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43:46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仙途歷練之修神
  4. 第一章 廢物

第一章 廢物

更新于:2018-03-17 14:37:37 字數:3511

  烈日如炎,炎熱的陽光傾灑在一間木屋子中,透過窗戶的縫隙,照射在房間里,形成圓形的點點光斑。

  房間中,一名面容英俊身穿黑色長袍的少年正盤膝坐在木**上。眼睛微閉,呼吸均勻,手掌結印。隱約可見一些白色氣流正慢慢的侵入少年身體當中。

  少年好像感應到了什么,手上的法決突然加快,四周的光點猛然朝少年的身體涌去。白光大起,轉眼而逝。少年從修煉中醒了過來,睜開迷人的眼睛,眼眸深處,一道黑光一閃而過。

  緊握拳頭,感受著身體中強大的力量,少年微微一笑。英俊的臉龐,迷人的雙眼,溫和的笑容不知會迷死多少無辜少女。

  “終于突破聚氣三層了,看來師傅說的沒錯。突破三層就能修煉法術,現在就去藏書閣看看有沒有新穎的術法吧。”少年喃喃道,往外走去。

  少年名叫徐炎,今年十四歲,是修真界中葉家的一個普通弟子。進入葉家也有兩年多時間。

  葉家只是修真界中一個很不起眼的小家族,弟子只有百人,家族中修為最高的大長老才金丹修為。葉家雖然在大門派眼中是一個無名的小家族,但對于臨安城中的人來說,那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因為葉家里面的人全是修仙著呀。只要有葉家的弟子在城中走動,就會伴有敬畏的眼光,哪怕你只是一個低階弟子。

  修真界的修為分為:聚氣、筑基、金丹、結嬰、嬰離、煉魂、魂神、大乘。其中每個境界又分為前期、中期、后期。修煉到大乘就會迎來一次天劫,度過就會飛升到那神秘的仙界。

  徐炎走在通往藏書閣的道路上,經過一處人多嘴雜的地方時。一些嘲諷的聲音從道路兩邊傳來。

  “這不是那個天才徐炎嗎,聽說修煉一年都還沒有突破到聚氣三層。看他那樣子應該還在聚氣二層徘徊吧。”

  “就是,昔日還是葉家聞名的天才,不知怎么搞得變成現在的廢物。”

  “誰知道呀,肯定是做了見不得人的事,被上天懲罰吧。”

  “廢物就是廢物,再怎么努力,也是不會有什么成就,還不如回家耕田去,免得在這里浪費糧食。”

  “聽說他還是個孤兒,父母從小就去世了,要不是一位長老看他可憐把他帶回家族,恐怕現在早就病死大街了,哈哈。”

  徐炎聽著這些譏諷的聲音,眼都沒眨下,自己不會為了這種人來浪費自己的口水,再說這種聲音不知聽了多少,自己早就已經習慣。但是誰也不會知道,以前那個聞名葉家的少年又回來了。

  葉家占地千畝,藏書閣位于葉家的最中間,是專門收藏一些功法煉丹配方和煉器配方的地方,也是葉家最重要的一個地方,因此這里不但禁制繁多,陣法一層覆蓋一層,而且還經常有十余名聚氣高階的弟子在附近戒備巡邏,以防外敵入侵。據說還有兩位筑基修為的長老在這里修煉,防止有高手侵入此地。

  徐炎看著眼前宏偉的兩層建筑,想了想以前知道的資料。就淡然的向前走去。

  剛走到門前,一聲巨喝把他給鎮住了,眼前一道人影一閃就到了徐炎的面前。

  一位身穿白色衣袍的青年正冰冷的望著徐炎。

  徐炎雖然看不透青年的修為,但是憑直覺可以肯定這是一位修為在聚氣高階的修士。

  “在下徐炎,想進去藏書閣看看有沒有適合修煉的術法,麻煩師兄讓下。

  “徐炎,你不是那個廢物嗎?來挑選術法,難道你突破第三層了?”青年沒有徑直回答,而是對著徐炎疑惑的說道。

  徐炎聽到青年叫自己廢物,也沒有生氣,徐炎可不會為了一句話而得罪一個修為高過自己的人。

  “正如師兄吉言,在下今日饒幸突破第三層,所以就來藏書閣看看。”

  青年一聽,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然后臉色又變的冰冷,對著徐炎冰冷的說道:“想進藏書閣可以,必須交出兩快下品靈石,不然不準進去。

  所謂靈石是一種存儲靈氣的石頭,它可以用來修煉也可以當做貨幣來買賣東西,如今修真界的靈石有下品靈石,中品靈石,上品靈石和極品靈石,它們的比例是1:100,就是一塊中品靈石等于一百塊下品靈石,其中極品靈石最難見,修真界中只有那些大門派才會有。

