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7:39:40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廢柴公子闖大明
  4. 第一章 藍橋春柳重生日 錢塘夏雷魂飛時

第一章 藍橋春柳重生日 錢塘夏雷魂飛時

更新于:2018-03-16 19:11:03 字數:5017

字體: 字號:
廢柴公子闖大明目錄
共128章
  “章臺從掩映,郅路更參差。見說風流極,來當婀娜時。橋回行欲斷,堤遠意相隨。忍放花如雪,青樓撲酒旗。”一只毛驢載著一個書生,迤邐從河對岸走過來。只見書生口中吟詠著這首李商隱的唐詩,若有所思。書生此番乃外出游歷,以期胸中有丘壑,領悟圣賢書。此時乃明正統四年,社會呈現出一派盛世局面。很多讀書人熱衷科舉,不愿僅僅閉門讀書,多交游外地,增長見識。

  此時書生口中念著“橋回行欲斷,堤遠意相隨”,心中默想,什么時候才能再和她見面,也許再見面時,她已經是有夫之婦了,忖到這里,一些傷感涌上心頭。

  細細瞧去,這書生乃十八九歲年紀,留有髯須,頭上裹一青巾,相貌端的周正。不覺間,書生已行至一塊河石上,抬頭一望,前面有一個古橋,橋邊有塊斷裂的石碑,上書“藍橋”。原來已行至陜西藍田縣西南地界。此間流水匆匆,燦燦花草,羅生橋邊。遠望云林,視野極闊,林間鳥語喜人,再加上時至暮春,萬物陽氣升華,書生不禁為之精神大振!縱聲長嘯,高聲誦道“南風吹其心,遙遙為誰吐”,心下一掃憂愁,想到《周易》有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大聲喊道:“柴寶臣,當自強,不要為小兒女事凄凄惶惶!”

  原來,這書生名叫柴寶臣,表字蒙正,是陜西承宣布政使司西安府人氏。父母早亡,家境貧困,但借書滿架,非常刻苦,博學多才,早在十六歲時就參加院試獲得秀才功名,被西安府典史魏庠聘為家教,魏庠家有一女,名喚魏蘇,這柴寶臣專司教授魏蘇一些粗淺科目。說來有趣,在明朝,盡管仍然奉行“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古訓,可這魏庠卻作著別的打算。魏庠年屆不惑,在典史的位置上一干就是二十年。因自己學識淺薄,從父親手中繼承這么一個官位,可怎么也難升上去。于是,主意便落在了女兒身上。女兒魏蘇已是豆蔻年華,身段苗條,天姿靈秀,模樣可稱如風拂玉樹,雪裹瓊苞,如梨花初綻,分外惹人憐惜。魏庠看著一天天長大的女兒,心里尋思為她找一個身居高位的上官,也好為自己仕途高升借一助力。

  柴寶臣倒也學識淵博,為了這份糊口的活計盡心竭力,可是他太用心了,時日一長,讓待字閨中的魏蘇仰慕不已。魏蘇平素居于內院,很少見到男子,學習時盡管有丫鬟在一旁伺候,但也阻擋不了韶華之年的少女思春。這魏蘇常常拿柴寶臣與自己的父親比較,無論長相還是學識,柴寶臣都無比優秀。久而久之,魏蘇心下滿是幻想和喜歡。有一日,趁著丫鬟去內院庭中打水的空隙,魏蘇對柴寶臣吟了一首詩,是李商隱的《無題》,并詢問其中四句“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曉鏡但愁云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作何理解。問罷,雙頰緋紅,低頭不語。這柴寶臣滿腹詩書,怎會不解?可不就是“相愛之人忠貞不渝、海誓山盟,感情如若不成,兩人便會因不能相見而惆悵、怨慮,倍感清冷以至衰顏”的意思嘛。

