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19:2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第011號軍刃
  4. 第一章 野狼的故事

第一章 野狼的故事

更新于:2018-03-18 15:56:14 字數:3567

字體: 字號:
  一

  辦公室里,教官野狼坐在椅子上,手中捧著一份印有黑色刀鋒狀標記的資料,對面坐著一個一身黑色制服的中年人。

  “師兄,這就是師長讓你親自送來的密文?”

  “嗯。”

  “也沒什么特別的嘛,不過是一份普通的組織人員的資料,師長有說是關于誰的嗎?”

  野狼望著對面坐著的那個被他稱作“師兄”的人問道。

  而師兄則不動聲色的品了口茶,茶氣沁人心脾,滿滿的茶香飄散于這小小的屋子里……

  野狼,原名宋痕。他是組織里的總教官,主要負責管理及監督其他教官和教授組織人員戰略技巧和提高其實戰能力。

  當年的宋痕是聯邦特種部隊的大隊長,莫名其妙的被聯邦派到這個組織,宋痕十分氣憤,于是就變著法的折騰,成了一個無法無天的小學員,只要是違反組織紀律的事他總要試一試。但是組織的教官級人物都去出任務了,所以一時之間竟沒有人能壓得住宋痕。

  宋痕初入組織時的代號并不是野狼,叫火弩。意思是他宋痕不僅殺傷力強大如箭弩,而且如果誰要是惹了他無異于引火燒身!

  而用宋痕的話說,想讓我服管可以,大家用拳頭說話——打!

  打敗我,才有資格管教我!

  雖然宋痕性格囂張跋步,但的確也是身懷絕技。

  論身體素質和打斗技巧,他是聯邦特種部隊連續三年的“格斗之星”,曾經創下在30秒內k.o.對手的記錄。

  論狙擊和槍械,他可以用三分鐘組裝好一把TAC-50狙擊,并用這把槍擊中1100米內任何目標。

  論軍事知識和實戰經驗,宋痕曾在演習中憑借一把史密斯韋森M60單槍匹馬端掉了敵方兩輛坦克。

  左輪槍對坦克車,比例是1:2,居然讓他做到了!

  其實以宋痕的天賦根本不會在聯邦大隊長這個職位上待太長時間,特種部隊的新任連長位置一直為他留著,而就在宋痕馬上要走馬上任的時候,聯邦卻把他派到了這樣一個莫名其妙的組織,還是從最基本的學員做起。想他宋痕心高氣傲,以往面對一切挑戰他也永遠是第一,而如今卻只能做一個小學員?!

  這些種種都讓宋痕心中的怒火和憤懣積蓄到極點,最后全部爆發在這個新組織上,一時組織內一片混亂。

  其實,當一個人覺得自己已經是最強者時,那代表他還差得很遠。只不過他還沒有遇到自己的克星……

  終于,組織里回來了一個半年前派出的教官,此人在組織中代號為狼王,美國人,雖然年過四十,但身手不凡,是組織十六名教官中的第十三號:死亡教官。狼王之所以被稱為死亡教官,是因為在所有受訓學員中就屬受他訓練的死亡人數最多!因此,他在學員中還有個綽號叫做奪命狼。

  宋痕第一眼見到狼王時就被他強大的威懾力所震懾住了,只是迫于面子沒有表現出來。而狼王在聽說宋痕的事情后主動向宋痕下戰書,宋痕第一次面對別人的挑戰感到猶豫,又或者說,有一絲恐懼?但他還是答應了。

  結果是,宋痕慘敗。

  人家只用了半天時間就把囂張的宋痕制服了,而且無論從遠程射擊,還是槍械組裝,這個狼王竟都以壓倒性的優勢擊敗了宋痕,更可笑的是,狼王還故意打破了由宋痕保持的30秒內k.o.對手的記錄——25秒就k.o.了宋痕。

  宋痕自恃本領超群,但一旦碰到比自己厲害的人物他絕對的佩服,從此宋痕就在狼王門下拜師學藝,這一學就是七年……

  七年來,宋痕每天都在承受著狼王那套近乎殺人式的訓練方法。可以說,宋痕的毅力是驚人的,七年時間,他完成了一般學員要十六年才能完成的訓練。

  如果說宋痕的毅力是驚人的,那他這七年的進步就是駭人的了。

  近身格斗?畢業的宋痕,兩個狼王都不是他的對手。

  遠程狙擊?狼王曾說,自己的最好成績是全速風擊中1600米,于是宋痕苦練4年,就將自己的實力磨練到了1700米。結果狼王說,嘿,其實哥只能打到1500米,多說一百米忽悠你呢……

  就這樣,七年時光,時間夾雜著汗水與鮮血飛速流淌著。

  也許是老天注定這樣安排。七年后狼王回國執行任務,這是狼王在50歲退休之前最后一次為國家,為組織執行任務,也是師徒分別的日子。

  臨行前夜,狼王對宋痕說,火弩(組織里一般都稱呼代號),別以為老子走了就沒人管著你了。你給老子記住!第一,要永遠忠于我們的組織,自己的國家,紀律的存在就是為了要約束自己的心!第二,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一個值得的人,那么,約束也是可以摒棄的!千萬不要出賣自己的心,臭小子想做就做了,別和老子說什么紀律……

