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08:51:1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霸天邪帝
  4. 第三章:誕辰會上

第三章:誕辰會上

更新于:2018-03-18 15:26:33 字數:3000

字體: 字號:
  一夜就在帝邪的修煉中度過了。

  外面的泛起一絲魚肚白,薄薄的青霧彌漫在整個小城,此時的玄月弟子們,又已經開始了早修。

  日頭漸漸地升起來了,這里每一個弟子都有靈氣環繞在他們身上,讓人看起來超凡脫俗,引人入勝。

  帝邪的身體周圍什么也沒有,他暫時還不希望將自己能夠修煉的事情告訴其他人,因此只能靜坐了。

  此時的帝邪,精神內斂,普通人根本不能知道他的境界,除非有人特意查之。

  忽然間,更加濃郁的天地靈氣撲面而來,隨即傳來的是一名少年男子的狂笑聲。

  “我突破到'煉神境'了,一年半的時間,我終于可以修煉出自己的神力了”,這笑聲是高黎發出的。

  他用了一年半的時間從感悟境的中品境界突破到了煉神境下品境界。

  隨即是眾人的一片嘩然和羨慕嫉妒的神情。

  要知道,能夠在一年半內從感悟境中品突破到煉神境下品的人并不多,高黎以后會被整個玄月派全力培養的,作為玄月派的一張王牌。

  一名傳功長老向著高黎走了過去,細細查看之下,說道。

  “高黎確實突破到了煉神境,早修過后你隨我去領煉神境的武器和神通,爾等也要好好修煉,也爭取早日突破煉神境”,說完還刻意看了看帝邪。

  “多謝長老”,高黎十分恭敬的說道。

  在玄月派中,強者就是王,門派對于每一個境界的弟子給予的照顧是不同的。

  早修過后,每名弟子都去高黎那表示祝賀,而帝邪則是準備離開修煉堂,去自己的師傅那里。

  “站住”,自帝邪背后,高黎的聲音傳入了自己的耳朵里。

  帝邪知道,自己的實力還不能暴露,只能先忍了,視高黎無物,繼續向前走去。

  就在這時,帝邪的肩膀被高黎一抓,扭回身來,還聽高黎不斷說道:“我到要看看這是誰,居然敢拿我的話當成耳旁風”

  “這不是那個廢物嗎”,高黎狂笑著說

  道,“廢物你怎么變成這般模樣了,居然比我長的還帥氣,可惜啊”

  聽到高黎的言語,絕大部分人哄堂大笑,僅僅幾人為帝邪表示堪憂。

  帝邪站在那里,低著頭,不露出一絲的怨恨。

  “廢物,記住了,以后每天都來給我請個安,也要把門派給你的丹藥分我一半,記住了嗎”,高黎拽著帝邪的衣服說道。

  “今天我高興,還要去領取東西呢,就先放你一馬”

  說完,高黎將帝邪一推,放開了。

  帝邪靜靜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間,本想去自己師傅青陽真人那的,也沒有去。

  剛一到屋中,一口血從帝邪的口中狂噴而出。

  帝邪在剛才極力壓制自己的憤怒,如今已離開,憤怒放開,一口血噴了出來。

  “高黎,我定要讓你為自己做的一切付出代價”,帝邪的雙眼微紅,拳頭緊緊的捏的有些發白,滿臉的憤怒之色。

  終于在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后,帝邪再次出了門,這一次他是去參加掌門的壽辰會。

  帝邪走到一張桌子面前,靜靜地坐了下來。

  在他的前后都是幾個弟子,感悟境中品,而在他的對面是一名女子。

  這女子大概十六七歲的模樣,一張標準的瓜子臉,兩道彎彎柳葉眉,長長的睫毛,黑黑的瞳孔,婀娜的身材,一張櫻桃小口,長長的秀發隨意披在自己的身后,氣質優雅,超凡脫俗,到處張顯著自己的美麗。

  看到帝邪,女子站起身來,向著他走了過來。

  這名女子名叫'柳冰',在玄月派內,除青陽真人外,帝邪和她的關系最好了。

  “帝邪,你也來了”,柳冰看著現在的帝邪說道,“你的模樣居然變了這麼多啊,真讓我懷疑這還是不是你”。

  帝邪微微一笑,說道:“當然是我,不然還會有誰啊”