  這魏蘇還真是少女思春,非常大膽,竟然對教書先生施以這種暗示。說來也巧,柴寶臣也因與魏蘇相處日久,而魏蘇又極為聰明,不讓須眉,漸漸生出一種愛意,但是柴寶臣極力克制自己,他明白當務之急便是老老實實教書,攢足銀錢,也好刻苦攻讀,參加鄉試,仕途上有出路才行。而魏庠魏大人又是這般看重自己,所以千萬不能做出有違君子之道的事來,讓人恥笑是小,被縣官大人格了秀才的功名,那就萬劫不復了。

  柴寶臣此時心下如波濤翻滾,極難平靜。長出一口氣,嘆道“小子貧寒,難當小姐厚意,小姐情思還是速速作罷的好。”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丫鬟恰好打水回來,聽到了柴寶臣最后說的話,手中水盆一抖,“咣當”一聲掉在地上,水花四濺。這丫鬟奔到庭院中便大喊“救命啊,救命啊,小姐要遭了!小姐要遭了!”丫鬟也未經人事,只記得老爺囑咐過,讓自己盯緊教書先生,莫要有敗壞門風有損小姐的丑事出現。丫鬟并不知“丑事”作何指,但心里打定主意,不能讓柴寶臣與自家小姐有什么親昵的舉動。當她聽到柴寶臣說出“小子貧寒,難當小姐厚意”之類的話,又看到小姐臉頰緋紅,還道柴寶臣輕薄了自家小姐,于是慌亂之下,便大聲喊了出來。

  管家聽到后,慌忙召集家丁,給了柴寶臣好一頓痛打,然后沒有報告老爺便將柴寶臣趕出了門。對柴寶臣來說,當真禍從天降,沒來由招來是非,卻又無法向外人解釋清楚。說并未輕薄過人家魏蘇,可是心里動了念頭,也是欣賞她的,那日偏巧丫鬟撞見魏蘇嬌羞的神情,當場叫破。怎么解釋,別人也不會再聘用自己了。也是那魏大人不敢張揚此事,倒也沒有繼續追究,只要小姐無事就好。免去了柴寶臣當月的銀錢,托人說以后不要再過來了,若是糾纏,便見一次打一次。想到那日情形,若是丫鬟晚一會兒進來,魏蘇姑娘再多說點少女的情竇心聲,說不得自己就會和她私定終身。也難怪,自己僅比她大四歲,郎才女貌,也可結為美滿姻緣,他日再考一個舉人功名,不怕不能光宗耀祖。想到這里,心里十分歡喜。

  “哈哈哈哈……”幾聲大笑打斷了柴寶臣的沉思,“好一個自強不息的小子,大爺我今天就送你一程!也好讓你了卻世間的一切煩惱。”柴寶臣悚然一驚,探頭望去,就在身邊不遠處有一巨石,巨石之旁草木掩映,依稀可辨一條山路直通山上,這巨石后突然冒出幾個強人,為首的是一個腰粗膀圓的中年人,戴著眼罩,是個獨眼龍,他身邊有幾個青壯,個個長得面目猙獰,絕對是打家劫舍、心狠手辣的歹徒。這一下不得了,柴寶臣慌忙之間沒有坐好,從毛驢身上跌了下來。這一下摔得七葷八素,但是他卻絲毫沒有感覺到痛,趕忙爬起來,向強人打躬作揖,回道:“小子冒昧,沖撞幾位大爺,不敢勞煩大駕相送,我自己還走得了。”說罷,慌忙抬腿騎上毛驢,可是沒想到剛才摔得太厲害,此時腿疼得受不了,沒騎上去便又坐倒在地,這一下把腳給扭了。內心暗暗叫“糟糕”。

  獨眼龍三兩步便走到柴寶臣身邊,用腳踢了他一下,說道“大爺不跟你啰嗦,我們就是這山上的好漢,專做劫富濟貧之事。現在我要跟你比一比誰身上的錢多,只要你身上錢財不超過我,那便是比我窮,我就放過你。如若不然,就只好取了你的財,還有,為了我這幾個兄弟的安全,也只得結果了你。”

