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57:03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死魂錄
  4. 公交車

公交車

更新于:2018-03-17 20:45:16 字數:2617

字體: 字號:
  趙克生和老總兩人在公交車站牌等了一會,215路公交車終于慢悠悠的開了過了。

  為什么堂堂老總沒有車接車送呢,老總的回答是油貴。

  在等車的過程中,趙克生和老總閑聊了會,便將老總這個稱呼改為雷哥。由于相同的人生經歷,讓趙克生對老總的親切之情油然而生。

  老總姓雷,叫做雷明德,今年45歲,尚未娶妻生子,照他的話說是:祖國尚未統一豈能兒女情長,這事按下不表。讓趙克生感到親切的事是,雷明德同樣也是孤兒,至于雙親因為何事喪生,雷明德并沒有細說,只是說當時年紀小,不記得了。正說到公司發展史的時候,公交車停在了二人的面前。

  公交車上除了司機,并沒有其他人,二人挑了后排的位置坐了下來。

  一上車,雷明德就一言不發,只是盯著車上的一個座位,趙克生看著臉色陰沉的雷明德,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剛才的某一句話惹惱了老總。

  “雷,雷總?”趙克生小心翼翼的叫了一聲。

  雷明德示意趙克生不要說話,抬手看了看手表,嘖了一聲,12點整,難怪會出現。

  趙克生忽然眼睛一黑,看了一眼窗外,發現窗外的天色正在逐漸變得墨黑,而215路公交車似乎停止了運作,停在了馬路中央。

  雷明德從衣服的口袋中拿出了一瓶眼藥水,“小趙,閉眼!”

  趙克生感到一抹濕潤的東西黏在了自己的眼皮上,“看吧!”聽到老總的命令,趙克生緩緩的睜開了眼,奇怪,雖然烏漆墨黑一片,但還是能看清周圍的物件,咦,車上什么時候多了一個人?

  趙克生疑惑的看著雷明德,“雷總,這什么時候多了一個人啊?”

  “人嗎?我看不像吧,你再仔細看?!”雷明德聲音帶著些許蠱惑,令趙克生不由自主的朝著那邊仔細看。

  “哐當”一聲,只見那坐在角落里的人的頭突然掉在地上,并且在地板上滾動,趙克生身子頓時軟了,像條泥鰍一樣從座位上劃了下去,要不是雷明德手疾眼快拉了他一把,恐怕趙克生便被嚇成了地上的一灘軟泥,雖然現在也差不多。

  趙克生結結巴巴的說,“那人,那人的頭。。。”

  雷明德一副少見多怪的樣子看著趙克生,然后悠悠地開口道,“這就是我們公司的業務啊!”

  趙克生瞳孔瞬間變大,這是驚恐的癥狀,雷明德心里回想道,最近看的那本心理學的書看來的確有點真才實學的,“雷哥,你不是在開玩笑吧,這算哪門子的業務啊!”

  趙克生的哭喪臉在雷明德看來很是滑稽,他不禁回想起自己第一次接觸這個行業時,自己似乎比他還要恐懼。

  那時師傅怎么說來著,哦,對,師傅說,“鬼不可怕,只要心正”

  雷明德當時挺無所謂的,這句話老生常談,但沒經歷過事情,誰會放在心上呢?想到這里,雷明德瞇了瞇眼,啊,還真是想念師傅呢。

  感覺到自己的袖口被趙克生緊緊的攥著,雷明德覺得挺好笑的,想再逗一逗他,但看到趙克生已經慘白的臉,雷明德還是嘆了一口氣,算了算了,現在的年輕人啊真是膽子太小了。

  雷明德板了臉,開口道,“小趙,我可沒跟你開玩笑,我們公司的確是與他們打交道的啊!“雷明德感到一絲欣慰的事,趙克生雖然一開始表現的極為恐懼,但現在除了臉色慘白,還是蠻鎮定的坐在椅子上的,想起前幾個面試的早就哭天搶地的想要出去,有個人居然拿了車上的就生錘直接砸窗了,要不是當時雷明德攔著,公司又要出血咧。