  當時聽過后,宋痕笑罵狼王是老年癡呆了,說的這兩句話簡直是自相矛盾。后來才明白這其中的含義……

  第二天清晨,師徒二人之間沒有想象中的躊躇,當時只是發生了以下經典的對話——

  “老子走了。”

  “……哦。”

  于是,狼王身背行囊,邁著剛入伍時的步伐走出了那間七年來與徒弟研究武器、訓練格斗的屋子。

  七年的師徒之情絲毫沒有讓狼王前行的步伐有所減慢。

  宋痕望著狼王遠去的身影,默默的豎起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緊緊地貼在左胸口前——那是組織特有的敬禮方式,也是狼王教他的,為老兵送別的方式。

  送別,這是個多輕盈的詞。

  然而宋痕沒有想到,這一別竟是訣別。

  半個月后,狼王在任務中被敵方一群人圍困,狙擊手一槍貫穿其心臟,狼王不幸犧牲。

  宋痕得知后冷靜的出奇,他一手接過狼王的位置,成為教官,并帶出一群行風兇狠的學員。三年后,在軍界一起聲勢浩大的反恐行動中,一支由八人組成的疑似恐怖組織的武裝部隊被神秘的消滅掉了。那八人,正是當年殺手狼王的一群人。

  宋痕為狼王報了仇。值得一提的是,那幾個當年圍困狼王的人全部被炸得尸骨無存,而那個一槍結果了狼王的狙擊手更是被分尸而死。這一件事震驚了整個軍界,而組織中所有人也都見識到了宋痕的狠毒……

  從此,為了紀念狼王,宋痕將代號改為野狼,并憑借著自己超凡的能力做到了組織里的總教官的位置。

  而眼前坐在野狼對面的中年人正是組織的副總教官,也是野狼的師兄——火銃。

  火銃精通槍械,在組織中負責戰爭武器的研發和組裝工作,同時也是組織中三大神槍手之一。火銃當年也是在狼王手下被帶出來的一個學員,狼王遇害后,他與野狼一同訓練新學員,最后為狼王報了仇——那群當年圍困狼王的敵人就是被火銃研制的進化型**炸藥炸死的。

  半晌,火銃神色黯淡,語氣略有幾分嚴肅的道:“師長說,是關于那個擁有第十一枚黑色榮譽勛章的人的......兒子的”

  中年人語氣沉靜,卻字字使野狼震驚!

  辦公室里茶香縷縷,氣氛在一瞬間變得凝重起來,而一直安穩的端坐與椅子上的野狼卻猛地站了起來!

  二

  野狼愣愣地站在那兒,仿佛思緒已經回到過去。

  那個擁有第十一枚勛章的人,那個以一己之力消滅整個“埋葬”軍團的人,那個傳說中達到超越軍刃的境界的人!

  野狼知道,即使那個人消失了,但他不敗的神話也永遠存在于軍界。

  現在,他的孩子回來了。他無上的精神也必將由他的后代發揚廣大!

  想到這里,野狼冰封多年的鮮血簡直都要燃燒起來,那個無上的神話就要回來了嗎?

  火銃望著一向為人冷峻的野狼此時臉上也流露出喜悅之色,竟也感到有些驚訝。

  后來野狼曾問他為什么會驚訝,火銃告訴他,其實只是他自己沒有意識到,從他打開那份資料的那一瞬間開始,一種美好終于又走進了他的心,融化了他對狼王如冰封般的懷念。

  那種美好,叫做喜悅。

  三

  野狼抑制不住心中的興奮,飛快的拆開了手中的資料袋。

  那是一份普通的人員介紹資料,野狼首先看到的一張一寸的彩色照片——一張普通的臉,既不英俊也說不上丑陋,只顯得有些呆板。五官雖談不上突出,也沒什么特點,但也只是沒有特點。只有那雙眼睛,野狼的目光在掠過那雙眼睛時,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從這張小小的照片中的一雙眼睛,他看到了他想要的東西。

  沒錯,就是這個眼神。

  十多年前,他曾經有幸與那位軍界的傳奇人物有過一面之緣。雖然那人的眼睛在望向他是只是像掠過一群剛出生的牛犢一樣,但當時的他能感覺到那深邃的眼神,強大的精神,筆挺的靈魂,如同一把鋒利的匕首突然刺入他的心臟!

  時至今日,當年與那人眼神相撞時內心中的劇烈以及恐怖的震懾都令他記憶猶新。

  而現在,自己手上就拿著那個人的兒子的資料。而且看樣子那人的兒子就是自己所在的組織的一員,這怎么能叫也野狼不興奮呢?!他仔細的閱讀著這份資料,不肯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姓名:楊平

  性別:男

  年齡:19歲

  特點:人品一般,做事謹慎,性格看似內向,實則無賴。

  盯著那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特點介紹,野狼心中輕笑。

  楊平。呵,這個名字,呆……

  “楊平?”野狼注視著手中的這份資料,目光繼續下移,當找到“當前職業”這一欄時,野狼分明對著對面的火銃低吼了聲,聲音中的難以置信無法掩蓋。

  “師兄,暮東軍事學院在哪?”野狼突然問正望著窗外的火銃。

  火銃一臉茫然,嘴中還叼著只煙,像是剛剛被扣動扳機的槍桿子一樣冒著灰白色的煙霧……火銃望向野狼,“怎么突然問起這個?”

  “怎么可能?!師兄,他居然在上學?”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