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6:57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尸潮
  4. 第一章:尸兄來襲

第一章:尸兄來襲

更新于:2018-03-15 21:40:36 字數:2499

字體: 字號:
  公元2014年10月21日星期二

  R市的街道上寂靜蕭條,已不復往日車水馬龍熙熙攘攘的景象,秋風卷起地上的落葉發出沙沙的聲響,像是對倒在的血泊里人們的一種哀悼!

  殘肢斷臂,凝固發黑的血液,街道兩邊被砸的稀巴爛的各種汽車,超市的貨架全都散亂的丟在超市門口,無一不表示這個城市已經發生過的事情,像一次動亂?還是……?

  鏡頭拉近,理發店的卷閘門前居然站著兩個人?……

  葉秋,男,二十二歲,長相一般般,家住H市,在R市打工一年多了,中間斷斷續續換了三十幾個工作,一共往家里寄了三千塊錢,只能窩住在一個三十幾平方的地下室里,平時就是啃點泡面什么的,要么就是在上班的地方湊活一頓,屬于那種純**絲型的。

  “哇靠,這位老大爺可真夠猛的,看起來應該有六十歲了吧,這種加厚型卷閘門都能徒手穿過去?這也太NB了吧?難道是我變的沒文化了?還是這個世界變化太快了?”一身病人服裝的葉秋站在卷閘門前仔細的打量著手還插在卷閘門里的這位老大爺。

  “哦,原來一槍爆頭啊。這么霸氣的槍法應該是軍隊出來的,或者就是穿越火線練出來的吧。”

  葉秋坐了下來整理了一下思緒,還是沒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走在大街上莫名其妙的被一塊石頭砸暈了過去,醒來發現醫院里和街道上的情景一樣。

  忽然腦海里一道靈光閃過,喪尸?尸兄?對!肯定是喪尸!

  坐在卷閘門的葉秋完全沉淀在自己的思緒里了,絲毫沒注意不遠處一只喪尸狗正在慢慢的朝著自己的獵物前行。

  在離葉秋十幾米的地方這只喪尸狗居然跳了起來,凌空對葉秋發起了攻擊。

  葉秋忽然感覺到好像有東西朝著他飛了過來,隨手用胳膊一甩,只見這只能跳躍十幾米遠的喪尸狗頓時被甩的倒飛了回去,砸在路邊的一個破爛汽車上面,慢慢悠悠的又站了起來,準備再次發起攻擊。

  “哇塞,超狗?這都沒死?”葉秋目瞪口呆的看著不遠處的喪尸狗。

  隨即葉秋看到被喪尸狗砸塌的汽車,忽然意識到自己好像只是用了一只胳膊把它擋回去的,汽車怎么被砸的凹下去了?自己的力量怎么變這么大了?莫非是那塊隕石的緣故?一定是了,但是現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把眼前的這只狗給解決了再說吧。

  “comeonbaby,讓我們一決勝負!就是不知道被這種喪尸狗咬到,打狂犬疫苗還會不會有效。”

  就在葉秋自言自語的瞬間,喪尸狗已經發起了第二次攻擊,依舊是一個跳擊。這次面對面看著喪尸狗的血盆大口,對于從小就怕狗的葉秋可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來吧!”

  只見葉秋右腳后退,右手握拳后移蓄力,一個直搗黃龍,力量與速度的對決。

  “砰”的一聲重響,喪尸狗依舊悲劇的倒飛回去了,撞斷了一根電線桿,砸到遠處的墻體上才重重的摔到地上!

  葉秋瀟灑的擺了個pose,用嘴吹了吹右手上的灰塵,看著遠處一動不動的喪尸狗自言自語道:“哼,不怕你有婦科病,爺專治各種疑難雜癥!”

  葉秋走到喪尸狗不遠處看了看,用旁邊的一個鐵棍碰了一下喪尸狗,確定它已經死了,才放下心來。

  “難道真的是世界末日嗎?這種尸兄是哪來的?也不知道H市現在怎么樣了,是不是也像R市一樣,爸爸媽媽,紫欣,你們還好嗎?一定要著等我,我一定會來救你們的!”

  “嘭”一聲響聲從身后傳來,葉秋一驚,嚇的頓時跳了起來。

  轉身一看,只見不遠處站著一名身穿警服的漂亮女警,顫抖著拿著還在冒煙的手槍對著自己。

  葉秋又看了看地上的子彈,氣的對著女警大吼道:“瞎了你的瞇瞇眼了!差點給我爆菊了你知道嗎?”

  女警聽到了葉秋說話,就知道葉秋不是尸兄了,拍了拍胸口,呼了一口,然后把槍垂了下去說道:“對不起啦,人家還以為你是尸兄呢,就開槍了,射偏了一點,也是人家剛從警校畢業,這才是我第二次開槍!”

  葉秋聽到女警的話氣得的鼻子都歪了。

  “射偏了?難道你還想爆頭啊?”

  忽然想到了剛才理發店門口的老大爺,就指理發店的方向問道:“喏,那個是不是你打的?”

  女警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

  葉秋無語了,心里對剛才的判論頓時崩塌了。

  “我還以為是軍隊出來的,或者說穿越火線高手打的呢。”

  “喂!你還站在那嘀嘀咕咕什么啊?你不知道現在這個城市遍地都是尸兄啊?趕緊跟我走!我們往撤離點轉移!”

  “撤離點?哦,好!”

  葉秋迅速的跑到了女警跟前。

  “對了,今天是幾號了?”

  “今天是十月二十一號了,怎么了?”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什么R市會變成這樣?”

  “你不知道啊?十九號上午十一點左右,天空掉落了一顆隕石,據說還砸暈了一個年輕人。十二點鐘左右天空忽然下起了紅色的雨水,然后就有好多人和動物都變成了喪尸,被咬到也會變喪尸。”

  “隕石?紅色的雨水?是不是落在旗桿街里的那顆隕石啊?”

  “你也知道?哦!是在電視上看到的吧。對了,你怎么穿著白色的病服啊?”

  “啊!你不會就是那個倒霉的年輕人吧?”

  葉秋無語的點了點,算是默認了。

  女警驚訝的看著葉秋。

  忽然女警看到遠處有一大波尸兄正朝著她們這個方向跑來,好像在追趕前面的一個女人。

  孩子!女人懷里還抱著一個孩子!

  正義感爆發的女警對身邊的葉秋說:“看那邊!”

  葉秋轉身看了看街道的遠處。

  “我要去救她!你自己去撤離點吧,撤離點就在電視塔頂樓,每天都會有直升飛機來接人,今天是最后一天。”女警說完就要跑去。

  葉秋迅速的拉住了她說:“等一下!我跟你去!”

  女警對葉秋豎了一根拇指說道:“夠爺們!”

  兩人快速的跑到那名女人跟前,本來已經快要堅持不下去的女人也爆發出最后的力量,用力的把孩子塞到了女警的懷里,倒在了地上說道:“求求你們了,求求你們救救我可憐的孩子,她才剛剛二歲而已!求你們帶她走,我來幫你們拖延后面的喪尸!”

  女警接過孩子對女人說道:“大姐要走一起走,我們倆攙著你跑!”

  女人搖了搖頭說:“我已經沒力氣了,求求你們把我的孩子帶走吧,我已經是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只要你們能把她帶出這個地獄般的城市,我下輩子作牛作馬也要報答你們!”

  葉秋一把拉過女人背到了后背上,一只手抱起女警說道:“別啰嗦了,快來不及了,我帶你們一起走!”

  剛說完不等她們說話就迅速的飛奔了起來,像一只敏捷的豹子穿梭在凌亂的街道上。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