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25:5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曠世天妖
  4. 002 開竅

002 開竅

更新于:2018-03-18 10:01:11 字數:3615

  高勝寒沿著山腳繞了一段,避開右邊一處被狐族列為禁地之處,高勝寒知道那里居住著一頭高大的黑虎,似乎很不簡單。

  很快上了山,太陽幾乎完全落了下去。

  在普通狐貍所居住的山洞前,一處斜坡空地,此時密密麻麻,挨挨擠擠,聚集著大量的狐族。

  高勝寒緩步靠近,不知道是什么情況,似乎有大事要發生。

  就在此時,一只母狐帶著五只半大的幼狐,朝著高勝寒走了過來,它看向高勝寒的目光有一種母性特有的柔和。

  這母狐正是高勝寒這一世的母親,其他五只幼狐都是他的兄弟姐妹,本來高勝寒一共是有六名兄妹的,有一只出生不久就不幸夭折了。

  母狐對他啾啾小聲叫了兩下,高勝寒便順從地走上前去,母狐親昵地用腦袋頂了頂高勝寒的身體,其它五只幼狐見到高勝寒似乎也很開心的樣子,都湊了上來。

  狐貍不是人類,但也絕非草木,它們也是有感情的。

  雖然這一世的母親只是一只普通的狐貍,但是母狐對高勝寒無微不至的照顧,讓他體會到了親情,同時也讓他想到了遠在地球的父母,不知道自己突然消失,他們如今可好。

  搖了搖腦袋,將這些無意義的思緒甩開。

  高勝寒跟著母狐步入狐群之中,他看見有好幾只比普通狐族更為高大的狐貍,正站在狐群周圍,巡視著,似乎在維持秩序。

  “到底要干什么?”

  高勝寒心頭疑惑,這些更為高大的狐貍,雖然不能化作人形,但是明顯不屬于普通狐貍的范疇,或者用妖獸來形容它們更為適合。它們和那些狐妖一樣,同樣居住在山頂,平日里并不會出現在普通狐貍所在的區域。

  高勝寒想不通,只得耐心等待著。

  又過了好片刻,月上中稍。

  雖然大量的狐貍聚集著,但是山洞外斜坡空地靜悄悄的,所有狐貍似乎都很有默契般保持安靜。

  夜梟的聲音從遠處傳來,高勝寒等得頗為無趣,半瞇著眼睛,神游方外。

  “嗯,時間到了。”

  一個渾厚溫潤的聲音突然傳來,高勝寒趕緊抬起頭,就見到前方懸崖邊上,一處大石頭上面,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了幾個人。

  借著明亮的月光,高勝寒看得清清楚楚,最中間的是一位身穿褐袍的老人,他白發長須,眉目和善,眼眸深邃,腰間別了一個酒壺,有風吹起,衣袍獵獵,仙風道骨,不過如此。剛才的聲音正是他發出來的。

  在老人的旁邊,是一個留著小胡子的儒生,看不清他的年齡,似乎是青年,但是再細看過去,似乎又是中年。他整個人神采奕奕,俊朗非凡,嘴角帶笑,頗有高勝寒印象中古代讀書人的氣質。

  再看其他的幾人,卻都是未成年的少年少女,除了一個七八歲圓滾滾的小胖子,另外的人個個相貌俊美,氣質非凡,如同仙家的童男童女。

  “這些都是狐族中的狐妖了。”高勝寒心中想到,其中有幾位是他曾經見過的,特別是那個小胖子,他還看見過對方化形的情形,這小胖子本體就是一只胖如皮球的狐貍。

  就在此時,當中的老者從腰間取下酒壺,打開蓋子,右手中指和食指并攏,一道水線從壺口流出,順著他手指的指引,在空中形成了一個滴溜溜的水球。

  高勝寒看得入神,心想這大概就是妖術了吧,真是神奇,想要修煉成妖的決心不由更加堅定了。

  “去!”

  老者口中吐出一個字,只見那團水球,突然化作數十粒更小的水珠,向著狐族之中飛射而來。

  高勝寒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就有一粒水珠飛到他的面前來,然后那水珠突然向外擴散,如同快速充氣了一般,化作一個大水泡,把高勝寒整個身子罩了進去。

  緊接著便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托著包裹著高勝寒的水泡,飄到了空中,向著懸崖邊大石頭前飛去。

  落地之后

  “噗!”的一聲,水泡破裂了,高勝寒大感神奇,他發現自己周圍還有其他幾十只狐貍,同樣被水泡帶到這里,且都是出生不到一年的幼狐。

  “這一批小家伙都在這兒了吧?”說話的還是那老者。

  “嗯,都在了。”回話的是那儒生:“這一批后輩數目總共七十二,其中雄狐三十七,雌狐三十五,具是出生半年到一年的小狐。”

  “很好,進行開竅儀式的最佳時間就快到了,我們這就走吧。”

  高勝寒聽他們談話,所用的語言音調略顯怪異,居然有些類似于地球上中國的某種方言,高勝寒只能連猜帶蒙,依然聽得模模糊糊,不明所以。

  隨著老者的話落音,幾位化形狐妖便飄飄然沿著一條小徑向山上而去,高勝寒這時發現自己的身體突然變得不受控制,和其余幼狐一起,跟隨著狐妖們的步伐向前走。

  這種感覺很奇妙,明明自己大腦清醒,但是身體的每一個關節都不受大腦指揮,如同夢游一般快速前行。

  “好像是要進行某種儀式,應該不會有什么危險。”高勝寒揣測到,心中安定下來。

  不到半刻鐘后,一群幼狐已經到達了山頂。

  山風獵獵,視線開闊,下方灰撲撲的叢林盡收眼底,天空中月如玉盤,比地球上的月亮大了數倍不止,月光皎潔,今晚竟然是個月圓之夜。

  “咦,這個地方似乎有些詭異。”

