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42:03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嵐的軌跡
  4. 第三章 事端 第四章 秋水

第三章 事端 第四章 秋水

更新于:2018-03-17 11:06:19 字數:3362

字體: 字號:
  第三章事端

  已經很晚了,嵐訣和雨溪單獨走在貴族區的玉石小道上。就在三個小時以前,嵐訣從夢中醒來,發現雨溪已坐在他旁邊看著他,他也不好意思的起來和她一起去薩摩家。

  至于雨峰早早的就去了,薩摩說會好好款待這幫摯友們。

  “你在想什么?你醒來之后就好像沒怎么說話。”雨溪擋在嵐訣前面問他。

  “沒什么呀,估計在水晶那睡覺影響不好,有點暈暈的。”

  雨溪眼里一陣柔和,回到嵐訣身邊,又靠近了他一點,牽著他的手腕。夕陽的余輝灑在她美麗的臉龐上,就想那在微弱陽光下的嬌寵的花兒,嵐訣看了也不由的牽住她的手,他們從小就是青梅竹馬估計以后也會結婚的吧。

  火紅的夕陽照在這對小情侶身上,地上的玉石泛著紅光,真是夠浪漫的的。

  可是嵐訣,他現在想的和他剛才說的完全不一樣,他很在意麟訣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臉龐,他那高貴而又親和的氣質,就像是從自己身上所散發出來的一樣,似像非像,只有麟訣的話他是怎么想也想不起來了。

  “你們可真夠慢的,我已經等你們很久了。”薩摩親自在家門口等待嵐訣他們,他現在看起來不像以前,畢竟加入了騎士團,又是貴族,氣質上有了很大改觀。

  “都怪他睡著了呀,要不是我去找他,他估計就要在那一堆水晶里過夜了”雨溪撅著嘴,抬頭看著嵐訣笑著。

  “那你們還牽著干嘛,應該打一架然后再擁抱在一起。”雨峰隨后跑出來嘲笑雨溪。

  雨溪頓時臉紅了起來,松開嵐訣追著雨峰,薩摩跟著進去叫他們小點聲,嵐訣站在后面,看著這朋友們其樂融融的場面,不由得放松了微笑。

  晚飯時,大家像往常一樣聊天,拼酒量,不過大多時候嵐訣都是滴酒不沾,雖然他酒量驚人,但一喝酒就會被老姐罵還是少惹麻煩好。

  突然,家里好像來了客人,薩摩也被叫去了書房,好像是他的兵長來了,每個騎士團的新員都有一個兵長待其磨練。

  過了很長時間,房間里傳來了瓶子的破碎聲,嵐訣他們趕到樓梯口,看到薩摩臉色驚恐坐在臺階上。就在這時,白川在后面笑著對薩摩說了幾句悄悄話,藐視的看了嵐訣他們,走下樓,回去了。

  嵐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跑上去把薩摩扶起來。

  “薩摩,白川是你的......”雨溪顫抖的聲音敲在臺階上

  “對,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爸爸竟然會去找大主教,要求白川做我的兵長,這...”

  “你先冷靜下薩摩,我們都先回去吧,你應該和你爸爸談一談,這倒底怎么搞的,白川.....。”嵐訣冷靜下來看著這三個人說。

  回去的路上,雨峰先行回去了,雨溪跟嵐訣在商業大道上,即將分別時,雨溪抱住嵐訣,小聲的說“嵐訣,我們會和白川扯上關系嗎?那種人...”

  “不會的,薩摩應該會處理好的,他很有頭腦不是嗎?”嵐訣打斷了雨溪。把她摟在懷里,他隱隱約約感到些許不安,一直以來他的直覺都超準,他嘴上沒告訴雨溪麟葵說還有三個星期競技大賽就開始了,這是比劍術大賽還要大的比賽,來自各個領域的人都會來參加,嵐訣心想他或者雨峰可能會和白川對決吧。

  把雨溪送回家,嵐訣獨自走在商業區里,月光照射下的他格外修長,突然一個黑影閃過,嵐訣迅速回頭看,那個身影果然站在自己身后。

  “哈哈,不愧是里鬼的優等生,我一直很欣賞你,嵐訣。因為我相信你才是有資格與我相爭的人。”

  嵐訣眼里頓時閃過一道尖銳,他向前走了幾步,身體周圍迅速膨起一絲劍氣,顯然這種劍壓也被那人感覺到了。

  “別這樣嘛,嵐訣,我不是來找你打架的,還不是時候呢。”那個黑影也感覺到嵐訣的劍氣非同小可,如此微弱也能消去周圍的樹葉,下意識退了一步。

  嵐訣放松了身體,眼里的殺氣也消散了去,不過他眼睛與生俱來的厲光卻直向那個黑影。

  “白川.....”

