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4 20:31:39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魔法動亂
  4. 第一章第一節 幕月之城

第一章第一節 幕月之城

更新于:2018-03-17 18:42:50 字數:3118

字體: 字號:
  皎潔的月光灑在彩色的琉璃瓦上,華麗的院落中各種艷麗花朵即使在深夜中依舊絢麗多彩,一棵蒼翠的柏樹靜立在院子的角落。微風拂過,一陣沙沙聲卻打破這僅有的祥和,倒顯出一種陰森與寒冷來。華麗的屋室里,一位身著燙花白衣的俊逸少年靜坐在榻,精致的五官上,一顆淡淡的紅痣印在眉心,緊閉的雙眼下詭異的笑容掛在嘴角,一絲怨毒與陰冷浮在臉上“白昊······哼,這次,我看你怎么死······。”窗外,有一陣微風拂過,欲要吹散這陰霾之氣······

  炙熱的陽光下,昏黃的土地上一批瘦弱的獨角馬懶散的拉著一輛華麗的馬車,一位身材勻稱,穿著打扮一絲不茍的中年人筆直坐在車前,一道細弱的光線在手中明滅不定,并時不時地抽在前方那慵懶的獨角馬身上,引來陣陣不忿的嘶鳴聲······

  少年盤膝坐在車內,手里捏著一張薄薄的彩色絲絹,細細地回憶著這幾日所發生的種種事情,‘原來,這么些年是你······呵呵,真以為我是如此好欺么?看在同宗的份上,便再最后放你一馬······想要白家?那便去爭吧!我的好哥哥······不過,怎么感覺還有哪里不對?’

  白昊,九域聯盟白家嫡系子孫,因不喜陰謀,遭人暗算被發配祖地自生自滅······

  就在前日凌晨,管家的聲音在門外淡然地響起,“少爺,你又被人暗算了······這次,夫人那邊有點招架不住了。”一陣光華涌動,被施了魔法的紫檀木門自動向兩邊打開,“我說,你家少爺被人暗算了,你就不能有點情緒上的波動么?”一陣頗顯無奈的聲音響起,一襲白衣的白昊淡然地從屋內走出,揚了揚手中的鑲金白玉方匣,強烈的魔法波動隱隱的環繞著那雕工精美的盒子,“說吧,到底是誰把那白家禁物放在我床上的?據我所知,這白家也就那么十幾個人能把它拿出來。”望著白昊手中的玉盒,一絲凝重在管家眼中閃現“這,據屬下的調查,是白恒少爺讓他的屬下干的。。”說罷,一揮手,四周涌現出無盡紅色光芒,瘋狂地籠罩在那精致的玉盒上······

  白家刑堂,家主白離翁閉目坐在正中的椅子上,這是一位看起來六十多歲的老者,磅礴的氣勢在身周涌現,下面的一些族人雖不知道老人為何召集他們到刑堂來,但也不敢向人詢問,只能靜靜地端坐在椅子上等待老人的動作。

  少頃,白昊被幾名白家侍衛帶上,看著白昊被帶上刑堂,幾個白家的人目光隱晦地相交一下,復又面色平靜地看著白昊。

  靜靜地站在刑堂中間,環顧了一圈,向坐在家主下方的父親露出一個放心的微笑,最后把目光放在了端坐在前方的家主身上,等待著自己爺爺如何懲罰自己。正當白昊打量老者時,老者睜開了雙眼,看著白昊道:“為何善動族中禁物?”“好奇。”白昊沒有一絲猶豫的回答道。“哼,你倒是挺坦然,不知道的以為你是族中長老呢?你到底把不把家主放在眼里?”白昊一位堂叔哼道。“白殞,你算什么東西?在這哪有你說話的份?”坐在白昊父親下方的一人道。“哼,你不也···”“夠了,都閉嘴。”那名叫白殞的人剛想反駁,白離翁便打斷了他,看著白昊道“你可曾看過那盒內的東西?”“額···沒有。”白昊回道。“嗯,念在你是我白家子孫,可免你死罪,明天你就去看管祖地吧。”“這,父親,你······”“行了,我意已決,今天你就去收拾一下吧”下方一些人錯愕不已,本以為要費一番口舌呢,哪想能這么順利。白昊看了一眼自己的爺爺,并沒有說些什么,堅定地回身走出刑堂······幕月,白家祖宗發源地,雖然說得好聽,但他也只是白家先祖的出生地罷了。自從白家成名后買下了整座房子周圍幾萬里作為紀念,并蓋了一座小城,以白家先祖的名字命名,以便紀念先祖。平時只派一些護衛守護很少有人會去山區里溜達,所以,白離翁看似放了白昊一馬,實則斷絕了白昊爭奪白家的權利。