  柴寶臣一聽,那還有這番道理,強人定下此等規矩,定然在身上不會多帶錢財,自己游學在外,身家全帶在身上,這一下是死定了。眼看獨眼龍翻查驢子身上的背囊,自己即將性命不保,查看一下地形,此時身處河道之上,兼之河水匯聚橋下,水量充足,當即大喝一聲,用盡全力,翻身滾下橋去。獨眼龍和那幾位青壯漢子一下子沒反應過來,等到趕到河邊,卻看到書生被湍急的河水包裹著,身子時沒時現,已在十幾丈之外,此間河道里碎石極多,加之不遠處就是一處瀑布,因此都不愿跳入河中追趕,只得任書生漂走。

  也是老天眷顧,柴寶臣運氣不錯,將要漂到瀑布的所在,順著湍急的河水一起墜下去粉身碎骨之時,恰好被一粗大的樹枝掛住衣襟,減緩了力道,他垂死中被樹枝一撞,猛地睜開眼睛,竭盡全力抓住樹枝并將衣帶在樹枝杈上打了一個死結,就暈了過去。

  水一直沖著柴寶臣的身體,使他有一種異樣的感覺,他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里的世界自己既熟悉又陌生。他認識到也許自己已經死了。因為眼前出現了滔天巨浪,身邊有很多女子在尖叫。怎么回事?

  就在此時,一個小伙子正站在錢塘江邊觀看大潮,他幾次趁著潮水退卻的間隙越過警戒護欄,興奮地拿著手機站在江邊自拍,引得很多美女尖叫。小伙子名叫汪喬年,沒有固定職業,跟著父親在家庭小作坊靠卷煙花為生。別看他現在混得不好,可他上學那會兒經常考到班里前十名,尤其喜歡歷史,對中國古代史興趣極濃,對明史更是熟悉。在家里看《女醫明妃傳》時還要不斷地給老爸老媽講一下明朝的歷史。只因高考時給后面的女孩傳小抄,被禁考了,這些日子只得幫家里卷煙花炮竹了。

  這些天,錢塘江大潮就要來了,汪喬年告訴父母出門散散心,和同學一起觀潮去。父母一想,出去放松一下也好。在家就是廢柴一枚,整天唉聲嘆氣,還不如出去散散心。沒多想,就答應了。

  汪喬年心中本來就十分郁悶,這一日,他來到錢塘江邊,被聲勢浩大的自然偉力吸引住了,他迫切想要發泄心中的煩悶,朝著錢塘江大聲喊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一邊越過警戒線,爬到護欄內側拍照。本以為只要拉住欄桿就不會有事,誰知道,這時,一個巨浪猛烈地拍到自己的后背上,滔天大浪沖擊到岸邊激起巨大的浪花,嗆得汪喬年一口氣沒喘過來,手上的勁一松,就被巨大的江浪卷進漫漫水中。這時,江邊的游客都目睹了這驚心的一幕,幾個女孩子嚇得尖叫了起來。突然,一聲雷響,瞬間下起了瓢潑大雨。江岸救援隊也無法前往江中救援。汪喬年感到自己沉到了水底,接著水面裂開一道縫,一股巨大的引力把自己扯了下去,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許久,恢復了意識,睜開了眼,發現自己躺在一個茅草屋里,身子下面是軟軟的草墊,身上蓋著一個小薄被。這是怎么回事?汪喬年掙扎著下了床,腳才剛一著地,一股刺痛傳來,跌倒在地。這是,伴隨悅耳的銅鈴聲,一個姑娘走進屋子,只見她走到汪喬年身旁,輕聲說:“你的身子很虛弱,還需要將養幾日,應該呆在床上別動。”說著,扶起汪喬年,幫他重新回到床上躺好。汪喬年在姑娘靠近的時候,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格外讓人神清氣爽。這時,汪喬年仔細打量了一下姑娘,發現她高高的個頭,一襲白色的衣裳,皮膚很白,臉蛋紅紅的,鼻翼柔和,兩彎淡淡的峨眉,一張櫻桃小口,看向自己,眼神溫和,很是惹人憐惜。但她的氣質又讓人感到并不是弱不禁風,反而,很是堅毅,有大山一樣的沉靜。

  汪喬年很奇怪,自己去觀潮,不是被卷進江中了嗎,怎么會到這簡陋的茅草屋中來,開口問道:“美女,請問我是在哪里?”

