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8:27:0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王之蔑視
  4. 第二章:重燃斗志

第二章:重燃斗志

更新于:2018-03-15 20:24:50 字數:2873

字體: 字號:
  木家莊的后山有一個萬丈懸崖,一道小小的身影正站在懸崖上,筆直的身軀一動不動,而他的眼神一直望向遠方的夕陽,思念與憂傷,此時,正是黃昏,和他記憶中的那片晚霞一樣。

  “云兒,該吃晚飯了,跟我回去吧”

  云裳從木云身后緩緩走了過來,臉上掛滿了疼愛和擔憂。

  “云兒,你已經十歲了,自從你懂事開始,你就每天下午都來這個懸崖邊上,每次一呆就是一下午,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生病了我們讓葉老給你看看好嗎?”

  木云看著最后一縷陽光消失在水平線上,終于收回了目光,看著眼前這個和她血肉相連的女子,眼神里難得流露出了溫柔。

  到這個世界已經十年了,木云到現在還不敢相信,他竟然到了另外的一個世界。

  那天泰山之巔,木云在最后使用了他領悟完美強化術里邊的禁術,以生命為代價讓每個細胞充斥著不穩定的能量,然后引爆,木云隱約記得爆炸的一瞬間,天空好像出現了一個黑乎乎的洞,他看到自己的肉體將周圍的所有東西泯滅,而自己卻被黑洞里邊傳過來的引力吸了進去,在失去知覺的最后,木云的最后一個念頭是:原來靈魂真的存在。

  十年前,木云剛剛出生,那時候他的意識非常的晦澀,隨著年齡的增長,木云一點點回憶起他曾經發生的事情,包括那個深愛的,刻骨銘心的叫洛玥的女子。于是后山這個黃昏,成了木云感情的寄托。

  十年以來,木云很少和別人說話,眼睛里總缺乏色彩,只有在面對眼前這個女人和木家莊最厲害那個男人時,才會有一絲光彩。

  木云從別人的談話中大概了解到這個叫西羅大陸的世界,人們都以吸收天地靈氣納入體內來增強自己的力量,一個人體內的天地靈氣的數量和質量決定了這個人的等級。從靈者到靈士再到靈師,每一級又分為一至九層,越到后面的越厲害,而木云的父親就是一位靈師九層的強者,然而傳說中的一些強者甚至可以飛天遁地,開山避海。只是這些只是傳說而已,并沒有人真正見過。

  “走吧,娘,回去吧,太陽已經下山了”

  木云的語氣和他的表情一樣生硬,或許是長期不和別人說話的原因。

  “云兒,你爹在羅浮城的朋友今天過來我們家吃飯,回頭你去見過你的劉叔,然后我們庫房里挑選一份適合你的功法好好修煉好不好”云裳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娘,不用了,我不會修煉的”

  木云眼神一下子又暗淡了下去。

  “修煉再厲害有什么用,連我自己最心愛的人都保護不了,呵呵。”木云心里暗暗對自己說到,自從木云記起洛玥整整五六年了,每次一想到洛玥在自己懷里死去的那個畫面,木云的心就忍不住的疼,如果當時自己在洛玥身邊,事情就不會那樣,玥就不會死,深深地自責一次一次的沖擊著木云的內心?

  “云兒,本來八歲的時候我們木家莊的弟子就該選擇適合自己的一本功法修煉了,你一直不愿意修煉,以前娘當你還小,不懂事,但是你怎么現在還這么抗拒呢?”

  木云搖了搖頭,沒有說話,只是眼神,依舊暗淡。

  “哎,算了,云兒,兒子,我不知道為什么你總是不愿意修煉,但是娘無條件支持你,不修煉就不修煉,大不了我保護你一輩子。”

  聽了這話,木云心頭涌上一陣感動和歉意,縱使他有二十年的過去,但是現在的他終究是眼前這個女人的兒子。然而現在的自己,怎么會有心去修煉呢?哀大莫過于心死,洛玥的死對木云的打擊太大了。

  …………

  云裳帶著木云回到木家莊,往大堂里走去,里邊傳來了兩個男人的說話聲,木云知道一個是他的爹,另一個是羅浮城過來的他爹的朋友。

  “云兒,快過來見過你的羅浮城的劉明劉叔叔。”木城文沖木云招了招手。

  “劉叔”

  “哎,木云是吧?真是長得一表人才,以后一定是人中龍鳳啊,對了,木頭,你這小子現在靈者幾層了?不過我看這小子身上怎么沒有靈氣波動啊?”