  回到自己的小屋,白昊看了一眼自己生活了十五年的屋子。便轉身去拜別父母。白昊的父親白離風,現任家主第二個兒子,掌管白家財務,本身又是八級魔主級魔法師。所以在白家很有地位。母親,慕容婉香,慕容世家的二女兒。這些都導致了一些人,尤其是白家的一些人千方百計的要陷害白昊。

  正當白昊陷入回憶中時,車外的管家出聲打斷了白昊的回憶,“少爺,幕月到了。”看了看手中的絲絹,小心地放在身上,慢慢的下了車。

  抬頭看了一眼城門,雖然是一個小城,但因為白家的地位等因素,幕月城的防御與風景并不比其他一些高等城市差,反倒因為四面環山導致這里風景更勝別的城市。

  帶著管家,向著白家莊園走去,“我說管家,你是怎么把白家禁物打開的呢?”白昊轉身看著這名從小便跟著他的管家。“那玉盒連族中的魔帝級長老都打不開,你為什么······”“少爺,有些事日后你便知道了,現在少爺還太小。”白昊沒有說些什么,只是靜靜地想著什么。

  ‘看來我白家不是那么簡單啊,還有我這管家到底有什么來歷呢?’白昊甚至感覺到剛才他說到魔帝時管家眼中閃過一絲輕蔑與笑意。‘算了,現在我就算知道也改變不了什么,最重要的是爺爺他叫我來做什么呢?’不過片刻一絲笑容出現在白昊臉上,摸了摸懷中那張絲絹,一切日后自會分曉。

  剛欲轉身,突然想起了什么,裝過身來,“我說,管家啊,你跟了我這么多年,我還不知你叫什么呢。一直管家管家的叫,你總該有名字的吧?”“白玉堂。”“江洋大盜?”白昊瞪大眼睛問道。“呃,屬下不才······”“雖然感覺你沒說真話,我以后就叫你白管家吧。”“是,少爺。”白管家躬身應到。回身向住處走去,“少爺,屬下有一事稟告。”“說。”“少爺雖說被罰來看守這祖地,但按照規矩來講,少爺從進入城門那一刻起便是這幕月城的新主人了,所以······”“你是說,這里的人會對我不利?”“那倒不是,畢竟少爺是家族的嫡系子孫,如果出了事,這里所有人都脫不了干系。所以,他們可能會讓少爺難做。”一絲冷笑掛在了嘴邊,“哼,他們的人?”“回少爺,是的。”“呵呵,那就全都換一批吧······”言罷,團團黑色霧氣彌漫在白昊身體周圍。“少爺的意思是······”“先看看,如果誰有問題,那么······”白昊做了一個殺的手勢。“是,少爺。”白管家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少爺又長大了。”看著管家的笑容,白昊周身黑霧四處飄蕩,險些散掉,一滴冷汗從眼角滑落,“你哭什么······”“······沒什么,少爺我們快走吧。”

  幕月城本就是白家的,又加上平時沒什么人到這里,所以街道上只有一批批巡邏的侍衛,反倒白昊被反復盤查多次才在侍衛奇怪的目光下離開。

  這是一座巨大的莊園,要是飄在空中觀看的話,甚至可以看到一片小森林,光是柵欄便十幾米高,即便這還是因為外面有更加巨大的城墻的緣故。這座莊園占了整座幕月城的三分之二,想在里面行走要么需要巨大的實力,要么,便需要風系法師來施展飛行術,但如果兩項條件都沒有那么便需要一些魔法工具或飛行魔法獸,但魔法工具在這個世界上和魔法獸一樣稀有,在外面最便宜也要幾萬金幣,這可以輕易讓一個普通家庭傾家蕩產。

  來到莊園門前,早已有一些守護莊園的高層來迎接,淡然地走到這些人前,拿出一塊白家獨有的身份徽章,對那些人晃了晃,道“你們誰是這的隊長?”“回少爺,我是。”一位身著銀色鎖子甲的年輕人面色平靜地站出來恭敬答道。“你叫什么名字?”“回少爺,我叫白屠”侍衛隊長如是答道。看著這位比自己大不了多少歲的年輕隊長,白昊眉頭不動聲色地皺了一下,‘若是這隊長貪婪、狡猾或是陰險便好,處理起來也方便,但他這言行······要么,他真便如此,要么,他便更加善于偽裝自己,如此,便有些難辦了。’心里雖如此想,但白昊還是笑著與這些人一邊交談一邊乘坐一種白家特有的光輪向著莊園中的城主府飛去。

  在與白屠交談時,白昊看了下這龐大的幕月莊園,這,還是懲罰么?爺爺,你叫我來是做什么呢······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