  高勝寒這才發現,所有的幼狐此時都處在一個三丈見方的圓形石臺之上,石臺的周圍,共有八根丈許的石柱,再仔細一看,這些石柱上面都鐫刻著精美圖形,竟然是一只只栩栩如生的狐貍,而石柱的頂端,都鑲嵌著一顆拳頭大小的夜明珠似的珠子,在月光照耀下灑出清冷的光輝。

  “到底要干什么?”高勝寒心中更加驚異了。

  這時,石臺外,那名老者在某處凸出地方放入一枚晶石,緊接著對著石臺做了一個手訣,然后似乎有什么機關被激活,八根石柱周圍的光線突然變得扭曲,無數的月光如同浪潮奔涌,被吸收進入到石柱頂端的珠子。

  “咦,周圍好像變得更亮了。”

  高勝寒視線中,四周圍突然變得明亮起來,很快便如同白晝一般,仔細一看,石臺的上方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道光幕穹頂,好似結界。

  緊接著,高勝寒感覺到有大量如同毫毛般的針刺入皮膚,體內氣血沸騰,整個身子難受極了。

  可惜似乎有一股氣息將他死死壓制,根本動彈不得分毫。

  仔細觀察,便會發現,那所謂的“細針”,竟然是四周圍凝結如實的月光精華。

  那些“針”刺入體內之后,便漸漸匯聚起來,接下來居然匯集成為一股股細微的氣流。

  高勝寒已經顧不得去觀察周圍的情況了,他一邊忍受痛苦,一邊思考。

  “這些狐妖把我們帶到這里,四周似乎是布下了陣法,搞得這般麻煩,肯定不是無故的,應該是有某種目的。那扎入身體的‘牛毛針’,似乎是發生了某些變化的月光,我體內此時出現的氣流,有些類似于小說中的真氣,難道我應該運轉這股氣流?”

  這樣想著,高勝寒便嘗試著控制出現在體內的氣流。他前世也曾看過武俠小說,里面的武者修行,都是要運行真氣進行一個小周天大周天之類的。

  此時,高勝寒用意識調動那股氣流,竟然真的行得通,那氣流在他的指引下,開始在他體內流動起來,氣流流經的位置,麻酥酥的,有種說不出的感覺,而身體表面的刺痛感居然有所減輕。

  高勝寒不由大喜,繼續運轉氣流,希望能形成一個周天。

  正當高勝寒在奮力運轉體內氣流的時候,石臺外,八名化形狐妖一字站開。

  “族長爺爺,你說這一批小狐貍能否有開竅成功的?”狐妖中唯一的小胖子此時開口道,他模樣憨憨的。

  “這,一切還是得看機緣。”最中間的狐妖老者捋了捋白胡子,眼睛緊盯著石臺。

  “要不,族長爺爺我們打賭吧。”那小胖子眼睛骨碌碌地轉了一圈,開口道。

  “哦,你要怎么賭?”老者似乎來了興趣,笑呵呵道。

  “要是我贏了,族長爺爺就把你那件石硯法器送給我。我賭這次肯定沒有小狐貍能夠成功開竅,因為前面已經有五批都沒能有成功的了。我們開賭吧,族長爺爺!”

  “先別急,小峰,你光說了族長的賭注,你自己的還沒說呢。”這時候,那儒生突然開口笑道。

  “這個,這個,我也沒什么賭注是族長看得上眼的呀。”小胖子模樣蠢萌蠢萌的,有些委屈的說道。

  “嘿,小峰,你難道想要空手套白狼,你以為族長爺爺,跟你一樣笨呀!”突然,又有一名狐族少女開口道,她十三四歲的年紀,聲音如同銀鈴一般。

  “不準說我笨,小茹姐,你再這樣我就不理你了!”小胖子嘟著嘴,突然生氣了,眼眶立馬有淚水打轉。

  “好了好了,我們小峰很聰明的,畢竟才化形不到三十年,小茹你像小峰這么大的時候,智慧也跟他差不多。”老者這時候圓場道。

  被稱作小茹的少女卻一臉不服的模樣,心中腹誹:“哼,什么嘛!小峰這家伙,一天時間連一個字都認不會,到現在還沒把所有文字學完。本小姐像他這么大的時候,半天就學會一個字啦!族長爺爺真是偏心,總是這么疼小峰這笨蛋!”

  “咦,有一只小狐已經開始引導妖力沖擊竅穴了。”儒生突然開口,聲音中有微微驚訝。

  “這么快,看來它很有希望呀。”老者的聲音帶著喜意。

  “哈哈,小峰,看來你的眼光不怎么樣啊。”小茹也說道。

  此時,高勝寒根本聽不到外面狐妖們都在談論些什么,他正全力引導體內的那股氣流沿著經脈移動,但是很快他就遇到了困難,當他運轉氣流流經脊椎部位時,前方經脈突然出現了一個“黑洞”,將所有的氣流統統吞噬。

  “可惡,我就不信把你填不滿!”

  高勝寒有股狠勁兒,繼續將新生的氣流匯聚起來,源源不斷地將其投入“黑洞”之中。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

  “啵”的一聲,某種東西被打破的聲音,從高勝寒體內傳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