  “哎,別提了,我家這小子從小就好像對任何東西都提不起興趣,哦,除了后山那個懸崖,整天冷著個臉,長這么大我還幾乎沒看到他笑過,也幾乎不和別人說話,別提修煉了,就是叫他讀書寫字他都不去做,快氣死我了。”

  木城文說著,臉上全是無奈的樣子,倒是沒有多少失望。

  “不過我的兒子,就算他什么也不做,只要他開心,我也可以養他一輩子,可是現在我連怎么讓他開心都不知道,我這個當爹的真是沒用啊。”

  木云怔怔的看著木城文,他不敢相信木城文會說出這樣的一番話,心底涌起深深感動,前世的他是個孤兒,從來沒有體會到過父親母親的愛,看著木城文剛毅的側臉,木云感到深深的愧疚,是啊,來到這個世界上,有父親,母親的疼愛,還有木家莊一大家人關心,還有什么不滿足的呢?然而木云終究還是走不出來,那份愛,沉重得無以復加。

  “好了好了,不說了,老劉,剛你說在羅浮城外看見兩個強者戰斗,余波把周圍方圓幾里的山脈都蕩平了?不是騙我吧?這世上怎么會有這么厲害的強者?”

  “木頭啊,我親眼所見的事情怎么會騙你呢?你是沒有看到,那兩個強者都能夠在空中懸浮,打起來那個天昏地暗啊,我都是隔著好幾里才敢看,不然隨便一點余波我就該去地下報道了。”劉明一臉的后怕。

  “不是吧,這么厲害?余波就能讓你怕成這樣?好歹你也是靈師強者。那后來誰贏了?”木城文一臉的震驚。

  “木頭啊,我可是親眼所見,有一個修為不遜色于我的武者被他們兩戰斗擊飛的一塊石頭砸中胸口,瞬間就斃命了,離我只有幾十米的距離,現在想想都有點后怕,不過我們羅浮城的史書記載,真正厲害的人可不止這些能耐,那種傳說中的大能者移山填海都是信手拈來,甚至還有傳說有些修煉到至高境界的人可以穿梭界面,逆轉時光復活逝去的人呢?”中年人一臉向往。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劉明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一直站在旁邊的木云眼睛突然開始放光,木云直勾勾的盯著劉明,就像一頭餓狼,看到了久違的獵物。

  “穿梭界面?復活?劉叔,你剛說什么?”木云微微發抖的雙手緊緊的攥著中年人的衣服,眼睛里從來沒有過那么多的情緒,緊張,期待,恐懼……。

  “怎……怎么了,就是傳說修煉到最高境界可以穿梭界面,逆轉時空復活逝去的人啊”中年人也被木云的反應嚇了一跳。

  木云突然感覺世界充滿了色彩,整個人都處在一種無知的亢奮狀態。

  “復活,復活……,爹,我要修煉。”木云的眼睛閃爍堅定的光芒,“我一定會復活你的,玥,等著我”木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一刻一樣充滿希望和斗志,木云覺得再也沒有見到洛玥的機會了,現在給了他這樣一個訊息,盡管他知道希望相當渺茫,但是木云從來不缺自信。

  “什么?云兒,你說什么?”旁邊的木城文一臉不敢相信的望著自己的兒子。

  “爹,我要修煉,我要成為至強者。”木云堅定的說到。

  “云兒,你說真的嗎?太好了,云兒,你愿意修煉了啊?等會兒就帶你挑選適合你的功法,哈哈,老子就知道我兒子不是孬種。”

  木城文滿臉欣慰,云裳在一旁都快激動出眼淚了。雖然他們可以養兒子一輩子,可是有可能的話,誰不希望自己的兒子能夠有出息。

  “走,先吃晚飯,老劉,今天難得高興,老子要和你多喝兩杯,哈哈哈”

  中年人苦著臉,一臉郁悶。

  “木頭,你木家莊的烈酒我可不敢多喝,你那海量我比不了,比不了,上次我就是躺著回去的,打死我我也不和你拼酒了。”

  “好了好了,老子還能難為你不成?走!哈哈。”

  …………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