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41:01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暗夜公理式
  4. 第一話 我們的洛凡楓

第一話 我們的洛凡楓

更新于:2018-03-17 20:51:37 字數:3904

字體: 字號:
  “洛凡楓同學,在全省作文競賽中,榮獲第一名。請大家用掌聲來鼓勵我們的學生會長。”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年男子向右退去,雙手鼓掌,用贊許的眼光看著座位上的某一個人。

  洛凡楓站起身來,不緊不慢地走上講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感謝諸位的掌聲,這次比賽的榮譽,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也要感謝班里的老師與同學們......”

  “加油啊,學生會長。”

  “洛凡楓,你真是帥呆了。”

  洛凡楓揮手示意大家靜下,同時慢條斯理地將手中的稿子讀完,之后三步并作兩步地退回座位上。

  講臺上的老師面帶笑容地開始了一天的課程。

  剛才演講的主角卻抽出了另外一本筆記,在上面奮筆疾書。

  他寫的是那么的認真,以至于所有人都不好意思打擾他。

  真是嚴謹的學習態度啊!如果僅僅是遠遠望那密密麻麻的筆記,相信每個人都會這么想吧。

  可事實卻并非如此,只要你走近去看,你就會發現,他所謂的筆記不過就是在打小說的草稿。

  明明是這樣的家伙,成績卻依舊從未掉出年部的前十名,甚至評選學生會長也選中了他。

  這真是十分的不公平!

  今年的他十八歲,剛剛高二。按道理說,高中的三年理應是發奮圖強,刻苦讀書的時候,但是他卻從不。

  只要他一回家,要干的事無非就兩樣。

  睡覺,打字。再要么就是玩單機游戲。

  偶爾也能在網吧撞見他,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一定是家里停電斷網,或者是他的老媽看不下去了。

  家里只有他和他的媽媽兩個人。老爸曾經在一個據說很是神秘的組織任職。甚至讓洛凡楓一度認為是邪教。但是十年前,他的父親出了車禍,掉進海里去了。

  接下來便是不知哪里來的同事給他們家寄錢。陸陸續續的,那是一筆很可觀的財富,足夠兩人一生吃喝不愁了。

  管教洛凡楓本來就是老爸的職責,因為老爸消失了,所以洛凡楓也就更加肆無忌憚了。至于母親也選擇了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要他的成績不跌出前十就可以了。

  “那家伙純粹就是個變態。你見過十幾種單機游戲玩得精通,卻對網絡游戲一竅不通的怪胎嗎?”

  十幾種單機游戲被洛凡楓玩得應心得手,無論是《街霸》,《紅警》,《星際爭霸》還是《俠盜飛車》。這些游戲洛凡楓似乎自打開始玩之后就從沒輸過......哦,不。輸過一次,最開始玩街霸的時候差一絲血被他老爸KO了。

  對于網絡游戲,洛凡楓竟是基本碰都沒碰過。因為他老爸說過一句非常經典的話:“你敢去玩我就敢把你的電腦拆了。”

  縱使他去喂魚了,但是這威懾力還是在的。洛凡楓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竟真的沒有碰網絡游戲一下。

  現在想來,也許就是這句氣話造就了這位有瑕疵的游戲天才。也許學習方面的基因真的遺傳自他老爸呢。順便說一下,他不喜歡學習。

  “喂,洛凡楓。放學后陪我去切兩盤星際去。”一位將頭發染成藍色的中二少年偷偷向洛凡楓說道。

  “沒問題啊,誰輸誰付網費。”

  洛凡楓閉上他那雙淡青色的眼睛,淺淺一笑。

  李維,洛凡楓的死黨。盡管說外觀看起來像一個中二少年,但是他真不是......興趣是和洛凡楓切磋各種單機,雖然是一直被虐,但是卻死不承認的萬年留級生。

  畢竟腹黑才是王道。表面上說不用你請,可是事實上怎么能真的不用你掏錢呢?洛凡楓心道。

  他老爹也是這么教育他的:“男人不能貪小便宜,但是吧,白拿的東西咱可不能不拿。”