  徐炎聽到要兩快下品靈石,知道青年是在私公徇私,但也沒有辦法,從懷里掏出兩枚閃著白光的石頭遞了過去。

  徐炎來到葉家已有四年,這四年里還是存了點靈石的,只是兩塊下品靈石而已。考都沒有考慮。

  青年直盯著遞過來的靈石。看到已經到手,原本冰冷的表情也變的溫和。對著徐炎說道:“進去吧,但是記住只能看,不能拿,不然后果自己知道。說完就往天空飛去。

  看著遠去的青年,徐炎眼里露出羨慕的神色,不知自己什么時候才能御劍飛行呀。算了,只要努力修煉自己總有一天會達到要求的。徐炎想道,往藏書閣里面走去。

  藏書閣有兩層,第一層是聚氣期弟子閱讀功法的地方,第二層只有筑基期修為的長老才能進入,所以第二層的功法也比第一層好。

  徐炎眼睛有點發光的望著一排排的石架,在石架上擺放著各種各樣的玉筒,隱約有著白芒閃過。

  徐炎拍了拍手,也沒有客氣,來到石架邊,隨手拿起一卷玉筒,把他放在額頭上,心神緩緩的沉入玉筒中看了起來。

  功法和術法一般分為下品、中品、高品和極品功法,其中又細分為下階、中階和高階。其中極品功法修真界屈指可數,可見是多么罕見。

  “火球術”,下品低階術法。靈氣聚成一個火球,向敵人攻去,用于遠攻。徐炎看著火球術的簡介,喃喃道。隨后掏出一本已經泛黃的本子和筆記了起來。

  記好玉筒里的內容后,徐炎將它放下,隨后又拿起另外一個玉筒看了起來。

  “御劍術”,下品高階術法。可以攻敵也可以御劍飛行,聚氣六層可修煉,徐炎看到御劍術,心里一動,雖然自己還不能修煉下品高階的術法,但是只要給我時間,也是遲早的問題,那時就不用這么麻煩了,徐炎想到。記了起來……

  琳瑯滿目的玉筒充斥著徐炎的眼睛,雖然基本都是下品中階的術法,但徐炎知道,這些術法對于一個家族來說是多么的寶貴。

  很快,當徐炎來到最后一個玉筒面前時。

  遙遠的一處虛空,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正漂浮在虛空中,宮殿里一位老者一邊喝著酒一邊笑嘻嘻的道:“這臭小子,運氣都是這么好。先前遇到我,現在又找到了這么好的術法。那我在幫你下吧,手一指,一道金光一閃不在了身影。

  徐炎突然一征,心里有種急切的沖動,拿起玉筒看了起來。

  “赤炎決,下品低階術法,”徐炎喃喃道,

  雖然只是下品術法,可我為什么感到沒有這么簡單呢?真奇怪,不管了,還是記下再說吧……

  很快,天邊出現紅暈。夜晚即將來臨,徐炎拿著本子,往食堂走去。

  剛到食堂,一陣吵鬧的聲音就從里面傳來,徐炎一進去,剛才還喧鬧的食堂頓時變的鴉雀無聲。

  “喲,這不是我們的天才師兄嗎,怎么,來吃飯呀,如果沒錢的話,來找師弟我,只要你叫聲哥哥,我馬上就讓你吃飯免費。”

  這時一道略顯刺耳的聲音傳來,只見不遠處突然有著十數道身影慢吞吞的走來,那為首一人,是一位面容桀驁的少年,他手里拿著一根筷子,笑瞇瞇的望著徐炎。

  徐炎看著來人,眉頭一皺,這人他認識,乃是葉家三長老葉霸的兒子葉福。經常仗著自己是三長老之子的身份到處欺負人,甚至連有些**也不放過。所以名聲也不太好。

  “葉福,我吃不吃飯關你屁事,請你離我遠點,我可不想對著一個**說話。”徐炎冷笑道。徐炎可不是任人宰割的主,對這種**都不如的東西,不必給他面子。

  葉福聽到,那還了得,對著徐炎就大聲吼道:“你說什么,說我是**。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來人呀,給我狠狠的打。

  正當葉福他們要動手時,一道冷叱聲從外面傳來。

  “住手。

  突如其來的聲音使得眾人一愣,往這邊看來,只見一位身穿青色衣裙,身材曼妙,臉頰俏美卻帶著青澀的少女正站在食堂的門前。

  而此時少女正面帶不善的望著葉福等人。

  四周眾人看清來人的容貌,一愣,隨后都露出了豬樣。

  “原來是婷婷呀,既然婷婷都這么說了,那這件事就算了吧。”

  葉福望著少女愣了愣,隨即露出了忌憚的神情。葉婷婷不僅修為達到了聚氣六層,而且還是家主的掌上明珠,就算自己是三長老的兒子也不敢對他怎么樣。

  葉福瞪了瞪徐炎,你以后最好別讓我找到機會,不然后果自負。說完往食堂外走去。

  自稱葉婷婷的少女來到徐炎的身邊,微笑的說道:“徐炎哥哥,剛才的事情不要把他放在心上,你就當沒有這人,對這種人生氣不值得。

  看著葉婷婷嬌美的臉龐,徐炎原本還很陰沉的臉變的平常。挑逗著說道:“婷婷每次都在哥哥遇到危險時候來相救,是不是婷婷對哥哥有意思了呀。如果有意思就早說嘛。哥哥又不是那種不知道的人。

  葉婷婷聽到,俏麗的臉龐一紅。哥哥你真壞,以后再也不理你了,說完就害羞的往外跑去。

  徐炎看著離去的倩影哈哈大笑,隨即喃喃道:“看來這小妮子是真的喜歡上我了,自己和他并不合適,只是把他當妹妹看待而已,以后還是跟她說明,免得到最后傷了感情……”

  經過這次的鬧劇,徐炎吃飯的胃口也沒有了。隨后往自己居住的地方走去。(第一次寫小說,難免會寫的不好,但我會盡最大的努力,還請大家支持)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