,進班前十的。另一個叫左飛,也一直和人在吹牛,杜小鵬明顯聽到他說話時有煙味。班長李輝坐在第三排靠中間位置,明顯他周圍幾個男生上課回答問題較多,女生也都比較漂亮。杜小鵬聽到同桌李玉說有一個女生被其他班男生評為我班班花,叫宋倩,晚上沒來,學習很好的,全鎮第二,她爸爸和咱班主任是同學,所以轉到我們班的。

  21點10分喧鬧的自習結束了,在打鈴的時候,分明聽到幾聲尖叫,大家收拾文具走出教室。

  小東在外面等著了,杜小鵬走過去,拍了他的肩膀,

  “怎么二樓的還這么快?趕在我前面出來。”

  “我們調位子了,我坐在第二排,又是邊上,一打鈴我就狂沖的。”小東往旁邊一讓,杜小鵬就打空了。小東再一勾,胳膊搭在杜小鵬肩上,把重量壓在杜小鵬身上,杜小鵬可難受了,掙了半天,小東都笑呵呵的不理,走到校門外才把站直了,杜小鵬咬牙暗暗下決心,一定要鍛煉身體。

  兩人都各自說了下班里的趣事,都餓得急著趕回家,幾分鐘就走過街道,街上只有一兩個路燈亮著,但現在還算夏天,很多人都在屋外乘涼,杜小鵬甚至看到幾家支了床,撐了蚊帳在外面睡的。

  回到家,爸媽照例是早睡的,明天都要早起的。杜小鵬上初中以來,每天晚自習后,客廳的桌上會一碗炒飯或是面條。下午五點吃過晚飯后,到晚上照例是會餓的。小東說他奶奶會在九點才開始后做,他到家時剛好能吃上熱飯,還要幸福。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