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22:48:2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暗宇逆魂
  4. 第一章 葬禮

第一章 葬禮

更新于:2018-03-18 07:53:10 字數:2232

字體: 字號:
暗宇逆魂目錄
共2章
  這是一個繁華的古城,名為爰城。此城坐落在天虞國的邊境之地。雖為邊境之地。但觀其繁華與天虞國的國之中心相比,卻絲毫不次于后者。次城來往商販甚是頻繁,且達豪顯貴之人不勝繁多,然后要稱之為此城之最的,當屬名家底蘊最是深厚。名家家主在此城也是頗有威望,雖現今為止以百歲高齡,但在此城的地位,就是城主見到他也得禮讓三分。現在正是日出于東方之際,觀其遠處朝霞,仿若黃金一般,籠罩著這個古老且繁華的古城。城中房屋錯落有致,觀其建筑之美觀,決計不是普通城鎮可以相提并論的。然而在此城中最耀眼的是非明家府邸莫屬。日以漸出,正是新的一天的開始,街上漸漸出現的人影,逐漸形成熙攘的人群,也宣誓著此城崢嶸一天的開始。城門口,早已經集結了大量進城的商販和民眾,顯得熱鬧非凡。然而這些人的目光卻沒有進城的欣喜,全都盯著城門口的一張告示。告示中寫道:“我明家成立百年之久,家族產業不計其數,早以是天虞國之最,如今家主以過百之齡,身患頑疾,行不得便,貴求能人異氏,出手相救。我明家雖富可敵國,但往日無不是對城中百姓照顧有加,對此城之貢獻,黃天可見。如能醫好我家家主,必定讓其錦衣玉食,榮華富貴一生。明家上下在這里謝過了......路過之人見到告示,無不是議論紛紛。“明家家主病重,全家上下就靠他一人支撐,膝下又沒有一兒半女的,這誰人不知,明家現在怕是處境堪憂啊!”“是啊!這明家怕是在沒有往日的輝煌了啊!只是這天下又少了一個大好人啊!唉!”“這獎賞到是垂涎,以明家的底蘊,說出這樣的話,足可以見證明家有多強的實力了,只是這家主病重一年有余,年歲過百,如今早已是垂暮之年,怕是神仙也難救啊!""......”來往路人皆是議論紛紛,但大多數都是唏噓感嘆,唉聲嘆氣,對明家家主的情況感到惋惜,卻并沒有救人之力。明家雖為此城巨豪,但往日積德行善,對此城百姓也算是恩重如山,百姓念其往日恩德,所以才會如此。明家正院如果有人能從天空俯瞰明家府邸的全貌,便會為之驚嘆,所說的明家富可敵國,一點也不為過,當真是如皇宮一般的壯麗,觀其房屋,井然有序,方圓萬里之內,皆是明家的府邸,且不看那府中景物,就是觀其房屋,也會讓人為之震驚。然而今日的明家,全府上下皆是為其家主尋醫問藥,奔走呼號,早已是亂成一團,再不見往日的井井有條,井然有序。全府上下籠罩在悲傷的氣氛當中,無法自拔。明家內院正中心的屋子當中,叱咤商界的巨頭,明家家主明影正躺在床上。須發皆白,觀其面目如骷髏一般,眼睛深深的凹陷,但雙眼卻非常有神,并沒有臥床一年不起的頹然。皮膚早已是干黃之色,血色全無,怕是死期將至。只有管家明德陪伴在他的身邊。“老爺,該喝藥了。”不多時一個侍女進來送藥,管家連忙扶著明影坐起,接過侍女手中的藥說道:“老爺,喝藥吧!”坐起身的明影擺了擺干枯的手掌,“不用了,我自己的病我自己最清楚,明德,你已跟隨我多年,你是最清楚我的,我的病是好不了了。”管家明德聞言,眼含熱淚。“這都是當初老爺為了救我落下的病根啊!如果不是當年我年輕氣盛,也不會去殺慕容家的長子,最后遭到慕容家全府的追殺,老爺也不會為了救我去嘗試那心毒之苦啊!"說完此話管家已是淚流滿面。當年,明德年輕時,本不叫明德。只因看上了此城慕容府的千金,兩人也算是情投意合。無奈天不隨人愿。那時候的明德雖與明影關系不錯,可兩人事業在爰稱算是剛剛起步,但還遠不如慕容家的底蘊,慕容家也看不上他,被無情的拆散。慕容家的長子最是看不慣明德,千方百計想置明德與死地,明德無奈之下才痛下殺手,未果。這才遭到了慕容家長達兩年的追殺。最后明影被抓,以之威脅。并被下以心毒,此事這才算是罷了。明影為救明德食心毒,明德為了報恩這才常伴明影左右,并改名換姓,算是報恩。心毒,一種毒蟲。服下之后,它會伴隨著服用著的一生,每晚都要飽受鉆心之痛。由此可見,慕容家手段的狠辣。如今明影已是垂暮之年,再也經不起心毒的殘害,距將死之期不遠了。明家家主聞聽此言,擺了擺手道:“當年的事就不要在提了,你我都已是過百之齡,我知自己時日不多,所以我死后,明家上下的家業就都交給你了,你莫要推辭,明家上下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了!”管家還想推辭,但話已到口,卻看到明影眼神中的堅決之色,以他對前者的了解,說過的話是不會輕易收回去的。所以只得作罷。但臉上的悲傷之色卻是怎么也無法掩蓋,老淚縱橫。明影見到管家這個樣子,搖了搖頭說道:“生死有命,看來,你還是看不開啊!唉!這個給你。”說著從床下拿出一個信封。“我死后把這交給我的兒子明乾。”雖嘴上說是他的兒子,但卻是他領養的,只是明乾一直都不知道。“我死期將至,你也莫要悲傷,從今后開始的三天不要讓任何人打擾我,混跡一生,我也累了,就讓我在安靜中死去吧!”管家聽到這樣的話,全身都已是不住顫抖起來,淚水濕透了衣襟,緊緊握住明影干枯的手掌,久久不肯松開。他和明影早已是如親兄弟一般,明影就象是他的大哥一樣對他照顧有加,他怎么能不悲傷呢?“讓我在最后和你說說話吧!”......三日后,明家府邸原本大紅大紫的掛彩,都是被換成了白色,明家上下現在也皆是一身白衣,頭戴白布。披麻戴孝,氣氛壓抑到極致。院中央處一口楠木紅棺,眾人于棺前齊聲跪地,哭喊聲,抽噎聲,覆蓋正坐院落,氣氛壓抑,且悲傷。明家家主,可謂是行善一生,他的這些下人,有走投無路被他收下的,有沿街乞討被他收留的,就連他唯一的兒子都是他領養來的,生前眾人對他感恩戴德。如今他死了,他們這些人念其生前之好,真的可謂是悲痛欲絕啊!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暗宇逆魂目錄
共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