  這句話,被洛凡楓奉為自己的人生準則。

  天,這簡直是真理啊。

  “叮叮叮”

  下課鈴亦或者是放學鈴就這么響了。洛凡楓收起畫了一天的筆記本,將它整整齊齊地塞進書包里,反手背上書包就打算開溜。

  “喂喂喂,等一下啊,會長大人。”那個要和洛凡楓切星際的家伙緊跟其后。

  洛凡楓輕車熟路地帶著李維穿過一條條嘈雜的街道,來到一家名為“環球網咖”的網吧,轉頭對李維說:“麻煩你幫忙開兩臺機器吧。”

  “沒有問題,老大。”

  他輕輕錘了洛凡楓一拳,似乎心有不忿。但還是乖乖去下樓付款。

  哪怕是讓眼前這個混蛋付錢,一會還是要還給他,倒不如自己先付了。

  洛凡楓就這么端坐在網吧的椅子上,兩目望天,開啟了電腦。

  在網吧打游戲真是不容易。洛凡楓嗅了嗅空氣中煙草與汗水的混合氣味,劇烈地打了個噴嚏。

  真是的,就不能設一個無煙區嗎?

  突兀的,沒有任何前兆的,一股好聞的紫羅蘭清香突然飄進洛凡楓的鼻孔,他不由多聞了聞。

  花香?是誰會帶花來網吧?某個想要向女孩求愛的男孩?

  這座網吧是很隱蔽的了,他選擇這家網吧就是怕同校的學生發現,那樣可就不好了。

  洛凡楓看了看四周,周圍全是叼著煙卷的大老爺們。再要么就是還在酣睡的大學生。如果是求愛的話會去求誰啊。

  李維帶著兩瓶可樂走上樓來,看到洛凡楓身后,呆住了。

  “老......老大,這家伙是你的女朋友?”

  女朋友?我什么時候多出來個女朋友?拜托,本人是個從沒有談過戀愛的主啊......不過這么說......

  在洛凡楓轉過頭去的同時,他的頭上就挨了一個爆栗。

  “啊......痛啊,你丫的誰啊?干嘛打我?”

  洛凡楓扭過頭去去問那個罪魁禍首。

  “身為學生會長卻不潔身自好,居然到網吧來上網。傳出去可是要有失聲譽的哦,會長大人。”

  那個罪魁禍首,輕靈聲音的主人逐漸浮出水面,是個銀發少女。

  “這......這是我的私事,要你管。”

  洛凡楓掃視了一下女孩身上穿著的服飾。

  見鬼了,正是他所在的學校的校服。

  在洛凡楓正想辦法穩住眼前這個家伙的時候,那個銀發少女卻從背后拿出兩張紙來。

  “洛凡楓,18歲。父親在十年前的一場車禍中喪生,與母親相依為命。去年考上本市重點高中,通過選舉成為學生會長,近日又獲得全省作文比賽的一等獎......”

  這是......我的資料?

  “說這些東西有什么意義?那張紙是我的資料?那么請毀掉它,別用那種自以為很了解我的語氣與我說話。”

  “好吧”

  少女徑直撕毀了那兩張薄薄的紙片,將它們全部放入垃圾箱。向洛凡楓眨了眨她那對琥珀色的大眼睛。

  這家伙想干嘛?撕完了就趕緊走啊。

  洛凡楓已經打開了電腦,點入了游戲選單。將鼠標懸停在星際爭霸那個紅色的飛機圖標上。

  “那個......我可以和他打嗎?”

  少女用哀求的眼光看著李維。

  “可以......可以......老大加油,我看好你。”

  他臨走之前還不忘沖洛凡楓挑挑眉毛,對此洛凡楓很想對他豎一根中指。

  暗示你妹啊,給我扔了這個大一個爛攤子想一走了之嗎?

