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8:26:17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末世之靈能至上
  4. 2 詭異的情形(各種求,事情終了,正常更新)

2 詭異的情形(各種求,事情終了,正常更新)

更新于:2018-03-16 17:47:21 字數:2195

  “唔……”

  吳新呻吟一聲,坐起身來。

  “頭好痛。”

  吳新伸手捂住額頭,感覺好像腦袋里被塞進了一只大象。

  “這里是?”

  良久,等到腦袋舒服一些之后,他才發現自己所處的環境十分奇怪。

  天空昏暗,只有微弱的銀光從厚重的云層中透射在大地上,周圍是一片一望無垠的平原,地上長著及膝的植物,看上去像是放大幾倍的野草。

  “你醒了?”

  身后突然傳來一聲低沉的詢問,讓吳新一驚,轉過身去。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矮小的身形,比坐著的吳新高一點,只是這形象衣裝就有些另類了。

  濃眉大眼,酒槽鼻加上一圈幾乎遮蓋下巴的絡腮胡,頭上戴著一個牛角盔,穿著盔甲,背后還背著一把跟他差不多高的雙刃斧,活脫脫一個矮人。

  “臥槽,哥們你這cosplay不錯啊。”吳新朝著這位“矮人”豎起大拇指,笑著稱贊道。

  “靠什么?人類?那是什么意思?”誰知矮人大眼睛里滿是疑惑,撓撓頭問道。

  “……”吳新呆愣片刻,呵呵一笑,“可以,這波我給你滿分,裝得真像。”

  “別說話!”

  誰知矮人卻突然嚴肅起來,四下張望,右手更是反手就將身后背著的大斧頭握住,鋒利的斧刃閃爍的幽光將吳新晃得眼前一亮。

  “這……不是開刃的吧?”

  吳新終于意識到不對,他記得自己昏迷之前應該是在自家小區門口的超市和怪物搏斗,兩敗俱傷,可是現在怎么會出現在草原上?

  “是惡魔!”

  矮人的目光突然凝滯在一個方向,隨后大吼道。

  “惡魔?”

  吳新腦袋一片空白,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矮人已經邁著小碎步沖向前去。

  “吼!”

  遠處及膝的草叢中,兩道猩紅的光點亮起,接著又是四道同樣的光點亮起,隨后草叢中冒出三只梭形的黑影,吳新凝目一看,才發現這竟然是三只碩大如小狗的老鼠。

  “哈!”

  沖至老鼠前的矮人十分彪悍,雙手握住斧頭舉過頭頂狠狠朝著當頭的那只老鼠狠狠劈下。

  “嗤!”

  血花四濺,看上去很挫的矮人卻彰顯出不俗的力量,直接一斧將老鼠的頭部劈成兩瓣。

  “愣著干嘛?人類!拔出你的刀,上啊!”矮人從老鼠的尸體中大力抽出斧頭,借著這股力道一個旋轉,將咬向他的兩只老鼠打飛,同時向著吳新大叫。

  “啊?哦!”

  相比矮人利索的攻擊,吳新顯得那么弱小,慢了半拍才反應過來,隨后才發現自己的身邊正放著黝黑的葬風,抄起葬風,拔刀出鞘,吳新快步來到矮人身邊,正好看到一只老鼠繞到矮人背后,準備用尖銳的爪子抓向矮人的后背。

  身體前沖,來到老鼠的身前,右手握刀對著老鼠狠狠一劈,鋒利無比的刀刃如同切入豆腐一樣將老鼠分為兩半。

  暗紅的血花,在空中綻放,隨后灑在地上,如同點點湖面的漣漪。

  轉身一看,矮人正把斧頭從最后一只老鼠的身上拔出,卟哧一聲,帶血的斧刃從老鼠的身上離去。

  “人類,沒想到你看上笨笨得,打起來好不錯嘛!”矮人甕聲甕氣的說著,干好看到不沾一絲血跡的葬風,頓時眼前一亮,“啊,好棒的一把刀。”

  無視矮人的話語,吳新將葬風歸入刀鞘,面色凝重的問道,“請問,這里是什么地方?”

  “這里當然是古羅爾草原了。”矮人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草。”

  吳新面部表情,默默吐出這個字。

  ¥¥¥¥¥¥¥¥¥

  天色依舊昏暗,吳新和新認識的矮人朋友,扎羅科,走在草原上。

  經過交談,吳新已經知道自己所處的世界了。

  溫德薩爾。

  一個迥異于地球的世界,這里是一個經過慘烈戰斗的世界。

  曾經的溫德薩爾,也如同地球一樣鳥語花香,陽光燦爛,這個世界的種族像是地球上的國家一樣,爭權奪利。

  而和地球不同的是,這個世界擁有一個神。

  神就居住在古羅爾草原的中央,一個偌大的城堡里,那里被稱為“神眷之地”。

  正因為神的存在,這個世界的種族雖然爭權奪利,但從來都不會輕啟戰端,因為神更加愛好寧靜。

  可惜好景不長,這一切在那個被稱呼為“惡魔”的薩拉默克的大軍到來而改變。

  一場席卷整個溫德薩爾的大戰毫無預兆的開始了。

  無數的怪物從薩拉默克的傳送門中涌出,兇殘無畏,無窮無盡,仿若滅世的災厄一樣,毀滅所見的一切。

  各族都奮起反抗,他們依托種種險要的地形建立起防御戰線,在神的牧師幫助下,抵抗住怪物的攻擊。

  一切似乎都在好轉。

  卻也只是似乎。

  當怪物無法擊破防御戰線之后,從傳送門中,出來的就是真正的薩拉默克。

  掌握著神秘力量的薩拉默克,強大到沒有邊際,無論是溫德薩爾的魔法師還是戰士,亦或是游俠盜賊,都不是薩拉默克的一合之敵。

  整個世界的文明,懸于一線。

  這時,神終于出手了,一道強大的沖擊波,從古羅爾草原的中心涌出,所過之處,所有的怪物和薩拉默克都化為灰燼。

  連處于虛空中的傳送門,都被沖擊波擊打得破損不堪,戰爭好像迎來了勝利。

  很不幸,也只是好像。

  傳送門再度出現薩拉默克,只是這次出現的薩拉默克,只有數個,但卻跟神一樣強大。

  于是,浩大的戰爭升級,成為史詩一般的神戰。

  天搖地震、山川崩塌、河流截斷,日月無光,宛如末日的時光溫德薩爾整整經歷了三年。

  神戰的結果是雙方兩敗俱亡,數個強大的薩拉默克死去一半,剩下也都重傷,而神也受到重創。

  溫德薩爾更是悲慘,懸掛于天空上的太陽墜落,月亮也隕落,掉落在大地上帶來沉重的災難,萬物走向消亡。

  見到如此悲慘的景象,溫德薩爾的神在遭受重創后又付出自己的生命,將一切努力改善,就變成現在的溫德薩爾。

  一個只有昏暗的世界。

  吳新不敢相信,自己就這樣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