  “大膽,你,你怎的口出輕薄之言?”

  “我,我沒有輕薄啊?”

  “還狡辯!我不管你啦。”說罷,姑娘跑了出去。

  汪喬年喊了幾聲沒人答應,他這時神智清楚了一點兒。感到剛才那位美女舉止很奇怪,像古代人。難道?汪喬年不敢繼續往下想了。他低下頭,突然看到自己的衣服是粗麻做的,不禁抓了抓頭發,這一下可嚇死寶寶了,自己竟然秀發及肩。怎么回事?他一瘸一拐地下了床,走到桌邊,拿起銅鏡一照,咣當,銅鏡掉在了地上,自己竟然換了一副模樣!

  他的大腦極其混亂,努力思索著這一切變故:潮水,窒息,茅草屋,姑娘,銅鏡,長發……終于,他明白了一件事,自己穿越了!

  汪喬年不禁大吼一聲:“我究竟死了沒有?””

  “你沒死!”那姑娘又回來了,身邊站著一個漢子,滿臉胡子,也是穿著和自己一樣的粗麻衣服,看上去年齡有四十左右。“這是我叔叔,”姑娘指著漢子說道,“我們相依為命,就住在這山上。”

  “山上?”汪喬年聽了之后,頓感疑惑。

  “是的,我叔叔在山間打獵,看到你在河中,眼見就要跌下瀑布,被河中心一只樹枝攔住,他費了很大力氣才把你救上來。”

  “那我怎么掉到河里去的?”汪喬年記得自己掉到江里。可之后怎么到河里去了呢?

  “這我們就不清楚了。看,這是我叔叔給你換衣服時,在你身上發現的,給你。”說著,姑娘遞給汪喬年一個布袋。汪喬年打開布袋一看,里面有一個竹筒,竹筒還有點濕,打開竹筒的蓋子,里面卻是干的。把竹筒里的物什倒了出來,原來是一個路引。明朝有這樣一項規定:凡百姓遠離所居之處百里以外,都需由當地官府發給一種類似通行證之類的公文,叫“路引”,若無“路引”或與之不符者,是要依律治罪的。“路引”實際上相當于現在的臨時身份證。由于汪喬年的歷史知識豐富,盡管路引上寫的都是繁體字,他還是能看懂的。路引上寫道:茲有陜西承宣布政使司西安府人氏柴寶臣交游求學懇請沿途州府勘查。古代人寫文章是沒有標點的,這就需要有句讀的能力。汪喬年心下想道:看樣子我在二十一世紀時死過了,可是不知什么姻緣來到明朝,竟然遠隔萬里。但有一點,我和這柴寶臣都經歷了溺水。陰差陽錯,我的意識占據了他的軀體,而且這姓柴的公子看上去還很英俊,那他的意識呢?難道他的意識去了二十一世紀?他會不會跑到我家卷炮竹,別把我家房子給炸掉了!想到這里,不禁一身冷汗。但轉念一想,這種可能性不大,二十一世紀的軀體早就沉到江里喂魚去了,可憐我的雙親啊,不能對你們盡孝了。想到這里,汪喬年哭了出來。

  姑娘從汪喬年手中拿過路引一看,眉宇間露出一絲喜悅,道“柴官人,請你莫要傷感,再大的風浪,你尚且保有性命在,真乃可喜可賀。此間雖然簡陋,然而山間野味倒也充足,將養幾日,你的體力很快就能恢復。還望你平復心情,待足傷好了,我們便送你回家。”

  “回家……”汪喬年心里知道回不去了,對,我以后就做柴寶臣,既然上天給我一次重生的機會,我就要重新來過,活出精彩的人生,我以后就是柴寶臣!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廢柴公子闖大明目錄
共128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