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5:31:0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深溝
  4. 第四章 賭賭運氣

第四章 賭賭運氣

更新于:2018-03-16 20:21:53 字數:2189

字體: 字號:
  第二天,我像往常一樣比鬧鈴早了十分鐘就醒了,想想昨晚的那個夢,我不驚背心一涼,不敢在想下去了,吃過早飯,我便開車去工地了,太陽一如既往的出現在了東邊的天空上,早上7點30分,我看了看表,我摸出了電話,連接了車載藍牙,電話那邊傳來李總還沒有睡醒的聲音說道‘什么事啊?老大,這么早打電話。’

  ‘李總,呆會你能來趟工地嗎?我有事想和你商量商量。’我說著,

  李總想了一會兒說道‘十點我過來吧,昨晚喝的有點高,現在腦袋有點疼,’

  ’‘好的,那你休息,’說完我掛掉了電話去了工地。

  早上十點,一輛黑色的越野車出現在了遠處,李總來了,車子一搖一擺的向我駛了過來,‘什么事啊?老大。’李總邊下車邊問道,‘你跟我過來,我們邊走邊說,’我說著便帶著李總往那個山包走去,一路我們都沒有說話,大約走了十幾分鐘,我聽見李總笨重的喘氣聲,他有點累了,可能是胖的原因吧,終于我們兩個來到了那個山包前面,李總迷惑的問道‘你想先施工這里?’我搖了搖頭說道‘我們能不能不動這個山包?’李總笑了笑說道‘老大,你知道的,我們修的是廣場,這個位置是以后廣場的中心位置,平面圖你是看過的,你應該比我清楚啊。’

  是啊,早上我在給李總打電話之前就想到了這個問題,這個山包是以后廣場的中心位置,不可能以后的廣場中心還有這樣一個山包吧,但我還是拿出電話給李總播了過去,也許我在害怕著什么。

  ‘那能不能繞開這個山包了?我們把這里定為廣場的邊線,就可以不動這個山包。’我說道,李總再次搖搖頭說道‘所有的土地我的賠了錢了,再說這是政府的規劃,我們不能隨便改變,如果我們不按照平面圖施工,后果你應該比我清楚。’

  我當然知道后果了,如果不按照平面圖施工,最后就會被認為毀約,不緊李總投資的錢拿不到,連工程款也得不到,甚至還會受到法律的責任。

  ‘那找政府談談,把平面設計圖改改。’我繼續說道,李總不再理會我說的直接問道‘老大,你就告訴我,為什么不能動這個山包?’我只好把昨天下午昏倒后做的那個夢給李總講了一天,他認真的聽著,聽完我見他滿頭是汗,也許是天太熱了,也許是被我嚇出了一聲冷汗。

  ‘不會是真的吧,這世上哪來的鬼啊,老大。’李總迷惑的問道,看著李總不信的樣子我又說道‘我當然希望這是假的了,不過從進入這個工地施工開始,我每天晚上都做著同一個夢。’接著我又把我每天晚上做的那個夢給他講了一片。說完,我見他臉上的汗水更多了,我沒有說話了,遞給他一根煙,他兩眼死死的盯著那個山包,手像機械一樣接過煙放在嘴上,我明顯看著他含著煙的嘴有點發抖,我把煙給他點上,他猛的吸了一口說道‘我馬上聯系一下政府,看能不能改變方案,’接著他又說道‘走吧,我覺得這地慎的慌。’

  說著我們向工地走去,返回的路我們兩都沒有說話,但是我的心里仿佛看到了希望,走著走著我又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山包,它還是死死的坐落在那里。

  不一會我們就走到李總的車前,他回頭對我說‘我去政府看看,有情況給你打電話,’我‘嗯’了一聲沒有說話,說著他上了車,然后打燃車開車了,走的時候給我按了一聲喇叭,是在告訴我,他要走了,我點點頭,向他揮了個手,轉身朝機械的方向走去。

  下午四點十分,李總給我打來了電話,電話那頭李總的聲音有點失望‘老大,我在政府忙活了一下午,他們根本不同意,說這是規劃,是一步一步的,如果隨意的改變,會影響以后整個城市的發展方向。’我問道‘你沒有給他們講我做的那個夢嗎?’‘講了,他們根本不信,說我是封建迷信,’李總有點惱火的說道。

  電話這頭我沒有在說話了,那邊‘喂喂,老大你怎么了?’李總有點著急的問道,過了半天我才說了一句話‘這樣會死人的。’說完我掛了電話,過了十幾分鐘,李總再次打來了電話‘喂,老大,要不我們找個大師做場法事,把那個老頭的墳搬到別的地方去。’電話這頭我久久沒有說話,‘喂,老大,你在工地上等著我,我馬上過來。’李總又說道,說完掛了電話。

  此時的太陽沒有那么劇烈了,我看了看表,五點二十三分了,看著我影子被快要落山的太陽照的長長的,心里突然有一種淡淡的凄涼,不一會,李總來了,他著急的下了車,向我小跑過來,喘著氣說道‘老大,有辦法了嗎?’我搖搖頭說道‘你看能不能放棄這個工地,’他沒有說話了,陷入深深的思考中。

  我知道,從開工到現在,他前前后后已經投資了接近四十多萬,這可不是小數目,如果現在說不干,投資的錢就打了水漂,過了半久他終于說話了,‘老大,要不我們賭賭運氣怎么樣?’他說道,‘如果你不能放棄,那我只好辭職,對不起,李總。’我態度堅決的說道,我們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爭吵著,吵到最后,終于有了一個結果,他決定請個大師做場法事,而我選擇了辭職,他沒有勸我,只對我說了一句‘這個工地完了,下個工地你還是回來幫我,這段時間就當是給你放個假,我還是會給你基本工資的,畢竟現在你已成了家。’我有點感動的說道‘謝謝你能這樣對我,你自己注意安全,明天開始我就不來了。’他點點頭,沒有再說什么了,遠處的機械一個個的停了下來,大家伙紛紛向我和李總走過來,‘下班了,老大,李總,你們還不走嗎?’小吳邊走向我們邊說著,我對他說‘還有點事和李總商量,商量完就走。’他笑了笑說道‘那明天見,老大,李總。’聽到這句,我想對他說點什么,可是又沒有說出口,我點點頭,沒有說話,老張,張濱,小陳紛紛離開后,我和李總各自站了一會兒,就離開了工地。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