  第四章秋水

  時間轉眼過了三個星期,對于那晚與白川的邂逅,嵐訣一直耿耿于懷。白川向他發出的挑戰書逼迫著他這三個星期刻苦練習,雨峰以及其他人都覺得嵐訣怎么變得這么認真,連雨溪也時常詢問嵐訣,得到的答案都是他長時間的沉默以及無所謂的笑容。

  “呦,小子,你來了啊,看我為你專門打造的劍怎么樣。”眼鏡蛇從房間里拿出一個不同于普通劍長度的東西,要略顯短些,外面用粗麻布包裹著在。

  嵐訣接過眼鏡蛇手里的劍,打開粗麻布的一瞬間,他傻眼了。這仿佛是他活到現在見過最獨特的劍,不,更像一把刀。鋼琴黑的外表下透著一種高貴,護手處很短,劍柄頭處是彎下去的。

  “不錯吧,我集合了很多國家的劍的風格鍛造出來的,材料也是親自去找的,我甚至....”眼鏡蛇突然頓住了,他眼睛里閃過一絲亮光,恢復到原來表情,接著問“給個評價吧,嵐訣,難得我親自打造的咧。”

  “大叔,太感謝你了,這真是……太棒了。競技大賽,我會拿它取得成績的。對了,你取名字了嗎?”

  “名字呀。就叫,“秋水”好了。“

  “秋水?黑刀秋水?哼哼,有內涵呀。好了我走了,這次可是偷跑出來的。”嵐訣心想自己獲得了一把不得了的劍,對付白川的信心又增加了不少。它離開了店里,迅速奔回了學校。

  眼睛蛇望著嵐訣漸漸離去的背影,心想著把畢生的精力和劍靈全注入了這把劍,甚至把自己的佩劍也熔了去打造秋水,他似乎很清楚嵐訣的事情。他回到房間,看著放在桌上的老照片,照片里那個紅發的英俊男子勾起了他無限的思緒,他那笑容仿佛對這里的人們來說是非常異常的。

  他拿掉眼鏡,頓時一種靈壓回蕩在周圍,那雙眼睛不像是常人,一種正義感,就像那圣光般的力量。

  學院里,麟葵簡述此次競技大賽的情況就解散了大家。

  回家路上,雨峰追上嵐訣,問他劍的事情。

  “是一把好劍,真感謝大叔了。對了,你怎么樣,最近都沒問你的情況呢,還有,嗯…..幫我跟雨溪說一下,最近我腦子里全是與白川對戰的畫面,所以……….”

  “哎呀,我知道了,姐姐會理解的,嗯?她昨天還說會去看我們的比賽呢。我呀,反正隨便玩玩咯,主要是你呀。”

  “這樣啊,嗯好。我一定會努力的,秋水呵呵。”嵐訣一想起秋水,心里就一陣興奮,他也說不好為什么看著把劍如此親切。他與雨峰道了別,回去了。

  雨峰在回家的路上心想嵐訣自從拿回了秋水,人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看來那把劍的確不簡單。

  家里已經冒著炊煙了,嵐訣心想姐姐肯定燒了好吃的。回到家看到爸爸坐在沙發上清理賬單,嵐漣在廚房里忙碌著。他掩蓋了下劍,打了個招呼回房了。

  “他手里拿著什么?這么神秘。”嵐緣把埋在賬單里的頭略抬起望著嵐訣的身影,問了嵐漣。

  “哦,哦。估計是劍吧,競技大賽不是要開始了嗎,呵呵。爸爸回去看嗎?”嵐漣抽著臉回答道。

  “不去。有他的比賽沒什么意思。”嵐緣重新看著賬單,眼里充滿的無所謂的感覺。

  “那我會去咯,您不去就不去吧,他要是拿冠軍了,看您怎么說。”

  “冠軍?嵐訣?那我們就賭賭吧。”

  這些話嵐訣在房間里聽得很清楚,不過他已經習慣了爸爸的蔑視和無所謂。他打開紗布,望著秋水。就在他拔劍的瞬間,一道黑紅色的劍光“嗖”的噴了出來,嵐訣下了一跳,整個房間充斥著光芒。

  樓下的嵐漣嚇了一跳,連嵐緣也驚訝的望著樓上。家外的人們也議論著。

  嵐訣趕緊將劍閉合上,又偷偷打開一點點,這次沒什么事了。全部拔開后,秋水仿佛變了樣,變得更有光澤。可奇怪的是鋼琴黑的秋水,竟會發出黑紅色的劍光,似乎帶著魔氣。嵐訣覺得眼鏡蛇瞞了他什么。

  嵐漣這時沖了進來,看著嵐訣拿著一把極具特色和神秘的劍,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大喊道:“你想干嘛呀,毀了這個家嗎?不過你房間沒什么異樣嘛。”

  “額…這個是眼鏡蛇給我的劍,怎么……樣,很厲害吧,呵呵。”嵐訣有點緊張的說。

  “嚇死我了,你這個臭小子。不過這把劍真的很特別呢。”

  “嗯,會用它比賽的。”嵐訣眼里頓時充滿了溫和的光芒。

  嵐漣走后,嵐訣收起了劍,心想等比賽完后,一定得去問問眼鏡蛇這把刀的事。不過他還是為秋水的異常驚到了,你比賽還有一星期,這段時間可要好好熟練這把劍,能駕馭它是一件再好不過的事了。

  深夜,薩摩家。

  “就這么說定了,公爵先生。放心吧,您兒子會沒事的。”白川對薩王親公爵說道。

  “好,只要薩摩可以登上巔峰,再怎么樣都無所謂。”公爵笑著看著白川。

  旁邊的座椅上,薩摩好像被折磨了一番,被“界靈鎖”綁著在。白川走到跟前,悄悄告訴他:“傻孩子,跟著我你不會差的,騎士團早晚會是你的。你的那些朋友們,我會一個一個解決的。

  薩摩吃力的抬起頭,怒視著白川與父親。嘴里念叨著:“嵐訣………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