  “呦,廢物在和小姑娘說話啊”,人未至聲先聞,正是那高黎站在距離他們五米左右的地方,嘲笑的說道。

  “不許你這麼說他”,柳冰微怒道。

  要知道,柳冰是玄月派的一名天之嬌女,而且達到了煉神境中品的境界。

  “柳冰,還是來陪我吧,我不比那個廢物要強的多嗎”,高黎淫笑著說道。

  “你如果能打過我,要怎么樣隨你”,柳冰怒道。

  就在柳冰剛要出手之際,被帝邪拉住:“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來”。

  “高黎,我們之間的仇也該算算了”,帝邪冷冷的說道。

  小白站在帝邪的肩上,雙手叉腰,也不屑的看著高黎,讓他有一種抓狂的沖動。

  高黎仿佛聽到了天下最好笑的話一般,大笑道:“憑你嗎?,簡直就是想死,既然你不愿活了我也沒辦法”

  帝邪從自己的戒指里拿出那一把銹跡斑斑的弒殺神斧。

  在眾人看來,帝邪無疑是在自尋死路,就算是柳冰也不相信帝邪能夠打敗高黎,畢竟力量相差太大了,看到帝邪拿出那一把銹跡斑斑的斧頭后,眾人更是露出了嘲笑的神色,一副準備看好戲的樣子。

  “小子,你這把斧子是不是在垃圾堆里撿來的”,高黎嘲笑道,同時拿出自己手中的那一把'靈'級的斷虎劍,這是他剛剛領取的法寶。

  在天玄大陸上,法寶分法、靈、鬼、尊、皇、仙、圣,七個境界,每一個境界的法寶都是相差很多的。

  而高黎手中的這一把斷虎劍則是一件下品靈器,也算是十分難得了。

  在高黎看來,他有信心一擊把帝邪手中的斧子斬成兩半。

  帝邪向著高黎猛然沖了過來,速度快的不可思議,眾人皆驚了一下。

  高黎也是微微一愣,一拳轟向了帝邪的胸口。

  帝邪揮動拳頭,迎上了高黎的拳頭。

  “轟”,一聲悶響發出,帝邪和高黎同時向后退了三步。

  帝邪的手臂一陣發麻,而高黎的手臂直接被震的虎口破裂。

  帝邪絲毫不給高黎反應的時間,再次向高黎的心口處轟出一拳,帝邪的憤怒完全被點燃了。

  高黎見勢,只能忍痛揮拳再次接下帝邪這堪稱恐怖的一擊。

  這一次對拳的結果,另眾人大吃一驚,但帝邪能夠修煉了,而且還擁有這麼高的實力更讓眾人震驚。

  此時的柳冰,面帶微笑,帝邪能夠修煉了,她從心里感到高興,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欣喜。

  帝邪站在原地猶如大山一動不動,而高黎被帝邪的這一股巨力掀飛出去。

  “啊”,高黎發出了一聲痛苦的**。

  要知道,帝邪現在的肉身修為已經達到了'周身如石',毫不夸張的說,普通的兵刃劈在帝邪的身上,只能在其身上留下一道紅紅的痕跡。

  帝邪步步緊逼,怒聲吼道:“你不是很厲害嗎?起來啊,平日里不是經常欺負人嗎,有沒有想過會有今天”

  帝邪走到高黎的身前,一只手把高黎提了起來,用盡全力朝著高黎的臉煽了兩巴掌,直接又被煽飛在了地上,幾顆門牙也混著血液流了出來。

  高黎哪里受過這樣的侮辱,不僅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怒聲吼道:“我跟你拼了”。

  高黎窮盡全力,手持斷虎劍,用力向帝邪劈去,這是他最后的底牌。

  在高黎看來,帝邪即使在厲害也不可能和一把下品靈器抗衡的。

  帝邪揮動起手中的弒殺神斧,沒有人知道它的重量。

  一瞬間,恐怖威壓降臨,那一把弒殺神斧猶如山岳一般,直劈而下。

  周圍眾人也全部失了顏色,高黎更是臉色慘白,他們都不會想到,那一把銹跡斑斑的巨斧會有這么大的威力。

  “鏘”,巨斧劈在了斷虎劍上,直接把靈器下品的斷虎劍給劈成了兩節。

  “不要,我的斷虎劍”,高黎慘叫道。

  “還是擔心你自己吧”,帝邪冷冷的說了一句。

  看似不起眼的弒殺神斧居然有神鬼莫測之威,讓每個人都有一種想要抓狂的沖動。

  而此時的帝邪已經被憤怒所左右,他心里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高黎必須要死!

  帝邪再一次揮動起了弒殺神斧,向著高黎的腦袋劈殺去。

  “且慢動手”,身后一道渾厚的聲音喊到,可是已經晚了。

  弒殺神斧猶如泰山一般,雖不鋒利但卻十分厚重,直接砸在了高黎的頭上。

  頓時,高黎的腦袋炸開了花,**混著鮮血流了出來,高黎從此在這個世界上消失。

  這個時候帝邪才轉身,看到了一名五六十歲的老者,滿臉的憤怒神色。

  眾人都在看著帝邪…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