  趙克生還有一個優點就是腦子轉的極快,雖然平時第一次見到鬼,但他掃了一眼雷明德,發現老總及其鎮定,心下稍微放寬,但也不敢掉以輕心,心里默念了十幾遍佛號,抖了抖身子,抬手把救生錘取了下來,雷明德看到他的動作,不由得嘴角抽搐了一下。

  “小趙啊,我們公司的業務就是收集鬼魂,管理鬼魂,讓它們安安穩穩地消失在這世間!“雷明德說道,“你要是怕了,我們下個路口就散了吧,要是不怕了,我們可以談一談薪水問題了,保證讓你滿意哦!“

  趙克生一聽可以下車了,心里高興的不行,哪里顧得上薪水不薪水,連忙說道,“雷總,您受累,就在那個路口把我放下吧,不是兄弟我不仗義,一看您就是有手段的,必然能夠逢兇化吉的,小弟我先回去考慮考慮,明個兒給您答復如何?”

  雷明德似笑非笑的看了眼趙克生,點了點頭。

  這話音剛落,門就打開了,透過一絲絲光亮,趙克生看到了門,他腿也不軟了,刺溜的就跑出去了,哎呀,外面的陽光太刺眼,扎的趙克生眼睛一時間不能適應,他心里直犯嘀咕,明明剛才在車上是黑夜,怎么一出車門便是白天了呢。

  公交車繼續穩穩的向前開了,留給趙克生的一股刺鼻的汽車尾氣,但趙克生此時絲毫不介意,腦中久久回蕩著四個字“活著真好!”

  公交車上。

  車里依然被黑暗籠罩,雷明德卻不慌不忙的坐到了那個無頭鬼那邊,輕輕一抬手,只見那原本在地上的泛著幽光的慘白頭顱安安穩穩的回到了無頭鬼上,那被接好頭的鬼還抬起手正了正,理了理發髻,若不是那慘白的臉色和透明的身子,恐怕大部分人會將她認作是一位七老八十的老太太,忙不迭的讓個座。

  “韓婆婆,怎么又去看孫子呀?”雷明德微笑著韓婆婆交談著。

  “是啊,那天不是鬼節嗎?我那兒子女兒燒了點紙給我,還讓我保佑小孫子身體健健康康,我這心里放心不下,想著去看看。”韓老太急忙辯解,深怕雷明德阻攔了自己。

  “這。。”雷明德雖知老太心里焦急,但公司規定,只有指定日子才能與親人接觸,所謂的接觸也只是讓逝去的人們通過香燭的媒介和家人的索引在門口望望親人,聽聽他們的訴語,而這指定日子一年中也就那三個:清明,鬼節,冬至。

  韓老太知道自己偷偷跑出來不對,但自從過世以后,每次祭祖小孫子都會在香燭前講好一段子話,這次沒出現韓老太心里七上八下,但香燭一滅,韓老太只能回到墓園,越想越擔心,韓老太便趁著今日12點時陰氣最盛,沖破結界,沒成想,卻在公交車上遇見了雷明德和趙克生二人,雷明德示意自己嚇嚇趙克生,還特地設了一個黑暗結界,自己只能犧牲頭顱,讓自己的頭顱在地上滾來滾去,破壞了發型。

  “你?沖破結界?”雷明德脫口而出,這結界現在薄的跟紙片一樣了嗎?魂力幾乎等于零的韓老太也能沖出去了?!韓老太并不是今天的任務,但既然撞見了,也可順手抓回去,只是這結界本是雷明德與他師傅在十年前布置,正常鬼魂不經允許根本無法沖出,即使借助12點陰氣最為強盛的這個時刻。

  大部分人認為12點日頭最猛應該是陽氣最為強,但實際上,這個時刻陰已經全副武裝積蓄的力量讓陽氣節節敗退,因此,對于鬼魂來說,12點正是他們力量最為強盛的時候。

  韓老太面對雷明德有些疑惑的神情,說道,“老總,我說了能不能不抓我回去啊?”

  雷明德急于知道結界的問題在哪里,便同意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