  “喂......我說,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想要公布丑聞就去啊,就說學生會長在網吧里上網。還有,你不僅僅是想和我打星際吧。”

  “在網吧遇見不務正業的學生會長,于是......”

  “說關鍵。”

  少女收起了她的微笑,聲如細蚊地說出了洛凡楓難以忘懷的三個字。

  別想歪了,那三個字是:“洛天羽。”

  洛凡楓怔住了,因為那是他老爸的名字。

  “我叫洛亞維爾,但是在學校大家都叫我詩韻......真是個好名字。”

  “你要我做什么?”

  “加入LDOA吧,遵循洛天羽的遺志。”少女挽了挽自己的頭發。

  遵循老爸的遺志?掉進海里去喂魚嗎?

  LDOA就是老爸曾經任職的那個神秘組織嗎?這個東西是干什么的?能吃嗎?

  “你既然是這座學校的學生會長,想必行動起來也十分的便利吧。更何況,你的父親是組織評級為S的優秀獵者,你擁有公理式的幾率也很高。”

  陌生名詞實在是太多了。他感覺自己正處于一個遙遠的國度,一個銀發少女正在努力地與他溝通交流,但他卻永遠無法理解對方的意思。

  “感覺你現在和我的對話就是雞同鴨講。我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么。”

  “......”

  “我老爹是出了車禍掉進海里的,一個淹死的連遺體都下落不明的中年大叔居然會是你們口中的S級獵者。”

  洛凡楓是竭盡全力去想他老爹厲害的一面,不過可惜的是能夠證明他的強大的事例竟是一件沒有。

  老爹給他的印象就是一個神秘的留著小胡子的中年大叔,沒什么特別的。

  “果然是不行嗎?讓你相信真是困難啊......洛大會長。”

  洛亞維爾將一個黑色的如同車鑰匙一般的東西扔到洛凡楓手里。

  “這是......”洛凡楓此時竟有些不知所措。

  “回家讓你老爹去告訴你去,我是沒辦法跟你說清楚了。”洛亞維爾擺了擺腦袋,轉眼間便消失地無影無蹤。

  老爹?真是個奇怪的家伙,已經逝去10年的人了啊。

  不過......

  洛凡楓放在紅色飛機圖標上的手突然劇烈地顫抖了一下。

  “如果是小楓的話,一定沒問題的吧。看好了,蟲族的基本套路......”

  真是像鬼魂一樣糾纏不休呢。明明早就是個死人了,為什么腦中老是會想起他?

  洛凡楓用手支撐起他的腦袋,不斷地敲打著鍵盤。

  “還能想起來嗎?昔日和老爹最喜歡呆的地方?”

  一個模糊的環境慢慢從記憶深處抽出,8歲的他與那個中年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微笑。

  是車庫嗎?這也難怪。明明不開車的老爹卻特地弄了個車庫,再笨的人也能明白這里面有玄機吧。

  可是......自己就是這么笨啊。

  洛凡楓甩下耳機,頭也不回地離開周圍的嘈雜,向家里奔去。

  同樣是在那片夜色中,網吧的后門。

  銀發少女銀鈴般的輕笑在空氣中回蕩。

  “大姐頭,這么早就拉老大入伙是不是有些欠考慮了?他連公理式的力量都沒有展現出來過。”

  那個除卻少女的身影,竟是那個叫洛凡楓老大的李維。

  “不,在我看來一點也不早。我們的下一個目標危險度數是A,單憑我們是根本打不贏的吧。”

  “所以......”

  “所以我們需要洛凡楓。需要那位陰影中的王者的兒子。”

  這次的聲音不再輕靈,反而帶著些許冷厲。如同一位嚴格的指揮官。

  洛亞維爾琥珀色的雙眼驀地變得蔚藍。

  沒有一絲嘈雜,少女蔚藍的雙眼望向漆黑無垠的天空。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